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三十二課 - 保羅的第二次傳道旅程(三) - 在腓立比

經文:徒十六:16 - 40

主旨:保羅在腓立比趕鬼后,斷人財路,惹來公憤,與西拉雙雙被捕、被打,關在內監,卻神跡般的獲釋,還帶領禁卒和一家人信主。

1。上一課,我們談到聖靈怎樣禁止和攔阻保羅一行人到亞西亞和庇推尼傳道(徒十六:6 - 7)。在聖經里,保羅也談到他有意要再訪問帖撒羅尼迦,“只是撒但阻擋了我們”(帖前二:18)問題來了:我們要怎樣分辨哪一個靈攔阻我們?請大家在堂上和學員分享,好嗎?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徒十六:16 - 19  “16后來,我們往那禱告的地方去。有一個使女迎著面來,她被巫鬼所附,用法朮叫她主人們大得財利。17她跟隨保羅和我們,喊著說:‘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仆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18她一連多日這樣喊叫,保羅就心中厭煩,轉身對那鬼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她身上出來!’那鬼當時就出來了。19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便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 市上去見首領。。”

上一課,當保羅回應“馬其頓呼聲”的時候,等待他們的不是千萬人的“布道大會”,而是“小貓几只”的在河邊聚會的几個婦人。但這種“荒涼”的情景并沒有叫保羅心灰意冷,“我們就坐下對那聚會的婦女講道”(徒十六:13)。“我們”指的是保羅、路加、西拉和提摩太,四個宣教士對著不超過十人的婦人講道(一定少過十人,不然她們就會到會堂去)。有果效嗎?有,呂底亞和她全家信了主。她是保羅在馬其頓為主所結的第一個果子。

“有一個使女迎著面來,她被巫鬼所附,用法朮叫她主人們大得財利。”-- 宣教士在外打的是一場屬靈的爭戰,他們不能孤軍作戰,在大后方的教會必須在禱告中與他們并肩作戰。所以,保羅在他的書信里時常都提醒收信的教會,“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弗六:19)正如過去在居比路,保羅和巴拿巴面對行法朮的巴耶穌的挑戰(徒十三:6 - 11),現在保羅一行人要和邪靈作正面的交鋒。

有一天,保羅一行人在往河邊的禱告處時,路上遇到一個被巫鬼附身的使女。“巫鬼”的原文是 pneuma puthona ,puthona 是指那條在愛琴海的聖地 Delphi 的守殿蛇,傳說它是阿波羅神(Apollo)的化身。解經家有說 puthona 是指 ventriloquist (口技表演者),七十士譯本以此字代表那種行巫朮(利十九:31)和交鬼的人(撒上二十八:7),他們被鬼控制說鬼話。這個使女被主人們(多數)利用來發財。

“她跟隨保羅和我們,喊著說:‘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仆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 “至高上帝”(英文 The most high God,希臘文 tou theou tou hupsistou)是當時猶太人和希臘人通用以指上帝的詞。我們不知道何以這個被鬼附身的使女會不停跟隨著保羅,她大概聽了保羅的傳道,身不由己地在說話,所說的有如污鬼見到耶穌時的喊叫(路八:28,可一:24,三:11,太八:29等)。

“她一連多日這樣喊叫,保羅就心中厭煩,轉身對那鬼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她身上出來!’那鬼當時就出來了。”-- 她的多日喊叫必然成為腓立比的“頭條新聞”。“厭煩”的原文是 diaponetheis,此字僅用在這里和徒四:2(那里是指撒都該人因聽了彼得傳說耶穌從死人復活就很煩惱。)保羅不稀罕來自污鬼的“打廣告”,所以一聲令下,就把鬼驅走。“當時”(英文 that very hour, 原文 autei tei horai)表示立時見效,正如耶穌過去醫病趕鬼一般。

“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便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 市上去見首領。。”-- 問題來了,現在保羅把使女的主人們的“搖錢樹”趕走,他們當然惱羞成怒,要將保羅和西拉“依法處置”。路加和提摩太都不見蹤影,從下文第二十節,路加是外邦人,提摩太還很“嫩”吧,所以都被放過。“市上”的原文 agoran (徒十七:17)是羅馬廣場,有作買賣,附近是法院,就好像現在的法院廣場(Courthouse square)。“首領”指的是官長(magistrate)。

3。徒十六:20 - 24  “20又帶到官長面前說:‘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21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22眾人就一同起來攻擊他們。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23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里,囑咐禁卒嚴緊看守。24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里,兩腳上了木狗。”

“官長”的原文是 strategois,正式的官銜是 duouiri,或 duumvirs,拉丁文是 praetores,向在羅馬的執政官(consuls)負責,身邊的侍從官(lictors)手執棍棒,隨時執行對罪犯的處罰。

“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 這是什么控狀?羅馬政權本來并沒有抵制猶太教,但在主后 49年,因著猶太人在羅馬時常騷動,革老丟皇帝(Claudius)下令把他們趕逐出境(徒十八:2)保羅約在49年尾/50年初來到腓立比,當時的人還分辨不出猶太教和基督教的異同,所以很容易地以“猶太人騷擾我們的城”作罪名控告保羅和西拉。

“眾人就一同起來攻擊他們。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里,囑咐禁卒嚴緊看守。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里,兩腳上了木狗。”-- 官長在沒有審問他們的情況下,就吩咐侍從官“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保羅在帖前二:2 曾提起這件事,說“我們從前在腓立比被害受辱。。”保羅是羅馬公民,本來可以提出申訴,免去這種刑罰,可見當時的騷動所引起的混亂,根本沒有給保羅申訴的機會。“禁卒”的原文是 desmophulaki ,只用在新約這里和 23、27 和36節。按下文的記載,這個禁卒和他一家都信了主,所以有解經家說林前十六:15節的“。。司提法(Stephanus)那一家,是亞該亞(Achaia)初結的果子”指的就是這禁卒。“內監”-- 羅馬的監牢分成兩部分,外監(vestibule and outer prison)和內監(inner prison)。內監是個地牢,沒有燈光,空氣也不流通,是個陰深恐怖的地方。還記得使徒是關在“外監”嗎?(徒五:18)過去路加記載的是彼得和使徒被打、被監,被審(徒五:17 - 42,十二:6 - 19),現在他記載的是保羅的被打、被監,被審,兩者是平行的報道,可互相對照。

4。徒十六:25 - 34  “25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贊美上帝,眾囚犯也側耳而聽。26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鏈也都松開了。27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28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里。’29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30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31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32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33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34于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里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上帝,都很喜樂。”

“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贊美上帝,眾囚犯也側耳而聽。”-- “禱告唱詩”的原文是 proseuchomenoi humoun,英文是 were praying and singing, 更好的翻譯是 praying they were singing,就是在禱告中伴以贊美。這是在苦難中不住的禱告,贊美上帝,在捆鎖中也不忘了為主作見証。他們的對象是誰?當然就是內監里的眾囚犯和獄卒。

“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鏈也都松開了。”-- 彼得被監在牢獄的時候,天使突然出現把他拍醒,那兩條鎖著他的鐵鏈就從他手上脫落,然后被領出監牢,獲救出獄(徒十二:6 - 10)﹔現在保羅和西拉禱告贊美上帝的時候,上帝就行神跡,使地震動,把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鏈也都松開了。過去舊約猶大王約沙法與以東交戰的時候,在戰場上設立歌唱的人,送贊耶和華,眾人方唱歌贊美的時候,耶和華就擊殺了敵軍,尸橫遍地(代下二十:22 - 23)。唱歌贊美上帝是很有威力,但我們不要因此就建立教義,以為唱歌贊美上帝就一定能獲救出獄﹔不然,王明道先生就不用坐監二十年了。

“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里。’”-- 禁卒拔刀要自殺,是他以為囚犯已逃獄,自己要承擔失責的嚴重后果(徒十二:19,希律王把看守彼得的人全殺了)。保羅大概在微弱的光線下看到此景,才大聲呼叫。路加沒有告訴我們,其他囚犯是否已逃獄。

“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 禁卒是在走廊,或外門,他是看不到內監里的情形,所以才叫人點燈。“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 指的可能不是要得救恩,禁卒問的是自己怎樣才能免被懲罰。

“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 保羅借這個機會把福音講解給禁卒聽。信主不表示“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而是當你的家人也聽到福音,信了耶穌,才能得救。

“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于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里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上帝,都很喜樂。”-- “上”的原文是 anagagon,看來禁卒的家就在監獄的樓上。他和全家人都信了,立時就受洗,大概就在監獄里的池子受洗。

5。徒十六:35 - 40  “35到了天亮,官長打發差役來說:‘釋放那兩個人吧!’36禁卒就把這話告訴保羅,說:‘官長打發人來叫釋放你們。如今可以出監,平平安安地去吧!’37保羅卻說:‘我們是羅馬人,并沒有定罪,他們就在眾人面前打了我們,又把我們下在監里,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38差役把這話回稟官長。官長聽見他們是羅馬人,就害怕了,39于是來勸他們,領他們出來,請他們離開那城。40二人出了監,往呂底亞家里去,見了弟兄們,勸慰他們一番,就走了。”

“到了天亮,官長打發差役來說:‘釋放那兩個人吧!’”-- 為什么官長突然要釋放保羅和西拉?路加沒有告訴我們。可能因為晚上的地震,官長迷信是觸怒了神靈。

“保羅卻說:‘我們是羅馬人,并沒有定罪,他們就在眾人面前打了我們,又把我們下在監里,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差役把這話回稟官長。官長聽見他們是羅馬人,就害怕了,于是來勸他們,領他們出來,請他們離開那城。”-- 現在保羅有機會行使他的“羅馬公民權”所賦予的特權。當時的人怎樣証明自己是羅馬公民呢?根據學者的研究,當一個擁有羅馬公民籍的嬰孩出生后,父母會為他到專賣公民紀錄的辦公廳注冊。他會領到一份公民權証書,可摺其來,方便收藏。像保羅這種宣教士,他可能隨身帶著,以便不時之需。打羅馬公民是嚴重的罪行,更何況是未經審判就亂打,所以官長才會低聲下氣地“來勸他們,領他們出來,請他們離開那城。”。

“二人出了監,往呂底亞家里去,見了弟兄們,勸慰他們一番,就走了。”-- 保羅在腓力比的短暫宣教,以呂底亞的信主作開始,以回到她的家作結束。“見了弟兄們”表示除了路加和提摩太之外,還有禁卒一家人,和一些剛歸向基督的人。腓立比教會在保羅的心中占有特別的地位,保羅稱他們為“我的喜樂,我的冠冕。(腓四:1)他不接受別的教會的饋送,只接受腓立比教會的(腓四:15 - 16)。在所有保羅的書信中,腓立比教會是唯一沒有“問題”的教會,滿信都是喜樂,喜樂和喜樂。“就走了”的原文是 exelthan,英文是  they departed,注意代名詞是they (他們),不是 we (我們)。在第徒十六:10,“我們”表示路加的加入,現在路加留在腓立比,保羅和西拉繼續上路(另一段的“我們”是在徒二十:5)。提摩太的行蹤不很清楚,他大概沒有跟隨保羅到帖撒羅尼迦,而是后來把饋送帶到帖撒羅尼迦給保羅(腓四:15),然后才跟隨他到庇哩亞(Beroea) 。詳情留待下一課才查考。

默想:

當保羅回應“馬其頓的呼聲”時,不但沒有千萬人的“布道會”等待他,有的只是河邊的几個婦人﹔他萬萬料想不到的是,他奉主耶穌的名把污鬼趕走,打了一場屬靈的爭戰,卻招惹麻煩,被人拉去官府,還被打、被監。換來的是什么?把上帝在創世之前已預定得永生的人,呂底亞和禁卒一家人,從千萬人中呼召出來。值得嗎?我留給你來回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