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四十五課 - 保羅在腓力斯巡撫面前為自己辯護

經文:徒二十四:1 - 26

主旨:保羅被解交腓力斯巡撫后,腓力斯開庭審訊猶太人對保羅的控訴。

1。徒二十三:11  “當夜,主站在保羅旁邊,說:‘放心吧!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証,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証。”在上兩課,我都一再提醒大家,不要因著主給保羅的這個異象,我們就以為若無異象,上帝就不會在平凡中引導我們,保護我們,像他保護保羅逃出猶太人的暗殺圈套。從聖經里抽出一兩句經文,將教義建立在其上,是非常危險。讓我舉一個例子:

耶和華見証人會(Jehovah's Witnesses) 引用賽四十三:10,12,四十四:8 “耶和華說:‘你們是我的見証’”為名稱的根據。他們認為神在這里所說的“你們”就是指著今日的見証人會。我們都知道這兩章的“我們”指的都是上帝的選民以色列人。還有,見証人會認為啟七和十四章所說的十四萬四千人就是見証人會的人。惟有見証人會的人是得勝純潔的信徒,其他教會都要經過大災難。現在見証人會的人數已經超過十四萬四千,他們為了自圓其說,就提出了新論,說除了十四萬四千人之外,尚有“哈米吉多頓劫余的人”(啟十六:16),凡參加見証人會的,都可成為劫余的人,享受地上永遠的安樂。在新約,我們沒有找到“耶和華的見証”這個詞語,有的是主耶穌給門徒的吩咐,“直到地極,作我(基督)的見証”(徒一:8)

    對那些開口閉口就說自己從神那里看到異象的人,我們也要特別謹慎,不要因為他看到異象就把他當作是先知或神的“什么”仆人。自古以來,許多異端邪說的教主就是以看到異象“起家”的,現在的“先知”和“仆人”也是如此。保羅教導我們要“慎思明辨”(林前十四:29),不要讓人牽著鼻子走。讓我再舉一個例子:

美國人施約瑟(Joseph Smith) 生于1805年。青年時生活懶散,聲言常見異象,后來宣稱一位名叫摩龍尼之天使向他顯現,并指示他在紐約一個山頭藏有金牌,是用埃及文所寫,在主后五世紀埋藏該處。施約翰自稱掘得金牌,還說天使曾將烏陵土明借給他使用,將金牌翻譯成書,就是摩門經。施約翰就是摩門教(Mormonism) 的教主。像這樣荒誕乖謬的故事竟然也吸引了不少跟隨者,他們把施約翰當作是“先知”,把摩門經高舉于聖經之上。現在在美國,他們的信眾還不少呢!信不信由你,不久之前(2004年),我還在新加坡一間書局里遇到一個自稱 117歲的華人摩門教徒(身份証上只有80歲)跟人“傳教”。

有人在《網上靈糧》留言簿問我:如果現代出現一個先知妯你們有沒有辦法驗証?我答道:

“既然教會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弗二:20)現在又從哪里跳出個先知來啊?難道他要建立另一種教會?

雖然先知的職分已經沒有,先知的功能,如先知講道(林前十四:1),講解上帝的話語,則還有。

君不見一些人嫌“主任牧師”的銜頭不夠高,在教會里另立名堂,稱自己是使徒XXX嗎?如果有人有樣學樣,說他是先知XXX也就不足為奇了。這等人應當‘吃多點橄欖灰兒,早點回過味來!’” 

話又說回來,沒有人那么傻自稱“先知”的,就好像沒有人會自稱是“魔鬼”。我們一定要“察言觀色”和“慎思明辨”就是了。

2。徒二十四:1 - 9  “1過了五天,大祭司亞拿尼亞同几個長老和一個辯士帖土羅下來,向巡撫控告保羅。2保羅被提了來,帖土羅就告他說:3‘腓力斯大人,我們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并且這一國的弊病,因著你的先見得以更正了,我們隨時隨地滿心感謝不盡。4惟恐多說,你嫌煩絮,只求你寬容聽我們說几句話。5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又是拿撒勒教黨里的一個頭目,6連聖殿他也想要污穢。我們把他捉住了﹔7(注:有古卷在此有:"要按我們的律法審問,不料,千夫長呂西亞前來,甚是強橫,從我們手中把他奪去,吩咐告他的人到你這里來。")。8你自己究問他,就可以知道我們告他的一切事了。’9眾猶太人也隨著告他說:‘事情誠然是這樣。’”

 “過了五天,大祭司亞拿尼亞同几個長老和一個辯士帖土羅下來,向巡撫控告保羅。”-- 在下文的第11節,保羅說他在耶路撒冷禮拜到“今日”不過十二天。我們知道他一來到耶路撒冷,第二天就去見雅各(徒二十一:18),為了行潔淨禮和等祭司為他們獻祭,又過了七日(徒二十一:27),然后是動亂,第二天在猶太公會前申辯(徒二十二:30),過了一天(徒二十三:12)他被解交到該撒利亞的巡撫,在路上又經過了一天(徒二十三:32)。所以這里的“五天”,我們很難斷定是離開耶路撒冷五天,還是他在該撒利亞五天。由于猶太公會的兩幫人,就是撒都該人和法利賽人已鬧到分裂,現在是大祭司亞拿尼亞帶頭向巡撫腓力斯控告保羅。“辯士帖土羅”-- 辯士就等于現在的律師。帖土羅(Tertullus) 是當時一個很普遍的羅馬人的名字,從第六節推斷,他應該是一個希臘化的猶太人。

“腓力斯大人,我們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并且這一國的弊病,因著你的先見得以更正了,我們隨時隨地滿心感謝不盡。。。”-- 要明白這樣的開場白是必須知道腓力斯巡撫的背景。上一課我已經介紹了腓力斯,說他是一個殘暴和不道德的人。這里說的“我們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實在是夸大其詞。腓力斯在當巡撫后,立刻對奮銳黨人(Zealot)的造反采取鎮壓的行動,把他們的領袖Eleazar,是他率領群眾攻擊撒馬利亞人,押解到羅馬受刑。約瑟夫說,很多無辜的平民大眾也被牽連而受罰。外表上公開的叛變被搗碎,暗地里造反的活動層出不窮。腓力斯的被委任,前大祭司Jonathan 居功不少,他后來看到腓力斯的真面目后就良心有愧,時常規勸腓力斯要悔改,腓力斯煩不勝煩,派人把他暗殺,可見這個人的狠毒。辯士帖土羅實在是昧著良心說這番恭維的話。

“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又是拿撒勒教黨里的一個頭目,連聖殿他也想要污穢。我們把他捉住了。。”-- 如果猶太人真的能夠証明保羅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他就犯了羅馬人的法律,要受到懲罰。至于說保羅是“拿撒勒教黨里的一個頭目,連聖殿他也想要污穢。”這不是羅馬政權所管轄的范圍,是猶太公會要自己處理的事。“拿撒勒教黨”(Nazarene sect)-- 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猶太人怎樣稱呼基督教,過去他們還沒有給基督教一個名堂,只是不准門徒奉耶穌的名傳道(徒五:40)﹔有時他們稱基督教為“那道”(the Way)(徒九:2,二十二:4),或“異端的道”(徒二十四:14)

“眾猶太人也隨著告他說:‘事情誠然是這樣。’”-- 猶太人提不出確鑿的証據來支持他們的控狀。

3。徒二十四:10 - 21  “10巡撫點頭叫保羅說話。他就說:‘我知道你在這國里斷事多年,所以我樂意為自己分訴。11你查問就可以知道,從我上耶路撒冷禮拜到今日,不過有十二天。12他們并沒有看見我在殿里,或是在會堂里,或是在城里,和人辯論,聳動眾人。13他們現在所告我的事并不能對你証實了。14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認,就是他們所稱為異端的道,我正按著那道事奉我祖宗的上帝,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書上一切所記載的,15并且靠著上帝,盼望死人,無論善惡,都要復活,就是他們自己也有這個盼望。16我因此自己勉勵,對上帝、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17過了几年,我帶著周濟本國的捐項和供獻的物上去。18正獻的時候,他們看見我在殿里已經潔淨了,并沒有聚眾,也沒有吵嚷,惟有几個從亞西亞來的猶太人。19他們若有告我的事,就應當到你面前來告我。20即或不然,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會前有妄為的地方,他們自己也可以說明。21縱然有,也不過一句話,就是我站在他們中間大聲說:我今日在你們面前受審,是為死人復活的道理。’”

這是路加在“捆綁之頁”中所記載的保羅為自己所作的第二次申訴(上一次在徒二十二:3 - 21)。保羅以后還有第三次的申訴(徒二十六:2 - 23)。當然在羅馬大法院或在該撒面前,保羅必然也有為自己申辯,只是沒有被記載下來罷了。我們要問的是:路加何以不厭其煩地記下這些申辯,難道這是非常重要的嗎?老實說,把這些申辯從《使徒行傳》刪掉,大概對我們認識初期基督教的擴張不會有很大的影響。但是我以前說過,保羅的申辯不是為自己,他的申辯其實是為主作見証。路加一而再地把申辯記錄下來,目的是要告訴后人,教會是在“為主作見証”(更正確地說:“為復活的主作見証”)(徒二:32,三:15,四:33,五:30,32等)的基礎上建立起來。我們要緊緊抓住這個要點來查考“捆綁之頁”,就不會失去方向。

“你查問就可以知道,從我上耶路撒冷禮拜到今日,不過有十二天。他們并沒有看見我在殿里,或是在會堂里,或是在城里,和人辯論,聳動眾人。他們現在所告我的事并不能對你証實了。”-- 保羅駁斥辯士帖土羅提出的控訴,說他在耶路撒冷不過十二天,這段日子的一舉一動都是大家有目共睹,他更本就沒有鼓動猶太人生亂,也沒有污穢過聖殿。

“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認,就是他們所稱為異端的道,我正按著那道事奉我祖宗的上帝,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書上一切所記載的,并且靠著上帝,盼望死人,無論善惡,都要復活,就是他們自己也有這個盼望。”-- 這就是保羅為主所作的見証。見証的要點有:

一、他信的其實就是他們自己的宗教,只是他們在半途上離棄了真神,褻瀆了他們自己的上帝,還轉過來稱保羅所信的為“異端的道”。

二、保羅信的是“合乎律法的和先知書上一切所記載的”。

三、保羅傳的是“靠著上帝,盼望死人,無論善惡,都要復活”,這也是希伯來宗教的中心思想之一。

在這見証里,保羅似乎沒有提說基督耶穌的名,為什么?________(請注意下文的第21節)

“我因此自己勉勵,對上帝、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 這是保羅信主后的生活見証。

“過了几年,我帶著周濟本國的捐項和供獻的物上去。正獻的時候,他們看見我在殿里已經潔淨了,并沒有聚眾,也沒有吵嚷,惟有几個從亞西亞來的猶太人。他們若有告我的事,就應當到你面前來告我。即或不然,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會前有妄為的地方,他們自己也可以說明。”-- 保羅告訴巡撫他出現在耶路撒冷的原因,以及引發這起控訴的背景。他說自己是清白的,要求巡撫以公義待他。

“。。我今日在你們面前受審,是為死人復活的道理。”-- 這才是保羅為主作見証的中心點。“死人復活”指的是耶穌基督。

4。徒二十四:22 - 27  “22腓力斯本是詳細曉得這道,就支吾他們說:‘且等千夫長呂西亞下來,我要審斷你們的事。’23于是吩咐百夫長看守保羅,并且寬待他,也不攔阻他的親友來供給他。24過了几天,腓力斯和他夫人、猶太的女子土西拉一同來到,就叫了保羅來,聽他講論信基督耶穌的道。25保羅講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腓力斯甚覺恐懼,說:‘你暫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來。’26腓力斯又指望保羅送他銀錢,所以屢次叫他來,和他談論。27過了兩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留保羅在監里。”

“腓力斯本是詳細曉得這道,就支吾他們說:‘且等千夫長呂西亞下來,我要審斷你們的事。’于是吩咐百夫長看守保羅,并且寬待他,也不攔阻他的親友來供給他。”-- 我們不知道腓力斯從那里聽過基督的道,像他這個“大壞蛋”,當然不會屈尊降貴,到腓利的家聽他傳講福音(徒二十一:8)。但他至少對保羅網開一面,決定延緩審判此案﹔還寬待保羅,讓他的親友供給他。我們要在下文才知道他如此做的動機何在。

“過了几天,腓力斯和他夫人、猶太的女子土西拉一同來到,就叫了保羅來,聽他講論信基督耶穌的道。保羅講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腓力斯甚覺恐懼,說:‘你暫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來。’”-- 腓力斯和他的第三任太太(請參考上一課有關腓力斯的背景)是真的有慕道的心嗎?我們不知道。保羅大概很清楚腓力斯的背景,所以針對他們過去的惡行,傳講“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這樣的信息當然嚇壞了腓力斯,借故就打發保羅走了。

“腓力斯又指望保羅送他銀錢,所以屢次叫他來,和他談論。”-- 我猜想這才是腓力斯“慕道”的動機吧。他知道保羅這趟來耶路撒冷,身上帶著周濟教會的捐項,現在他指望保羅賄賂他,所以才接見保羅。

“過了兩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留保羅在監里。”-- 保羅就這樣被這只狐狸關在牢里足足兩年(57 - 59年)。在公元59年,腓力斯因為用暴力干預一起在撒馬利亞的猶太人和希臘人之間的爭執,被令返回羅馬,巡撫一職由非斯都(Porcius Festus)繼任。由于保羅被關在該撒利亞整兩年的時間,有的聖經學者說,他的一些監獄書信,如《以弗所書》,是在這段時間完成的。

默想:

主應許保羅說他必要在羅馬為主作見証(徒二十三:11)。現在保羅卻呆在該撒利亞的監牢整整兩年,我想保羅的心里一定焦急萬分,難道主忘記了他所應許的嗎?

還記得約瑟的故事嗎?他在牢里替酒政和膳長解夢,酒政出獄后卻忘了約瑟﹔約瑟要在牢里等了兩年,直到法老為了要人解夢,酒政才記得約瑟,把他推荐給法老。(創四十和四十一章)

聖經說:“。。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雅一:2 - 4)信心是要經過時間來試驗的,讓我們都學習等待的功課。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