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 第十一課

簡明歸正神學 - 教會論

第十一課 - 教會的功能(三)- 禱告

附件 - 看這些人怎樣禱告

(取自滕近輝編譯《飲于能力之源》1974年)
 



    “天未亮的時候,耶穌起來,到曠野地方去,在那里禱告。”(可一:35)

    “那時,耶穌出去,上山禱告,整夜禱告神。”(路六:12)

    “耶穌卻退到曠野去禱告。”(路五:16)

    祈禱對于許多人已經成為一種儀式,一項節目。如果你以為自己一天禱告二、三十分鐘就是很了不起,那么你看一看這些人怎樣禱告:

    西緬查理士(Charles Simeon)將早晨四時至八時的時間獻給上帝。

    衛斯理約翰(John Wesley)每天用兩小時禱告,從早上四時開始。有人說曾經看到他從內室出來,帶著寧靜滿足的面容,几乎發光。

    弗萊契約翰(John Fletcher)祈禱時的呼吸,使他內室的牆變色。他有時整夜祈禱。

    肯恩會督(Bishop Ken)每晨在時鐘敲下三下以前,就起身禱告。

    阿斯伯利會督(Bishop Asbury)每個早晨四時起身,用兩小時祈禱默想。

    阿藍恩(Joseph Alleine)四時起身禱告至八時。如果他聽見有商人在他以前起身做事,他就說:“這使我感到慚愧!我的主人所該得的,豈不應比他們的主人更多嗎?”

    安得列會督(Bishop Andrews)將每天五小時的大部分用在祈禱與靈修上。

    亥普拉克爵士(Sir H Havelock)每天把首兩小時獻與神。如果他的軍隊在六時前進,他就提早于四時起身。

    衛斯理約翰(John Wesley)- 給我一百個除了罪惡別無所懼,除了神別無所慕的講道人,不管他們是正式的傳道人或平信徒 每 他們將要震動地獄之門,在地上建立天國。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對于祈禱的應允。除此以外別無他為。

    倍遜(Payson)因長時間的祈禱,而使他所跪的硬木板留下許多穴印。

    祈禱不是瑣碎的一種責任,占著角落里無足輕重的地位﹔不是僅用一點從其他工作里勉強抽出的零碎時間就可以的﹔乃是用我們時間的最好部分與中心部分來祈禱,并且需要用力。那學會了“祈禱之生意”的人,可以從天上永遠丰富的銀行里隨意支取,不被拒絕。讓我們謙卑在主面前,一同學習和操練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