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二十五課 - 巴拿巴和掃羅奉差遣

經文:徒十三:1 - 3

主旨:聖靈要安提阿教會為他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出外傳福音。

1。現在又是溫故知新的時候了。前面的十二章講了些什么?

A。首先,我們千萬不要忘記《使徒行傳》的主題:徒一:8 節 -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証。”

B。《使徒行傳》以耶穌的應許聖靈要降臨在門徒身上和他的升天作開場白(徒一:1 - 11)。緊接著,我們就看到路加記載了很多教會歷史上的“第一”,如門徒聚集在大樓同心合意地恆切禱告(徒一:14)﹔真理的聖靈開啟門徒的心竅,使他們對舊約的經文有全新的認識(徒一:20)。。經過十天的等待,應許的聖靈就在五旬節降臨,門徒被聖靈充滿,大得能力為主作見証,有三千和五千人相繼悔改信主,基督教會就在耶路撒冷建立起來。(徒二:41,四:4)當這個基督群體茁壯成長的時候,上帝首先把滋生里頭的酵連根拔除,叫門徒知道基督教會必須在一個聖潔的平台上運作(徒五章)。接著,因人數的激增而引發的人際之間的摩擦和沖突,教會開始有了一點組織架構,設立了管飯食的執事制度,叫使徒們可以優先處理傳道、祈禱之事(徒六章)。教會人數的增長自然也引起了耶路撒冷猶太教領袖的警覺,新的信徒與猶太教領袖的關系日益緊張。起先不過是使徒被拉來查問恐嚇(徒四章),后來是被監禁打了(徒五:40),及至司提反的申辯激怒了猶太公會的成員,使他成為第一個殉道者后(徒七章),猶太教領袖就從嫉妒,發展為逼迫殘害基督信徒的地步。

C。《使徒行傳》的前七章是以耶路撒冷教會和使徒,特別是彼得和約翰為描述的中心。雖然教會人數激增,但傳福音的對象只限猶太人﹔因著狹隘的民族主義在作祟,門徒沒有那種跨文化宣教的使命感,所以上帝要用猶太人逼迫他們的“手段”,把他們趕出耶路撒冷的安樂窩。從第八章至十二章,我們看到路加以輕描淡寫地方式提到門徒離開耶路撒冷,隨走隨傳把福音傳給外邦人﹔說腓利是如何隨從聖靈的引導,在往迦薩的路上,將福音傳給埃提阿伯的太監。但路加卻把最重要的描述,留給兩件事情:一是掃羅的歸主(第九章),一是彼得的看到異象,將福音傳給哥尼流,被視為外邦人的五旬節(第十章)。特別是記載傳福音給外邦人的事件上,路加很有智慧地說一切都先得到耶路撒冷教會的認可,以免造成誤會,以為這是掃羅的獨斷獨行。

D。毫無疑問,大家都可以看得出,傳福音的分水嶺是在徒十一:19 - 30。傳福音的中心已經從耶路撒冷轉移至安提阿教會,傳福音的主角從彼得為首的使徒轉移至掃羅和一些不知名的門徒,傳福音的對象從猶太人轉移至外邦人。徒十二章記載了希律安提帕為了討好猶太人,開始政治上迫害耶路撒冷教會和使徒,如雅各和彼得之后,我們就看到耶路撒冷教會和彼得逐漸從舞台上消失。從第十三章開始,水銀燈要集中照射在掃羅(保羅)身上,路加要用很多篇章記述聖靈如何引導他四出傳福音給外邦人。用保羅的話:“這是照上帝從萬世以前,在我們主基督耶穌里所定的旨意。”(弗三:11)

2。徒十三:1 - 3  “1在安提阿的教會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并掃羅。2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3于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頭上,就打發他們去了。”

大使命是主耶穌親自頒布的(太二十八:18 - 20),是他升天之前重新宣告的(徒一:8),又有聖靈賜給彼得的異象跟進(徒十章)﹔上帝要用的人已准備好了,就是掃羅(保羅)﹔上帝要用的教會也建立起來,就是安提阿﹔現在可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問題是:什么是東風?

“在安提阿的教會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并掃羅。”-- 路加讓我們一窺組成安提阿教會的領導層的分子,原來他們是一些先知和教師。先知是為主說話,有的也會說預言(如徒十一:28的亞迦布),他們肯定也是教師,但作教師的未必是先知。從原文句子里兩次用到 te,我們知道先知指的是巴拿巴、西面和路求,教師指的是馬念和掃羅。“稱呼尼結(Niger)的西面(Simeon)”是一個猶太人,拉丁名是 Niger(“黑”的意思,也許來自非洲),希伯來名是 Simeon,有人說他是可十五:21 那個被逼抬十字架的古利奈人西門。“古利奈人路求(Lucius of Cyrene)”-- Lucius 是一個通俗的拉丁名,有人說他就是路加醫生,其實并沒有佐証。“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Manaen)”-- 他是和希律安提帕一同被養大的,福音竟然能達到貴族的階層真是不可思議的事。在這個領導層里,巴拿巴居首,掃羅居末。但在第一次傳道旅程中,我們在徒十三:7 還看到“巴拿巴和掃羅”的稱呼,卻在徒十三:43 之后,看到“保羅和巴拿巴”的次序調換,保羅在傳道中居首要位置。

“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 “事奉”的原文是 leitourgeo,今天所用 liturgy (禮拜)一詞是從它衍生的。在古希臘文里,這個字指在政府中的公共服務項目,如訓練在慶典里表演的詩班。后來它被用在宗教和祭司制度上,特別是指聖餐的服事。最后,才演變成為今天敬拜的形式。這里的“事奉”應該是指敬拜和禱告上帝。“禁食”這個字第一次出現在《使徒行傳》,這是猶太人的一種宗教敬虔的行為,遠在士師記的時代就有記載(士二十:26),是人克苦己心,尋求上帝,時常與祈禱相連。主耶穌自己也曾禁食(太四:2),他也教導禁食(太九:14 - 15,十七:21)。總之,禁食是一種特別的屬靈操練,是信徒或教會放下一切屬世的活動,禱告尋求上帝的旨意。現在,安提阿教會的領袖們禁食事奉主是為了什么呢?相信一定是和他們心里要傳福音給外邦人的負擔有關的事。

“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 只有當教會肯付上時間,禁食禱告尋求上帝的旨意的時候,他們才會聽見聖靈的聲音。這個聲音必然是通過當中一個人說出來的。在聖經還沒有被默示寫成和定典之前,我們必須承認,現在的教會絕對不會像初期教會那樣,對聖靈的帶領有那么清楚和明確的了解。若不是對聖經的真理有透徹的了解,我們有時真的不容易分辨什么是聖靈的聲音,什么是魔鬼的聲音,什么是人自己的聲音?我請大家注意,安提阿教會的領袖不是在開會討論有關宣教差傳的事,然后作出差派宣教士到外地的議決。不是,是聖靈命令他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聖靈召他們所做的工。“召”的原文是 proskaleo,只用在關身語態(middle voice),是召來服事上帝,換句話說,是巴拿巴和掃羅奉召作差傳,不是他們自己作主要作差傳。我們怎么知道自己是否是奉召作主的工作呢?__________________

“于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頭上,就打發他們去了。”-- 教會在接到聖靈的指令后,他們可能繼續第二節未完成的禁食禱告,或另作一次新的禁食禱告,把整起差傳的事件交托給上帝。然后,才按手在巴拿巴和掃羅的頭上,打發他們出去。這里的“按手”是一個儀式,表示這次差傳是得到教會的認同和祝福,不是他們兩人的個別行動。有一件事情我們可以肯定的,就是巴拿巴和掃羅出去后,教會必然會繼續跟他們禱告,在禱告上參與他們的事工。在腓四:15 保羅說:“論到授受的事,除了你們(腓立比教會)以外,并沒有別的教會供給我。”由此可見,安提阿教會并沒有在金錢上資助巴拿巴和掃羅的差傳,他們很可能要自費或在路上靠“制造帳蓬”(徒十八:3)來換取一日三餐。這并不表示今天的教會也要這樣“虐待”自己的宣教士,我們應當提供一切的幫助給他們,讓他們可以專心事奉上帝,沒有后顧之憂。

若你的教會有五名領袖,你愿意把最優秀的兩位差派出去作宣教士嗎?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默想:

解經王子坎伯摩根(Campbell Morgan)在解釋這段經文的時候說:

“除非聖靈呼召,無人能自己出去。這是服事主的一個重要原則。人不能自己作傳道人,教會或神學院也不能制造出一些傳道人。他必須被上帝呼召。除非他聽到呼召圍繞著他的靈魂,好像鼓聲晝夜不停,使他不得安息,不得不發出呼喊:我若不傳道就有禍了﹔否則就讓他留在現今的位置和現今的呼召上。但他若聽到呼召,就應當記住,他有責任在教會的指引和交通下出去。”(節錄自《摩根解經叢卷/使徒行傳》)

你同意他的說法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