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四十七課 - 保羅在亞基帕王面前申辯(一)

經文:徒二十五:13 - 二十六:32

主旨:巡撫非斯都利用亞基帕王的到訪,讓后者聽取保羅的申辯,幫他“指明保羅的罪案”。

1。我在上一課問:若保羅知道尼祿已經變得“瘋癲”,他還會上告于該撒嗎?尼祿王在54年登基,最初几年是羅馬歷史上最繁榮興旺的年代中的一部分。他在私人教師和顧問森尼卡(Seneca)的幫助指導下,降低了稅收,制定了給老人以年金、給窮人以補助的法律﹔派優秀官員在海外任總督﹔提供競技場上的囚犯和武士斗獸娛樂表演,所以深得老百姓的歡心。保羅的“上告于該撒”是在59年,難道他還沒聽說尼祿已變得“瘋癲”嗎?為什么保羅那么肯定尼祿皇帝會親自聽審他的案件?根據一些學者的說法,羅馬公民可以向該撒上訴是源于主前30年,那時亞古士都(Augustus)獲權親自聽審上訴案件。几年后,羅馬頒布一項法令,禁止地方行政官(magistrate)鞭打、殺害、施刑于任何上告該撒的公民,或阻止他們在規定的期限前往羅馬。雖然在第二世紀的后半期,這樣的特權似乎逐漸削減,但在第一世紀中葉,也就是保羅上訴的時候,我們可以肯定路加的記載是完全正確的。

    但問題是,暴君尼祿是否真的會坐堂聽審每一起上訴案?史學家塔西土(Tacitus)說,尼祿登基后曾宣布,自己不會像革老丟(Claudius,41-54年)那樣聽審每起上訴案。事實上,在他作皇帝的前八年,他都將聽審的職權交給別人,但有一例外,在62年他親自聽審 Fabricius Veiento 的上訴。若保羅是在兩年軟禁的后期,大約是62年初才上庭受審的話,很可能不是在尼祿王面前申辯,只是在掌軍權的執政官(The Prefect of the Praetorian Guard)前受審。一般解經家都認為,保羅后來被判無罪釋放,就離開了羅馬。

    究竟保羅為什么要上告于該撒呢?有的解經家說,也許是因為他在哥林多的時候,因著方伯迦流(Gallio)的判決,讓他看到羅馬法律的公正。還記得在那一課我說,藍賽爵士(Sir William Ramsay) 認為這場審訊等于為以后類似的案件創了先例,給保羅有自由在羅馬帝國的土地上宣講他的信息嗎?保羅可能認為,若有機會在該撒面前受審,說不定該撒比迦流更有智慧聰明,明白基督教不像猶太教的狹隘和激進,反而會容許基督教在帝國的土地上自由的傳講。保羅可能覺得這個冒險是值得的。

2。徒二十五:13 - 22  “13過了些日子,亞基帕王和百妮基氏來到該撒利亞,問非斯都安。14在那里住了多日,非斯都將保羅的事告訴王說:‘這里有一個人,是腓力斯留在監里的。15我在耶路撒冷的時候,祭司長和猶太的長老將他的事稟報了我,求我定他的罪。16我對他們說:<無論什么人,被告還沒有和原告對質,未得機會分訴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這不是羅馬人的條例。>17及至他們都來到這里,我就不耽延,第二天便坐堂,吩咐把那人提上來。18告他的人站著告他,所告的,并沒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惡事,19不過是有几樣辯論,為他們自己敬鬼神的事,又為一個人名叫耶穌,是已經死了,保羅卻說他是活著的。20這些事當怎樣究問,我心里作難,所以問他說:<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為這些事聽審嗎?>21但保羅求我留下他,要聽皇上審斷,我就吩咐把他留下,等我解他到該撒那里去。’22亞基帕對非斯都說:‘我自己也愿聽這人辯論。’非斯都說:‘明天你可以聽。’”

“過了些日子,亞基帕王和百妮基氏來到該撒利亞,問非斯都安。”-- 這個亞基帕王是 Herod Agrippa II,是第十二章希律亞基帕王一世的兒子。希律家族成員之間的關系非常復雜,我還是囉嗦地再解釋一次:

A。大希律王(Herod the Great)-- 在主前63年,羅馬大將軍龐培(Pompey)在編制東方屬地時,任用了一個名叫許爾湛(Hyrcanus)的祭司,管理迦利利、撒瑪利亞、猶太和比利亞全地。許爾湛的手下有個以土買人安提帕特(Antipater),很機巧地為自己的家族謀求權力和家財。他的兩個兒子法賽爾(Phasael)和希律(Herod)都取得總督的職位。主前43年,安提帕特被謀殺,帕提亞人(Parthians)侵襲境內,法賽爾也喪命,希律則逃到羅馬,得該撒亞古士督(Augustus)的歡心,指派他收復巴勒斯坦。在主前39 - 36年間,他收復了疆土后,建立了一個親羅馬的政權歷時達34年之久。在任期間,在耶路撒冷建造了偉大的聖殿,借以討好那些厭恨他屬于以東血統的猶太人。死于主前4年。他生性嫉妒,無理性的猜疑別人而遺臭萬年。太二:16說: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里并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候,凡兩歲以內的,都殺盡了。只要他猜疑某人是篡他權位的敵手,他就立刻把這人消滅。他曾謀殺他的妻子Mariamne 與她的母親Alexandra,也暗殺了他的長子安提帕特(Antipater)和另兩個兒子Alexander Aristobulus。所以羅馬皇帝亞古士督刻薄地說:做希律的豬,還比做他的兒子好得多。這是耶穌降生時的大希律。(太二:1,路一:5

B。大希律王有五個妻子:(請看希律家族的插圖

1Doris

2Mariamme許爾湛(Hyrcanus)II 的孫女)-- 生亞里斯多布勒(Aristobulus)。從他有以下兒女:

a.希律亞基帕一世(Herod Arippa I)(徒十二:1)死于44年

b.希律,King of Chalcis(巴勒斯坦北部一個小省份迦基士),接任希律亞基帕一世,死于48年。

c.希羅底(Herodias)(可六:17),嫁給腓力(Herod Philip)(可六:17),后嫁給希律安提帕(Herod Antipas)(可六:14,路二十三:7)。腓力和安提帕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3。Mariamme(大祭司Simon 的女兒)- 生腓力 (Herod Philip) (可六:17)。腓力娶希羅底(Herodias),生女兒 Salome (可六:22)

4。Malthace -- 生亞基老(Archelaus)(太二:22)(猶太王 ethnarch of Judaea) 和希律安提帕(Herod Antipas,tetrach of Galilee 迦利利分封的王)(路三:1,可六:14,路二十三:7)。此安提帕娶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羅底(Herodias)。

5。Cleopatra -- 生腓力(Philip tetrach of Ituraea,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方分封的王)(路三:1),娶Salome 。

C。希律亞基帕一世(Herod Agrippa I,徒十二:1) -- 看上文 B 2a,死于44年。有以下几個兒女:

1。希律亞基帕二世(Herod Agrippa II,徒二十五:13)

2。百妮基(Bernice,徒二十五:13),先嫁給叔父 Herod king of Chalcis (上文的 B 2b),后與哥哥希律亞基帕二世同住。

3。土西拉(Drusilla,徒二十四:24),嫁給巡撫腓力斯(Felix)

所以,13 節的亞基帕王(二世)是希律亞基帕王一世的兒子(徒十二:1)。在亞基帕王一世突然去世后,這個孩子年紀尚幼,要等到四年后,就是48年,才被革老丟(Claudius)封為巴勒斯坦北部一個小省份迦基士(Chalcis) 的王(這王位本是他叔父所擁有)。在53年,亞基帕王二世讓出王位,以換取由腓力和呂撒聶管治的封地(路三:1),并以該撒利亞腓立比(Caesarea Philippi)作為首府,他還獲得委任大祭司的權柄。直到66年。三年后,尼祿王又把好些在迦利利海周圍的村庄和城市交給他管治。為了報答尼祿的厚恩,他把首府改名為尼祿尼斯(Neroius)。這個亞基帕在羅馬受教育,深諳羅馬的政策。耶路撒冷在 70年被毀后,他就回到羅馬,約在主后 100年逝世。

百妮基(Bernice)是亞基帕二世的妹妹。她先嫁給自己的叔父,丈夫在 48年去世后,她就跑到羅馬和哥哥同住,為了堵塞閑言,她再次結婚。等到亞基帕被封為王后,她又拋棄了丈夫,改嫁給亞基帕王。耶路撒冷被毀后,她先后作過維斯巴新(Vespasian,69 - 79)和提多(Titus,79 - 81)的情婦。

亞基帕王和百妮基來到該撒利亞,問非斯都安。

“非斯都將保羅的事告訴王說:‘這里有一個人,是腓力斯留在監里的。我在耶路撒冷的時候,祭司長和猶太的長老將他的事稟報了我,求我定他的罪。我對他們說:<無論什么人,被告還沒有和原告對質,未得機會分訴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這不是羅馬人的條例。>及至他們都來到這里,我就不耽延,第二天便坐堂,吩咐把那人提上來。。。”-- 非斯都從前任巡撫腓力斯手上接了猶太人控告保羅的這起案件,因著保羅突然要上訴該撒,使他一時措手不及,因為凡是上訴的案件,巡撫一定要呈上一份公函,奏明上訴的原委。但他實在不能肯定保羅的罪狀,亞基帕王的拜訪來得正是時候,因為他知道亞基帕王有部分猶太人的血統,必然熟悉猶太人的律法,可以幫助他草擬這封公函。

“。。所告的,并沒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惡事,不過是有几樣辯論,為他們自己敬鬼神的事,又為一個人名叫耶穌,是已經死了,保羅卻說他是活著的。”-- 一個外邦人的巡撫,在短短的聽審里,竟然能夠一針見血地指出,保羅之所以被猶太人控告,關鍵所在是他傳講耶穌從死里復活這回事。我要留到下一課再和大家查考這個重要的課題。

“亞基帕對非斯都說:‘我自己也愿聽這人辯論。’非斯都說:‘明天你可以聽。’”-- 當年主耶穌在巡撫彼拉多面前受審,也曾被送到希律安提帕那里,希律和他的兵丁極度藐視他,戲弄他(路二十三:6 - 12)﹔現在主的仆人保羅也是一樣,要被帶到希律亞基帕面前,你說他會受到怎么樣的待遇?

3。徒二十五:23 - 27  “23第二天,亞基帕和百妮基大張威勢而來,同著眾千夫長和城里的尊貴人進了公廳。非斯都吩咐一聲,就有人將保羅帶進來。24非斯都說:‘亞基帕王和在這里的諸位啊,你們看這人,就是一切猶太人在耶路撒冷和這里,曾向我懇求呼叫說:<不可容他再活著!>25但我查明他沒有犯什么該死的罪,并且他自己上告于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26論到這人,我沒有確實的事可以奏明主上。因此,我帶他到你們面前,也特意帶他到你亞基帕王面前,為要在查問之后有所陳奏。27據我看來,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第二天,亞基帕和百妮基大張威勢而來,同著眾千夫長和城里的尊貴人進了公廳。非斯都吩咐一聲,就有人將保羅帶進來。”-- 用現代的語言來說,這是一場“作秀表演”。路加把當天“作秀”的排場描繪得淋漓盡致。亞基帕王和百妮基以一副皇族的氣派,大張旗鼓地進入殿堂,跟隨的是几個千夫長(當然還有羅馬兵丁),和城里許多尊貴人。保羅被帶進來的時候,我們可以想象得到,高坐在審判席上的是巡撫非斯都、亞基帕和百妮基,他們服飾光鮮,耀武揚威﹔兩旁盡是尊貴人,和一列列帶刀持槍的羅馬兵丁,殿中那股氣勢銳不可當。這邊廂卻站著一個手帶鎖鏈,衣衫襤褸的囚犯。保羅要在這個“戲台”上為主作見証。

“但我查明他沒有犯什么該死的罪,并且他自己上告于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論到這人,我沒有確實的事可以奏明主上。因此,我帶他到你們面前,也特意帶他到你亞基帕王面前,為要在查問之后有所陳奏。據我看來,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非斯都的這番話的確是肺腑之言,就像彼拉多一樣,他查不出耶穌犯了什么該死的罪,但卻又不能釋放保羅,一來因為保羅早先提出要上告該撒,二來他不敢得罪猶太人,以免自己的烏紗帽不保。正在兩難之間,亞基帕王的聽審至少幫他“指明保羅的罪案”。

默想:

林前四:9  “我想上帝把我們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為我們成了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

來十:33  “一面被毀謗,遭患難,成了戲景,叫眾人觀看﹔一面陪伴那些受這樣苦難的人”

弟兄姐妹,你是戲中人嗎?還是旁觀者?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