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 第四課

簡明歸正神學 - 教會論

第四課 - 有關教會疑難問題(四)

 

問題 A:

鐘老師:

> 我這初信者越來越感嘆神的愛,他是那么偉大,他創造了一切,卻又肯聆聽我們這些卑微的人的每個祈禱,甚至是很小的禱告,真的很感謝奇妙又偉大的神。

> 我聽說了好几種得救的說法,各說一是,我至今都一頭霧水,有的說只要信主,其它的一切不必改變。有的說不只信,還要有行為(如行為上遵守“十誡”)。但有行為的話那即使我們認為最善良的人他也几乎每天都在犯罪﹔沒有行為的話那是否我們認為的那些大奸大惡只要信,他繼續大奸大惡也會得救?想請問您的看法如何?

> 過去曾聽過一種說法,說天家里有很多以為不會在天家的人在那里,很多以為應在天家的人不在那里。

> 另外,我一直在納悶,為何神不把《聖經》寫具體呢?整本《聖經》几乎都是模棱兩可的,造成解釋繁多,流派眾多,也有很多人理解錯誤,還有一些人因此質疑它的真實性(比如“為何不寫點我們現代的事物,哪怕一點點。”等等)。

> 還有,我發現我所接觸的虔誠的基督徒都有個共同點:“狹義”,萬事都要靠神,承認神是第一的同時也把自個給扔了,我個人認為這樣不對,人的主觀能動性基本上是被他們給否定了,這是有極端思想的嫌疑,我想神創造了人也不想看到人只認他卻不認人自己吧?

> 跟您說件事,我都說不准有不有趣,我最后一次去教堂時,我的父親去教堂拉我出來,那些認識我的弟兄姐妹都知道我父親是崇尚理性主義的無神論者,但他們看了卻不斷地祈禱說驅趕我父親身邊的邪靈,那是明擺的誰都看得出來,這分明是無神論者與有神論者的階級斗爭,哪是什么邪靈?事后想想也真好笑。

最后,我想說我信主的時間至今很短,阻礙卻很大,而且還受到各方的質疑和提問,雖有一顆信主的心卻根本無法應付這些提問和質疑。我曾經很羨慕那些出身在基督徒家庭的子女,可以很自由的去信主,但接觸了一段時間后卻發現很多基督徒的子女反而不信主,背離主,而象我這樣在人生的旅途中中途去投靠主的,雖有阻礙卻反而信心比他們更加堅強,對于這我認為這反而是我的福氣。


問題 B:

在北京,我只去了一個無名的教會,也不知是否經過宗教局的審批,很自由的一處讓心安靜的場所,為什么一些神學家們搞出那么多的教派,什么你那里不正宗,是異端,不夠神聖。各宗教團體間總是有紛爭嗎?在北京,我覺得會發展的很快,如果信主的人數眾多了,會不會有政治上的風波麻煩,還有一些共產黨員們也在信主,宗教的力量很大的,會不會在中國的發展中起到安定社會與人心的作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