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三十四課 - 保羅的第二次傳道旅程(五) - 在雅典

經文:徒十七:16 - 34

主旨:保羅在雅典的亞略巴古議會上,宣揚他的觀點。

1。保羅約在主后51年八月踏足雅典。在五百多年前,這城是最能代表和反映古希臘的強盛和繁榮的輝煌歲月。那時,氣勢恢宏的帕德嫩神廟(Parthenon)正雄居于雅典衛城﹔生動精彩的古典戲劇正吸引著露天劇場中的無數觀眾﹔高揚理性的蘇格拉底正在街頭論辯哲學問題﹔滿懷激情的文人正暢抒其歌頌雅典的華美詩篇﹔伯里克利推動下的公民大會正熱烈地討論一系列的民主改革方案。。。這是雅典,也是希臘的黃金時代。保羅來到這里的時候,雅典的黃金時代雖早已過去,但希臘哲人所留下的丰富文化遺產卻是令人驚嘆不絕。對猶太民族來說,因著他們狹隘的民族觀念,除了摩西五經和律法之外,他們對希臘哲人的宇宙觀、人生觀、道德觀可說是一知半解。可是保羅不同,我在第十八課不但介紹了他的法利賽人背景,也介紹了他的希羅文化背景,我說:

。。像保羅出生在一個崇尚希羅文化思想的商業學朮中心的大數城的人,又在迦瑪列門下接受拉比的訓練,他肯定對希羅文化,包括宗教哲學和一些流行文學,有很深的認識。我們從路加的記載,如他在雅典與伊壁鳩魯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爭論(徒十七:18),在以弗所居住的兩年期間,在推喇奴的學房天天和人辯論(徒十九:9),以及他在書信中引用的《七十士譯本》舊約經文,都可以証明他對希臘哲學和文化有很深的認識。在多一:12,他甚至還引用主前六世紀的古希臘作家 Epimenides 的句子。當諾斯底主義(Gnostic)在第一世紀開始生根萌芽的時候,我們在保羅的書信里,如《歌羅西書》,就已經看到他認識這種希羅思想對教會的影響,并不遺余力地與之抗辯。

   當保羅踏足雅典的時候,那班已經作古的希臘哲人留給世人的究竟是什么?希臘人的宗教信仰又是怎樣的?

   其實用一句話就能概括希臘的哲學,就是人本哲學人本哲學的起點與立場,是在人而不在上帝。蘇格拉底(Socrates470BC - 399BC)說:認識你自己﹔阿基米德( Archimedes250BC)說:只要給我一個立場,我便能移轉乾坤。﹔畢泰格拉斯(Protagoras,480BC - 410BC)說:人為萬事的尺度﹔按伯拉圖(Plato427BC - 347BC)的說法,人類的知識乃是內在的,他以知性為真理的基准,以人心僭登上帝的寶座。所以整個希臘哲學體系,在沒有得到上帝啟示的亮光下,便無從認識宇宙的真體,哲人僅能憑自己的理性,探索宇宙人生的奧秘,有如瞎子摸象,各執一是。(弟兄姐妹若要對人本哲學作更深一層的了解,可參考已故章立生博士的名著《總體辨道學》的《哲學篇》)

    他們的宗教信仰呢?法國歷史學家 Fustel de Coulanges 在 1885年所著的《古代城邦》有對雅典居民宗教生活的詳細描述。他說:“。。希臘人跟羅馬人一樣,對神明同樣戰戰兢兢。出門遠行必選望日﹔遇戰事必先宰殺牛羊,反復求神問卜。。。雅典的宗教節日比任何希臘城邦都多。喜劇作家阿里斯托芬也感慨良多:‘雅典不但廟宇多,神靈的牌位多,奉獻的祭品和節日的朝拜也多。一年到頭,天天因節日而為神明大擺筵席,供品上插滿美麗的鮮花。’柏拉圖亦直陳:‘我們不僅祭品送得多,朝拜的隊伍也花團錦簇,隆重異常。’總之,大廟小廟遍布雅典地區。廟內所奉祀的神祗,有的保佑城邦,有的保佑部族,有的保佑家庭。每幢房屋就是一座神廟,每一寸土地都有一座神聖無比的墳塋。 雅典人一向情緒多變,反復無常,思想天馬行空﹔可是對于舊傳統,舊禮俗,向來謹守不渝,絲毫不敢懈怠。祖先和古代的英雄是他們主要信仰的對象。他們敬畏死人,每年新谷一登場,第一件大事就是以之祭祀先人。平時對待先人恭謹有加,不敢有半句不敬之詞,生怕引起先人‘不快’。總之,既往一切,對雅典人來說都神聖無比。每家都有代代相傳的記事簿,上面記載先輩所確定的禮俗和規章。這些禮俗和規章成了后輩的信條,不可逾越。若有祭司在神聖的祭儀中加新花樣,結果必是罪不容赦。某些禮規雖然毫無道理,仍代代恪守不誤。”

    保羅就是在這樣的希臘宗教哲學的背景下來到雅典。

2。徒十七:16 - 21  “16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里著急,17于是在會堂里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并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18還有伊壁鳩魯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什么?’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19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20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愿意知道這些事是什么意思。’21(雅典人和住在那里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

“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里著急。。”-- 保羅來到雅典的時候,還記得其他宣教士在哪里?路加是留在腓立比,西拉和提摩太則留在庇哩亞。保羅有吩咐陪伴他到雅典的弟兄,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地來雅典與他會合(徒十七: 15)。我們要等到徒十八:5 保羅在哥林多的時候,才看到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來和他會合。不過,按聖經學者(K Lake)的研究,其間有一些事是路加沒有記載的:

一、西拉和提摩太從庇哩亞趕來雅典和保羅會合。(帖前三:1)

二、保羅打發提摩太到帖撒羅尼迦,堅固那里的弟兄。(帖前三:1,5)﹔西拉則被差派到一個不知名的馬其頓地方。(徒十八:5)

三、保羅離開雅典到哥林多。(徒十八:1)

四、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回來,在哥林多和保羅會合。(徒十八:5,帖前三:6)

五、從哥林多,保羅、西拉和提摩太寫了兩封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

“。。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里著急。。”-- 雅典可能不是保羅原先的宣教旅程上的一個城市,因為他是被人倉促中從馬其頓趕出來。現在的雅典在政治上已經比不上哥林多,后者才是亞該亞(Achaia)的首都﹔但雅典仍然是當時世界上的大學城和文化中心,昔日伯拉圖創辦的學園(Academy)、亞里士多德的 Lyceum 還在,市民平日還在那里高談哲學、詩歌、政治、宗教。。路加說:“雅典人和住在那里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保羅大概從來也沒有看過那么多的偶像,他心里“著急”,原文是 paroxuneto,在林前十三:5 是翻譯為“發怒”,對于一個從小遵守十誡,不跪拜偶像的人,這樣的反應是不足為奇的。我們要注意的是:保羅不是把所看到的偶像當作“藝朮杰作”來欣賞,他是因為世人被這些偶像的外表所蒙蔽,而心里“著急”。

“于是在會堂里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并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 “市上”和徒十六:19 腓立比的“市上” agora 同字,英文的 marketplace,在雅典衛城( Acropolis )的西南。在那里,他和遇見的人辯論,就像當年蘇格拉底出現于街頭巷尾,跟人辯論一樣,不同的是,后者辯論的重點是道德倫理問題,保羅談的肯定是救恩的問題。

“還有伊壁鳩魯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什么?’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 “伊壁鳩魯和斯多亞”是什么學派?“伊壁鳩魯”(Epicureanism)是一種人文主義哲學。他們提倡在追求智慧的基礎上,應當盡情享樂,不尚禁欲﹔于認識論方面,主張以感覺為判斷真理的准繩﹔于宗教方面,則不信超自然的道理,萬物的發生都是由于機遇。他們雖不否認上帝的存在,卻認為上帝是不問世事,所以人無需敬拜上帝,人死了便完了,跟無神論相差不遠。“斯多亞”(Stoicism)則相信一種泛神論和宿命論的哲學,提倡抑制個人欲望,一切順天而行,接受人生一切苦難的際遇。他們相信萬物都是神,而神是易于發怒的靈。予人以生命的乃是那住在人中的靈的一點的火花,人死時它便會到神那里去。有解經家如 Knowling 稱伊壁鳩魯派為撒都該哲學,而斯多亞派是法利賽哲學。保羅現在面對面和這兩派學士爭辯。伊壁鳩魯和斯多亞的學士是從來沒有聽過耶穌和復活的道,保羅要以什么作接觸點和他們分享救恩之道呢?

“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愿意知道這些事是什么意思。’”-- “亞略巴古”(Areopagus)在哪里?在衛城(Acropolis) 的西邊,“市上”(Agora)或廣場的北方,又稱為馬斯山( Hill of Mars)。雅典的法庭或議會(Court or Council)就在這里聚集,法院由精選的人擔任,人數大約是三十人,在這里他們處理凶殺案件,外籍教師的許可証也是他們批准。但保羅不是以罪犯的身份被帶到這里受審。按考古學家藍賽爵士(Sir W M Ramsay)的解釋,當時那些有名望的學者可以邀請人到庭上發表他們的學說,以便監察和發給他們在公眾場合演說的許可証。但從路加的用字“胡言亂語” spermologos,是雅典人的俚語,等于把保羅歸入胡說的江湖者之列。不過,兩派的學士還是很客氣地讓他在庭上宣揚他的觀點。

3。徒十七:22 - 31  “22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23我游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著<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24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上帝,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25也不用人手服事,好象缺少什么﹔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26他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注:‘本’有古卷作‘血脈’),住在全地上,并且預先定准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27要叫他們尋求上帝,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28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他所生的。>29我們既是上帝所生的,就不當以為上帝的神性象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30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上帝并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31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借著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并且叫他從死里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

“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 這里的用字和徒四:7 “叫使徒站在(公會)當中”一樣,雖然不是受審,但卻對保羅存有敵意。

從 22 到 31 節是保羅在雅典議會的精選議員和伊壁鳩魯、斯多亞兩門的學士面前所發表的講章﹔這篇講章有別于在徒十四:15 - 17 的講章,因為那里的聽眾是路司得未受過教育的農民(第二十八課)。現在,我們分析這篇對雅典智者所作的講章:

誰是聽眾?雅典議會的一些議員和伊壁鳩魯、斯多亞兩派的學者。這是一群迷信偶像,受高深哲學影響的混合聽眾。他們聽保羅的演講是出于好奇,有的還對他在“市上”所傳講的沒有好感,指他說的是“胡言亂語”(babbler),也就是不學無朮、拾人牙慧的江湖朮士。

信息的內容和結構:結構分為四部分:

一、第22 - 25節 -- 在路司得的講章,保羅是以路司得人看見神跡的反應為接觸點﹔在雅典,他是以雅典人的 “敬畏鬼神”,原文是(deisidaimonesterous)作接觸點,告訴他們上帝的超越性,他是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上帝,不是人手所造的偶像,是不能把他限制在人手所造的廟宇中。這個“敬畏鬼神”的字原意非常模糊,既可以當作是稱贊 - “虔信宗教”(religious),也可以視為嘲笑他們迷信鬼神。總之,這是一個很好的接觸點,不會引起聽眾的不滿。

二、第26 - 27節 -- 上帝創造了人,他賦予人渴慕追求認識他的傾向。

三、第27 - 28節 -- 上帝離我們各人并不遠,故此人是可以尋求到上帝的。

四、第29 - 31節 -- 以前雅典人蒙昧無知,不認識這位上帝,上帝并不監察,現在認識了,就應當悔改,因為在末日有審判,審判者是那位從死里復活的耶穌。

與路司得的講章一樣,保羅并沒有引用舊約的經文來支持他的論點,他也沒有說耶穌是基督,因為雅典人對舊約和基督一無所知。他反而引用了希臘詩人的詩詞(第28節),目的是為了和他們認同。

從這篇講章,我們得到什么啟迪嗎?我們和外教、儒、道學者傳講福音的時候,要以什么作接觸點呢?_____________________

4。徒十七:32 - 34  “32眾人聽見從死里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33于是保羅從他們當中出去了。34但有几個人貼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并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還有別人一同信從。”

傳講的信息有果效嗎?有人譏誚他,因為他傳講死里復活的教義,在希臘哲學里根本就沒有這樣的觀念﹔有人疑惑不定,要保羅再講解清楚﹔但也有人信了,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Dionysius the Areopagite),這是議會里的一名議員,四世紀初的主教優西比烏(Eusebius)說他后來成為雅典的大主教,并一個殉道者﹔大馬哩(Damaris)是一個婦人,我們對她一無所知﹔“還有別人一同信從”-- 不管我們在哪里傳講福音,必定有上帝揀選的人回應。

保羅給我們留下《加拉太書》、《帖撒羅尼迦書》、《哥林多書》、《羅馬書》、《以弗所書》、《歌羅西書》、《腓立比書》,但他沒有寫給雅典的書信。一般解經家都認為,他在雅典傳講的信息并沒有很好的果效。在林前一:18 - 二:5,他暗示這種失敗的經驗促使他改變在哥林多傳道的方法,就是不再用高言大智,或智慧委婉的話宣講上帝的奧秘,乃是只傳耶穌基督并他釘十字架的道理。

徒十八:1 說:“這事以后,保羅離了雅典,來到哥林多。”有解經家說,保羅的離開是非常倉促的,他在雅典只逗留三至四個星期(按藍賽爵士的推測),也許他在亞略巴古的講說“過不了關”,得不到許可証,被迫離開吧。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面對希臘的伊壁鳩魯、斯多亞兩派的學者,你可能認為,一定要有博學多才的保羅才能跟他們辯論,傳講福音的真道。那你就大錯了。本仁約翰(John Bunyan,1628 - 1688),一個只有受過小學教育的人,因著上帝的恩典,竟能以天來之筆,用生動的寓言體裁,寫出了舉世贊譽的經典巨著《天路歷程》和《聖戰》等書。英國皇帝查理士二世(Charles II)詢問學問淵博的約翰歐文(John Owen)因何經常去聽本仁約翰講道,約翰歐文答說,他愿以所有的學問,去交換本仁約翰講道的天份。

你愿意謙卑在主面前,讓他所用,好叫主的道理快快傳開,得著榮耀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