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五十課 - 保羅抵達羅馬

經文:徒二十八:1 - 14

主旨:保羅在馬耳他島上逗留了三個月,把福音傳給土人,就乘船抵達羅馬。

1。按藍賽爵士(Sir Ramsay)的推算,船大約是在59年八月十七日從該撒利亞開航﹔船難是發生在同年的十一月中旬之前。全船約三百人是神跡般地得救,他們的性命一個也沒有失喪,惟獨失喪了船,正如保羅在事故發生之前所預言的(徒二十七:22)。這里我順便一提,聖經學者對《使徒行傳》記事的年代說法不一,除了第十二章23節有關希律安提帕一世的逝世,大家都同意是在主后 44 年,其他的年數卻有一、二年的差異,如李溫(Lewin)推斷保羅是在主后六十年的八月離開該撒利亞,他們一行在十一月初遭遇沉船﹔Hiebert 則認為行程始于 61年,在62年結束。我們不用太在意這一、兩年的差別,這并不會影響我們對《使徒行傳》的了解。

2。徒二十八:1 - 10  “1我們既已得救,才知道那島名叫米利大(馬耳他,Malta)。2土人看待我們,有非常的情分﹔因為當時下雨,天氣又冷,就生火接待我們眾人。3那時,保羅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條毒蛇,因為熱了出來,咬住他的手。4土人看見那毒蛇懸在他手上,就彼此說:‘這人必是個凶手,雖然從海里救上來,天理還不容他活著。’5保羅竟把那毒蛇甩在火里,并沒有受傷。6土人想他必要腫起來,或是忽然仆倒死了﹔看了多時,見他無害,就轉念說:‘他是個神!’7離那地方不遠,有田產是島長部百流(Publius)的。他接納我們,盡情款待三日。8當時,部百流的父親患熱病和痢疾躺著。保羅進去為他禱告,按手在他身上,治好了他。9從此,島上其余的病人也來得了醫治。10他們又多方地尊敬我們,到了開船的時候,也把我們所需用的送到船上。”

我很喜歡這段經文,理由是它記載了保羅第一次來到地中海中部一個偏僻的小島,米利大,即今日的馬耳他(Malta),此島長29公里,寬約13公里。由于它位居西西里島的南方,有戰略價值,故希臘和羅馬都相繼占領它。從 11 節的記載,我們知道從埃及亞歷山大港運糧到羅馬的船只會經過這里,或在這里過冬。當保羅來到這里的時候,相信島上還沒有什么猶太人,路加說的“土人”,原文是 barbaroi,按當時希臘人的用法,指的是那些不說希臘語的人(羅一:14),并非英文 barbarians 的未開化的野蠻人。有的解經家說,他們是腓尼基人(Phoenicians),用的語言是 Punic。過去在傳道旅程上,保羅所到過的地方都是希臘或羅馬的城市,有猶太人居住的地方,居民至少都對猶太教或異教的敬拜略知一二,但這次在小島上,保羅所面對的大概是對猶太教一無所知的土人。保羅必然不會錯失這個機會跟土人傳福音,問題是:他傳福音給土人的接觸點是什么?________________

跟以往的做法不一樣,保羅沒有在這里開“布道會”。上帝用保羅行神跡奇事引導土人歸向基督,雖然路加沒有明確地如此記載,但我相信大家查考這段經文的時候,都會有這樣的印象。

土人把保羅看作是怎么樣的一個人呢?

A。“土人看待我們,有非常的情分﹔因為當時下雨,天氣又冷,就生火接待我們眾人。”-- 對土人來說,保羅不過是遇到船難,僥幸生還的一個人。他們對落難的人伸出援手,給予及時的幫助。跟那些和保羅經歷船難的船員和囚犯比較,土人當然不知道保羅是上帝重用的一個人,在最危險的關頭,把平安的信息帶給全船的人。(徒二十七:21 - 26)如果土人從船員和囚犯那里聽到有關保羅的“底細”,你說他們會信嗎?

B。“那時,保羅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條毒蛇,因為熱了出來,咬住他的手。土人看見那毒蛇懸在他手上,就彼此說:‘這人必是個凶手,雖然從海里救上來,天理還不容他活著。’”-- 這是外邦人和外教的因果論,但那獨行奇事的上帝在保羅身上另有計划。

C。“土人想他必要腫起來,或是忽然仆倒死了﹔看了多時,見他無害,就轉念說:‘他是個神!’”-- 不管是土人,還是路司得的民眾(徒十四:11),當人們看到一些神跡奇事,不是他們所能理解的時候,他們立刻就把行神跡的人,如保羅,當作是神,因為他們不知道保羅所屬所事奉的上帝(徒二十七:23)。那些魔鬼的使者和假先知,就自居是神,建立自己的宗派和國度,誘惑了無知的信眾。真使徒和先知是不一樣的,“巴拿巴、保羅二使徒聽見,就撕開衣裳,。。喊著說:‘諸君,為什么做這事呢?我們也是人,性情和你們一樣,我們傳福音給你們,是叫你們離棄這些虛妄,歸向那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永生上帝。’”(徒十四:14 - 15)這里的記載是可十六:18 “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的應驗。問題是:我們可以把這起事件當作是給后人樹立規范嗎?當然不可以,我還沒有聽到在神跡布道會里,有人故意給毒蛇咬而得到醫治的。不過,我們千萬不要立刻下定論,說上帝不再行此神跡。當宣教士去到原始落后、殘忍野蠻的部落民族傳福音的時候,我們也曾聽聞上帝用他們行類似的神跡,以此作接觸點,贏得土人的心。

D。“離那地方不遠,有田產是島長部百流(Publius)的。他接納我們,盡情款待三日。”-- 看到嗎?神跡奇事贏得了島長的心。按藍賽爵士的說法,“島長”(protoi)是一個職位的名稱。在一些部落民族里,贏得酋長或一個家族的頭的心,就等于贏得了整個部落民族的心。

E。“當時,部百流的父親患熱病和痢疾躺著。保羅進去為他禱告,按手在他身上,治好了他。從此,島上其余的病人也來得了醫治。”-- 不管是大城市,還是鄉村或偏僻的小島,不管是新約時代,還是二十一世紀,醫病趕鬼是最能把人帶到基督的面前。但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恩賜,我們也不要忘記這只是一個“入門”的方法,因為“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十:17),“入門”后就一定要以“道”來建立那個人的信心。

F。“他們又多方地尊敬我們,到了開船的時候,也把我們所需用的送到船上。”-- 雖然路加沒有說明保羅是否有傳福音給土人,我相信大家都不會懷疑,當保羅離開的時候,島上的土人都已經歸向了基督。根據 Patrick Johnstone's Operation World (1993)的資料,馬耳他的 360,000 人口中,天主教徒占了 98%,基督新教徒有 0.6% ,其他的是回教徒。現在有基督教的宣教士在島上,禱告求上帝用他們把福音真道帶給這些迷失的天主教徒。

3。徒二十八:11 - 14 “11過了三個月,我們上了亞歷山大的船往前行。這船以‘宙斯雙子’為記,是在那海島過了冬的。12到了敘拉古(Syracuse),我們停泊三日,13又從那里繞行,來到利基翁(Rhegium)。過了一天,起了南風,第二天就來到部丟利(Puteoli)。14在那里遇見弟兄們,請我們與他們同住了七天。這樣,我們來到羅馬。”

保羅在馬耳他逗留了整整三個月,因為那里的一艘從亞歷山大港來的運糧船“宙斯雙子”(原文 Dioskourois),在往羅馬的途中,停泊在港內過冬。啟航的時候應該是 60年的二月。

請大家參考圖一,船只先來到敘拉古(Syracuse),這是在西西里的主要港口,離開馬耳他有80哩。逗留了三天后,就啟航往利基翁(Rhegium),因著南風的吹送,只花了一天就抵達 182哩外的部丟利(Puteoli),這是羅馬的主要港口,離開羅馬 130哩。

在那里遇見弟兄們,請我們與他們同住了七天。”-- 部丟利有猶太人聚居的地方,基督徒也不少,保羅來到的消息不脛而走,他們都出來歡迎他。百夫長猶流(Julius)一定特別通融,讓保羅留下來和弟兄們交通七天之久。

“這樣,我們來到羅馬。”-- 這是《使徒行傳》的高潮(徒十九:21,二十三:11)。在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審訊,經過了風風雨雨的航程,保羅終于如愿以償來到羅馬。路加特別以平靜的敘述:“這樣,我們來到羅馬。”總結了由二十一章,保羅回返耶路撒冷,到二十八章,保羅來到羅馬的整個“捆綁之章”。

接下來,保羅在羅馬怎樣為主作見証呢?

默想:

請問大家,你們的“羅馬”在哪里?你們是怎樣來到“羅馬”?現在是走在“羅馬”的路上,還是已經在“羅馬”服事上帝?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