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二十九課 - 耶路撒冷會議

經文:徒十五:1 - 35

主旨:耶路撒冷教會召開第一次會議,討論猶太教主義的信徒所提出的議題,就是外邦信徒若不受割禮,就不能得救。

1。這是《新聞周刊》2004年五月十日的封面,以《上帝與中國》(God & China)作標題,說中國的基督徒人數激增,并到世界各地拯救靈魂。

里面有一篇文章,題目是《基督精兵前進》(Onward,Christian Soldiers),說有一個二十四歲的女基督徒,她在河南省一所地下神學院上課,准備在畢業后,到國內別的鄉村地區布道,有可能以后還會遠赴一個阿拉伯國家宣教。

基督教的傳入中國,按歷史的記載,始于唐代盛期(618 - 908年)的景教,以后雖有意大利的天主教傳教士利瑪篤(Matteo Ricci, 1552 - 1610)等來華,在士大夫階層中傳教,新教則要等到 1807年,英國的宣教士馬禮遜(Robert Morrison)踏足廣州,才真正開始了西方教會在華宣教的工作。將近兩百年后的今天,中國大陸有多少基督徒?由于大陸幅員廣大,地大物博,要確切統計基督徒的人數談何容易。在加上統計的標准有異,所以我們根本不知道哪一個數字是正確可靠。按官方的統計(1996年),兩會屬下信徒約有一千萬(新教)﹔據一般民間團體估計,則說人數約為三千至八千萬不等,保守估計為三千萬。在這一期的《新聞周刊》,編輯把基督徒的人數估計為四千五百萬人(大部分屬于新教)。按一名時常到大陸傳教的西方宣教士 Dennis Balcombe 的估計,現在的人數已經近九千萬了。

不管人數多少,現在是中國大陸的基督徒回應主耶穌所頒布的大使命的時候了。中國的少數民族(共五十五個)是全世界“未得之民”人口數目最多的群體之一,達九千多萬人(1990年數字),占全國人口的百分之八。當中75%,即六千五百多萬人的一生,連一次聽聞福音的機會也沒有。有誰愿意到這些群體中為主作見証?現在中國是作“安提阿”的時候了,有誰愿意被聖靈差遣到世界各個角落去為主作見証?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徒十五:1 - 5  “1有几個人從猶太下來,教訓弟兄們說:‘你們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不能得救。’2保羅、巴拿巴與他們大大地紛爭辯論﹔眾門徒就定規,叫保羅、巴拿巴和本會中几個人,為所辯論的上耶路撒冷去見使徒和長老。3于是教會送他們起行。他們經過腓尼基、撒馬利亞,隨處傳說外邦人歸主的事,叫眾弟兄都甚歡喜。4到了耶路撒冷,教會和使徒并長老都接待他們,他們就述說上帝同他們所行的一切事。5惟有几個信徒是法利賽教門的人,起來說:‘必須給外邦人行割禮,吩咐他們遵守摩西的律法。’”

 “有几個人從猶太下來,教訓弟兄們說:‘你們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不能得救。’”-- 保羅和巴拿巴才完成了第一次傳道旅程,回返大本營安提阿不久,就碰到了從猶太下來的人,說了這句“潑冷水”的話。這些人是誰?解經家稱他們為 Judaizer,就是“猶太主義者”。過去我們已經對這些人略有所聞,在徒十一:1 - 18,當耶路撒冷教會的“奉割禮的門徒”聽說彼得在哥尼流一家所行的事后,就曾經和彼得爭辯,說他進入未受割禮之人的家和他們一同吃飯。經過了彼得的解釋,雖然他們“就不言語了,只歸榮耀與上帝。。”(徒十一:18),實際上,他們只是把哥尼流事件當作一起孤立的事件,而不是表示贊同向外邦人如此傳福音,就是只要信耶穌,不用行割禮。對這些“奉割禮的門徒”來說,基督教只不過是猶太教的一支,過去的外邦人要進猶太教,他們必須行割禮﹔現在外邦人信耶穌,加入基督教,也應該行割禮才符合摩西的規條。保羅在加二:4 形容這些人為“。。偷著引進來的假弟兄,私下窺探我們在基督耶穌里的自由,要叫我們作奴仆。”他稱傳這種福音加上割禮才能得救的人是傳“別的福音”,是應當被咒詛的。(加一:6 - 9)解經家對加二:1 - 10 的記載,指的是這里徒十五章,還是徒十一:29 ,意見分歧,我們很難判斷誰對誰錯。

“你們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不能得救。保羅、巴拿巴與他們大大地紛爭辯論﹔”-- 對保羅和巴拿巴來說,信耶穌基督“不能得救”的論調是完全不能接受,不能妥協﹔爭論的要點不是基督教是否是猶太教的一支,而是“受割禮才能得救”違背了從耶穌基督啟示得來的福音(加一:11 - 12),也否定了耶穌在十字架上舍身流血,為世人代贖的果效。我們有理由相信,保羅在這時已經奠定了“因信稱義”的教義。過去是“不受割禮,不能得救”,現在有的人則說:“不在安息日崇拜,不能得救”,或說:“不洗腳,不能得救”,或說:“不說方言,不能得救”。。。他們把這些次要的東西絕對化,以致除了信耶穌,還要加上割禮,或洗腳,或說方言。。才能得救。這不等于保羅說的傳“別的福音”嗎?

“眾門徒就定規,叫保羅、巴拿巴和本會中几個人,為所辯論的上耶路撒冷去見使徒和長老。”-- 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到,安提阿教會仍然視耶路撒冷教會為母會,在這關乎救恩生死的問題上,他們不敢自作主張,要尋求母會里使徒們的定奪。

“于是教會送他們起行。他們經過腓尼基(Phoenicia)、撒馬利亞,隨處傳說外邦人歸主的事,叫眾弟兄都甚歡喜。”-- 過去,門徒都曾在腓尼基和撒馬利亞傳道(徒十一:19,八:5 - 13),對當地的外邦信徒和希臘化猶太信徒來說,得知小亞細亞有外邦人歸主的事,自然覺得分外親切。

“到了耶路撒冷,教會和使徒并長老都接待他們,他們就述說上帝同他們所行的一切事。惟有几個信徒是法利賽教門的人,起來說:‘必須給外邦人行割禮,吩咐他們遵守摩西的律法。’”-- 路加第一次清楚地告訴我們,在猶太基督信徒當中,有法利賽人。眾所周知,他們都是為“律法熱心”的人(徒二十一:20),所以就算他們接受耶穌是彌賽亞,并不表示他們放棄了摩西的律法。對他們來說,這兩者是可以并行的。有的解經家認為,在第六節的正式會議之前,保羅和巴拿巴有機會跟使徒,如彼得、約翰、雅各,對行割禮的事交換意見,也就是加二:1 - 10 所指的私人聚會,相信在這聚會里,他們已經達到共識。

3。徒十五:6 - 11  “6使徒和長老聚會商議這事。7辯論已經多了,彼得就起來說:‘諸位弟兄,你們知道上帝早已在你們中間揀選了我,叫外邦人從我口中得聽福音之道,而且相信。8知道人心的上帝也為他們作了見証,賜聖靈給他們,正如給我們一樣﹔9又借著信潔穭F他們的心,并不分他們、我們。10現在為什么試探上帝,要把我們祖宗和我們所不能負的軛放在門徒的頸項上呢?11我們得救乃是因主耶穌的恩,和他們一樣,這是我們所信的。’”

從第六節至二十九節記載了教會歷史上的第一次大公會議。在記述這次會議的過程里,路加的文學天才(特別是希臘原文的運用技巧)可說是表露無遺。不過,我在這里不談技巧,只著重講內容。

議題是什么?外邦人信主耶穌,受洗加入教會后,還要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才能得救。

議題的爭論點是什么?若外邦人除了信之外,還要受割禮,遵守猶太習俗,就等于是加入猶太教,成為一個猶太教徒。對當時在希臘文化熏陶下的外邦人,他們認為割禮是把原來無瑕的身體加以毀傷的做法,更何況那是男性的生殖器官。所以外邦人肯定不能接受,這對福音推廣到世界各地肯定是一個很大的攔阻。但在神學上還有更嚴重的危機:信耶穌還是次要,重要的是遵守摩西的律法規條,把耶穌的死在十字架當作是可有可無的救贖工作。這是為什么保羅在這點絕對不妥協。

反方的發言人是誰?是彼得。奇怪嗎?為什么不是保羅?____________

彼得提出了什么論証?不是“因信稱義”的教義,只是述說過去上帝怎樣揀選了他,叫外邦人從他口中聽到了福音﹔上帝自己也給他們作見証,賜給他們聖靈,就如當年在五旬節在猶太人身上所作的一樣。彼得問那些猶太主義者,為什么要試探上帝,把他們自己不能負的軛放在外邦人信徒的頸項上呢?我們從這里得到什么啟迪嗎?_________________

4。徒十五:12  “12眾人都默默無聲,聽巴拿巴和保羅述說上帝借他們在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跡奇事。”

彼得提出了論証,保羅和巴拿巴則負責提出例証,述說上帝在過去兩年多來在小亞細亞的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跡奇事。

在上帝還沒有完全將教義真理以文字的方式啟示給教會的時候,上帝是以行神跡奇事作為例証,配合門徒福音的宣講。我再次強調,不要單靠《使徒行傳》的記述來建立教義,這是非常危險的。

5。徒十五:13 - 21  “13他們住了聲,雅各就說:‘諸位弟兄,請聽我的話。14方才西門述說上帝當初怎樣眷顧外邦人,從他們中間選取百姓歸于自己的名下﹔15眾先知的話也與這意思相合。16正如經上所寫的:<此后,我要回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把那破壞的,重新修造建立起來。17叫余剩的人,就是凡稱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尋求主。>18這話是從創世以來顯明這事的主說的。19所以據我的意見,不可難為那歸服上帝的外邦人﹔20只要寫信吩咐他們禁戒偶象的污穢和奸淫,并勒死的牲畜和血。21因為從古以來,摩西的書在各城有人傳講,每逢安息日在會堂里誦讀。’”

誰是會議的主席?雅各。哪一個雅各?是主耶穌的兄弟雅各。他不是十二個使徒之一,不過保羅在加一:19 稱他為使徒。在第二十四課(徒十二:12 - 19),彼得從監牢被天使救出來后,就叫人把事情告訴雅各,那時雅各似乎已經是教會的領袖了。他就是新約《雅各書》的作者。

彼得提出論証﹔保羅和巴拿巴提出例証﹔雅各在這里總結整個議程。在聖靈的默示下,他引用摩九:11 - 12 ,把現在外邦人的歸向主耶穌解釋為先知預言的應驗。這樣的解釋舊約的預言,就跟彼得在《使徒行傳》的前四章所作的一樣。我們千萬不要“有樣學樣”。

“所以據我的意見,不可難為那歸服上帝的外邦人﹔只要寫信吩咐他們禁戒偶象的污穢和奸淫,并勒死的牲畜和血。”-- 既然外邦人歸向主耶穌是上帝在創世之前所定旨的,雅各認為猶太人就不應該把摩西的規條,如割禮,強加在外邦人的身上。至于“拜偶像”、“奸淫”和“吃勒死的牲畜和血”,雅各認為外邦人應該禁戒,像猶太人一樣。請大家看我在《疑難解答》第五十三題有關吃血的誡命是否還有效的解答。

6。徒十五:22 - 29  “22那時,使徒和長老并全教會定意從他們中間揀選人,差他們和保羅、巴拿巴同往安提阿去。所揀選的就是稱呼巴撒巴的猶大和西拉﹔這兩個人在弟兄中是作首領的。23于是寫信交付他們,內中說:‘使徒和作長老的弟兄們問安提阿、敘利亞、基利家外邦眾弟兄的安!24我們聽說有几個人從我們這里出去,用言語攪擾你們,惑亂你們的心。(注:有古卷在此有‘你們必須受割禮,守摩西的律法。’)其實我們并沒有吩咐他們。25所以我們同心定意揀選几個人,差他們同我們所親愛的巴拿巴和保羅往你們那里去。26這二人是為我主耶穌基督的名不顧性命的。27我們就差了猶大和西拉,他們也要親口訴說這些事。28因為聖靈和我們定意不將別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惟有几件事是不可少的,29就是禁戒祭偶象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這几件你們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愿你們平安!’”

有了論証、例証和總結后,危機獲得解決,現在是行動的時候。教會決定把議決寫在信上,由保羅和巴拿巴以及兩名耶路撒冷的代表,西拉(Silas,彼前五:12 的 Silvanus,是保羅第二次傳道旅程的伙伴,徒十五:32,41,十六:25)和巴撒巴的猶大(Judas called Barsabbas)帶給安提阿教會,正式通知他們大會的決定。

這議決是划時代的決定。從此,耶路撒冷教會正式接納不行割禮的外邦信徒為基督徒,就好像猶太人信主的基督徒一樣,為基督教會超越種族差異的合一性奠定了基礎。保羅在弗二:11 - 16 把這偉大的真理發揮的淋漓盡致:

“11所以你們應當記念,你們從前按肉體是外邦人,是稱為沒受割禮的,這名原是那些憑人手在肉身上稱為受割禮之人所起的。12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上帝。13你們從前遠離上帝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里,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14因他使我們和睦(注:原文作"因他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15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借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16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借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上帝和好了。”

7。徒十五:30 - 35  “30他們既奉了差遣,就下安提阿去,聚集眾人,交付書信。31眾人念了,因為信上安慰的話就歡喜了。32猶大和西拉也是先知,就用許多話勸勉弟兄,堅固他們。33住了些日子,弟兄們打發他們平平安安地回到差遣他們的人那里去。34(注:有古卷在此有:"惟有西拉定意仍住在那里。")35但保羅和巴拿巴仍住在安提阿,和許多別人一同教訓人,傳主的道。”

“因為信上安慰的話就歡喜了。”-- 《使徒行傳》第六章記載了初期教會所面對的第一次內部危機,就是希臘化的猶太信徒因供給上的事向希伯來人發怨言。還記得那次危機是怎樣得到解決的嗎?第十五章記載的是另一次更大的危機,現在危機總算化解了。我們從這一課學到什么功課嗎?______________

“但保羅和巴拿巴仍住在安提阿,和許多別人一同教訓人,傳主的道。”-- 彼得在《使徒行傳》“銷聲匿跡”了,保羅得到了耶路撒冷教會的“諭令”后,在安提阿稍作逗留,就開始第二次傳道旅程。我們在下一課再見。

默想:

解經王子坎伯摩根(Dr G Campbell Morgan)說我們可以從這次初期教會的會議中學到兩個功課:(取自摩根解經叢書《使徒行傳》)

第一個功課是,基督徒和教會不受希伯來思想的束縛。。。我們得救不需要其他條件,只要相信基督,有聖靈活在生命中,其他諸如洗禮、擘餅、遵守任何儀式,典禮,都不能使我們得救。讓我們如同參加耶路撒冷會議的人一樣,決心不再為難人,不再堅持某種儀式是人得救的必備條件。

第二個功課是,我們需要屬靈生命的律之束縛。基督徒一定要禁戒拜偶像的污穢,和許多不當行的事,如奸淫。。﹔不是因這些違法,而是為了使我們分別為聖。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