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三十一課 - 保羅的第二次傳道旅程(二) - 馬其頓的呼聲、在腓立比

經文:徒十六:6 - 15

主旨:保羅一行人順從聖靈的引領,來到腓立比。

1。我們已經上了三十課了。每一課結束之前,我都會問大家: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上課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發問。這里有几則英文的諺語,強調求學一定要發問:

    A man becomes learned by asking questions.
    要長學問,就得多問。

    He who questions nothing learns nothing.
    什么都不問就什么也學不到。

    Questioning is the door of knowledge.
    提問為知識之門。(學問學問,一學二問。)

    To ask well is to know much.
    善問者博學。

    不要因為老師不能很好的解答學生的問題,你就覺得不問也罷。你知道嗎,上帝也時常不回答我們的問題,甚至還用更多的問題為難我們。約伯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約伯問上帝一大堆問題,上帝沒有答復,還反問他七十多個問題,叫他無言以對。其實,上帝常在不回答的靜默中,讓我們有一空間去聽回自己的問題。T F Torrance 說的好:“Question your Question, until your Question Questions you.”意思是:反問你的問題,直到你的問題質詢你。所以,大家盡管問吧!

2。徒十六:6 - 10  “6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7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8他們就越過每西亞下到特羅亞去。9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10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上帝召我們傳福音給那里的人聽。”

 上一課我們已經看到保羅和西拉從安提阿出發,走遍了敘利亞(Syria) 、基利家(Cilicia),來到特庇(Derbe)和路司得(Lystra),堅固眾教會。在路司得,年輕的提摩太加入了宣教的行列。

“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 請看圖一。保羅從路司得出發,大概會經過以哥念(Iconium),彼西底的安提阿(Antioch the Pisidian)等地方。他們正想在亞西亞(Asia)講道的時候,聖靈竟然禁止他們這樣做。亞細亞在哪里?這是羅馬帝國的一個大省,其范圍大約是先今土耳其的西半部,包括了當時西北部的每西亞(Mysia)、西部的呂彼亞、西南的迦利亞、東部的弗呂家。省內的大都市有以弗所、米利都、特羅亞、別迦摩、推雅推喇、老底嘉、歌羅西、非拉鐵非等。實際上,當時的亞西亞(Asia) 就等于現在的小亞細亞地區(Asia Minor)。奇怪嗎,那差遣他們從安提阿出去的聖靈,現在卻禁止他們在亞西亞一片廣大、人口密集的地區,如以弗所傳道。理由是什么?我們實在不知道。路加在《使徒行傳》的記述非常強調聖靈的指引,我們不知道他說的“指引”是舊約的耀目的異象、震耳的雷聲、清晰的話語、恍惚的夢境,還是一些客觀的因素,如天氣、疾病、天災人禍。。總之,當路加在撰寫這本書時,他回顧過往的歲月(雖然他還沒入隊,大概是從保羅身上得知),他清楚地知道,上帝之所以在當時不允許他們進入亞西亞,把傳福音的矛頭指向別的方向,必然有著他的美意。我們都是事后孔明,當然知道上帝要保羅先過到愛琴海的北部和西部(第二次傳道旅程),以后才回到愛琴海的東部(第三次傳道旅程),以不同的城市為基地,如哥林多和以弗所,作短期或長期的逗留,深化傳道,教導和牧養的工作。這種宣教策略性的改變不是一朝一夕就形成的,乃是上帝賜給保羅智慧的靈,讓他能夠明白怎樣在最短的時間內,以最有效的方式將福音傳至地極。

保羅一行人遂改道,經過弗呂家(Phrygian)、加拉太(Galatian) 一帶地方(有解經家認為《加拉太書》的對象是這里的北加拉太,而不是第二十七課的南加拉太),到了每西亞(Mysia) 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北到庇推尼(Bithynia)去(看圖一),但“耶穌的靈卻不許”。“耶穌的靈”和“聖靈”有什么分別?其實都是一樣的,很可能有先知奉“耶穌”的名禁止他們到庇推尼。保羅在羅八:9,腓一:19 也有用“基督的靈”或“耶穌基督的靈”的詞語。

“他們就越過每西亞下到特羅亞去。”-- 特羅亞(Troas)在哪里?(看圖一)位于今日土耳其的西北角,韃旦海峽的出口處。這是一個典型的希臘城市,因其位置控制了黑海進入地中海的咽喉,又是羅馬帝國軍事大道,自馬其頓渡海來到亞細亞的登陸點,有定期的船只航行歐亞兩洲,所以它在軍事和商業上都是非常重要的據點。這里離開腓立比約 210 公里,距撒摩特喇約 100 公里。我們以后還要來到這個地方。(徒二十:5 - 12)

“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上帝召我們傳福音給那里的人聽。”-- 異象(horama)是路加在《使徒行傳》常提的一個字,如徒九:10,12,十:3,17,十八:9,二十二:17等。我們不知道保羅是怎樣看到異象的,可以肯定的是,特羅亞位于海岸線上,從這海岸線一直延伸上去,就到了歐洲大陸,保羅來到這里,在夜間也許可以看到海岸對面的馬其頓的燈火。對他來說,這是很奇妙的事,因為在他踏上第二次旅程時,心中毫無意圖要去歐洲,而現在卻遙望看到歐洲大陸的燈火。所以,在異象中當他聽到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過去幫助時,他肯定這是聖靈的帶領,印証這是上帝的心意,他毫不遲疑地就動身回應。“馬其頓”(Macedonia)是一個什么地方?對希臘人來說,馬其頓本是一個野蠻民族,但他們逐漸希臘化,并在希臘腓立二世(Philip II,359 - 336 BC)統治其間,成為一個霸權,連埃及和敘利亞都受其管轄。以后經過三次大戰,馬其頓終于在167 BC 淪為羅馬帝國的一個省份,這里大約是今日希臘的北半部,和阿爾巴利亞、南斯拉夫兩國的南部地區。省內有帖撒羅尼迦、腓立比、暗非波利等大城,整個地區可說是東西方的橋梁,對福音的傳播具有戰略性的位置。

“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 路加在這里開始用“我們”這個代名詞,意思是醫生路加是在特羅亞加入保羅的宣教隊伍。在徒十七:1,當保羅離開腓立比時,路加沒有用“我們”﹔在徒二十:5,保羅在腓立比和路加會合,路加就再用“我們”的記述。

大家有覺得保羅一行人像牛那樣被聖靈趕逐,從路司得開始,一直被趕逐到特羅亞,再以異象引領他們過海,到馬其頓去嗎?我們不知道,若保羅不理會聖靈的阻擋,去了亞西亞的大城市以弗所,或到了北方的庇推尼,福音會停留在亞西亞嗎?感謝主,保羅是以順服的態度讓聖靈引領的人,他跟主有密切的交通,常帶著儆醒的心態,對聖靈的指引非常敏銳,使福音很快地就傳到歐洲,到了羅馬。這是我們大家要一生學效的地方。

3。徒十六:11 - 15  “11于是從特羅亞開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亞坡里。12從那里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也是羅馬的駐防城。我們在這城里住了几天。13當安息日,我們出城門,到了河邊,知道那里有一個禱告的地方,我們就坐下對那聚會的婦女講道。14有一個賣紫色布疋的婦人,名叫呂底亞,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來敬拜上帝。她聽見了,主就開導她的心,叫她留心聽保羅所講的話。15她和她一家既領了洗,便求我們說:‘你們若以為我是真信主的(注:或作‘你們若以為我是忠心侍主的’),請到我家里來住。’于是強留我們。”

“于是從特羅亞開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亞坡里。從那里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也是羅馬的駐防城。’-- 坐船到撒摩特喇(Samothrace)大概要一天的時間,到尼亞坡里(Neapolis)也要一天。(看圖一)在徒二十:6 記載了從腓立比到特羅亞的相反旅程,用了五天的時間。“撒摩特喇”是位于愛琴海北部的一個小島,面積不足一百平方公里,但其山峰高約1600公尺,是航行途中一個明顯的標志,剛好位于腓立比和特羅亞的中間,與兩地相距約一百公里。“尼亞坡里”是希臘北部名叫 Kavala 的港都,離開腓立比只有16公里,是一個港口,也是羅馬帝國重要的大道東段之終點,所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腓立比”(Phillippi)又是一個什么地方?它位于希臘北部,愛琴海北岸,在 357BC 經馬其頓王腓立二世重建,成為一個軍事基地。到羅馬帝國時,羅馬大道經過此城,西通暗妃波里和帖撒羅尼迦,并開尼亞坡里為其在愛琴海的港口,故其地位益發重要,羅馬帝國更將它擴建為一宏大的駐防城,其居民也有羅馬的公民權,可見其地位的特殊。“駐防城”的原文是 kolonia ,拉丁字,地位等于把羅馬的一部分轉移到這里,當地的公民享有在羅馬城公民的一切特權,我們在下文(徒十六:37 - 38)看到保羅怎樣行使這個公民的特權。除了腓立比,彼西底的安提阿、路司得、特羅亞、哥林多都是駐防城,但路加只把 kolonia 用在腓立比。

“于是從特羅亞開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 過去遇到的是“禁止”和“攔阻”,現在是“一直行”,原文是euthudromeo,是一個航海朮語,表示在風前面行,所以費時只兩天就到了尼亞坡里。當保羅行在上帝的旨意中,一切盡是順暢。

“我們在這城里住了几天。當安息日,我們出城門,到了河邊,知道那里有一個禱告的地方,我們就坐下對那聚會的婦女講道。”-- “河邊”指的是城外西邊的一條小河,名叫 Gangites。腓立比是一個軍事駐防城,猶太居民不多,城內大概沒有猶太會堂,所以這些猶太婦女聚集在河邊(有水的地方)禱告或行潔淨的禮儀。比起別的地方,馬其頓的婦女享有較大的自由,可以在外頭聚集,路加在這里和帖撒羅尼迦,庇里亞(徒十七:4,12)的記載是真確的。

“我們就坐下對那聚會的婦女講道。”-- “馬其頓的呼聲”不過是几個婦女的聽道!從“轟轟烈烈”的異象,等待保羅一行人的,不是几百几千人的“布道大會”,而是小貓小鼠几只聚集在河邊聽他們講道,這是何等大的失望!但感謝主,蘇格蘭的馬禮遜(Robert Morrison)來華傳道的首七年,連一個人也得不到,保羅卻在腓立比几天,就得了呂底亞和她一家人。上帝要我們傳道,交賬的時候是看我們是否有忠心地傳,若能帶領很多人信主,我們要感謝主,但若沒有為主贏得一人,也不要失望,要記得挪亞傳道一百二十年,除了一家八口,連半個人也沒得到!

“有一個賣紫色布疋的婦人,名叫呂底亞,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來敬拜上帝。”-- 推雅推喇城(Thyatira)是在亞西亞的呂底亞(Lydia)(看圖一),這個婦人可能以地名作為她的名,這個名在當時是很普遍的。因為推雅推喇的水質和所種植的一種草根對染布有特別的功效,所以染織業是該城的重要工業。紫色布疋是當時羅馬貴族衣服所用的名貴材料,呂底亞能夠在腓立比以賣紫色布疋為生,必然是一個非富則貴的人。“素來敬拜上帝”表示她是一個歸信猶太教(proselyte)的婦人。

“她聽見了,主就開導她的心,叫她留心聽保羅所講的話。她和她一家既領了洗。。”-- 聖靈引領保羅一行人來到腓立比,在眾多人當中,把天父上帝在創世之前所預定和揀選的呂底亞呼召出來,得到永生(徒十三:48)。“她一家”是誰?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們若以為我是真信主的(注:或作‘你們若以為我是忠心侍主的’),請到我家里來住。’于是強留我們。”-- 在帖撒羅尼迦,保羅不靠別人養活,自己辛苦勞碌,晝夜做工,免得叫別人受累。(帖后三:8)在別的地方,也是一樣。(林后十一:9)但在腓立比,他卻接受呂底亞盛情的款待。在以后傳福音的事工上,保羅也只接受腓立比教會金錢上的支助(腓四:15 - 16),按他的說法,腓立比是他的喜樂,他的冠冕(腓四:1)。在《腓立比書》,我們沒有看到保羅提到呂底亞,也許她已回了天家。

保羅在腓立比的河邊得人如得魚,接下來,他在傳道事工上一帆風順嗎?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請你在班上和學員分享,聖靈曾經怎樣在生活上引領你?_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