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以弗所書》第十八課

信徒皆祭司教義對今日教會之意義及挑戰

(作者:俞繼斌,中華信義神學院院長)


一。引言


    今天的基督教是改教運動的后裔。既然是改教運動的后裔,就應該認識我們從改教運動中所承受的珍貴產業。改教家在改教運動中提出了許多《聖經》有清晰教導,而且意義丰富深遠的真理。遺憾的是,這些重要的真理卻在應該保存與闡揚真理的教會里被歪曲與埋沒了。更遺憾的是,當這些真理重新被發掘出來,并促請教會注意的時候,教會中的人不但不接納重視,反而用各式各樣的理由來壓制這些他們視為會危害現有教會結構與制度的思想。

    信徒皆祭司的教義及其重要的涵義,今日的華人教會是否明白、重視?是否身體力行?今日的信徒們了解他們崇高的祭司身分與職分嗎?他們在現今的教會中是否積極、主動、并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是否歡喜火熱的投入教會的事工,參與教會的使命?這些都不是無關教會痛痒的問題,而是關乎教會的更新與成長,需要教會深思力行的重要問題。


二。信徒皆祭司的《聖經》根據


    改教運動的基本呼吁是要教會回到《聖經》,就是回到《聖經》所啟示與教導的真理上。馬丁路德在《教會被擄于巴比倫》一文中說:「我們應該注意,我們所夸耀的每一項信條必須是確定的,純粹的,而且是根據《聖經》清晰之經文的。」(注 1)

1.《舊約》的根據

    《出埃及記》十九章一至六節記載以色列人出埃及滿三個月那天在西乃山下的一個重要集會。這一群在那里聚集的百姓是一群很特殊的團體。這個團體里的男女老幼在過去的三個月里,從本來完全不認識耶和華變成開始認識他。他們在那段短短的時間里一再經歷耶和華的神跡奇事。他們屬剛從埃及法老王的壓迫下被釋放,在紅海的危難中被拯救,也在曠野極度的缺乏中被喂養的一群人。換句話說,他們乃是一群新近經歷耶和華的特別救贖與恩典的人。

    當這群百姓在約好的西乃山下聚集的時候,耶和華吩咐摩西告訴 他們說:「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 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出十九:4)。耶和華揀選以色列民,帶領 他們出埃及,目的是要以色列人歸他作自己的子民。耶和華這樣做, 不是因為以色列人配或是有什么比別的民族優越之處。《申命記》七 章七節說:「耶和華專愛你們,揀選你們,并非因你們的人數多于別民,原來你們的人數在萬民中是最少的。」耶和華之所以揀選以色列 人,完全是出于他的恩典和憐憫。而以色列人作為上帝的子民卻有一 個不容忽略的責任,就是要聽從上帝所吩咐的話。以色列人若聽從上 帝的話,遵守他的約,上帝就應許他們在萬民中作屬他的子民,使普 天下的人都知道耶和華是他們的上帝。

    但緊接《出埃及記》十九章五節之后,上帝在第六節中說了一句 非常出乎我們意料的話。他說:「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子民。」這里的「你們」不是指摩西,或亞倫和亞倫的后裔,也不 是指利未人﹔這里的「你們」清清楚楚的指整個雅各家,就是全體以 色列人。從這個角度看來,凡是經歷過上帝的救贖,認識上帝的恩典 和能力,聽從他的話,遵守他的約的人,都是屬上帝,也都是上帝的祭司。那就是說,他們個個都應該成為禱告、敬拜、服 事和醫治的人﹔ 個個也都應該成為傳揚上帝的名,見証他奇妙作為的人。從時間的序 列上看,這個要全體以色列人成為祭司,構成祭司國度的應許,是在 上帝立亞倫和他的后裔為祭司之前,就好像因信稱義的應許是在律法 頒布之前就賜下的一樣。(注2)

    全以色列人要做祭司的國度有兩個主要的意義。第一,他們要成 為上帝與地上未認識上帝之民的媒介與橋梁。他們的使命是把別的民 族帶到上帝面前,也把上帝介紹給別的民族認識。第二,做祭司的國 度也表示他們要做聖潔的國民。「聖潔」是指被分別為聖的意思。以 色列人被揀選、被分別出來的目的,是為了使地上萬族,因以色列人 信仰與生活的榜樣看見上帝的奇妙與榮耀。換句話說,因以色列人的見証,萬民就愿意尊耶和華的名為聖,歸入他的名下,
成為他的子民。

2.《新約》的根據

    在新約時代,教會就是新以色列(注3)。基督徒就是新以色列民。凡認罪悔改信靠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的人,就像《舊約》的以 色列人一樣,也經歷了上帝的救贖與釋放,體驗了基督從死里復活的大能。因為基 督是「已經升入高天尊榮的大祭司」 (來四:14),又因為他已經用自己的寶血為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通往至聖所的道路 (來十:19、20), 所以我們這些因信歸入基督的人,就與基督一同做祭司。

    雖然祭司的身分是這么尊貴,祭司肩負的使命是這么崇高重要,但信徒還是很容易低估自己在上帝面前的地位,輕看上帝所 托付給他 們的使命。正因如此,使徒彼得才特別提醒在小亞細亞一帶,因福音的緣故受逼害,而且氣餒軟弱的信徒說:「惟有你們是 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于民,要叫你們宣揚那 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彼得的這段話與《出埃及記》十九章五至六節的話互相呼應。不但如此,使徒約翰也 告訴亞西亞的七教會說:「他〔基督〕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 離罪惡,又使我們成為國民,作他父上帝的祭司」 (啟一:5、6, 參 啟五:9、10)。

    從上面簡略介紹《舊約》與《新約》的教導中,我們清楚看見每一位 上帝的兒女都具有在上帝面前做祭司的職份,也都負有上帝交托他們 的特殊使命。《聖經》清楚肯定的表示祭司職份是屬于信徒全體的,而唯 有全體信徒才構成祭司的國度。由此看來,在上帝的國度中,祭司職 本來就不是只有少數人擁有與享有的職份。祭司職從最初就屬于信徒 全體。上帝的全體子民是一個人人皆祭司的國度。上帝的旨意是要這 個國家中的每一份子都明白其祭司的身分,過分別為聖的生活,克盡 祭司的職份,也都宣揚那召他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三。早期教會對信徒皆祭司的看法


    在早期教會中,雖然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教師、監督、長老、執事以及其它的職份,但在這些職份中卻沒有任何高低優 劣的區別。早期教會不看這些職份是地位和權力的象征,他們看這些職份是上帝賜給教會的禮物,目的是為了造就裝備所有聖徒從事聖工。

    早期教會看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各肢體有各自不同的功用與恩賜﹔各肢體也有別的肢體無法取代的位置與功能。從各肢體與頭,以及與 整個身體的關系來看,他們之間只有功能的不同,恩賜的不同,而沒 有身份的不同、地位的不同。在早期教會里,所有信徒都是聖徒,也 都是上帝的子民。「子民」一詞的希臘文是 laos,它的意思相當于英文的people ,中文的「百姓」。英文中的 lay 或 laity 就是從希臘文的 laos 音譯過來的。兩者之間的唯一不同是 ,英文的 laity 帶有「差一 節」、「次一等」,即不夠格之貶義在內。它是用來專指那些沒有專 門知識與訓練的外行人。非常不幸的是,今天華人教會中所通用的 「平信徒」一詞是直接采納英文中的貶義,而完全忽略了希臘文的原 意。但這樣的轉義不但毫無《聖經》根據,而且也是對信徒皆祭司,皆上 帝子民的一種極嚴重的歪曲與貶值。

    早期教會的每一位信徒都是宣教士和傳道人。這點我們在《使徒行 傳》里面看得特別清楚。五旬節的聖靈不是只充滿彼得和十一個使徒,而是充滿在耶路撒冷聚集等候的每一位門徒身上(徒二:3、4)。聖 靈降下后,不單單只是彼得一個人傳講而己,其它的門徒也用各地的 「鄉談」講說上帝大能的作為(徒二:6-11)。早期的福音從耶路撒 冷傳到安提阿、小亞西亞,以至于歐洲,這不是單靠几位使徒披星戴月、勞苦奔波傳道的結果,而是因為四散的門徒用火熱的、無畏的心 散播福音種子的緣故。

    總括的講,早期教會并沒有傳道人與平信徒的划分,也沒有所謂 的全職事奉與帶職事奉的區別。早期的基督徒認為教會就是基督的身 體。在這個身體中的每一個肢體都是全職事奉而沒有半職事奉的。他 們看信徒都是上帝的兒女,天國的國民,是有君尊的祭司。他們說自 己與使徒、先知、牧師和教師一樣都是聖職人員、聖工人員。他們之 間各人的崗位與恩賜雖不相同,但他們都傳揚一樣的福音,也服侍同一位主。

    早期教會之所以那么蓬勃興旺,信徒之所以那樣火熱投入,這與他們認識信徒皆祭司,皆基督身體上之肢體的真理有非常密 切的關系。


四。中世紀教會對信徒皆祭司的看法


    上面我們提到在《新約聖經》與早期教會里并沒有教階制度的存在,那時也沒有聖職人員與平信徒的划分。沒有說,在上 帝的國里聖職人 員比平信徒聖潔高超﹔也沒有說,在處理教會與信仰的事上應由聖職 人員完全包辦,平信徒不但沒有權利,也沒有資格過間和參與。

    這種把「聖的」與「俗的」,屬靈的與屬世的做人為的區別,與 從第三世紀開始的修道運動有不可分割的關系(注4)。修道士是一群拋棄世 俗的纏累,退隱到深山、荒漠或野林中專心一意尋求上帝,過聖潔生 活的人。但一般信徒則與功名利祿為伍,仍在世俗中過未分別為聖、 屬肉體的生活。加上中世紀的教會規定修道的人不許結婚,又看守獨 身的人比結婚的人貞潔,結果就逐漸形成一種根深蒂固的觀念,即只 有修道的人才是從世俗中被分別為聖的人﹔進而,只有修道的人才配 成為聖職人員與聖工人員。

    至于一般信徒,他們既覺得自己不夠聖潔,因此就越來越覺得自 己不配,也不敢接近上帝。故然神職人員的專責就是親近上帝,一般 信徒就干脆把一切屬靈性與信仰的事情全都交托給神甫代辦。這樣, 教會就逐漸變成一個完全由神職人員來包辦信徒一切屬靈事情的機構。神職人員成為教會的主體,信徒卻變成教會的客 體。信徒的祭司職分 也就完全轉移到神職人員的手中。這時期的信徒不可以自己翻譯、研 讀、解釋與傳講《聖經》。他們的禱告需由神甫與聖徒代轉。后來連領聖 餐的權力也被剝奪一半:信徒只獲准領餅﹔酒則由神甫代飲。如此, 在高度制度化與教階化的中世紀教會里,神甫就是祭司,祭司非神甫 莫屬。這樣,信徒皆祭司的觀念與真理就從中世紀的教會中被淡忘, 甚至几乎完全銷聲匿跡。


五。馬丁路德對信徒皆祭司的看法


    在整個改教運動中,意義最深遠,影響力最大的兩項教義:一個 是「因信稱義」,另一個就是「信徒皆祭司」。路德從《聖經》中重新發 現并提出這兩項被埋沒的教義,就像兩顆威力強大的定時炸彈,強烈 震撼中世紀善功化與教階化的教會基礎。以下我們只簡略的介紹路德 對信徒皆祭司教義的基本認識:

    第一,在路德《致德意志基督教貴族公開書》里,他認為「稱教 皇、主教、神甫和修道士為“屬靈的階級”,稱君王、貴族、工人和 農人為“屬世的階級” 」,這種划分完全是人為,而且不合乎《聖經》 的(注5)。他確認,

    「.........基督徒都為“屬靈的階級”,在他們中間,除了職務不同 以外,沒有其它的分別,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二章所說的,我們都是一個身體,但每一個肢體各有各的工作,服侍其它 的肢體,這全是因為我們只有一個洗禮,一個福音,一個信仰,而且都是 基督徒,因為只有洗禮,福音和信仰才能使我們變為“屬靈的”基督徒。」(注6)

    路德接著說,「因著洗禮我們大家都受了聖職作祭司,如聖彼得 在《彼得前書》二章所說的,“你們是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又如《啟示錄》五章所說的,“你用你的血叫我們作祭 司和君王”。 」(注7)

    第二,路德認為授職的權柄是來自教會全體,而不是來自教皇或 主教。即使是主教為神甫授職,他也不過是「代表全體教會授職 」(注8) 在這點上,路德舉了兩個例子說明。首先他說,「儼如十個弟兄都是 國王的兒子,為后嗣,在他們當中選舉一位弟兄出來為大家管理遺產。 他們都可以做國王,也都有同等權利,不過總得委托一個人執行統治 的責任。 」(注9)

    隨后他又舉一例說,「。。假如有一小群基督徒被擄到曠野,他們當中沒有一個由主 教授職的神甫,并且假如他們在曠野中同意在他們自己當中選擇 一位結了婚或未婚的人,委托他執行施洗,行彌撒,宣赦和傳教 的職務,這個人可算真神甫,儼如所有的教皇和主教授了職給他 一樣。所以在必要的時候,任何人〔指信徒〕都可以施洗宣赦, 除非我們都是神甫,就不能這樣做了。 」(注 lO)

    第三,既然基督徒都是屬靈的人,都是祭司,那么我們被上帝呼 召去從事的職業就都是聖職,我們憑信心與愛心所做的服侍也都是聖 工(注 11)。路德說,「在全能上帝的眼中,女佣人跪著刷地板,與神甫跪 在聖壇前領彌撒一樣蒙上帝的喜悅。 」(注12)他又說,

    「一個皮匠、鐵匠、農人,各有各的工作和職務,但他們都是受聖 職的神甫和主教,而且每人的工作和職務,必須對別人有益,這 樣可以為社會......的幸福做許多不同的工作,正如身體的百肢彼 此服務一樣。」(注13)

    第四,我們受洗歸入基督的身體,在他的身體上互為肢體。照樣, 我們也被召成為上帝祭司國度里的祭司,而且互相為祭司。這個意思 是,我們需要彼此認罪、饒恕、代禱、勉勵,也彼此分擔各人的重擔。 路德在《基督徒的自由》一書里說,

    「我們的天父既借著基督白白的幫助我們,我們也應該借著我們的 身體與身體所行的幫助我們的鄰舍,各人彷佛以自己當作基督待 人,叫我們互相作基督,也叫基督在各人身上沒有分別﹔那就是 叫我們都作真正的基督徒。」(注14)

    第五,信徒皆祭司的意義也表示,作為祭司國度的教會,它必須 是上帝與世人之間的媒介與橋梁。既然是媒介,教會就有責任把人的困境與需要帶到上帝面前,也有責任把上帝的恩典和 醫治帶到人面前。 要能在這兩方面皆盡職,教會就必須一方面深入的活在上帝里面,一 方面也必須同時深入的活在人群里面。

    第六,信徒皆祭司的最后一項意義也表示教會的全體信徒都負有 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之上帝的使命。這使命不能只由少數 專職的傳道人來完成,而必須由全體信徒共同來承擔,合力來實現。


六。信徒皆祭司的教義被冷凍與誤解


    雖然信徒皆祭司的教義是一個革命性而且極具改變潛力的《聖經》 觀念,但令人惋惜的是,當它被提出之后,不管是對天主教或復原教 也好,都沒有引起教會內部結構的重大改變。從改教運動以后復原教 教會結構的發展來看,信徒皆祭司只是一個在理論上被尊重,但實際 上卻被冷凍,被束之高閣的原則。

    大致來講,改教運動后的三、四百年來,在復原教會里神職人員與平信徒仍渭涇分明。這段時期的平信徒在參與教會的生 命與使命上,大都處在被動的地位,扮演著旁觀者,而非投入者的角色。絕大部份 的平信徒都安于他們只是「平」信徒而已。他們默認教會是一幢三層 樓的建筑物:最上層是上帝,第二層是神職人員,最下層的才是平信徒。在信仰與教會的事工上,他們看自己是門外漢。他 們寧愿被教導、被領導,而不愿意參與教導、參與領導。吉布斯與摩頓(Mark Giffs and T.Ralph Morton)稱這樣的平信徒為「被凍結的上帝百姓」(God's frozen people)(注15)。上帝的百姓若被凍結,就是神職人員 再火熱,再能干,再拚命也起不了多少作用。上帝的百姓若被凍結, 上帝托付給教會要傳福音給萬民聽,使萬民得福的使命也會跟著被凍 結。

    信徒皆祭司的教義不但被凍結,而且亦被誤解。在此茲舉一例說明。《以弗所書》四章十一、十二節說,「他所賜的有使 徒、有先知、 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這里「各 盡其職」之「職」字的希臘文是 diakonia ,英文譯作 ministry 。Diakonia 在新約里用的很普遍。它廣義是指服事或一 切服務的總稱﹔ 狹義則指聖工與聖職,或上帝呼召教會去做的一切事工。解釋這段《聖 經》的關鍵端賴在「成全聖徒」與「各盡其職」之間應不應該加一逗點(注16)。加了逗點,就把聖徒與聖職隔離開來。如此,聖職便指使徒、 先知、傳福音的、牧師、教師各盡其職。但我們知道希臘文《聖經》是沒 有標點的。如果在「成全聖徒」與「各盡其職」之間不加標點,而一氣呵成的讀下來,這段《聖經》就顯出其極其不同,且 極其鼓舞人的含義。那就是,「成全聖徒盡其聖職。」這樣的解釋就把聖職歸還給聖徒。 使徒、先知、牧師、教師乃上帝賜給教會的禮物。他們的工作和使命 是為了成全聖徒,實現其聖職。

    在新的《聖經》譯本中因受近几十年來「信徒皆祭司」觀念復興的 影響,都把那個曲解原意的逗點移除(注17)。 《新譯本》把該段譯作,「為 的是裝備聖徒,去承擔聖工,建立基督的身體。」《現代中譯本》譯 作,「為的是准備上帝所有的子民為他工作,建立教會就是基督的身 體。」

    對于這項教義的另一種誤解也很嚴重。這種誤解產生在將此教 義作全然個人化或個人主義化的解釋(注18)。那就是說,既然我自己是祭 司,我就可以不假任何中間人直接與上帝交通。這樣,信仰就變成一 種完全屬個人、屬內心的事情。我的信仰是純屬我個人與上帝間的關 系,與他人毫不相干。我既然是祭司,我就自己敬拜禱告,無需團契 生活。像這樣把這個重要的教義個人主義化,與將它神職人員化有同 樣的危險。針對這種個人主義的極端見解,我們必須清楚指出,上帝 所應許的是信徒全體要成為有君尊的祭司國度,但同時也成為基督身 體上彼此相屬、相連、相愛、相助的肢體。更有進者,這個應許也呼 召教會全體信徒,共同而非單獨的承擔上帝托付給教會的重大使命。


七。信徒皆祭司的教義對今日教會的意義與挑戰


    以上我們分別從《聖經》與歷史的角度探討信徒皆祭司的意義與發 展。最后我們需要把這划時代的教義放在我們今日華人教會的現況 中,來檢討華人教會對這教義的體認與回應。

    據筆者觀察,信徒皆祭司的教義在今日華人教會中已有開始解凍 的現象。當然,這里面有的解凍得快,有的解凍得慢,有的緩慢得叫 人著急,甚至氣餒。一般來說,有宗派背景的教會在這方面解凍的速度上比沒有宗派背景的教會來得緩慢。凡是在這項教 義方面解凍得快,也重視傳遞和教導這項教義的,信徒的參與率就高,教會的成長也比 較快。相反的,凡是不重視,也不力行這項教義的教會就容易有停滯 與僵化的現象存在。

    總而言之,對教會來講,信徒皆祭司不是一項無關痛痒,可以忽 視擱置的真理。事實上,教會是否更新或停滯,復興或衰微,成長或 后退,與這項教義有密不可分的關系。教會若能幫助信徒,教導他們 認識其崇高尊貴的祭司身分﹔教會中專職的傳道人若能盡心竭力、按 步就班的裝備信徒,使他們有信心、愛心與熱心,與其它肢體互相配 搭,一起承擔聖職,同心合意去從事上帝呼召他們去做的聖工,那個 教會不但會在生命上不斷更新變化,逐漸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它也將 在使命上使福音不停的廣傳遠播,讓上帝奇妙的恩典與榮耀活潑丰富 的從它身上彰顯出來。


注釋


l.《路德選集》(上冊),徐慶譽,湯清譯(香港:金陵神學院托事部與基督教 輔僑出版社,一九五七年),頁330-331。

2.據愛德格﹒柏克(J Edgar Park )的看法,《出埃及記》十九章六節「或寫 在以色列中專業祭司興起之前,或由一位相信專業祭司職會在〔會眾〕信仰成長的某 一階段被淘汰的人所寫的。那位作者認為,我們必須期盼有一日會來到,屆時〔上帝 的〕百姓在信仰上已達『成年』,有能力承擔他們自己的責任(耶三十一:34)。 這是歷 來最令人振奮的一項信仰觀念。」見《解釋者的聖經》,卷一,頁972(The Interpreter's Bible ,vol.1,1952)。

3.見《基督教會牛津辭典》(一九七八年),頁287,「教會」條(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1978ed.)。《新約》中雖未直稱教會為「新以 色列」,但凡受洗歸入基督的人也如《舊約》的以色列民一樣被接納成為上帝的子民。

4.見韋立斯頓﹒華克著,《基督教會史》,頁125-128(Williston Walker, A History of Christian Church.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59)。

5.《路德選集》(上冊),頁164。

6.同上。

7.同上。

8.同上。

9.同上。

10.同上第165頁。

11.參看邁克斯﹒韋伯著,《復元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頁80(Max Weber,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58)。

12.引自赫曼﹒司徒恩福著,《神學與聖經的信徒觀》,頁6(Herman G Stuempfle ,Jnr, Theological and Biblical Perspectives on the Laity ,New York :Division for Mission in North America, 1973)。

13.《路德選集》(上冊),頁166。

14.馬丁路德著,和士謙、陳建勛譯,《基督徒的自由》(香港:信義宗聯合出版 部,一九五七年),頁38。

15.Mark Giffs and T.Ralph Morton, God Frozen People : A Book for and about Christian Layman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Press 1965)。

16.見恆德瑞克﹒柯雷瑪著,《信徒神學》,頁140(Hendrik Kraemer, A Theology of the Laity.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Press ,1958)。

17.例如Revised Standard Version的一九四六年版仍保留話逗點,但在其一九七一年的修訂版中則將其剔除。其它如Jerusalem Bible, New English Bible,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Today's English Version, 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 , Phillips Modern English Bible 的譯文都刪去 該逗點。

l8.同注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