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三十九課 - 保羅的第三次傳道旅程(四) - 與以弗所長老辭別

經文:徒二十:17 - 38

主旨:保羅在米利都和以弗所教會的長老辭別。

1。古人離別之際,常以詩詞抒發對朋友的深摯情懷。在唐代,有不少詩人寫下過膾炙人口的送別佳作,如李白的《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如果以弗所教會的長老能作詩的話,當他們知道以后不能再見保羅牧師的面,他們會留下什么送別詩呢?保羅又會以什么辭別詩來回應?

渭城朝雨邑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邑”有三點水的偏旁)

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這首王維的詩不錯是把別離的情緒表達得淋漓盡致,一切囑咐盡在不言中,情調豪邁又悲涼。但這些絕美的佳句都不能表達保羅的離情別緒。其實,就算保羅會作詩,他也不會有詩興,因為他當時的復雜心情,大概沒有文字可以達意的。

    一般人對保羅的認識都是透過他的書信,知道他是一個思想縝密,思路分明,邏輯清楚的神學家﹔由于他的書信結構嚴謹,所以查考時可以像抽絲剝皮般,一絲絲,一層層地分析,因此給人一種印象,保羅是一個道貌岸然,像大學里的教授學者。但如果我們能夠仔細研讀《哥林多后書》,肯定你又會對他有另一面的認識。保羅有一個牧者的心腸,為眾教會挂心的事,天天壓在他身上﹔他是新約的耶利米,是一個忠于所托,甘于寂寞的牧者,像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在禱告中不住地流淚記念上帝的教會。他不是一個神聖不可侵犯的大聖人,乃是有血有淚,“七情上面”的牧者。在他的書信里,時常看到他一提起主耶穌的時候,就會突然把思路打斷,從心中涌出頌贊基督和天父上帝的歌來。我們要特別感謝路加醫生,把保羅與以弗所教會的長老的辭別記載下來,讓我們從《使徒行傳》的記載,不但看到保羅忙忙碌碌的事奉,也得以一窺牧者內心的深處,如何為教會牽腸挂肚。

2。徒二十:17 “保羅從米利都打發人往以弗所去,請教會的長老來。”

 時間是主后 57年四月尾。四月二十五日星期一,他們來到米推利尼(Mitylene)(徒二十:14)﹔二十六日星期二下午,他們來到基阿的對面(Chios)(徒二十:15)﹔二十七日星期三早上,他們來到撒摩(Samos)西部(徒二十:15)﹔二十八日星期四早上,他們來到米利都(Miletus),由于回耶路撒冷過五旬節還有一段時間,加上這里離開以弗所只有 28 英里,保羅決定打發人往以弗所去,請教會的長老來相見。雖說只有 28 英里,一去一回也要時間,大概在米利都停留的第三天,保羅才得以看見長老們。船離開米利都至少也要在五月一日主日的早上。

“請教會的長老來”-- 長老的原文是 presbuterous,在徒二十:28 則稱為監督,原文是 episkopous﹔在多一:5 和 7,長老和監督兩詞也是用來指同一職位。長老一詞最先用于徒十一:30,乃指耶路撒冷教會的長老,有別于使徒。腓一:1 把監督和執事列為初期教會的兩個職位。究竟長老和監督是兩個不同的職位,還是相同,請看《提摩太前書》第九課

3。徒二十:18 - 35  “18他們來了,保羅就說:‘你們知道,自從我到亞西亞的日子以來,在你們中間始終為人如何,19服事主凡事謙卑,眼中流淚,又因猶太人的謀害,經歷試煉。20你們也知道,凡與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或在眾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我都教導你們。21又對猶太人和希利尼人証明當向上帝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22現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注:原文作"心被捆綁"),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見什么事。23但知道聖靈在各城里向我指証,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24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証明上帝恩惠的福音。25我素常在你們中間來往,傳講上帝國的道。如今我曉得,你們以后都不得再見我的面了。26所以我今日向你們証明,你們中間無論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注:原文作"我于眾人的血是潔淨的")。27因為上帝的旨意,我并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的。28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上帝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注:或作"救贖的")。29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30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31所以你們應當警醒,記念我三年之久晝夜不住地流淚,勸戒你們各人。32如今我把你們交托上帝和他恩惠的道﹔這道能建立你們,叫你們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33我未曾貪圖一個人的金、銀、衣服。34我這兩只手常供給我和同人的需用,這是你們自己知道的。35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

保羅在這十八節的臨別贈言里,把自己的心完全的赤露敞開。讓我們作個簡單的分析:

一、18 - 21節 -- 回顧以弗所教會的事工:

A。“在你們中間始終為人如何,服事主凡事謙卑,眼中流淚,又因猶太人的謀害,經歷試煉。”-- 從 30 節談到在以弗所教會里有人說悖謬的話,我們可以推測,當保羅一年多前離開教會后,必然有人乘他不在,散播謠言說他的壞話,這些人也許是猶太主義者。保羅怎樣為自己辯護呢?不是說教,只是指出自己如何“為人”,如何“服事”,以及所受的試煉,這些都是大家親眼可以看到的。在教會里,你能說同樣的話表示自己的清白嗎?

B。“凡與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或在眾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我都教導你們。”-- 上一節是身教,這一節是言教,他毫不吝嗇地,在公眾場合,在私人場所,教導眾人。

C。“又對猶太人和希利尼人証明當向上帝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 這是傳福音,作見証。不單牧養羊群,他也身先士卒,領人歸主。

以上三樣都是教會的牧師傳道應該做的。

二、22 - 24節 --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現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注:原文作"心被捆綁"),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見什么事。但知道聖靈在各城里向我指証,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証明上帝恩惠的福音。”-- 保羅這時已經知道,他正在往捆鎖與限制走去。他宣稱在各城里,聖靈已向他指証將要臨到他的事。問題是:既然知道山有虎,何以還傻傻地向虎山行?從徒二十三:11 主給保羅的保証,說:“放心吧!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証,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証。”保羅既然定意要到羅馬,上帝就保証他一定到羅馬,但不是照保羅的方式去那里,乃是照上帝的方式 -- 捆鎖與患難。這樣的方式更能給保羅機會,在人面前,在君王面前,証明上帝恩惠的福音。

三、25 - 27節 -- 跟以弗所的長老辭別

“。。你們以后都不得再見我的面了。所以我今日向你們証明,你們中間無論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注:原文作"我于眾人的血是潔淨的")。因為上帝的旨意,我并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的。”-- 上次的離別是被迫的,因為保羅原本是要留在以弗所直到 56年的五旬節(林前十六:8),然后才經過馬其頓,到哥林多。但由于以弗所的暴動,他不得不提前在 56年一月離開。雖然如此,保羅心里無愧,因為他已經把“上帝的旨意”(the whole council of God),就是關于保羅在以弗所的事工和在基督里的救贖,完完全全地遵行,現在他可以良心無愧地離開他們。在保羅心中,這是最后的一次見面,不過我們知道,他后來從羅馬監獄獲釋,曾到以弗所一趟。(提前一:3,三:14,四:13)

四、28 - 32節 -- 囑咐以弗所的長老

“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上帝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注:或作"救贖的")。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所以你們應當警醒,記念我三年之久晝夜不住地流淚,勸戒你們各人。如今我把你們交托上帝和他恩惠的道﹔這道能建立你們,叫你們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 這是臨別贈言里最重要的一段話。

A。保羅鄭重地宣告,什么是上帝的教會?教會是一群被呼召出來的子民,他們是用基督的血買來的,基督的血就是上帝的血。

B。上帝把他的教會交給誰來管理?聖靈揀選了一批人,擔任監督的職分。監督是負責觀察、督責的人,也是喂養上帝的羊的人。

C。教會的資源是什么?不是金錢,不是人才,不是管理學問。。是上帝自己。所以保羅說:“交托上帝和他恩惠的道”。

D。教會有什么危機?外有凶暴的豺狼,就是異端邪說,要滲透教會,腐蝕教會﹔內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這是紛爭結黨,破壞教會。

E。“你們應當警醒”-- 預防危險,保護群羊的責任是落在監督,也就是長老的身上,這里的監督或長老包括了牧師傳道人。

五、33 - 35節 -- 最后的勸勉

“我未曾貪圖一個人的金、銀、衣服。我這兩只手常供給我和同人的需用,這是你們自己知道的。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

A。“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 長老不是倚仗錢財欺壓群羊,乃是要有受苦的心志,作基督的仆人,服事羊群。

B。“施比受更為有福”-- 這是主耶穌傳講登山寶訓的“八福”之外的另一福。耶穌的一生不就是這一福的最好寫照嗎?他說:“因為人子來,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贖價。”(可十:45)

4。徒二十:36 - 38  “36保羅說完了這話,就跪下同眾人禱告。37眾人痛哭,抱著保羅的頸項和他親咀。38叫他們最傷心的,就是他說‘以后不能再見我的面’那句話,于是送他上船去了。”

長老和保羅依依惜別,知道以后不能再見面,言盡而情不盡,真是難分難舍。

輪台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默想:

芬妮克羅斯比(Fanny Jane Crosby,1820 - 1915) 是教會歷史上非常杰出的、富有內涵的聖詩作家之一。在她九十五歲的生涯中,創作了數千首的詩歌。在她的墓碑上雕刻的經文是:“她所作的,是盡她所能的。”(可十四:8)

保羅的一生也是一樣,“他所作的,是盡他所能的。”

我和你的一生,也能這樣說嗎?“我所作的,是盡我所能的。”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