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第三十八課

以弗所書 - 教會 - 基督的身體

第三十八課 - 被聖靈充滿的生活(一)- 夫妻之道(二)- 專家怎么說?

 

兩性的平衡

做強女人,也做小女人

(取自卡瑪著《毀掉中國人婚姻的18個問題》,中國青年出版社,2006年4月)

 

    兩年前,我應一家雜志社之約,想采訪一位能兼顧家庭和事業,將兩者都經營得十分完美的職業女性,別人向我推荐了文清。當我在咖啡的芬香四處彌漫的星巴克里向文清表達我的采訪意圖時,她笑了:“有這樣的女人嗎?我表示懷疑。”我看見有一個陰影掠過她的臉,大概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心情吧,她低頭飲了一口咖啡,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她說:“我做得并不好,我丈夫都要和我離婚了。”

后來,我也有機會見到了文清的先生,那是一個非常溫和、親切的男人,記得我曾在電話里對文清說:“多好的男人啊,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她在電話那邊笑得很開心。我想文清其實一直很愛她的先生吧,只是她自己沒有意識到而已。

家庭檔案:

妻子:文清,35歲,美國某軟件公司駐中國區總監。

丈夫:石翔,34歲,某教育報社記者。

婚齡:5年

=================================

文清:記得我們結婚兩年多的時候,曾經有人給我算過命,說我在35歲的時候,婚姻會出現一些波折,當時我立刻想到的是:完了,肯定是我有了外遇。因為按當時的情況來看,無論是哪方面,我在家庭里是處于一個主動位置的,如果我不出問題,那石翔是絕對不會出問題的。我有這個自信。

那個算命的真是很准,我的婚姻果然在35歲時遇到了一個坎兒,可是我萬萬沒想到和不能接受的是,出問題的是石翔,他提出離婚。

我得說雖然對于石翔和這個婚姻我有許多的不滿,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離婚。我問石翔:“是不是你喜歡上了別人?”他說沒有,只是在這個家里他覺得特別壓抑。他這樣說讓我非常的震驚,因為一直以來我都覺得他是很快樂很幸福的。真的,他所表現出來的那種狀態也是那樣的,每天樂呵呵的,對我也特別體貼。我工作忙,家務活几乎都是他干。我習慣早晨起床喝上一杯白開水,他每天晚上都不會忘記給我倒上一杯白開水放在床頭柜上,五年來天天如此。

最讓我感動的是那一次我因為“膽囊息肉”住院做手朮,在人民醫院,他天天下班以后過來陪我,呆到病房要熄燈了才回家。那時候是夏天,有一次我無意間和他說起這么熱的天,要是能喝一碗冰鎮的綠豆湯該多好啊。結果那天晚上,我都睡著了,值班的護士叫醒我,遞給我一個保溫杯,說是你丈夫給你送來的,我打開來一看,是綠豆湯!要知道人民醫院在西面,我們家在東面,在路上就得一個多小時,他趕回去,再給我熬湯,再冰鎮好,再趕一個多小時的車程給我送來,他得熬到多晚啊!我當時真覺得自己挺幸福的,連醫生、護士、病友都說他是“罕見的模范丈夫”。

毫無疑問,石翔的確是個好丈夫,我惟一對他有些不滿的是他沒有什么上進心。他現在在那個報社,挺穩定的,但是實在沒什么前途。我一直勸他去國外留學,學個計算機什么的,手續我幫他辦,學費我給他准備,多好的事兒啊,可是他不干,他說現在這樣挺好的,跑到國外受那個洋罪干嘛?報社的工作很輕閑,下班后大把的時間,他除了干家務就是玩游戲。我有時候真的是恨鐵不成鋼,看他在那里擦地板我心里就不舒服,就故意將他剛擦過的地方踩臟,我想你不是愛擦地板嗎,就讓你擦吧!他玩游戲那個投入的勁頭你沒看見,簡直是渾然忘我,也把我氣得夠嗆,這么大的男人了,有這勁頭,干點什么不行啊。為他玩游戲這件事情我們不知吵過多少次,他就像個孩子似的,每次我發火,他就說以后不玩了,可是我一轉身,他又偷偷地玩開了!

你說他怎么就不能體諒體諒我,替我分擔一些?有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壓力特別大,真的,以后我們總得要孩子,眼看著一大家子人的未來壓在我的肩上呢。別的女人能干就干,干不了了 ,大不了回家讓老公養著。我是沒有后路可以退的,只有硬著頭皮往前沖,繁重的工作,就像一條餓狼一樣在后面追著你趕著你,人也變
得心浮氣躁,回到家里,再看到他玩游戲,簡直是氣不打一處來!大學的同學聚會,女同學說起自己的老公,不是總裁就是教授,我都不知道該怎樣說他!最讓我生氣的是那一次我們公司舉辦年終聚會 ,每個人都得帶上自己的家屬。我事先告訴他要打扮得正式一點,結果他穿著一件灰頭土腦的夾克就來了。我在公司里好歹也算是個領導啊,他這個樣子讓我特別沒面子,而且我能從下屬的目光里看出他們的疑問 :頭兒怎么找了一個這樣的先生?那一次我氣得一個星期沒理他!

我覺得我夠委屈了,一直在勸自己接受他、包容他,多想想他的好處,可是沒想到,他竟然向我提出了離婚!這事兒挺出人意料的,說實話我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呢。

石翔:我知道文清一直不相信我關于離婚的解釋,她覺得我肯定是有了外遇,否則我是不可能放棄這個婚姻的 。的確,在我們家里,房子、車都是她買的,存款也都是她掙的,我離開她,就一無所有。

事實上,我是真的沒有外遇,只是如果不離婚,這樣的日子我過著實在是生不如死。這么說別人可能覺得有些夸張,但我真實的感受就是如此。你想想,一個家里,做丈夫的沒有一點兒尊嚴、地位 ,那活著還有個什么意思?在我面前文清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好像她什么都比我高明,我就恨她這種自以為是的派頭!她有時候和我說話就像領導教育下屬一樣 -- 你應該多充電 ,現在競爭多激烈啊﹔你還是男人么?做男人就得有點兒志氣……每天說來說去就是諸如此類的話。我知道她總覺得我不求上進,可是做一個普通人有什么不好?

在外人面前,她從來不給我留面子。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去個朋友家吃飯,朋友的孩子是個小男孩,長得很秀氣,穿著一件花背心,我就開玩笑說:“呀,你怎么女里女氣的啊?”我覺得這句話也沒有什么不妥啊 ,開玩笑嘛,朋友也都沒怎么在意,可是她一下子急了,拉下臉來,說我:“你怎么這么不會說話呢?不會說就別說,沒人當你是啞巴!”搞得我挺尷尬的,朋友也挺尷尬。如果她是一個天生說話就是這樣的人那也罷了 ,問題是她不是,她對別人說話得體極了,但是到我這里,她說話總是陰陽怪氣的,特別不中聽。我認為原因就是她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里,我的感受在她看來根本就是無關緊要的 ,所以她在我面前說話才這樣隨心所欲。前段時間我媽過來住了一段日子,她也是這樣,當著我媽的面,整天說我這不行那不行。我在我媽的眼里那肯定是一個好男人啊,聽見她整天說我 ,我媽肯定很難過,本來准備住兩個月的,結果我媽住了半個月就走了,走的時候我去送她,老太太哭了,她為什么哭我是知道的,可是我也不知該怎樣安慰她。現在我的“妻管嚴”都快出名了 ,誰都知道在我們家里我做不了主,比如,我們同事在一起商量周末有個什么集體活動,總是有人提出來:“你行嗎?要不打個電話向你老婆請示一下?”

你說我一個男人,這樣活著能不郁悶嗎?別的不說,就說我玩游戲這事吧,我在單位里忙了一天,回到家里又是一大堆家務,有點空閑玩會兒游戲還不行?她一看到我玩游戲就要大發雷霆 ,搞得我玩游戲都得偷偷摸摸、提心吊膽的 -- 我是在自己的家里啊!

就連夫妻生活,也都是她說了算。她如果想做,無論什么時候我都得配合她,她如果不想做,她就干脆地說一聲:我不想!說實話,我現在都有些性冷淡了,有時候她想做,我都是強打精神來應付她 ,實在沒有任何樂趣,有好几次我都陽痿了,讓她挺失望的,說:“怎么你什么都不行啊。”她說完這句話就若無其事地睡了,我躺在她身邊,整個人像掉在一個無底的黑洞里面 ,絕望之極。我想:如果不結束這種生活,我遲早有一天得崩潰。

所以我下定決心要離婚,我現在想的是,哪怕將來我找一個下崗女工,我們在物質生活上可能要比現在差很多,但最起碼我精神上不壓抑,那也比現在強!

======================================

隨著社會的進步與發展,會有越來越多的家庭像文清和石翔的家庭一樣,,進入“女強男弱”的狀態吧?我曾經問過許多人對于“強女人”的看法,男人們普遍認為“這樣的女人娶不得”。我想這除了大男人思想和自卑心理在作祟以外 ,更多的是因為女人沒有很好地區分開在職場和家庭中的位置,也沒有擁有和自己的經
濟、社會位置相匹配的眼界與胸懷的緣故,才會導致男人們對強女人退避三舍吧。

當然在每一個“女強男弱”類型的家庭里,是否幸福都取決于雙方的不斷調整,但是作為“強”的一方,的確掌握著更多的讓家庭走向何方的主動權。

同一屋檐下,沒有強弱之分

還記得小時候,奶奶每天做完飯,總要坐在桌旁等著在外干活的爺爺回家才動筷子,有時候我們小孩子肚子餓了,鬧著要吃飯,奶奶就會喝斥我們:“在外掙錢的人還沒吃呢,我們這些在家呆著的人倒先吃起來了 !”很多年過去了,奶奶的觀念在今天還是很有市場 -- 我們總是覺得在外掙錢的人是家里的“功臣”,而呆在家里的就是“吃閑飯”"、“吃軟飯”的。我的一位男性朋友 ,是一家雜志社的總編,妻子從單位下崗后沒有再找工作,這位男性朋友言里言外總是透著對妻子的不屑,直到有一天,他的妻子因為生病住院,家里的事情都落到了他的頭上,讓他忙得焦頭爛額 ,顧得了孩子顧不了老人,顧得了老人顧不了家務,他這才有感而發:“照顧好一個家庭,所需要的智慧絕對不比做一個雜志所需要的少,我老婆真不簡單。”

可見,同一屋檐下,只有丈夫和妻子,沒有強者和弱者,或許因為各人擅長的事情不一樣,所以分工不同,但是每個人對于家庭的付出都是一樣的有價值,缺了誰,家庭都可能不夠幸福圓滿。在西方國家的很多家庭里 ,如果女人事業很成功,她們的丈夫就會回歸家庭,承擔起操持家務照顧孩子的重任,成為“家庭主男”,而妻子對這樣的丈夫沒有任何輕視之意,而是充滿感激。全球首屈一指的成功女人、原惠普CEO卡莉﹒費奧莉在接受采訪時 ,就曾不無驕傲地說:“積極向上的態度,對工作的熱情以及一個富于犧牲的丈夫是我成功的關鍵。”

要一個成功的男人,還是要一個快樂的男人

在中國,歷來有這樣一個有趣的現象:如果將男人和女人分別分為甲乙丙丁四個等級的話,通常,甲男會選擇乙女,乙男會選擇丙女,丙男會選擇丁女 -- 男人強一些,女人弱一些 ,這才符合中國人歷來的審美。男人們這么認為,要命的是,女人們也這么認為 -- 即使自己再強,也希望自己的老公比自己強!香港歌星梁雁翎,選擇了一個月薪千元的放射科大夫做丈夫 ,讓很多人跌破眼鏡,因為在大家的觀念里,像這樣一個漂亮、有錢又有名的女歌星,怎么著也得嫁一個富商才行。可是梁雁翎說得好:“我自己挺有錢的,還要他有那么多錢干嘛 ?只要兩個人在一起覺得幸福就行了。”

可惜,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這么想的,太多的女人“望夫成龍”,渴望著有一天“夫貴妻榮”。我的一位女友就是這樣,她和先生曾經都有著很好的工作,可是她不滿足,認為男人不能安于現狀 ,而應該干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結果她的先生沒有辜負她的希望,成為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老總。可是隨著先生的成功,各種事務、應酬也多了起來,再也沒有時間陪伴家人,甚至一年里難得回家吃頓飯 ,女友獨自居住在豪華的別墅里感嘆:“現在真的懷念當年他沒有做公司的時候,我們兩個人 守在一起,多好啊。”可見,擁有一個成功的男人并不如想象中的美妙。

還有,如果一個男人自己并不是對金錢和地位很有欲望,身為妻子逼著他去出人頭地,不但自己累,丈夫也不會快樂,整天和一個壓力重重、不快樂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家庭氣氛能好嗎 !

所以,只要家里的物質生活還算過得去,你就讓他安于現狀吧,就讓他快樂地做一個平凡的男人吧,想一想,你是要一個給你帶來許多物質和浮名但是在你最需要他的時候卻無法在你身邊的男人 ,還是要一個能陪在你身邊在每個夜晚為你在床頭柜上放上一杯白開水的男人?

聰明的女人善于示弱

對于男人來說,尊嚴和面子有時候的確比生命還重要,女人要像珍惜自己的眼睛一樣珍惜丈夫的尊嚴。經常聽見一些丈夫有了外遇的女人抱怨:“那個女人有什么好啊,沒有學歷、沒有工作 ,真的不知道他吃錯了什么藥!”是的,那個女人也許什么都沒有,但是她能讓你的丈夫有一種被需要被依靠的頂天立地的感覺。要
知道男人天生有“英雄”情結,有保護弱者的本能,他會想:你這么強,我離開你你一樣可以活得很好,可是她呢,我是她的全部,離了我她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所以聰明的女人,會讓自己的丈夫在家庭里始終擁有良好的感覺。其實,男人就像孩子,“好孩子是夸出來的”,好男人是崇拜出來的 -- 你把他當成一條虫,看不起他,天長日久他就真成了一條虫 ﹔你把他當成一棵大樹,他就能成為一棵大樹,給你依靠,為你擋風遮雨。

我們的生活中不乏這樣的聰明女人。我的一位同事,她的先生是一位很有名氣的導演,身邊美女如云,她對先生說:“你這么出色,我真擔心別人把你搶跑了,我很害怕,因為我受不了那樣的傷害。”別人都說她傻 ,這樣的話只能放在自己的心里,怎么可以向對方說出來呢?她笑笑說:“我都這樣說了,他還忍心傷害我嗎,除非他是鐵石心腸。”的確,娛樂圈里分分合合,我的同事和她的先生卻始終恩愛如初。我家的鐘點工 ,她總是對她的丈夫說:“你可真是我們家的頂梁柱,如果沒有你,這上有老下有小的,可怎么辦啊?”她的丈夫是出租車司機,每天風里來雨里去,將自己掙的每一分錢都交給自己的妻子 ,只因妻子告訴他:你對我很重要,我沒你不行。還有我采訪過的一個公司的女老總,她掙錢比丈夫要多很多,為了免掉丈夫向她要錢花的尷尬,她就讓丈夫管錢,自己想花錢的時候再向丈夫要 :“我想買衣服,你給我一點兒錢。”這樣
一來,那個做丈夫的感覺就特別好,在成功的妻子面前也不會覺得有壓力了。

愛的小技巧

妻子的10條“職業忌語”

如果說妻子也是一種職業的話,那這個職業是有一些“職業忌語”的,有些話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不能說出口 --

1.嫁給你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2.你怎么這么窩囊,你還是個男人嗎?

3.當年那么多追求我的男人,現在想想我嫁給其中的任何一個,也比嫁給你強!

4.我們同事過生日,老公送了她一輛“寶來”,你說都是男人,你怎么就不行呢?

5.別自作多情了,除了我瞎了眼,誰看得上你呀。

6.別老覺得自己懷才不遇,有本事你也去干一番事業啊。

7.跟著你就沒有享過一天福。

8.一天到晚抽煙,怎么就沒抽死你!

9.你吃飽了沒事干,就不能幫幫我啊?

10.我早就看清楚了,你們家沒有一個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