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五十一課 - 保羅在羅馬傳道

經文:徒二十八:15 - 31

主旨:保羅在羅馬被軟禁等待審訊期間,仍然放膽傳講上帝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并沒有人禁止。

1。感謝主,我們終于來到《使徒行傳》的最后一課。我在上一課說:保羅如愿以償在60年二月抵達羅馬,結束了從二十一章開始至二十八章的“捆綁之章”。其實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了另一種“帶鎖鏈”的事奉(弗六:20),直到64年之前的被假釋。我們對保羅以后的日子所知無几。福音派學者大多認為他返回希臘、馬其頓及亞西亞等地繼續工作,及后再返回羅馬,再次被囚。有說他還去了西班牙一趟,最后在 67 - 68年被尼祿皇帝斬首而殉道。

2。在還沒有上這一課之前,讓我們溫習几個要點:

A。《使徒行傳》的主旨是:徒一:8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証。”

B。見証的重點是什么:

一、對猶太人:上帝叫耶穌從死里復活,証實他就是基督,是彌賽亞。

二、對外邦人:上帝叫耶穌從死里復活,証實他就是主。

(耶穌從死里復活的章節:

徒一:22,二:24,31,32,三:15,四:2,10,33

徒五:30,九:1 - 19,十:40,41,十三:30,33,34,37

徒十七:3,18,31,32,二十二:6 - 16,二十三:6,8,二十四:15,21,二十五:19

徒二十六:8,12 - 18,23)

C。我們可以用“對比”的方式來看《使徒行傳》:

《使徒行傳》是《路加福音》(即《耶穌傳》)的續集﹔

聖靈上帝是導演﹔

聖子耶穌是編劇者,他是按著聖父上帝的旨意來編寫﹔

主角是使徒彼得和保羅,他們按著導演的指示把劇情展開。

D。彼得扮演的角色:

從主耶穌升天后,他就扮演著耶路撒冷教會領袖的角色,作使徒們的代言人。五旬節聖靈降臨的時候,他的第一篇講章令人扎心,三千猶太人受洗,歸向耶穌基督,建立了教會。他也是第一個為主受猶太公會逼迫的人。由于逼迫的不斷升級,門徒開始走出耶路撒冷的安樂窩,進入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隨走隨傳福音,甚至連安提阿的外邦人也領受了真道。路加在記載上卻把彼得在約帕見到異象和在哥尼流家中講道,聖靈降臨在哥尼流一家人身上,視為外邦人的五旬節。路加還特別強調彼得在耶路撒冷會議上所扮演的角色,說救恩不單是給猶太人,也是給外邦人,為保羅的傳福音給外邦人鋪平道路。會議后,他曾被希律王監禁,卻神跡般地被搭救,然后在《使徒行傳》里銷聲匿跡。

E。保羅扮演的角色:

路加用最多的篇幅來記述保羅如何從一個極端的猶太律法主義者歸向基督,并以安提阿教會作宣教基地,開始他的三次傳道旅程,將福音傳開,并在亞西亞、馬其頓、亞該亞等外邦人地區建立了教會。他還用了八章(二十一至二十八章),又名“捆綁之章”,記述保羅回耶路撒冷后在公會、巡撫、希律王等人面前為主作的見証。雖然路加沒有明說,但查考《使徒行傳》的人都可以看到,福音之所以能在三十年內,從耶路撒冷傳遍整個羅馬帝國,是因為上帝揀選和重用使徒保羅的緣故。

在宣教的策略上,保羅每到一個地方,必先到猶太人的會堂傳道,因為那里除了有猶太人的聽眾,可能還有一些像哥尼流之類的虔誠外邦人﹔及至猶太人抗拒福音時,他才轉而向外邦人傳道。還有,保羅不是隨走隨傳,他是選擇當時羅馬帝國的大城市,有猶太人居住的地方,而不是一些希臘化比較貧窮的小城市。理由是:這樣福音很容易從大城市傳遍周圍的地方,如徒十三:49 福音從彼西底的安提阿“。。傳遍了那一帶地方。”來到哥林多的時候,保羅開始改變宣教策略,他改以大城市作為福音基地,在那里停留比較長久,用真道建立教會,并擴展到附近地區,如在哥林多停留了超過一年半,在以弗所兩年。

F。對初期教會的認識:

一、教會是什么時候誕生的?我在第五課這樣說:

在五旬節聖靈降臨之后,那些猶太人歸向耶穌基督的,都開始意識到他們是屬于一個特別的群體,就是基督的群體,是從猶太人群體里被分別出來的。我們可以從新約作者給這群體的一個名字 ekklesia 看得出來,這個字被翻譯為“教會”,不同于猶太人的會堂sunagoge。Ekklesia 不是門徒新造的字,原本是指希臘社區中,一群被召喚出來以便處理公務的市民。從字源學來說,它是由兩個詞組成:ek“出”和 klesis “呼召”,因此是指被呼召出來的任何群體。《七十士譯本》用這字來翻譯舊約的 qahal Yahweh ,就是“上帝的子民”或“屬上帝的群體”。猶太人歸信基督耶穌后,慢慢形成了他們的群體意識,覺得需要找一個適當的名詞來稱呼自己,他們就采用了 ekklesia 這字,有別于 sunagoge。在新約里,除了雅二:2 以 sunagoge 稱呼教會外,其他地方都用 ekklesia,意思是,從未得救的人中被呼召出來,集合而成的一個信徒團體。五旬節聖靈降臨的時候,也就是這個呼召的開始,所以一般解經家就以這事件標志基督教會的誕生。

二、“基督徒”的名字是什么時候開始的?徒十一:26 “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我在第二十三課說:

“基督徒”的原文是 Christianous,跟太二十二:16 的“希律黨”(Heroidianoi),希律的跟隨者同個式樣,雖然是一個希臘字,卻是一個拉丁式的形容詞。這個稱謂是外邦人給的,因為這些門徒是希臘人,不是希臘化的猶太人,更不是猶太人。猶太人是不會給他們這樣的稱謂,因為他們把 Christos 這個字視為彌賽亞,他們稱門徒為 Galileans 或 Nazarenes (拿撒勒黨)。從這樣的稱謂來看,我們几乎可以肯定安提阿教會是一個大部分以外邦人組成的基督教會。

三、初期教會是以耶路撒冷為中心,彼得和其他使徒是教會的領袖,門徒過的是一種凡物公用的生活。開始時,教會人數從120人激增至3000人,后再加添5000人。不久,教會就面對外面猶太公會的逼迫,內部也“有說希利尼話(希臘話)的猶太人向希伯來人發怨言,因為在天天的供給上忽略了他們的寡婦。”(徒六:1)的人事紛爭。使徒們很有智慧的處理這起事件,他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六:4),教會慢慢地學習組織起來,有了“執事”處理飯食的問題。以后,我們可以看到有“長老”的職分。初期教會發生了一起非常事故,就是亞拿尼亞和撒非喇的欺哄聖靈的罪,他們夫婦倆被上帝懲罰,死在彼得的面前(徒五章)。這是給世世代代的教會必學的功課:教會一定要在聖潔的平台上運作,才是合乎上帝的旨意。當門徒樂于留在耶路撒冷,忘記了大使命的時候,上帝就以逼迫,把他們從安樂窩里“驅逐”出去。從第十三章開始,我們看到傳福音的中心由耶路撒冷教會轉移到安提阿教會了。從路加的記載,他還是視耶路撒冷為母會,雅各接替了彼得成為教會的領袖。

四、在整個課程里,我一再地強調,《使徒行傳》不是一本教會行政組織手冊,我們也不要隨意地把教義建立在所記載的事件上,除非在新約的其他書信里有這樣的教導。路加書寫《使徒行傳》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告訴我們福音是怎樣在三十年里,從耶路撒冷傳開,至猶太全地、撒馬利亞,直到地極。

3。徒二十八:14 - 16  “。。這樣,我們來到羅馬。15那里的弟兄們一聽見我們的信息,就出來到亞比烏市(the Market of Appius)和三館(Three Taverns)地方迎接我們。保羅見了他們,就感謝上帝,放心壯膽。16進了羅馬城,(注:有古卷在此有"百夫長把眾囚犯交給御營的統領,惟有")保羅蒙准和一個看守他的兵另住在一處。”

 “這樣,我們來到羅馬。”-- 14節說保羅來到羅馬,15節卻說弟兄們從那里(羅馬)出來在亞比烏市(羅馬南面43哩)和三館(離羅馬33哩)迎接他,16節則說進了羅馬城。保羅究竟到了羅馬沒有?藍賽爵士(Sir Ramsay)說亞比烏市和三館是屬于大羅馬的范圍(ager Romanus),16節說的是進入了羅馬城。

“那里的弟兄們一聽見我們的信息。。”-- 在保羅還沒有到羅馬之前,這里已經有很多基督徒。大家還記得徒十八:2 亞居拉和百基拉夫婦是在49 - 50年從羅馬來到哥林多,路加并沒有說他們是因保羅才歸信基督的。保羅早在三年前(約57年)就寫了《羅馬書》給那里的基督徒,在信中(羅一:13 - 15,十五:22 - 29)他曾說自己很盼望到那里和弟兄們相見。保羅一心一意要到羅馬,主要的目的是想在該撒面前為主作見証,希望福音的大門能在整個帝國被打開。“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羅一:15)- 既然來到羅馬,他當然不會錯失這個傳福音的機會,但我覺得這還是次要的,因為保羅說過:“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稱過的地方傳福音,免得建造在別人的根基上。”(羅十五:20)

“進了羅馬城,(注:有古卷在此有"百夫長把眾囚犯交給御營的統領,惟有")保羅蒙准和一個看守他的兵另住在一處。”-- 百夫長猶流(Julius)將囚犯交給御營的統領(原文是 stratopedarch),解經家對這個人是誰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說他就是 Burrus,當時的御營統領(51 - 62年)。我們可以推測,猶流給上司匯報的時候,必定給保羅“說好話”,所以保羅才會得到特別的優待,如在 23節,保羅有“他的寓處”,30節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雖然如此,保羅還是帶著鎖鏈,身邊時時刻刻都有一個兵丁看守。

4。徒二十八:17 - 29  “17過了三天,保羅請猶太人的首領來。他們來了,就對他們說:‘弟兄們,我雖沒有做什么事干犯本國的百姓和我們祖宗的規條,卻被鎖綁,從耶路撒冷解在羅馬人的手里。18他們審問了我,就愿意釋放我,因為在我身上并沒有該死的罪。19無奈猶太人不服,我不得已,只好上告于該撒,并非有什么事要控告我本國的百姓。20因此,我請你們來見面說話。我原為以色列人所指望的,被這鏈子捆鎖。’21他們說:‘我們并沒有接著從猶太來論你的信,也沒有弟兄到這里來,報給我們說你有什么不好處。22但我們愿意聽你的意見如何,因為這教門,我們曉得是到處被毀謗的。’23他們和保羅約定了日子,就有許多人到他的寓處來。保羅從早到晚對他們講論這事,証明上帝國的道,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的書,以耶穌的事勸勉他們。24他所說的話,有信的,有不信的。25他們彼此不合,就散了。未散以先,保羅說了一句話,說:‘聖靈借先知以賽亞向你們祖宗所說的話是不錯的。26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27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里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28所以你們當知道,上帝這救恩如今傳給外邦人,他們也必聽受。’29(注:有古卷在此有:"保羅說了這話,猶太人議論紛紛地就走了。")”

就算來到羅馬,保羅都不會離棄宣教的大原則,先把福音傳給自己“骨肉之親”的猶太人。

“。。無奈猶太人不服,我不得已,只好上告于該撒,并非有什么事要控告我本國的百姓。。。”-- 這是保羅要強調的一點。他深怕耶路撒冷的公會領袖誤導這里的猶太人,說保羅上告該撒,目的是要在該撒面前控告猶太人。

“因此,我請你們來見面說話。我原為以色列人所指望的,被這鏈子捆鎖。”-- 保羅被鏈子困鎖,是為了“以色列人所指望的”(彌賽亞)。這也是他在亞基帕王面前的見証。(徒二十六:6)。

“我們并沒有接著從猶太來論你的信,也沒有弟兄到這里來,報給我們說你有什么不好處。但我們愿意聽你的意見如何,因為這教門,我們曉得是到處被毀謗的。”-- 羅馬的猶太人不可能不知道有關基督教的事,因為在羅馬皇帝革老丟在主后 49年曾發令驅逐猶太人離開羅馬,為的就是一個名叫 Chrestus (可能是猶太人給基督的稱謂)的人所引起的騷亂。從保羅離開撒馬利亞到羅馬,時間已經隔了將近六個月,我們不知道何以耶路撒冷的猶太公會沒有來信通知這里的猶太社群有關保羅的事情。對保羅來說,這是一樁好事,他有機會跟猶太人的領袖傳講福音。“教門”(hairesis)正是過去猶太人在徒二十四:5 用來稱呼基督教的字眼,他們視基督教為猶太教的一支,有如撒都該、法利賽等教門,但偏向于旁門左道。

“就有許多人到他的寓處來。保羅從早到晚對他們講論這事,証明上帝國的道,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的書,以耶穌的事勸勉他們。”-- 保羅對猶太人傳講的,是要証明耶穌就是基督。我在這里給你一個作業:你能夠效法過去彼得和保羅在其他的場合對猶太人的說話,寫下一篇講章嗎?________________

“他所說的話,有信的,有不信的。他們彼此不合,就散了。”-- 跟五旬節的時候不一樣,現在不是几百、几千歸向上帝,但肯定的是:有信的,有不信的。為了那几個信的,保羅還是要傳福音。我們也是一樣。

“聖靈借先知以賽亞向你們祖宗所說的話是不錯的。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里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所以你們當知道,上帝這救恩如今傳給外邦人,他們也必聽受。” -- 這句話出自賽六:9 - 10﹔在新約,這句話被重復了几次 - 可四:12(路八:10,太十三:14,15),約十二:38 - 41,羅十一:8。究竟這句話是什么意思?我們先看這句話是怎樣用的。

一、在賽六:9 - 10,上帝明明知道猶太人的耳朵發沉,眼睛閉著,但他還是呼召以賽亞,差遣他去傳講信息﹔

二、太十三:14 - 15,可四:12,路八:10,主耶穌用比喻對門徒傳講有關天國的信息,那些不信的猶太人雖然也聽了,卻不能領受﹔

三、約十二:38 - 41,主耶穌在猶太人面前行了許多神跡,但他們還是不信,耶穌就引用這句話來解釋他們的不信。

聖經是從上帝的主權來看整個救恩,人的信還是不信,都是上帝在創世之前所揀選和預定的,不是如亞米紐斯派所說的,由人的自由意志來決定。

“上帝這救恩如今傳給外邦人,他們也必聽受。”-- 這是保羅的宣教策略,在《使徒行轉》,這是第三次的宣告(十三:46,十八:6)。

5。徒二十八:30 - 31  “30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兩年。凡來見他的人,他全都接待,31放膽傳講上帝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并沒有人禁止。”

“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兩年。”-- 我們不知道保羅何以呆在羅馬受軟禁整整兩年。藍賽爵士認為是等控方猶太人提呈他們的案件,當時的法律規定若在十八個月的時間內(加上几個月的處理手續),控方提不出有力的証據,案件就自動撤銷,保羅就可以得到假釋。有的解經家認為,當時法庭要處理的案件堆積如山,所以才要等上兩年。按路加在徒二十七:24 的說法:“。。你必定站在該撒面前。。”,似乎暗指保羅后來的確有在尼祿皇帝面前受審訊,可能他得到尼祿王的赦免并被釋放。正如我在這一課開頭說的,我們對保羅以后的日子所知無几,但有一點是大家都同意的,就是保羅的為主殉道。

“。。放膽傳講上帝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并沒有人禁止。”-- 人雖然被軟禁,手上雖然帶著鎖鏈,但上帝的道卻不被捆綁。(提后二:9)保羅自己這樣說:“弟兄們,我愿意你們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興旺,以致我受的捆鎖,在御營全軍和其余的人中,已經顯明是為基督的緣故。并且那在主里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鎖,就篤信不疑,越發放膽傳上帝的道,無所懼怕。”(腓一:12- 14)

默想:

“。。放膽傳講上帝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并沒有人禁止。”-- 保羅已經打了那美好的仗,跑盡了當跑的路,守住了所信的道(提后四:7),現在是輪到我們接過福音的棒子,將福音傳至地極。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証。”(徒一:8)-- 路加已經寫完了《使徒行傳》,我們已經跟隨使徒的腳蹤行完了那三十年的路,現在是輪到我們上路,開始書寫自己的《信徒行傳》的時候了。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