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三十三課 - 保羅的第二次傳道旅程(四) - 在帖撒羅尼迦

經文:徒十七:1 - 15

主旨: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和庇哩亞宣教,并遭受逼迫。

1。在還沒有上這一課之前,我要提醒大家几件事:

    一、我們在閱讀和查考保羅的三次傳道旅程,總像是騎在木馬搖椅上,跟隨著他的腳蹤行﹔搖啊搖的,無論路加的生花妙筆如何描寫整個過程,我們很難從白紙黑字體會宣教士在路上的辛酸勞苦。保羅不是坐飛機從一城飛到另一城,他也不是坐轎車風馳電掣在高速公路上,他住的不是豪華的五星旅館,吃的不是山珍海味,在路上伴著他的不是隨身聽,每天上路前也沒有天氣預報可查。在亞西亞,雖說羅馬人建了不少大道,他還是要越過荒山野嶺,才能從一城到另一城。用句老套的話,宣教士是一路上“披星戴月,風餐露宿”,辛酸勞苦可不是我們這些二十一世紀的城市人體會得到。

    二、路上的辛酸勞苦是一回事,但比這更難挨的,則是到處受的逼迫。用保羅的話說:“。。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被猶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遇著船壞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里。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里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林后十一:23 - 27)當保羅被召的時候,上帝早已對他明言:“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徒九:16)你愿為主受這些苦難嗎?

    三、著名的考古學家藍賽爵士(Sir W M Ramsay)對路加醫生的生花妙筆、寫作歷史的能力和資料的真實可靠推崇備至。譬如,在徒十六:12 路加說:“從那里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頭一個城”的原文是 prote tes meridos,英文是 the first of the district,prote (first)沒有帶冠詞(the),這里不是說腓立比是馬其頓第一大城,帖撒羅尼迦才是,連暗妃波里(Amphipolis) (徒十七:1)都比它大﹔聖經學者懷疑路加用 meridos 來表示腓立比是馬其頓這方的一個 district(區) 是否正確。他們說希臘字 meris 是“部分”的意思,而非“區”。然而考古學上卻發現 meris 確實是指按區划分的地界。

    藍賽爵士也注意到,從十六章“馬其頓呼聲”的開始,一直到保羅離開腓立比(徒十六:40),這段記述顯示了路加,作為希臘人,對自己的故鄉(特羅亞)和鄰里(腓立比)的深厚感情。藍賽爵士甚至認為路加就是那一個異象中的馬其頓人,是他敦促保羅到腓立比去。從路加的文筆,藍賽爵士認為他對自己作為一個希臘人非常自豪:他稱馬耳他島上的人為土人 barbarians (徒二十八:2)﹔對上耶路撒冷的旅程,他一點也不興奮,跟到一個小城市毫無區別﹔但到了雅典,卻是另一回事,他對保羅周圍環境的描述輕松自如(徒十七)﹔在徒十六:37, 他用希臘字 akatakritous “沒有定罪”(英文 uncondemned)來翻譯保羅對官長說的拉丁字 re incognita,意思是“沒有調查這起事件”(英文 without investigating our case)就鞭打我們。路加在此的翻譯顯示他完全是個希臘人,對羅馬人的拉丁用字的微妙還不能完全掌握,以為定罪了,保羅就可以被鞭打,這是不確實的。

2。徒十七:1 “1保羅和西拉經過暗妃坡里、亞波羅尼亞,來到帖撒羅尼迦,在那里有猶太人的會堂。”

若第二次傳道旅程是始于49年尾/50年初,現在保羅和西拉離開腓立比大概是50年尾了。路加和提摩太都留在腓立比,保羅和西拉則經過暗妃坡里、亞波羅尼亞,來到帖撒羅尼迦。

“暗妃坡里”(Amphipolis)在哪里?請看圖一。它位于腓立比之西約 30 公里,因有羅馬帝國的軍事大道經過,所以是一個商業中心,也是馬其頓的邊防重鎮。

“亞波羅尼亞”(Apollonia)在哪里?它位于帖撒羅尼迦之東約 52公里,暗妃坡里之西約 35公里。由于羅馬帝國的軍事大道 Agnatain Way 行經此地,所以是一個商業和軍事的重鎮。

“帖撒羅尼迦”(Thessalonica)在哪里?它在亞波羅尼亞之西約 52公里,是馬其頓的首府,有許多的猶太人再此定居,所以有猶太人的會堂,是現今的Thessaloniki,又名Salonika。保羅和西拉在離開腓立比之前,必然已經商量好下一站是帖撒羅尼迦,因為那里不但有很多猶太人,也有外邦人,是一個理想的傳福音地點。

3。徒十七:2 - 5  “2保羅照他素常的規矩進去,一連三個安息日,本著聖經與他們辯論,3講解陳明基督必須受害,從死里復活﹔又說:‘我所傳與你們的這位耶穌,就是基督。’4他們中間有些人聽了勸,就附從保羅和西拉,并有許多虔敬的希臘人,尊貴的婦女也不少。5但那不信的猶太人心里嫉妒,招聚了些市井匪類,搭伙成群,聳動合城的人闖進耶孫的家,要將保羅、西拉帶到百姓那里。”

“保羅照他素常的規矩進去,一連三個安息日,本著聖經與他們辯論,講解陳明基督必須受害,從死里復活﹔又說:‘我所傳與你們的這位耶穌,就是基督。’”-- 過去我已經說明,這是保羅每到一個地方的宣教策略,先到猶太人會堂對猶太人和那些皈依猶太教的外邦人宣講耶穌是基督的信息,然后才到外邦人的地方傳講耶穌是主的福音。“一連三個安息日”-- 并不表示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只停留三個星期,這只是指他在會堂的時間。從帖前和帖后兩封書信的內容看來,藍賽爵士估計保羅從50年尾至51年五月是在這里宣教,也在這里工作(帖前二:9),并且得到腓立比教會“一次兩次打發人”的供給(腓四:16)。

“他們中間有些人聽了勸,就附從保羅和西拉,并有許多虔敬的希臘人,尊貴的婦女也不少。但那不信的猶太人心里嫉妒,招聚了些市井匪類。。”-- 這里一共有四種人:猶太人、虔敬的希臘人(皈依猶太教)、尊貴的希臘婦女和市井匪類(屬于貧窮迷信的市井小民)。在第三十一課,我曾說馬其頓的婦女比別的地方的婦人享有較大的自由,她們可以在外頭聚集,甚至經商,有地位,如呂底亞。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喧教的結果是:有的猶太人信了,有虔敬的希臘人信了,也有尊貴的、受過教育的外邦婦人信了。至于那些不信的猶太人,因心里嫉妒保羅所傳的信息吸引了很多猶太人(徒十三:45),就慫恿市井匪類要破壞保羅的宣教事工。

“。。闖進耶孫的家,要將保羅、西拉帶到百姓那里。”-- 耶孫(Jason) 是誰?這是一個外邦人的名,保羅和西拉可能是住宿在他的家。

4。徒十七:6 - 9  “6找不著他們,就把耶孫和几個弟兄拉到地方官那里,喊叫說:‘那攪亂天下的也到這里來了!7耶孫收留他們。這些人都違背凱撒的命令,說另有一個王耶穌。’8眾人和地方官聽見這話,就驚慌了,9于是取了耶孫和其余之人的保狀,就釋放了他們。”

“找不著他們,就把耶孫和几個弟兄拉到地方官那里。。”-- “地方官”的原文是 politarchas ,在希臘的文獻里找不到這個字,懷疑派就以為捉到路加的把柄,說他的記錄不確實。但石頭還在說話,考古學家至少發掘了十七件碑文(其中五件屬于帖撒羅尼迦),上面刻有“地方官”politarcheo 的字。

“那攪亂天下的也到這里來了!耶孫收留他們。這些人都違背凱撒的命令,說另有一個王耶穌。”-- 這是什么控狀?上一課我已經解說:羅馬政權本來并沒有抵制猶太教,但在主后 49年,因著猶太人在羅馬時常騷動,革老丟皇帝(Claudius)下令把他們趕逐出境(徒十八:2)。保羅在這時期來到馬其頓,很容易被人誤會他就是“攪亂天下的”人。

“眾人和地方官聽見這話,就驚慌了,于是取了耶孫和其余之人的保狀,就釋放了他們。”-- 為什么驚慌?因為不認該撒是王,反而說耶穌是王,就等于叛國造反,地方官對這樣的控訴不能置之不理,不然自己會惹上麻煩。

“于是取了耶孫和其余之人的保狀,就釋放了他們。”-- 所謂“保狀”,可能是交一筆保証金,保証保羅和西拉離開帖撒羅尼迦后,不再返回。帖前二:18 保羅說他有意要回帖撒羅尼迦探訪教會,“只是撒但阻擋了我們”,指的可能就是這項來自官府的禁令。

總之,保羅在帖撒羅尼迦的宣教工作是非常成功的(帖前一:7,二:13,20)。徒二十:4 記載了兩個帖撒羅尼迦的同工,亞里達古(Aristarchus)和西公都(Secundus),陪伴保羅上耶路撒冷,前者還和他一同去羅馬(徒二十七:2)。從帖前二:14,三:1 - 5,和帖后一:6的記載,保羅和西拉離開帖撒羅尼迦后,那里的教會受到極大的逼迫。保羅在哥林多的時候,在聽取提摩太對帖撒羅尼迦教會狀況的報告之后,知道有的弟兄對基督再來的真理有誤解,他就和西拉、提摩太聯名寫了兩封書信給他們,那時約主后五十一年尾。

5。徒十七:10  “10弟兄們隨即在夜間打發保羅和西拉往庇哩亞去。二人到了,就進入猶太人的會堂。”

“庇哩亞”(Berea)在哪里?請看圖一。它位于帖撒羅尼迦之西約 72公里,在馬其頓的西南方,在保羅時代,人口稠密,有很多猶太人在此居住,因地處交通要道,是當時馬其頓的重鎮。

6。徒十七:11 - 12  “11這地方的人賢于帖撒羅尼迦的人,甘心領受這道,天天考查聖經,要曉得這道是與不是。12所以他們中間多有相信的,又有希臘尊貴的婦女,男子也不少。”

在帖撒羅尼迦的猶太人是出于嫉妒,不能接受保羅所傳的福音,說外邦人只要信耶穌就能得救,不用學他們那樣行割禮、受律法﹔他們看到一些猶太人歸信耶穌,跟隨保羅的時候,他們心里也很嫉妒。但在庇哩亞的猶太人不一樣,他們“賢于帖撒羅尼迦的人,甘心領受這道,天天考查聖經,要曉得這道是與不是。”庇哩亞的人給我們做了一個好榜樣,但愿大家不但上課聽道,自己也要查考聖經,看老師教的是對還是錯,絕對不能囫圇吞棗,不加思索,照單全收。

“所以他們中間多有相信的,又有希臘尊貴的婦女,男子也不少。”-- 我已經說過,保羅不是單單在會堂傳講道,他也在外邦人的圈子里傳講。像在帖撒羅尼迦一樣,“希臘尊貴的婦女”再次被提及﹔“男子也不少”是路加特別強調的,在別的地方,男子信的可能不多。現今教會的姐妹多于弟兄是不爭的事實,為什么?唐崇榮牧師說,這是因為講台只重感性,沒有理性的成分﹔只重福音、屬靈的范圍,而沒有文化使命的成分。你贊同他的說法嗎?_____________

7。徒十七:13 - 15  “13但帖撒羅尼迦的猶太人知道保羅又在庇哩亞傳上帝的道,也就往那里去,聳動攪擾眾人。14當時弟兄們便打發保羅往海邊去﹔西拉和提摩太仍住在庇哩亞。15送保羅的人帶他到了雅典,既領了保羅的命,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到他這里來,就回去了。”

“但帖撒羅尼迦的猶太人知道保羅又在庇哩亞傳上帝的道,也就往那里去,聳動攪擾眾人。”-- 猶太人在帖撒羅尼迦成功地在地方官前告狀,現在他們窮追保羅,故技重施,聳動市井匪類,要驅逐保羅出境。在徒十四:19 “(在路司得的時候)但有些猶太人從安提阿和以哥念來,挑唆眾人,就用石頭打保羅”。這是保羅在宣教旅途中司空見慣的事。

“當時弟兄們便打發保羅往海邊去﹔西拉和提摩太仍住在庇哩亞。送保羅的人帶他到了雅典。。”-- 保羅在庇哩亞呆了多久呢?聖經沒有說,但據藍賽爵士的推算,應該有几個月的時間,他來到雅典的時候,應該是 51年八月。提摩太不是留在腓立比嗎?徒十七:1 只提保羅和西拉來到帖撒羅尼迦,提摩太可能從腓立比帶了禮物送給在帖撒羅尼迦的保羅后(腓四:16),才和西拉留在庇哩亞的。

“送保羅的人帶他到了雅典,既領了保羅的命,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到他這里來,就回去了。”-- 雅典(Athens)附屬于馬其頓省的一區,因其突出的歷史、文化,羅馬人對他們特別寬厚,特許有自治之權,在新約時代,這里有大批的猶太人居留。保羅是怎樣到雅典的?大部分的解經家認為保羅不是從水路(到 16里外的碼頭 Dium 或 Pydna )坐船去,而是走遠路到雅典,瞞騙那些追趕他的人。來到雅典后,他就叫送他的人傳信息給在庇哩亞的西拉和提摩太盡速來和他會合。

保羅在雅典有傳道嗎?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蘇格蘭在非洲的醫生宣教士大衛李文斯頓(David Livingstone,1813 - 1873)的禱告:

“主啊,你可以差我到任何地方 -- 只要你愿與我同行。

你可以把任何擔子放在我身上 -- 只要你愿意支持我。

你可以切斷我與世界的任何聯系 -- 只要將我與你連在一起。”

這也是你的禱告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