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四十三課 - 保羅在猶太公會前申訴

經文:徒二十二:30 - 二十三:11

主旨:保羅在猶太公會前申訴。

1。我們在上一課看到保羅怎樣在暴動群眾前為自己辯護。雖然我一直說他是為自己辯護,他真的是為自己辯護,說自己是無辜的嗎?他在申辯時把自己的歸主過程講述,是為了要“昭雪冤情”嗎?其實都不是。我請大家注意這一節經文:“當夜,主站在保羅旁邊,說:‘放心吧!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証,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証。’”(徒二十三:11)看到嗎?保羅不是為自己辯護,保羅在暴民前,在公會前,在巡撫前,在亞基帕王前,在羅馬法庭,在該撒面前,他都是在為主作見証!盼望聽的人,不管是猶太人,外邦人,平民大眾,達官貴人,都能認識主耶穌基督,得到救恩。我希望弟兄姐妹能緊緊抓住這個要點,繼續地查考“捆綁之頁”。

2。徒二十二:30  “30第二天,千夫長為要知道猶太人控告保羅的實情,便解開他,吩咐祭司長和全公會的人都聚集,將保羅帶下來,叫他站在他們面前。”

 “千夫長為要知道猶太人控告保羅的實情。。”-- 這個千夫長是克勞第呂西亞(Claudius Lysias)(徒二十三:26)。現在離開主耶穌釘十字架的事件相隔將近三十年,人事全非,這些駐扎在耶路撒冷的羅馬兵團已不是當年的兵團,所以千夫長對保羅所說的“主”(徒二十二:8),“義者”(徒二十二:14),“道”(徒二十二:4)之類的詞只是一知半解,我們不用希奇。

“吩咐祭司長和全公會的人都聚集,將保羅帶下來,叫他站在他們面前。”-- 千夫長安排保羅到猶太公會面前受審,是為了了解猶太人控告保羅的實情。從過去主耶穌,彼得和約翰在公會前的受審,我們知道這是一個很不公正的法庭。在公會里,以前還有尼哥底母為耶穌作辯護(約七:51)﹔現在保羅在公會里一個朋友都沒有,唯一的“朋友”可能就是千夫長,因為只有他才致力挽救保羅免于暴民的傷害。

3。徒二十三:1 - 5  “1保羅定睛看著公會的人,說:‘弟兄們,我在上帝面前行事為人都是憑著良心,直到今日。’2大祭司亞拿尼亞就吩咐旁邊站著的人打他的咀。3保羅對他說:‘你這粉飾的牆,上帝要打你!你坐堂為的是按律法審問我,你竟違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嗎?’4站在旁邊的人說:‘你辱罵上帝的大祭司嗎?’5保羅說:‘弟兄們,我不曉得他是大祭司。經上記著說:不可毀謗你百姓的官長。’”

當時的大祭司是亞拿尼亞(Ananias),是以饞嘴、偷盜、貪婪為人所公知。在公元47年,他被希律王(King of Chalcis, 是 44年死去的亞基帕王的兄弟,第二十四課)任命為大祭司直到59年。在52年,他被押送到羅馬受審,罪名是挑撥猶大的動亂,后被判無罪釋放,這時(57/58年)他擁有很大的權勢。在66年,他被猶太奮銳黨人刺殺身亡。作為大祭司,他一定是撒都該人。

“弟兄們,我在上帝面前行事為人都是憑著良心,直到今日。’-- 這簡短有力的“開場白”等于是一把利劍直刺公會的成員。保羅稱呼他們為“弟兄”,而不是“長老們或長官們”,意思是自己和他們是同等的﹔說自己“在上帝面前行事為人都是憑著良心,直到今日”,等于說自己沒有犯罪,因為保羅深信自己是上帝所揀選,到外邦人中間傳福音,行事為人沒有違背律法。

“大祭司亞拿尼亞就吩咐旁邊站著的人打他的咀。”-- 亞拿尼亞是個卑鄙小人,他怎么能夠容忍這樣的“開場白”,他惱羞成怒,命人打保羅的嘴。這樣做是違背律法的,因為律法說:“打一個以色列人的面頰便等于打擊上帝的榮耀。”

“你這粉飾的牆,上帝要打你!你坐堂為的是按律法審問我,你竟違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嗎?站在旁邊的人說:‘你辱罵上帝的大祭司嗎?’保羅說:‘弟兄們,我不曉得他是大祭司。經上記著說:不可毀謗你百姓的官長。’”-- 有的解經家說,保羅不認識亞拿尼亞,才會責罵他,因為按律法,對大祭司出惡言是犯罪的行為。當他知道后,就馬上道歉,不是為了他反對大祭司的不公義道歉,而是為他所用的方法道歉。

4。徒二十三:6 - 10  “6保羅看出大眾一半是撒都該人,一半是法利賽人,就在公會中大聲說:‘弟兄們,我是法利賽人,也是法利賽人的子孫。我現在受審問,是為盼望死人復活。’7說了這話,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就爭論起來,會眾分為兩黨。8因為撒都該人說沒有復活,也沒有天使和鬼魂﹔法利賽人卻說兩樣都有,9于是大大地喧嚷起來。有几個法利賽黨的文士站起來爭辯說:‘我們看不出這人有什么惡處,倘若有鬼魂或是天使對他說過話,怎么樣呢?’10那時大起爭吵,千夫長恐怕保羅被他們扯碎了,就吩咐兵丁下去,把他從眾人當中搶出來,帶進營樓去。”

什么是撒都該人(Sadducees)?什么是法利賽人(Pharisees)?

《証主聖經手冊》提供了以下的資料:

法利賽人:嚴究宗教純正的人。這黨派源出主前二世紀的西哈典人(Hasidim),意思是忠于上帝之子,著重管理宗教上的事,而非政治上的事。他們最注重與最喜歡的就是遵守律法的每一細節(包括古人的遺傳)。大部分的文士都屬于這黨派。他們與別人分隔開來,以免被污染,譬如,他們不與別人用膳,因為恐怕未經十分之一奉獻給上帝。這種隔離形成一種“我比你聖潔”的態度,以致“法利賽人”成為現在斥罵人的貶詞。他們的狂傲、以及把遵守儀節看得比愛心、憐憫還重要的條文主義,使他們與耶穌沖突。主耶穌不是質疑他們信仰的純正,而是反對他們維護信仰時驕傲與缺乏愛心的方式。法利賽教派人數不多,約6000人,但他們的影響力卻很大。主后70年,耶路撒冷被毀,法利賽教派奠定了猶太教發展的原則,使百姓繼續著重個人的虔敬,嚴謹的道德標准與法利賽人著稱的條文主義。他們極受群眾的敬重和支持。

撒都該人:這是耶穌在世時,另一主要的教派,不過他們的影響力已經減弱。他們大多來自富有的地主階級,因為早些時候詭智地運用政治上的優勢,獲得顯赫的政治地位。耶穌之時,他們在公會里與法利賽人仍占大約相等的席位﹔許多祭司長都是撒都該人。他們的宗教立場極度保守,除了摩西五經,一切的啟示概不承認,所以法利賽人提倡的有關永生、復活、有天使和魔鬼的信仰,都被他們否定。但這身為貴族的少數人并不受群眾的支持。

“保羅看出大眾一半是撒都該人,一半是法利賽人,就在公會中大聲說:‘弟兄們,我是法利賽人,也是法利賽人的子孫。我現在受審問,是為盼望死人復活。’說了這話,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就爭論起來,會眾分為兩黨。”-- 我們要怎樣解釋保羅的這項“分化策略”?有的人認為保羅采取這樣的分化行動,目的是攻擊公會,想給自己找尋一條脫身之路。也許是,主耶穌不是也告訴門徒,“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你們要防備人﹔因為他們要把你們交給公會,也要在會堂里鞭打你們,并且你們要為我的緣故被送到諸侯君王面前,對他們和外邦人作見証。”(太十:16 - 18)保羅若采取分化行動以保自身的安全是沒有錯的,但我覺得他是借用這個機會,提出“死人復活”的道理,目的是為主作見証,要贏回這些弟兄。你認為這樣說有道理嗎?_____________

“于是大大地喧嚷起來。有几個法利賽黨的文士站起來爭辯說:‘我們看不出這人有什么惡處,倘若有鬼魂或是天使對他說過話,怎么樣呢?’”-- 箴言十六:7 說:“人所行的,若蒙耶和華喜悅,耶和華也使他的仇敵與他和好。”當然我不是說法利賽人站在保羅的一邊,乃是說發生的一切都有上帝的美意。

“那時大起爭吵,千夫長恐怕保羅被他們扯碎了,就吩咐兵丁下去,把他從眾人當中搶出來,帶進營樓去。”-- 千夫長成為保羅的救星。

5。徒二十三:11  “11當夜,主站在保羅旁邊說:‘放心吧!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証,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証。’”

每當保羅在最艱難的時刻,主耶穌都會及時出現,在異象中安慰他,鼓勵他,給他應許的確據,使他不至灰心喪膽。過去在哥林多是這樣(徒十八:9 - 10),現在是這樣,以后在往羅馬的船上也是這樣(徒二十七:24)。你經歷過主耶穌給你這樣的保証嗎?__________

我們在下文馬上看到這個應許如何得到應驗。

默想:

主耶穌一而再地在異象中應許保羅,叫他放心,他會和保羅同在。如果你從來都沒有從主那里獲得這樣的應許和保証,不要以為希奇。上帝作工不是一成不變的,他在每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的工作方法。

宣教之父克里威廉(William Carey,1761 - 1834)在印度把聖經翻譯成三十几種印度語言的偉大工作,莫怪有人稱說:“克里威廉把聖經譯盡了印度的語言。”但你知道嗎,1812年的一場大火,在一夜之間把他多年翻譯的成果盡成泡影,叫他傷心欲絕。那場大火把全屋焚成數壁空牆,所燒去的翻譯稿件,無法計算其價值。許多方言的鉛字,包括新鑄成的淡米爾文(Tamil)和中文的鉛字,也被燒去。當克里威廉知悉時,他這樣說:“多年的勞苦在一夜中盡成泡影。上帝的道路何其難測!近來我盡力改善一切,不免有些自夸。今日主已使我降卑,叫我更單純地仰望他。”

火災的消息傳開后,印度各地的弟兄姐妹都起來支援翻譯的工作,捐款、印刷器材等,紛紛送達。几個月后,聖經的翻譯和印刷又在開始,到了1812年底,他們又已經鑄成了中文鉛字。英國的差傳機構也被這場火災喚醒。許多教會,不分宗派,都加入支援這個事工。兩個月內,就收到五萬美元的捐款,奉獻的款項仍不絕于途。

帝就是這樣奇妙,在保羅身上,他這樣作工﹔在克里威廉身上,他那樣作工。在你身上,他又另有作工的方法。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