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四十六課 - 保羅要向該撒上訴

經文:徒二十四:27 - 二十五:12

主旨:巡撫非斯都上任,為了討好猶太人,問保羅是否愿意上耶路撒冷,在那里受審時,保羅說要上告該撒。

1。我在上一課說,路加花那么多篇幅記載保羅在人面前的申辯,目的有二:一、這是保羅為主作見証,不是單單為自己申辯﹔二、初期教會的擴展是建立在為復活的主作見証的基礎上。今天的教會和基督徒是怎樣為主作見証?我記得有個傳道人在講台上說,我們若能四處奔波,傳講福音,為主作見証,這樣的事奉固然最好,但那些一生被關在監牢里,為主受苦的,雖然沒有可以展示在人面前的事奉,他們默默地被關在監牢,就是最美的事奉。阿們?

2。徒二十四:27 “27過了兩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留保羅在監里。”

腓力斯本來只是“軟禁”保羅,讓后者有某程度上的自由,并准許親友來探訪和供應他日常的需要。但在59年,因為他用暴力干預一起在撒馬利亞的猶太人和希臘人之間的爭執,殺害了上千的猶太人,所以被撤職,返回羅馬。離職前,為了討好猶太人,就把保羅關在監牢。

“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 非斯都(Porcius Festus)是誰?我們對他可說一無所知,但大家都同意他比腓力斯公平正直。非斯都死于在任期間 - 62年,由亞比諾(Luccefus Albinus)三個月后接任。當時的大祭司亞那 (Annas)利用這段真空時期,使用鬼蜮伎倆,殺害了雅各和其他耶路撒冷教會的領袖。

保羅是萬萬料想不到,自己會落在腓力斯的手中整整兩年的時間,拖延了他要去羅馬為主作見証的事情。現在非斯都上任,他比前任的巡撫賢明公正,保羅會認為自己必定沉冤得洗嗎?______________

3。徒二十五:1 - 6  “1非斯都到了任,過了三天,就從該撒利亞上耶路撒冷去。2祭司長和猶太人的首領向他控告保羅,3又央告他,求他的情,將保羅提到耶路撒冷來,他們要在路上埋伏殺害他。4非斯都卻回答說:‘保羅押在該撒利亞,我自己快要往那里去。’5又說:‘你們中間有權勢的人與我一同下去,那人若有什么不是,就可以告他。’6非斯都在他們那里住了不過十天八天,就下該撒利亞去。第二天坐堂,吩咐將保羅提上來。” 

“祭司長和猶太人的首領向他控告保羅,又央告他,求他的情,將保羅提到耶路撒冷來,他們要在路上埋伏殺害他。”-- 現在的祭司長是 Ishmael,不是亞拿尼亞。整整兩年了,猶太人還是死心不息,要把保羅置于死地。究竟他們對保羅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保羅畢竟也是猶太人,難道為了“律法”的事,他們就把基本的人性都置之不顧嗎?

也許《俄巴底亞書》能給我們一點啟迪。先知俄巴底亞被上帝所用,對以東發出悲哀的信息,就是宣告對以東的審判。以東犯了什么大罪,上帝要如此懲罰它?我們不知道俄巴底亞是哪一個時代的先知,但從書中提到耶路撒冷遭難的日子和被敵人擄掠,聖經學者推測這本書大概發生在巴比倫攻陷耶路撒冷后的几年間。以東是以掃的后代居住的地方,以掃和雅各本是同根生,當耶路撒冷遭災的時候,以東卻坐視不理,還對猶大犯了不人道的罪。先知俄巴底亞說:“當外人擄掠雅各的財物。。你竟站在一旁,像與他們同伙。你兄弟遭難的日子,你不當瞪眼看著﹔猶大人被滅的日子,你不當因此歡樂﹔他們遭難的日子,你不當說狂傲的話。。。他們遭難的日子,你不當將他們剩下的人交付仇敵。”(俄10 - 14)貫穿這本書和其他先知書,有一個原則是我們不能忽略的,就是不管以色列或猶大是怎樣的頑梗、不義、不順服和背道,上帝甚至也興起外邦人,如亞述和巴比倫,并稱他們為“仆人”(耶二十五:9),用他們來擊打自己的民,但一旦這些外邦國狂傲自大,目中無上帝,對以色列民進行殺戮,慘無人道的時候,上帝就轉頭懲罰他們,因為“以色列和猶大雖然境內充滿以色列聖者的罪,卻沒有被他的上帝 - 萬軍之耶和華丟棄。”(耶五十一:5)同樣的道理,當以東對自己遭難的弟兄落井下石,乘機打劫,犯了不人道的罪時,上帝就宣告以東必要毀滅的判決。

用這個原則來看現在的恐怖活動,不管巴勒斯坦組織、回教極端組織、車臣分離主義、卡伊達組織、伊拉克。。怎樣被逼到走投無路,他們也沒有權利采取毫無人性的暴力報復行動,如911劫機撞毀世貿大樓、挾持幼童學生為人質、人肉炸彈。。我在《疑難解答》第二十六題談到九一一事件時說:“文明世界是由人組成,不是禽獸,所以大家都要遵守一條道德底線:打要正面的打,不能躲在陰暗中襲擊,或用訛詐的手段。這條底線是誰立的?是上帝。早在創世記第四章,亞當的后裔拉麥對他的兩個妻子說:‘。。壯年人傷我,我把他殺了﹔少年人殺我,我把他害了。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創四:23 - 24)從這種遠古最起碼的底線,衍變為摩西時代的律法規定,‘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打還打。’(出二十一:24)九一一行凶者攻擊的,是人類的現代文明。。。現在恐怖分子以造福人類的知識,破壞人類的文明,簡直就是野蠻在攻擊文明,你說是不是?不管什么深仇大恨,也不能劫機撞樓,或動用生化武器,因為這種恐怖行動是滅絕人性的。”上帝要我們做的是:“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六:8)

猶太人對保羅的“追殺”實在是極不人道和公義的。別說保羅沒有犯下什么不合律法的大罪,就算有,這樣的窮追不舍,在巡撫面前控告保羅,或設下陰謀要殺害他,都不是上帝所喜悅的事。推而廣之,我們可以明白,為什么保羅在林前六:1 - 8 說:“你們中間有彼此相爭的事,怎敢在不義的人面前求審,不在聖徒面前求審呢?”當一個基督徒以法律途徑“追殺”另一個基督徒的時候,就算他是站在“義”的一邊,也不表示他有資格“替天行道”,為自己昭雪冤情,或討回公道。若是為主受苦,我們就更要記得聖經的教導,不要動不動就采取行動為自己伸冤,保羅說:“。。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十二:19 - 21)主耶穌也說:“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五:11 - 12)

“保羅押在該撒利亞,我自己快要往那里去。’又說:‘你們中間有權勢的人與我一同下去,那人若有什么不是,就可以告他。’非斯都在他們那里住了不過十天八天,就下該撒利亞去。第二天坐堂,吩咐將保羅提上來。”-- 非斯都不是個傻瓜,他知道猶太人是不好惹,若在他們的地頭上審問保羅,局勢很難受到控制,所以他要大祭司伴隨他回該撒利亞,在那里開堂聽審,這是非常明智之舉。

4。徒二十五:7 - 12 “7保羅來了,那些從耶路撒冷下來的猶太人周圍站著,將許多重大的事控告他,都是不能証實的。8保羅分訴說:‘無論猶太人的律法、或是聖殿、或是該撒,我都沒有干犯。’9但非斯都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問保羅說:‘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聽我審斷這事嗎?’10保羅說:‘我站在該撒的堂前,這就是我應當受審的地方。我向猶太人并沒有行過什么不義的事,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11我若行了不義的事,犯了什么該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辭!他們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實,就沒有人可以把我交給他們。我要上告于該撒。’12非斯都和議會商量了,就說:‘你既上告于該撒,可以往該撒那里去。’”

 “保羅來了,那些從耶路撒冷下來的猶太人周圍站著,將許多重大的事控告他,都是不能証實的。”-- 在這次的訴訟中,大祭司沒有帶來辯士,他們人多勢眾,七嘴八舌,以為就能迫使新上任的巡撫就范。

“無論猶太人的律法、或是聖殿、或是該撒,我都沒有干犯。”-- 在“律法”、“聖殿”和“該撒”的三項罪名里,保羅都能証明自己是無罪的。對巡撫來說,只有最后“該撒”一項是他有興趣的,猶太人若能証明保羅有聳動民眾作亂,與該撒為敵,巡撫就能以羅馬法判他死刑。

“但非斯都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問保羅說:‘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聽我審斷這事嗎?’”-- 就連精明的非斯都在猶太人強大的壓力下,也不得不和他們妥協,這也是過去的巡撫彼拉多、腓力斯所遇到的困境,因為若不討好猶太人,巴勒斯坦隨時都會發生動亂,他們想不丟烏紗帽也不成了。

“我站在該撒的堂前,這就是我應當受審的地方。我向猶太人并沒有行過什么不義的事,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我若行了不義的事,犯了什么該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辭!他們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實,就沒有人可以把我交給他們。我要上告于該撒。”-- 保羅為什么要上告于該撒?是他要替自己伸冤嗎?解經家對此有不同的說法:

一、有的人認為,保羅上告該撒的行動是錯誤的,他無權如此作。既然主在異象中已經告訴他將要在羅馬為他作見証,他在該撒利亞已經等了兩年,現在落在一個比較賢明的巡撫非斯都手中,他有可能會被釋放,然后重新上路到羅馬,不是更好嗎?

二、有的人認為,上告該撒的行動表明保羅使用正當的方法來避免他個人繼續受苦。因著遇到貪婪、殘酷的腓力斯,保羅已經無緣無故地在該撒利亞被拖延了兩年,現在雖然換了一個巡撫,誰又敢肯定他在猶太人的壓力下,不會繼續采用拖延的策略,將案子置之一旁?

三、有的人認為,保羅上告該撒的行動是正確的。他是羅馬公民,就應該行使公民的權利,在必要時,訴諸政府的保護,使他能在主的旨意中繼續他的工作。

我個人認為,保羅在聽到非斯都問他:“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聽我審斷這事嗎?”,心里一定不寒而栗,深怕這一去,不知又要耽擱多久。他心中最大的期盼,就是盡早到羅馬和西班牙傳道,為主作見証。他的上告該撒,不是要為自己伸冤,不是他對主的應許有任何懷疑,不是為了避免個人肉身的受苦,不是訴諸羅馬政權的人身保護。

問題是:如果非斯都立刻下令釋放保羅,保羅會不顧生命的危險,只身上路到羅馬嗎?猶太人會放過他嗎?

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尼祿(Nero)是在54年登基為羅馬皇帝,直到68年。當他還沒有“瘋癲”之前,保羅在寫給羅馬人的書信中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于上帝的,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愿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贊,因為他是上帝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羅十三:1 - 6)

若保羅知道尼祿已經變得“瘋癲”,他還會上告于該撒嗎?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