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三十八課 - 保羅的第三次傳道旅程(三) - 往耶路撒冷的歸途上

經文:徒二十:1 - 16

主旨:保羅離開了以弗所,訪問了馬其頓和希臘后,就定意回耶路撒冷過節。

1。上一課當我解釋徒十九:21 - 22 的時候,我提及保羅在以弗所宣教時,從革來氏家里的人得知哥林多教會發生了一些問題(林前一:11),他開始跟哥林多教會有一連串的交往,可是路加卻只字沒提。為什么呢?路加也沒有提及保羅寫給教會的任何一封新約的書信,為什么呢?理由很簡單,路加不是給我們寫《新約導論》之類東西,他記述的是使徒和門徒在“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就必得著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耶穌的見証。”(徒一:8)他記載的是福音如何從耶路撒冷傳開,所以他對保羅在傳道旅程上所寫給教會的書信并沒有興趣。

2。上一課我也引用了莫林諾(Michael Molinos,1627 - 1697)的一句話,說上帝寶貝的乃是那些為他受苦最深的信徒,保羅就是其中之一。主耶穌說:“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五:11 - 12)保羅所到之處,不是猶太人嫉妒他,逼迫他,慫恿別人攻擊他,就是那些做拜祭鬼神生意發財的外邦人,因信眾歸向耶穌基督,財路被斷絕,也聚集起來攻擊保羅和他的同工。保羅可說四面受敵,但他并沒有忘記當日所見的異象,“我為這福音奉派作傳道的,作使徒,作師傅。為這緣故,我也受這些苦難,然而我不以為恥。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注:或作"他所交托我的"),直到那日。”(提后一:11 - 12)弟兄姐妹們,你若因主耶穌而被人辱罵,被人毀謗,被人誤解,不要因此而憤憤不平,“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十二:19)

3。徒二十:1 - 6  “1亂定之后,保羅請門徒來,勸勉他們,就辭別起行,往馬其頓去。2走遍了那一帶地方,用許多話勸勉門徒(注:或作"眾人"),然后來到希臘。3在那里住了三個月。。。”

 保羅是在53年十月至56年一月以以弗所為宣教基地。有人說在這段日子里為了解決哥林多的紛爭,他去了哥林多一次。但根據藍賽爵士(Sir Ramsay)的說法,他沒有去,因為以弗所的傳道工作非常成功,使他分身乏朮(林前十六:9)。在55年秋天,他寫了《哥林多前書》給教會,當時的計划是留在以弗所直到56年的五旬節(林前十六:8),然后才經過馬其頓,到哥林多。原先的計划不是這樣的,在林后一:16,他是要坐船直航到哥林多,然后往馬其頓,再從馬其頓回到哥林多,才回耶路撒冷。因著在以弗所福音的門大開,保羅才改變初衷,放棄了原先兩次到哥林多的計划,改為一次。

從上一課,我們知道保羅打發提摩太和以拉都到馬其頓(徒十九:22),叫前者到哥林多一行,保羅還吩咐哥林多人說:“他(提摩太)必提醒你們,記念我在基督里怎樣行事,在各處各教會中怎樣教導人。”(林前四:17)藍賽爵士說提摩太只停留在馬其頓,沒有下去哥林多,因保羅在55年秋天打發了提多(Titus)到哥林多(可能是坐船直航﹔他可能帶著保羅所寫的一封嚴厲的書信 - 林后十至十三章),事情完畢后,他不能在冬天(55年十一月十日至56年三月五日)坐船回航,只能作沿岸航行回到馬其頓。

保羅離開以弗所(56年一月),大概是坐船沿岸航行到特羅亞(Troas)(跟圖一的航線不同),在那里他要等到三月五日才能找到船只過海到馬其頓。本來提多從哥林多回來是要在特羅亞匯報給保羅的,但因為被拖延(林后二:12- 13),提多要在56年二月或三月初才在腓立比和保羅相見,過后再到哥林多一次。

“。。往馬其頓去。走遍了那一帶地方,用許多話勸勉門徒(注:或作"眾人"),然后來到希臘。在那里住了三個月。。”-- 保羅在馬其頓度過了56年的夏天和秋天,他大概在帖撒羅尼迦或庇哩亞(Beroea)找到了提摩太,兩人聯名寫了《哥林多后書》給教會。56年的十二月,57年的一月和二月,他是在哥林多。如果保羅上次有到哥林多親自解決紛爭的話,這次就是第三次了(林后十二:14,十三:1)。《羅馬書》就是在這個時候寫成的(57年正月,羅十六:1,23)。

4。徒二十:3 - 6  “3在那里住了三個月,將要坐船往敘利亞去,猶太人設計要害他,他就定意從馬其頓回去。4同他到亞西亞去的,有庇哩亞人畢羅斯的兒子所巴特,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和西公都,還有特庇人該猶,并提摩太,又有亞西亞人推基古和特羅非摩。5這些人先走,在特羅亞等候我們。6過了除酵的日子,我們從腓立比開船,五天到了特羅亞,和他們相會,在那里住了七天。”

 “將要坐船往敘利亞去,猶太人設計要害他,他就定意從馬其頓回去。”-- 保羅的原意是冬天一過,他就坐船直航回耶路撒冷,在那里過逾越節。后來得知猶太人設計要害他,他就決定不跟其他朝聖的人坐船回去,因為在船上很容易給猶太人機會殺害。于是,他改變計划,沿岸航行到馬其頓,在腓立比上岸過逾越節,然后才到特羅亞。

“同他到亞西亞去的,有庇哩亞人畢羅斯的兒子所巴特,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和西公都,還有特庇人該猶,并提摩太,又有亞西亞人推基古和特羅非摩。這些人先走,在特羅亞等候我們。”-- 我們會很奇怪,為什么有這么多人跟隨保羅到耶路撒冷?原來,他是帶著馬其頓教會、亞該亞教會和亞西亞教會的捐助給耶路撒冷教會的聖徒,正如過去在徒十一:29 所做的。我們怎么知道呢?大家只要查考林后八章和九章就明白了﹔徒二十四:17 也說:“過了几年,我帶著周濟本國的捐項和供獻的物上去。。”指的也是這起事件。跟保羅同行的人就是代表他們各自的教會,把捐項交給耶路撒冷教會,保羅在處理金錢的事上是非常謹慎,不給魔鬼留地步的。同行的有庇哩亞人畢羅斯的兒子所巴特(Sopater, son of Pyrrhus from Berea),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和西公都(Aristarchusand Secundus from Thessalonica),特庇人該猶(Gaius from Derbe),提摩太(Timothy),亞西亞人推基古和特羅非摩(Tychicus and Trophimus from Asia)。這些人有的是在腓立比才加入,有的是從以弗所來到特羅亞等候保羅。保羅非常重視這項周濟的事工,所以明知歸途上危機重重,他還是堅定不移地和眾人回去。

“在特羅亞等候我們”-- 注意到“我們”這個人稱代詞嗎?表示路加醫生在腓立比重新加入了宣教隊伍。上次“我們”的段落是在徒十六:10 至十六:40。

5。徒二十:6 - 12  “6過了除酵的日子,我們從腓立比開船,五天到了特羅亞,和他們相會,在那里住了七天。7七日的第一日,我們聚會擘餅的時候,保羅因為要次日起行,就與他們講論,直講到半夜。8我們聚會的那座樓上,有好些燈燭。9有一個少年人,名叫猶推古,坐在窗台上困倦沉睡。保羅講了多時,少年人睡熟了,就從三層樓上掉下去﹔扶起他來,已經死了。10保羅下去,伏在他身上,抱著他說:‘你們不要發慌,他的靈魂還在身上。’11保羅又上去,擘餅,吃了,談論許久,直到天亮,這才走了。12有人把那童子活活地領來,得的安慰不小。”

 “過了除酵的日子,我們從腓立比開船,五天到了特羅亞。。”-- 在第二次傳道旅程上,保羅回應馬其頓的呼聲,從特羅亞開船,第二天就到了尼亞波利(徒十六:11 - 12)。為什么這次返航要五天呢?因為不順風的緣故。57年的逾越節是在四月七日,保羅是在四月十五日星期五的早上離開腓立比,十九日星期二在特羅亞登岸。在那里住了七天,直到二十五日星期一。

“七日的第一日,我們聚會擘餅的時候”(原文是 en de miai ton sabbaton , 英文是 on the first of the sabbaths) 這里的數字 miai 是作序數“第一”來解(可十六:9 的protei)﹔不管是單數的 sabbatou (可十六:9)還是復數的 sabbaton,都是作“星期”week 解(從安息日到安息日)。這節經文是新約里第一次告訴我們在七日的第一日,也就是主日,教會有聚會,雖然林前十六:2 有提到在七日的第一日教會有收奉獻。啟一:10 的“主日”一詞似乎暗示是耶穌從死里復活的日子。約二十:26 更清楚說明,門徒是在第八天,就是七日的第一日聚會。總之,這是相對性的真理,保羅在羅十四:5說:“有人看這日比那日強﹔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樣。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見堅定。”我們不要把日子絕對化。

“就與他們講論,直講到半夜”-- 這真的是很長的講台信息。

“我們聚會的那座樓上,有好些燈燭。”-- 由于是離開了逾越節已三周,那晚一定很黑暗,所以點著了好些燈燭,這是油燈,閃爍不定,加上油煙薰眼,聽道的人很容易睡著。

“有一個少年人,名叫猶推古,坐在窗台上困倦沉睡。保羅講了多時,少年人睡熟了,就從三層樓上掉下去﹔扶起他來,已經死了。”-- 果然有個少年人,名叫猶推古(Eutychus),這是一個奴隸的名字,因困倦沉睡,就從三樓掉下,死了。其實這起事件跟保羅的宣教沒有什么特別關系,為什么路加又不厭其煩地把事件記載下來呢?我想這是因為路加是醫生,他對這起意外事件記憶猶新,當猶推古掉下時,他必定首當其沖上前檢驗,所以我們很肯定猶推古是真的死了,不是昏過去而已。

“保羅下去,伏在他身上,抱著他說:‘你們不要發慌,他的靈魂還在身上。’保羅又上去,擘餅,吃了,談論許久,直到天亮,這才走了。有人把那童子活活地領來,得的安慰不小。”-- 這是一個神跡,是毋庸置疑的。

6。徒二十:13 - 16  “13我們先上船開往亞朔(Assos)去,意思要在那里接保羅,因為他是這樣安排的,他自己打算要步行。14他既在亞朔與我們相會,我們就接他上船,來到米推利尼(Mitylene)。15從那里開船,次日到了基阿(Chios)的對面﹔又次日,在撒摩(Samos)靠岸﹔又次日,來到米利都(Miletus)。16乃因保羅早已定意越過以弗所,免得在亞西亞耽延。他急忙前走,巴不得趕五旬節能到耶路撒冷。”

在四月二十五日的早上,保羅的同工都上了船往亞朔(Assos)去,自己卻步行到那里和他們相會。亞朔是屬于當時每西亞省的一個重要商港,離開特羅亞只有35公里。我們不知道為什么保羅要步行到那里。

“我們就接他上船,來到米推利尼(Mitylene)。從那里開船,次日到了基阿(Chios)的對面﹔又次日,在撒摩(Samos)靠岸﹔又次日,來到米利都(Miletus)。”-- 我不介紹米推利尼、基阿、撒摩這些地方了,大家可以參考圖一。從航程來看,船大概每天晚上都靠岸﹔船沒有在以弗所靠岸,大概是因為保羅趕著回耶路撒冷過五旬節(還記得嗎,他本來要在那里過逾越節),但他卻停在米利都,這里離開以弗所只有28英里。保羅在這里打發人往以弗所,請教會的長老來相見。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從56年一月離開以弗所,保羅在57年四月尾來到米利都,在那里與以弗所的長老作最后一次的會面。路加只用了十六節就把這一段行程作了交代。請問大家,你們感受到保羅這種“顛沛流離”之苦嗎?__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