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三十六課 - 保羅的第三次傳道旅程(一) - 在以弗所(一)

經文:徒十八:23 - 十九:10

主旨:保羅在以弗所建立宣教的基地。

1。上一課我問:“如果你是安提阿教會的會友,你要怎樣為在宣教前線的保羅和同工禱告?”我們若以為裝備了宣教士,提供了他生活上的需用,差遣他到了宣教工場,就算一了百了,那真是大錯特錯。傳福音直到地極絕對不是少數基督徒的責任,而是整個教會的工作。皮魯路(Neal Pirolo)在他的著作《差遣者的事奉》(Serving as Senders)里指出,宣教士至少需要下列六種不同的支持:

一、心靈支持:與宣教士同行,有如球迷支持他們所擁護的球隊,期望球隊有出色的表現,隨時為他們打氣。教會會友也是一樣,要讓宣教士知道他們在前線不是孤軍作戰,要讓宣教士聽到鼓勵的說話。

二、后勤支持:為宣教士處理各種家庭瑣碎事務,特別是老家的一切需要,照顧回國念書的孩子等事項。

三、經濟支持:為宣教士籌募經費,提供他在工場或老家生活上的需要。

四、禱告支持:宣教不是傳福音那么簡單,這是一場屬靈的爭戰。他在前線作戰,他的事奉愈有戰略性,在仇敵魔鬼眼中他就愈加危險。因此,他的家庭和事奉肯定會受嚴厲的攻擊。所以,宣教士固然要把他們的代禱事項通知母會,會友也一定要在禱告中記念和扶持他們,因為代禱是的確能夠把事情扭轉過來。

五、溝通支持:教會必須要鼓勵會友時常和在工場上的宣教士通信,電郵。從未到過宣教工場的人很難明白,宣教士接到一個簡單的問候或收到一個包裹的那種感受。

六、回國支持:宣教士上工場前都會作好面對文化沖擊的准備,但很多時候,當他們從工場回來,卻不懂得如何面對“回國文化沖擊”,因為一切都“面目全非”了。教會一方面要把他們當作英雄迎接歸來,一方面也要幫助他們適應老家的新環境。

請問,你們的教會是怎樣關懷被差到工場的宣教士呢?_______________

2。徒十八:23  “住了些日子,又離開那里,挨次經過加拉太和弗呂家地方,堅固眾門徒。”

路加用一句話就把離開安提阿,經過加拉太,弗呂家,來到以弗所(徒十九:1)這段 1500 哩的旅程濃縮起來。

“住了些日子”-- 我們不知道保羅在安提阿住了多久,可能只是一段短時間。

“又離開那里,挨次經過加拉太和弗呂家地方,堅固眾門徒。”-- 這是保羅的第三次傳道旅程的開始,約為 53年四、五月吧。(請看圖一)這里的加拉太(Galatia)和弗呂家(Phrygia),有說指的是南加拉太,也就是保羅在第一次傳道旅程上所經過的地方(第二十七課,徒十三:13 - 14)﹔也有說是指北加拉太省,保羅在第二次傳道旅程上所經過的地方(第三十一課,徒十六:6 - 10)。他應當在經過彼西底安提阿后,向西進入亞西亞,來到以弗所,沒有向上次那樣遭到聖靈的攔阻。(徒十六:6)

3。徒十八:24 - 28  “24有一個猶太人,名叫亞波羅,來到以弗所。他生在亞歷山大,是有學問的,最能講解聖經(注:‘學問’或作‘口才’)。25這人已經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訓,心里火熱,將耶穌的事詳細講論教訓人﹔只是他單曉得約翰的洗禮。26他在會堂里放膽講道,百基拉、亞居拉聽見,就接他來,將上帝的道給他講解更加詳細。27他想要往亞該亞去,弟兄們就勉勵他,并寫信請門徒接待他(注:或作‘弟兄們就寫信勸門徒接待他’)。他到了那里,多幫助那蒙恩主的人,28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駁倒猶太人,引聖經証明耶穌是基督。”

 在保羅還沒有到以弗所之前,路加特別加插了這段有關亞波羅在那里的經文。亞波羅在哥林多教會有很出色的表現(林前一:12,三:4 - 6,22,四:6,十六:12),保羅和路加可能跟他有很深厚的友誼,所以才會在這里提及。

“有一個猶太人,名叫亞波羅,來到以弗所。他生在亞歷山大,是有學問的,最能講解聖經(注:‘學問’或作‘口才’)。這人已經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訓,心里火熱,將耶穌的事詳細講論教訓人﹔只是他單曉得約翰的洗禮。”-- 亞波羅(Apollos)是誰?他是一個猶太籍基督徒,生在埃及的亞歷山大(Alexandria)。亞歷山大位于埃及尼羅河三角州的西北角上,在開羅西北約180公里,是亞歷山大帝在主前 332年所建,建成后立即成為一個非常繁榮的商業中心,很快地也成為希臘文化和學朮的中心地。這里居住了很多猶太人,七十士的希臘文聖經譯本和最有價值的亞歷山大聖經抄本,都是在這里完成。亞波羅在這里熟讀聖經是不足為奇的,問題是:何以他單曉得約翰的洗禮呢?很可能在這里傳講福音的人與耶路撒冷的使徒沒有直接的聯系,他們聽過或經歷過施洗約翰的洗禮,卻沒有從使徒們身上領受基督的教導,故才有這種教義的偏差。對于一個“心里火熱,將耶穌的事詳細講論教訓人”的亞波羅,那是非常危險的,因為錯誤的教義會像野火一般傳開。在下文的徒十九:1 - 7 ,我們就看到一些信徒只知道約翰的洗禮,不知道奉耶穌的名的洗禮。

以弗所(Ephesus)是一個怎樣的地方?(看圖一)在新約時代,這是羅馬帝國亞西亞省的省會,也是當代的第三大城。由于地處該斯達河(Cayster River)的出口,又是羅馬在亞西亞建的道路網的核心地區,所以不管是從北方,還是南方要去羅馬經商,水陸路都要經過以弗所。以弗所遂成為官商云集的城市,也是亞西亞的宗教、政治、文化、及經濟的中心。女神亞底米(Artimis)的主神廟就建在這里,她是負責守衛及賜福家庭與城市生活的女神。這里還有一樣出名的東西,就是“以弗所靈符”,傳說它能護身驅邪,安居保宅,又能治百病,使人生育,帶來幸運﹔靈符雖然昂貴,遠近的人卻毫不吝嗇購買,可見以弗所實在成了當地的迷信中心。

“他在會堂里放膽講道,百基拉、亞居拉聽見,就接他來,將上帝的道給他講解更加詳細。”-- 在上一課我已經提過,在新約書信里,百基拉的名字時常被列在丈夫亞居拉之前,如徒十八:18,26,羅十六:3,提后四:19,亞居拉是猶太人,聖經學者認為百基拉不是,她是出自羅馬高貴家族的自由人。感謝主,上帝安排了這對夫婦,來糾正亞波羅對真道認識上的偏差。百基拉和亞居拉可說是保羅在哥林多所栽培的門徒(disciples),他們跟隨保羅至少有一年半,隨后陪伴他到以弗所,保羅也放心把他們留在那里(徒十八:18 - 19),可見他們在真道上是大有長進。現在是輪到他們來糾正亞波羅在教義上的偏差,像亞波羅這種能言善道、有學問、很會辯駁的人,竟然“服服帖帖”,可見夫婦倆的“深厚功力”。亞波羅也必定是一個謙卑,愿意受教的人。正如西諺云:“Wise men change their minds; fools never do.”今天很多“亞波羅”剛愎自用,到死也不肯從異端邪說的迷途中走回正道。但愿弟兄姐妹都能成為“百基拉、亞居拉”,將上帝的道給人講解明白。

“他想要往亞該亞去,弟兄們就勉勵他,并寫信請門徒接待他(注:或作‘弟兄們就寫信勸門徒接待他’)。他到了那里,多幫助那蒙恩主的人,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駁倒猶太人,引聖經証明耶穌是基督。”-- 從《哥林多前書》,我們知道亞波羅去了哥林多,與那里講求智慧的人展開辯論,引聖經証明耶穌是基督。因著他的辯才,他在那里吸引了一些跟隨者,這就促成了教會有分門結黨的事。在林前十六:12 ,我們知道亞波羅回到以弗所,保羅曾勸請他回哥林多一趟,但并不成功。

4。徒十九:1 - 7  “1亞波羅在哥林多的時候,保羅經過了上邊一帶地方,就來到以弗所﹔在那里遇見几個門徒,2問他們說:‘你們信的時候,受了聖靈沒有?’他們回答說:‘沒有,也未曾聽見有聖靈賜下來。’3保羅說:‘這樣,你們受的是什么洗呢?’他們說:﹔‘是約翰的洗。’4保羅說:‘約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訴百姓當信那在他以后要來的,就是耶穌。’5他們聽見這話,就奉主耶穌的名受洗。6保羅按手在他們頭上,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說方言,又說預言(注:或作‘又講道’)。7一共約有十二個人。”

“。。保羅經過了上邊一帶地方,就來到以弗所”-- 按藍賽爵士(Sir W M Ramsay)的推算,保羅是從 53年十月到 56年一月以以弗所作為宣教的基地。

“在那里遇見几個門徒,問他們說:‘你們的時候,了聖靈沒有?’。。。就奉主耶穌的名受洗。保羅按手在他們頭上,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說方言,又說預言。一共約有十二個人。”-- 這十二個人大概都是亞波羅的門徒,他們受了不正確的教導,所以才不知道什么是聖靈的洗,只知道約翰的洗。從保羅的解釋:“約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訴百姓當信那在他以后要來的,就是耶穌。”我們可以猜想這些人不是不認識耶穌,只是對他的死和復活的意義不明白,更不用說聖靈在五旬節降臨的這回事。所以,保羅要重新奉耶穌的名給他們施洗,不但如此,還要按手在他們頭上,使聖靈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說方言和預言。當一個人“奉耶穌的名受洗”,表示他對整個救恩的認識,包括了上帝的屬性、三位一體的上帝、罪得赦免、重生、成聖。。。要注意的是:“信”和“受”兩個動詞的時態都是一致的,表示同時發生﹔并不是信了一段時間后,才接受聖靈,把“聖靈的洗”當作是第二個福氣。由于他們不認識聖靈,故保羅有需要按手在他們頭上,使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他們也說了方言。對亞波羅來說,我們就沒有看到他重新受洗和說方言,也許在經過亞居拉和百基拉的講解,他已完全明白真道,受洗的禮儀變成是多余的。在徒八:16 (第十六課)的撒馬利亞人雖然是奉了耶穌的名受洗,但他們卻不知道什么是聖靈,所以彼得和約翰也有需要為他們禱告,要叫他們受聖靈。總之,《使徒行傳》記載了形形色色的受洗和受聖靈,我們不可以任取一個例子,就當作是永恆的法則。我們不可依據任何一個故事,建立一套有關聖靈運行方式的教義。聖靈不是依照人的意思或法則,而是透過許多不同的方式作工。

5。徒十九:8 - 10  “8保羅進會堂放膽講道,一連三個月,辯論上帝國的事,勸化眾人。9后來,有些人心里剛硬不信,在眾人面前毀謗這道。保羅就離開他們,也叫門徒與他們分離,便在推喇奴的學房天天辯論。10這樣有兩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亞西亞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都聽見主的道。”

在還沒有到外邦人的圈子傳福音之前,保羅先進猶太人的會堂講道。他在猶太人當中的工作沒有什么果效是意料中事,所以就轉向外邦人那里去。

“便在推喇奴的學房天天辯論。。”-- 推喇奴(Tyrannus)的學房在哪里?有人說這是一處私人講授醫學的講堂,因路加醫生的推荐而讓保羅借用﹔也有人說這是一間保羅租借的公共講堂,方便他開“布道會”。Bezae 聖經抄本說每天從第五個小時到第十個小時,也就是正午前一個小時到日落前兩個小時(11am - 4pm) ,這是一天中最熱的時段,也是保羅唯一可以借用的時段,在學房傳講上帝的道。有果效嗎?非常有果效,我們在下一課就看到,因保羅的傳道,那些靠制造和出售亞底米女神銀器而圖利的商人,財路被斷絕,就引發民眾鼓噪鬧市。除了在以弗所傳福音,保羅也以這里作為宣教基地,派遣同工,如提摩太、提多、以拉都(徒十九:22)到亞西亞的其他城市建立教會,如歌羅西、老底嘉、希拉波立。。(西四:13)

“這樣有兩年之久”-- 從53年十月到 56年一月。過去在別的城市,保羅呆了不久就引發動亂,特別是來自猶太人的對抗,但經過了上一課在哥林多那場迦流的審訊后,保羅似乎有更大的自由在羅馬帝國的土地上宣講他的信息。當然他也累集了很多宣教的經驗,懂得更有智慧地在猶太人和外邦人中間傳講福音的信息,在林前九:22 他說:“向什么樣的人,我就作什么樣的人。。”

接下來,在以弗所又發生了什么事呢?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我們都知道路加在《使徒行傳》的記載是有選擇性的。保羅在以弗所逗留了超過兩年的時間,在那里必然發生了許多值得記載的事。在眾多事件中,為什么他特別提起保羅遇到一批亞波羅的門徒,說他們只知道約翰的洗禮?難道這是一起很重要的事件?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