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三十七課 - 保羅的第三次傳道旅程(二) - 在以弗所(二)

經文:徒十九:11 - 41

主旨:保羅在以弗所打了一場漂亮的屬靈爭戰后,就面對魔鬼激動群眾的騷亂。

1。上一課我問:“保羅在以弗所逗留了超過兩年的時間,在那里必然發生了許多值得記載的事。在眾多事件中,為什么他特別提起保羅遇到一批亞波羅的門徒,說他們只知道約翰的洗禮?難道這是一起很重要的事件?”是的,這是一起很重要的事件,是路加經過篩選才將它呈現給讀者,就好像徒八:14 - 17 在撒馬利亞所發生的事。路加在記載福音如何從耶路撒冷傳開,至猶太全地,撒馬利亞,直到地極的時候,他是精挑細選每一事件。從過去的三十多課,我們注意到除了猶太人和外邦人的五旬節有詳細的記載,他特別看重使徒/門徒遭到的逼迫、與邪靈的爭戰和在教義上的偏差。那批亞波羅的門徒不是受教于基督使徒的主流,F F Bruce 在他的著作 New Testament History 說他們可能是師承加利利的門徒。當這些人對聖靈一無所知的時候,路加一定不厭其煩地把事件記錄下來。

2。徒十九:11 - 12  “11上帝借保羅的手行了些非常的奇事,12甚至有人從保羅身上拿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惡鬼也出去了。”

 上帝能夠用手巾或圍裙來醫病嗎?當然可以。在路八:44 - 46,那患血漏的女人摸了耶穌的衣裳頹子,血漏立刻就止住了﹔太十四:36 說,革尼撒勒的人求耶穌准他們摸他的衣裳頹子,摸著的人就都好了﹔徒五:15 說,耶路撒冷的人將病人抬到街上,放在床上或褥子上,指望彼得過來的時候,或者得他的影兒照在什么人的身上,就得醫治。

我們可要小心了,不要the monkey-see-monkey do,照抄照搬。在第三十五課,我不是提到我有一本靈恩派神醫布道家 Dr Morris Cerullo 的小冊子,他們在辦公室預備了很多毛巾,眾人按手在毛巾上,為病人禱告﹔然后將毛巾寄送到病人的家中,只要病人摸到毛巾,病就得醫治。

3。徒十九:13 - 16  “13那時,有几個游行各處、念咒趕鬼的猶太人,向那被惡鬼附的人擅自稱主耶穌的名,說:‘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敕令你們出來!’14做這事的,有猶太祭司長士基瓦的七個兒子。15惡鬼回答他們說:‘耶穌我認識,保羅我也知道。你們卻是誰呢?’16惡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們身上,勝了其中二人,制伏他們,叫他們赤著身子受了傷,從那房子里逃出去了。” 

我們要注意這里的背景。以弗所是當時一個迷信鬼神的中心。這里最出名的東西,就是“以弗所靈符”(Ephesian letters),傳說它能護身驅邪,安居保宅,又能治百病,使人生育,帶來幸運﹔靈符雖然昂貴,遠近的人卻毫不吝嗇地爭向購買。所以,當地人看到保羅奉耶穌的名醫病趕鬼,必然覺得很新奇,以為這個名字有神奇的法力。猶太祭司長士基瓦(Sceva)是誰?我們不知道。如果他真的是猶太教的祭司長,從他的孩子們所作的驅鬼事件,可見以弗所城的猶太教,已經完全的變質,跟城里的外邦人的迷信鬼神或靈符咒語沒有分別。這些人把“保羅所傳的耶穌”當作是咒語和真言,以為有了它就有法力來趕鬼。

“惡鬼回答他們說:‘耶穌我認識,保羅我也知道。你們卻是誰呢?’惡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們身上,勝了其中二人,制伏他們,叫他們赤著身子受了傷,從那房子里逃出去了。”-- 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到路加幽默的記述手法。我們最好把上文的用保羅的毛巾醫病趕鬼,這里的把耶穌的名當咒語來趕鬼,以及下文的焚燒邪朮的書籍,互相比較,就看到路加是精挑細選每一事件,是有目的的。當上帝的仆人在新的工場放膽傳講福音的時候,“(上帝)一面伸出手來醫治疾病,并且使神跡奇事因著聖仆耶穌的名行出來。”(徒四:29-30)

4。徒十九:17 - 20  “17凡住在以弗所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都知道這事,也都懼怕,主耶穌的名從此就尊大了。18那已經信的,多有人來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19平素行邪朮的,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他們算計書價,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20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就是這樣。”

 這是一場屬靈的爭戰。我們不用懷疑那些原本極度迷信的以弗所人,是不是真的歸向基督耶穌,還是看到哪一個“菩薩”靈,就拜哪一個“菩薩”。從路加作的一個小總結,說“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就是這樣。”可見保羅和同工們的確是打了一場漂亮的勝戰。這也是路加在記載使徒和宣教士的腳蹤時,一再強調的,如徒八:7,十三:4 - 12,十四:8 - 13 等。今天各地的宣教士仍然面對這種屬靈的爭戰,我們不能掉以輕心,大后方的教會一定要在禱告上不斷地扶持他們。

“。。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他們算計書價,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 五萬塊銀子(silver),大概是希臘的 drachmae 或拉丁的 denarius , 約兩千英鎊,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宣教士不能因一場勝仗就沖昏了頭腦,接下來敵人魔鬼一定會反擊,這也是路加在記載時不會忽略的事件。我們看下文以弗所的騷亂就知道了。

5。徒十九:21 - 22  “21這些事完了,保羅心里定意,經過了馬其頓、亞該亞,就往耶路撒冷去﹔又說:‘我到了那里以后,也必須往羅馬去看看。’22于是從幫助他的人中,打發提摩太、以拉都二人往馬其頓去,自己暫時等在亞西亞。”

 這是保羅的宣教計划:他大概從亞居拉和百基拉那里得知羅馬是一個宣教戰略基地,在那里有很廣大的福音沃土等著開發,所以他想離開以弗所后,先回去馬其頓、亞該亞,訪問那里的教會,然后再回耶路撒冷(過節和供給聖徒),最后才上路到羅馬。但羅馬也不是他最后的目的地,他還切心想望到西班牙(羅十五:23),因為這是最古老的羅馬省份,也是地中海西岸羅馬文化的堡壘。

于是他打發提摩太、以拉都(Erastus)二人往馬其頓去,自己暫時等在以弗所。上次提到提摩太是在徒十八:5(第三十五課),在第二次傳道旅程上,他和西拉到哥林多和保羅會合,以后就跟隨保羅到以弗所,留在那里或繼續跟保羅同行。現在他肯定是在以弗所和保羅同工。至于以拉都,在羅十六:23 和提后四:20 都有提到這個名字,不過我們不知道是否是同一個人。為什么保羅要打發提摩太和以拉都往馬其頓呢?原來當他在以弗所宣教的時候,哥林多教會出事了,什么事呢? 保羅從革來氏家里的人得知哥林多教會發生了一些問題(林前一:11),他開始跟哥林多教會有一連串的交往,這起事件路加只字不提。為了讓大家對保羅在以弗所時所經歷的有更全面地了解,我引用《問題多多之哥林多》第一課的資料:

(1)“先前的信”:在哥林多前書之前,必有另一書信。林前五:9 說:“我先前寫信給你們說,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有的學者說,這一封信就是林后六:14 - 七:1。(本來的書信是無章節之分,到十三世紀才有章的划分,節的划分是在十六世紀。在安排上顛倒次序不是不可能的。)

(2)“你們的信”:林前七:1,保羅回答哥林多教會來信中所詢問的男女嫁娶的問題。

(3)哥林多前書:哥林多教會的情形,每下愈況,保羅就寫了這封信。他可能還去了哥林多一趟,因為在林后十二:14 說:“如今我打算第三次到你們那里去。”在林后十三:1 - 2 又說,這是第三次往他們那里去。既然有第三次,當然就有第二,只是聖經沒有記載。

(4)嚴厲的書信:保羅這次往哥林多,完全失敗。教會情況更加嚴重,保羅就寫了這封十分嚴厲的書信。林后二:4 說:“我先前心里難過痛苦,多多的流淚。”林后七:8說:“我先前寫信叫你們憂愁。”這是一封在身心極度痛苦中發出的嚴厲的信。有的新約學者說林后十至十三章就是這封信,因為它跟林后其他章節的內容和語氣全然不同。

(5)哥林多后書:寫了嚴厲的信后,保羅心里焦急不安。他迫不及待地等提多回來報告消息,就往馬其頓去。在那里,他遇到了提多,知道一切都很好,或許在腓立比他寫了林后第一至第九章,一封和好的信。

從哥林多前后書,我們可以推斷保羅曾經派提摩太去哥林多走一趟(林前四:17),由于提摩太經驗不足,所以保羅還特意提醒他們不要藐視他(林前十六:10 - 11)。后來提摩太回到以弗所保羅的身邊。保羅再遣派提多去哥林多,將提摩太沒有完成的任務做完,并吩咐他在特羅亞等候。現在保羅吩咐提摩太和以拉都先到馬其頓作安排,保羅“。。仍舊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節﹔因為有寬大又有功效的門為我開了。。”(林前十六:8 - 9)

6。徒十九:23 - 41  “23那時,因為這道起的擾亂不小。24有一個銀匠,名叫底米丟,是制造亞底米神銀龕的,他使這樣手藝人生意發達。25他聚集他們和同行的工人,說:‘眾位,你們知道我們是倚靠這生意發財。26這保羅不但在以弗所,也几乎在亞西亞全地,引誘迷惑許多人,說:<人手所做的,不是神。>這是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27這樣,不獨我們這事業被人藐視,就是大女神亞底米的廟也要被人輕忽,連亞西亞全地和普天下所敬拜的大女神之威榮也要消滅了。”28眾人聽見,就怒氣填胸,喊著說:‘大哉,以弗所人的亞底米啊!’29滿城都轟動起來。眾人拿住與保羅同行的馬其頓人該猶和亞里達古,齊心擁進戲園里去。30保羅想要進去,到百姓那里,門徒卻不許他去。31還有亞西亞几位首領,是保羅的朋友,打發人來勸他,不要冒險到戲園里去。32聚集的人紛紛亂亂,有喊叫這個的,有喊叫那個的,大半不知道是為什么聚集。33有人把亞歷山大從眾人中帶出來,猶太人推他往前,亞歷山大就擺手,要向百姓分訴。34只因他們認出他是猶太人,就大家同聲喊著說:‘大哉,以弗所人的亞底米啊!’如此約有兩小時。35那城里的書記安撫了眾人,就說:‘以弗所人哪,誰不知道以弗所人的城是看守大亞底米的廟,和從宙斯那里落下來的象呢?36這事既是駁不倒的,你們就當安靜,不可造次。37你們把這些人帶來,他們并沒有偷竊廟中之物,也沒有謗?我們的女神。38若是底米丟和他同行的人有控告人的事,自有放告的日子(注:或作"自有公堂"),也有方伯可以彼此對告。39你們若問別的事,就可以照常例聚集斷定。40今日的擾亂本是無緣無故,我們難免被查問。論到這樣聚眾,我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41說了這話,便叫眾人散去。”

這就是我在上文所說的,保羅打了一場屬靈爭戰后,魔鬼要作反擊了。

女神亞底米(Artemis)是主司生殖與養育的神,人們通常用一個有許多乳房的形象來代表她。亞底米神廟矗立在以弗所城的中央,是人們到來朝聖的地方。當地的銀匠將亞底米女神的形象和寺廟的外形制成銀器來出售,特別是每年五月是大節日,是銀匠們生意最旺的時候。

“底米丟,是制造亞底米神銀龕的,他使這樣手藝人生意發達。。”-- 在以弗所找到一塊碑文,說底米丟(Demetrius)是 neopoios Artemidos,意思是亞底米廟的看守員。不過藍賽爵士(Sir Ramsay)則說,以弗所的確有制造亞底米神銀龕,人們把大的銀龕擺放在家,小的則挂在身上作護身符。

“他聚集他們和同行的工人。。”-- 底米丟是這行業公會的領袖。

“眾位,你們知道我們是倚靠這生意發財。這保羅不但在以弗所,也几乎在亞西亞全地,引誘迷惑許多人,說:<人手所做的,不是神。>這是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這樣,不獨我們這事業被人藐視,就是大女神亞底米的廟也要被人輕忽,連亞西亞全地和普天下所敬拜的大女神之威榮也要消滅了。”-- 因保羅在外邦人中間傳福音非常有果效,以致買亞底米神銀龕的人越來越少,把這行業的財路給斷絕了,所以底米丟不得不煽動同行的人跟保羅作對。

“滿城都轟動起來。眾人拿住與保羅同行的馬其頓人該猶和亞里達古,齊心擁進戲園里去。。”-- 這場騷動真不得了,一發不可收拾,眾人可能找不到保羅,就拿住同行的馬其頓人該猶(Gaius)和亞里達古(Aristarchus),擁進戲園里去。“戲園”是一個大劇場,可以容納24,400人(遺址還在)。

“保羅想要進去,到百姓那里,門徒卻不許他去。還有亞西亞几位首領,是保羅的朋友,打發人來勸他,不要冒險到戲園里去。”-- 在一片混亂聲中,保羅和他同工的生命陷入了極大的危險,在林后一:8 - 9,他說:“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得指望都絕了﹔自己心里也斷定是必死的。。”大概就是他在戲園時所面對的恐怖景象。

“有人把亞歷山大從眾人中帶出來,猶太人推他往前,亞歷山大就擺手,要向百姓分訴。只因他們認出他是猶太人,就大家同聲喊著說:‘大哉,以弗所人的亞底米啊!’如此約有兩小時。”-- 以弗所的猶太人不想被外邦人誤解,以為他們跟保羅和他的同工有份,所以就推出亞歷山大(Alexander)作代表,向百姓解說。當地的百姓根本就不知道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分別,更何況保羅又是猶太人,所以一點效果都沒有。這個亞歷山大可能就是提后四:14 - 15 多多加害保羅的銅匠。

“那城里的書記安撫了眾人。。”-- 別以為這個書記是普通人,在以弗所最高的官職是方伯(proconsul),書記(town-clerk)等于 chief magistrate,最高的行政官,負責草擬法律,管理錢財,有掌管議會的權力(assembly),直接匯報方伯。他的出現在戲園起了很大的安撫暴民的作用,大家都靜下來聽他說話。

“以弗所人哪,誰不知道以弗所人的城是看守大亞底米的廟,和從宙斯那里落下來的象呢?這事既是駁不倒的,你們就當安靜,不可造次。你們把這些人帶來,他們并沒有偷竊廟中之物,也沒有謗?我們的女神。若是底米丟和他同行的人有控告人的事,自有放告的日子(注:或作"自有公堂"),也有方伯可以彼此對告。你們若問別的事,就可以照常例聚集斷定。今日的擾亂本是無緣無故,我們難免被查問。論到這樣聚眾,我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路加把書記的話記錄地很詳細。書記申明保羅并沒有任何盜廟或褻瀆亞底米女神的行為,如果底米丟和他同行的人要控告他們,可以按正常的法律訴訟程序。書記有責任維持地方的和平與治安,不然羅馬政權會把他革職,所以他不是維護保羅,乃是謀求自保罷了。以弗所的騷亂就這樣平息下來。

在哥林多的逼迫中(徒十八:12 - 17),迦流以羅馬法律的公正,不偏待誰,不理睬猶太人對基督教的訴訟案件,不采取任何行動。藍賽爵士(Sir William Ramsay) 認為這場審訊等于為以后類似的案件創了先例,給保羅有自由在羅馬帝國的土地上宣講他的信息。現在以弗所的騷動,從書記說要按法律訴訟程序處理外邦異教對基督教的挑舋,而不是訴諸暴力,換言之,這等于是確立了基督教在羅馬帝國的宗教地位。

亂定之后,保羅和同工又要上路了,他們要去哪里?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林前十五:30 - 32  “我們又因何時刻冒險呢?弟兄們,我在我主基督耶穌里指著你們所夸的口極力地說,我是天天冒死。我若當日像尋常人在以弗所同野獸戰斗,那于我有什么益處呢?”

保羅什么時候在以弗所和野獸戰斗?路加在《使徒行傳》沒有記載。有人說他被丟進戲園和野獸戰斗,也有人說“野獸”只是一個象征詞,代表危險生命的逼迫,因為作為羅馬公民,他可免除被當眾鞭打、和野獸搏斗,并享有某些申訴權。

“上帝不喜愛那些作工最殷勤的信徒,感覺最多的信徒,思想得最好,最聰明的信徒﹔他乃是寶貝那些為他受苦最深的信徒。”-- 莫林諾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