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三十五課 - 保羅的第二次傳道旅程(六) - 在哥林多、回安提阿

經文:徒十八:1 - 22

主旨:保羅和同工亞居拉和百基拉在哥林多建立宣教基地。

1。不管是舊約教授 Douglas Stuart 還是新約教授 Gordon D Fee,他們都苦口婆心地提醒信徒:“Avoid especially the principle of imitation (the idea that because someone in the Bible does it, we can or ought to do it, too). This is the most dangerous and irreverent of all approaches to application since virtually every sort of behaviour , stupid and wise, malicious and saintly, is chronicled in the Bible. Yet the monkey-see-monkey do sort of approach to applying the Scriptures is very widely followed.....”大意是:不要因為聖經的記載,我們就有樣學樣,這樣誤用聖經是非常危險的。讓我舉一個例子:我有一本靈恩派神醫布道家 Dr Morris Cerullo 的小冊子,他們學效徒十九:12 說的:“甚至有人從保羅身上拿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惡鬼也出去了。”他們在辦公室預備了很多毛巾,眾人按手在毛巾上,為病人禱告﹔然后將毛巾寄送到病人的家中,只要病人摸到毛巾,病就得醫治。還有,舊約聖經有很多教導是對以色列人說的,如律法中的行割禮、守安息日和其他節期,但在漸進的啟示下,除非新約里有再次強調,不然的話,這些律法中的規條都被取代,而其精神則仍保留,如守主日為聖取代了守安息日為聖。初期教會里有很多猶太籍基督信徒,在從猶太教過渡到基督教的階段里,很難適應,有的比較極端的甚至主張要保留所有猶太教的律法規條,特別是行割禮和守安息日,不然外邦人就不能成為基督的信徒。保羅在書信里就曾提及這些爭論,如羅十四:1 - 6, 西二:16 - 17,20 - 23。《使徒行傳》所記載的五旬節現象(徒二章)、亞拿尼亞和撒非喇欺哄聖靈的事件(徒五章)、哥尼流事件(徒十章)、彼得和保羅從監獄奇跡般的被釋放(徒十二和十六章)。。這些都不是給以后的教會“照抄照搬”的。

2。徒十八:1 - 4  “12遇見一個猶太人,名叫亞居拉,他生在本都﹔因為革老丟命猶太人都離開羅馬,新近帶著妻百基拉從意大利來。保羅就投奔了他們。3他們本是制造帳棚為業。保羅因與他們同業,就和他們同住做工。4每逢安息日,保羅在會堂里辯論,勸化猶太人和希利尼人。”

“這事以后,保羅離了雅典,來到哥林多。”-- 哥林多(Corinth)在哪里?(請看圖一)它位于狹窄的哥林多地峽的南部,該地峽是接連中部希臘和南方伯羅奔尼撒半島的路上橋梁,所以哥林多是處于東西海路和南北陸路的交匯點上。它有東西兩個港口,西邊的是位于哥林多灣的 Lechaeum,可通往愛奧尼亞海和西地中海。東邊的是堅革哩(Cenchreae),可通往愛琴海,東地中海及黑海。因它控制了越過海峽的交通,所以占有了商業和軍事上最有利的地位,成為最繁榮的商業大城,也是羅馬的亞該亞省的省會。在最盛時,自由人有二十萬,奴隸則有五十萬。這里的人民素以享樂驕奢淫逸聞名,許多神廟實際上就是妓院,其中以 Aphrodite 大神廟最著名,里頭有千多廟妓,故道德低落,犯罪事件眾多。

上一課,我已經告訴大家,保羅是很倉促地離開雅典,他在那里大概只逗留了三至四個星期。哥林多距離雅典只有五十多英里,又是猶太人聚居的地方,所以一定是他宣教旅程上必到之地。

“遇見一個猶太人,名叫亞居拉,他生在本都﹔因為革老丟命猶太人都離開羅馬,新近帶著妻百基拉從意大利來。”-- 路加說亞居拉(Aquila)是生在本都(Pontus)的猶太人,他的太太是百基拉(Priscilla)。亞居拉可能是羅馬的一個自由人,夫婦倆信了耶穌,他們是在羅馬皇帝革老丟在主后 49年發令被迫離開羅馬,按史學家 Suetonius 的說法,這是因為猶太人在羅馬因著一個名叫 Chrestus (可能是猶太人給基督的稱謂)的人所引起騷亂。當時在羅馬有近兩萬猶太人。在新約書信里,百基拉的名字時常被列在丈夫亞居拉之前,如徒十八:18,26,羅十六:3,提后四:19,有聖經學者認為這是因為百基拉是出自羅馬高貴家族的自由人。保羅來到哥林多的時候應該是主后 51年九月。

“保羅就投奔了他們。他們本是制造帳棚為業。保羅因與他們同業,就和他們同住做工。”-- 猶太拉比的教導是,傳授律法者不能倚賴別人,自己要有一門賴以為生的職業,所以保羅無論到那里都以制造帳篷為業是不足為奇。所謂帳蓬,指的是用皮革或山羊毛做的輕便式的帳篷。在帖前二:9,帖后三:8,徒二十:34 都清楚說明了保羅用雙手謀生,不愿拖累別人。(請參考林前九:1 - 18 保羅對靠著福音養生的看法。)毫無疑問的是,保羅必然從亞居拉和百基拉那里知道許多關于羅馬的事,這對保羅以后傳福音的策略有很大的影響。在徒十九:21,他說:“這些事完了,保羅心里定意,經過了馬其頓、亞該亞,就往耶路撒冷去﹔又說:‘我到了那里以后,也必須往羅馬去看看。’”他開始專注在大城市傳福音,停留在那里比較長久,如十八個月在哥林多、兩年在以弗所、再到羅馬、甚至西班牙(羅十五:23)。

“每逢安息日,保羅在會堂里辯論,勸化猶太人和希利尼人。”-- 我已經說了很多次,這是保羅傳福音的策略,在會堂里一定有他的聽眾,希利尼人是那些敬畏上帝,皈依猶太教的外邦人。

3。徒十八:5 - 6  “5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來的時候,保羅為道迫切,向猶太人証明耶穌是基督。6他們既抗拒、毀謗,保羅就抖著衣裳說:‘你們的罪歸到你們自己頭上(注:‘罪’原文作‘血’),與我無干(注:原文作‘我卻干淨’)!從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

“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來的時候”-- 還記得我在上一課說西拉和提摩太是怎樣從馬其頓回到保羅的身邊嗎?我再說一遍:

一、西拉和提摩太從庇哩亞趕來雅典和保羅會合。(帖前三:1)

二、保羅打發提摩太到帖撒羅尼迦,堅固那里的弟兄。(帖前三:1,5)﹔西拉則被差派到一個不知名的馬其頓地方。(徒十八:5)

三、保羅離開雅典到哥林多。(徒十八:1)

四、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回來,在哥林多和保羅會合。(徒十八:5,帖前三:6)

五、從哥林多,保羅、西拉和提摩太寫了兩封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

“保羅為道迫切,向猶太人証明耶穌是基督。他們既抗拒、毀謗,保羅就抖著衣裳說:‘你們的罪歸到你們自己頭上(注:‘罪’原文作‘血’),與我無干(注:原文作‘我卻干淨’)!從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 “為道迫切”的原文是 suneicheto toi logoi,意思是保羅現在全心投入在傳道的事工上,不像過去只是在安息日才傳道,因為西拉和提摩太可以挑起一點生活上的重擔。“向猶太人証明耶穌是基督”-- 這是保羅不變的信息。對今天的猶太人傳福音,我們是否還是傳講這個信息呢?___________

“他們既抗拒、毀謗,保羅就抖著衣裳說:‘你們的罪歸到你們自己頭上(注:‘罪’原文作‘血’),與我無干(注:原文作‘我卻干淨’)!從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 就像在彼西底的安提阿(徒十三:45)、以哥念(徒十四:2)、帖撒羅尼迦(徒十七:5),猶太人因嫉妒而抗拒、毀謗,保羅就像往常一樣,將福音的傳講轉移至外邦人。“你們的罪(血)歸到你們自己頭上”-- 大家是否覺得似曾相識?在太二十七:25 猶太人在彼拉多面前說:“他(耶穌)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這成為猶太人永遠的咒詛,除非他們歸向耶穌基督。

4。徒十八:7 - 8  “7于是離開那里,到了一個人的家中,這人名叫提多猶士都,是敬拜上帝的,他的家靠近會堂。8管會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都信了主,還有許多哥林多人聽了,就相信受洗。”

 “到了一個人的家中,這人名叫提多猶士都,是敬拜上帝的,他的家靠近會堂。”-- 提多猶士都(Titus Justus)是一個羅馬公民的名字,他是敬拜上帝(God-fearer),可能已經皈依了猶太教,現在因為信了耶穌,就把自己的家讓保羅住宿,由于他的家剛好毗鄰會堂,提供保羅很多的機會接觸到會堂敬拜的虔誠的外邦人。

“管會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都信了主,還有許多哥林多人聽了,就相信受洗。”-- 基利司布(Crispus)雖然是猶太人,卻有一個拉丁名字﹔他是管會堂的,原文是 archisunagogos,從下文的 17 節看來,會堂只有一個管理人。現在連管會堂的和他全家都信了耶穌,猶太人一定怒火中燒,要找保羅算賬了。在林前一:14 保羅說他是親自為基利司布施洗,并沒有為別人施洗,可能是因為基利司布的特別身份。“還有許多哥林多人聽了,就相信受洗。”-- 從哥林多前后書,我們可以看到保羅在這里的宣教是非常成功的,特別是在基層,有許多奴隸歸向基督(林前一:26)。

5。徒十八:9 - 11  “9夜間,主在異象中對保羅說:‘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10有我與你同在,必沒有人下手害你,因為在這城里,我有許多的百姓。’11保羅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個月,將上帝的道教訓他們。”

 為什么突然跳出這樣一個異象呢?可能是因為保羅的宣教有很大的果效,以致他開始受到猶太人和一些異教人士的逼迫。保羅深知這種逼迫的后果是怎樣的,過去他在大馬色、耶路撒冷、彼西底的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特庇、帖撒羅尼迦、庇哩亞等地都嘗盡過苦頭。保羅畢竟也是人,他也有軟弱的時候,在帖后三:2 他說:“。。也叫我們脫離無理之惡人的手,因為人不都是有信心。”在他信心有點動搖的時候,主耶穌在異象中激勵他,叫他不要灰心喪膽,有主與他同在,誰也不敢動他一根毫發,況且城內還有很多等待福音拯救的人。

“保羅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個月,將上帝的道教訓他們。”-- 很明顯的,這是宣教策略的改變,保羅以大城市作為福音基地,在這里停留比較長久,用真道建立教會,并擴展到附近地區,如堅革哩(林后十一:10,羅十六:1)。保羅在哥林多一共待了多久?從 51年九月到 53年初吧。

6。徒十八:12 - 17  “12到迦流作亞該亞方伯的時候,猶太人同心起來攻擊保羅,拉他到公堂,13說:‘這個人,勸人不按著律法敬拜上帝。’14保羅剛要開口,迦流就對猶太人說:‘你們這些猶太人!如果是為冤枉或奸惡的事,我理當耐性聽你們。15但所爭論的,若是關乎言語、名目和你們的律法,你們自己去辦吧!這樣的事我不愿意審問。’16就把他們攆出公堂。17眾人便揪住管會堂的所提尼,在堂前打他。這些事迦流都不管。”

 “到迦流作亞該亞方伯的時候”-- 迦流(Gallio)是誰?他的全名是 Lucius Junius Gallio),是斯多亞派(Stoic)著名哲學家 Seneca 的兄弟,后者就是尼祿王的家庭教師。他跟隨父親在該撒提庇留(Tiberius)在位的時候來到羅馬,被父親的朋友,演說家 L Junius Gallio 收為養子,而且還改用養父的名作為自己的名字。他以溫順,令人喜歡著名。迦流在羅馬的銜頭本是民政官(Praetors),但來到亞該亞省后,就被提升為方伯(Proconsul,地方長官)。懷疑派喜歡指責路加的記載不確實,說亞該亞省是屬于羅馬第二級的省份,官銜是民政官,而不是方伯。石頭還是會呼喊!后來考古學家掘得的戴費碑銘(Delphi Inscription),其上有記:“至于我們朋友迦流,則是亞該亞地方方伯。。”這塊碑銘也幫助我們肯定迦流作亞該亞方伯的日子,他是在 52年七月一日(有說51年七月一日)上任,官期僅一年,理由是健康欠佳。他的哥哥 Seneca 后被尼祿皇帝在 65年所殺,迦流也因尼祿對他一家的猜疑而難逃一劫。

“猶太人同心起來攻擊保羅,拉他到公堂,說:‘這個人,勸人不按著律法敬拜上帝。’”-- 猶太人是乘迦流剛上任的機會攻擊保羅,也有人說是因為迦流的人以溫順著稱,所以猶太人以為有機可乘。他們控告保羅,說他勸人不按律法敬拜上帝。

“保羅剛要開口,迦流就對猶太人說:‘你們這些猶太人!如果是為冤枉或奸惡的事,我理當耐性聽你們。但所爭論的,若是關乎言語、名目和你們的律法,你們自己去辦吧!這樣的事我不愿意審問。’就把他們攆出公堂。”-- 猶太人萬萬料想不到,迦流雖是溫順,但卻非常智慧。猶太人指的不按律法,是羅馬法律,還是猶太人的宗教律法?對猶太人來說,他們明知方伯是不理會宗教派別之爭,特別是猶太教是羅馬政權所允准的,所以是暗指保羅抵觸了羅馬法律,傳的是不合法的宗教,擾亂地方安寧,這是方伯必須處理的。迦流絕不上當,他看得出猶太人是以保羅不按他們的律法敬拜上帝而控告他﹔對他來說,他根本分不清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差異。迦流以羅馬法律的公正,不偏待誰,不理睬這一樁案件,不采取任何行動。藍賽爵士(Sir William Ramsay) 認為這場審訊等于為以后類似的案件創了先例,給保羅有自由在羅馬帝國的土地上宣講他的信息。

“眾人便揪住管會堂的所提尼,在堂前打他。這些事迦流都不管。”-- 所提尼(Sosthenes)是接任基利司布作會堂的主管(archisunagogos),會眾把控告的失敗歸咎于管會堂的所提尼,遷怒于他,就在堂前重重地打他一頓。有人說,這個所提尼就是林前一:1 的所提尼﹔換句話說,這一頓毒打把他打進了基督教!

7。徒十八:18 - 22  “18保羅又住了多日,就辭別了弟兄,坐船往敘利亞去,百基拉、亞居拉和他同去。他因為許過愿,就在堅革哩剪了頭發。19到了以弗所,保羅就把他們留在那里,自己進了會堂,和猶太人辯論。20眾人請他多住些日子,他卻不允,21就辭別他們,說:‘上帝若許我,我還要回到你們這里。’于是開船離了以弗所。22在該撒利亞下了船,就上耶路撒冷去問教會安,隨后下安提阿去。”

“保羅又住了多日”-- 究竟“多日”是多久,是否包括在“一年零六個月”內,我們不清楚。

“就辭別了弟兄,坐船往敘利亞去,百基拉、亞居拉和他同去。他因為許過愿,就在堅革哩剪了頭發。”-- 既然是坐船,那一定要過了冬天,才能渡過愛琴海,所以時間上可能是54年初了。除了百基拉、亞居拉外,相信西拉和提摩太也有同行。“他因為許過愿,就在堅革哩剪了頭發。”-- 許什么愿?可能是路上平安之類的愿,現在是感恩還愿的時候,他就在上船之前,在堅革哩港口按猶太人的規矩剪了頭發。我們要注意的是,保羅還有遵守猶太律法的習慣,但他并不強迫同行的人做。

“到了以弗所,保羅就把他們留在那里,自己進了會堂,和猶太人辯論。眾人請他多住些日子,他卻不允,就辭別他們,說:‘上帝若許我,我還要回到你們這里。’于是開船離了以弗所。”-- 以弗所在哪里?請看圖一。這是羅馬亞細亞省(Asia)的省會,也是當代的第三大城,城內有很多猶太人,是宣教的要塞。(下一課再介紹)保羅在以弗所只是停留短暫的時間,他似乎要趕著回耶路撒冷,可能是過逾越節(53年3月22日)。相信他已經計划好,在下一次傳道旅程會來以弗所建立宣教的基地。百基拉、亞居拉留在以弗所,直到 55年尾(林前十六:19),但在56年,他們回去羅馬(羅十六:3)。我們在下一課還會見到他們。

“在該撒利亞下了船,就上耶路撒冷去問教會安,隨后下安提阿去。”-- 《使徒行傳》記載了保羅五次到耶路撒冷,徒九:26,十一:30,十五:4,十八:22,二十一:17)。這是第四次。回安提阿是向母會匯報整個旅程的事。

默想:

“我必須承認,當我開始做白日夢之際,卻突然聽到這樣一句話:‘在世俗的戰爭中,每個走在前線的人,背后都有九個人在基地透過通信網絡來支持他。’”  -- 引自皮魯格(Neal Pirolo) 在《差遣者的事奉》(Serving as Senders)一書中的引言。

如果你是安提阿教會的會友,你要怎樣為在宣教前線的保羅和同工禱告?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