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二十四課 - 雅各被殺、彼得被囚、希律的死

經文:徒十二:1 - 25

主旨:記載正邪兩方在耶路撒冷的沖突,以及沖突的結果。

1。查考這一課之后,耶路撒冷教會將在《使徒行傳》余下的篇幅里只再出現兩次。一次是在第十五章,第一次教會大公會議在耶路撒冷舉行,決定了外邦人不必履行猶太教的行割禮等律法的規條﹔另一次是在第二十一章,保羅上耶路撒冷過逾越節,被捕受審。這一課之后,使徒彼得 的最後一次登場是在第十五章,我們也要在加二:11 看到他出現在安提阿,與保羅為一些事起了爭執。這一章讓我們看到正邪兩方的交戰,更重要的是,看到上帝的主權超越一切之上。

2。徒十二:1 - 3  “1那時,希律王下手苦害教會中几個人,2用刀殺了約翰的哥哥雅各。3他見猶太人喜歡這事,又去捉拿彼得。那時正是除酵的日子。”

“那時,希律王下手苦害教會中几個人。。”-- 這是哪一個希律王?在福音書里,我們看過兩個希律王:一是太二章的大希律(Herod the Great),就是那個耶穌降生時,濫殺無辜嬰兒的猶太王﹔另一個是希律安提帕(Herod Antipas),是大希律的兒子,就是那位殺死施洗約翰(太十四章)和耶穌被帶到他面前受審的分封王希律(路二十三:6 - 12)。這里的希律王是大希律的孫子,安提帕的侄兒,名叫希律亞基帕一世(Herod Agrippa I)。他是在羅馬長大,很得羅馬皇帝加利古勒(Caligula)的歡心,所以當大希律王三子中最善良的腓力(Philip)逝世時,他便繼承了腓力的分封王位,并在希律安提帕遭放逐后,加利利和比利亞也歸他統治。到主后 41年,亞基帕由羅馬皇帝革老丟領受了祖父大希律先前的全境。希律亞基帕不但是個羅馬通的政客,他對猶太人似乎特別有興趣,所做的一切都很得猶太人的歡心。史學家約瑟夫就曾記載,因他的干涉調停,防止了該猶士(Caius)在聖殿中設立自己的雕像﹔他也謹慎遵守猶太人的律法,每天按時獻祭。

“那時,希律王下手苦害教會中几個人,用刀殺了約翰的哥哥雅各。他見猶太人喜歡這事,又去捉拿彼得。那時正是除酵的日子。”-- “那時”指的是什么時候?因為下文說到希律的死,所以應該是主后 44年的前半部(除酵的日子)。為什么希律開始苦害基督教會呢?我已經說過,希律是一個政客,他一方面是討好在羅馬的主人,所以在該撒利亞建造劇院和廣場,娛樂他們﹔另一方面是遵守猶太人的禮儀,討好宗教領袖,安撫他們的心。當他知道猶太領袖和基督教會之間的紛爭時,他開始下手苦害教會中的人,甚至用刀殺了約翰的哥哥雅各。路加沒有給我們雅各殉道的資料,總之,這是基督教會受到政治迫害的開始,連使徒也不能避免。彼得也被捉拿,收在監里。

還記得過去主耶穌怎樣說到約翰和雅各兩兄弟末后的事嗎?在可三:17 他們被人稱為“雷子”,意思是怒火中燒的人,這可以從他們要吩咐火從天上降下燒滅撒馬利亞村庄那些不接待耶穌的人看出來(可九:54)。當他們問耶穌說:“賜我們在你的榮耀里,一個坐在你的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耶穌回答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嗎?我所受的洗,你們能受嗎?。。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們也要受。。”(可十:37 - 39)正如耶穌所預言的,雅各現在喝了那杯,也受了那洗。至于約翰,主耶穌免了他這杯和這洗,為要用他給我們留下一本福音書、三封書信和一本啟示錄,一切都有上帝的美意。

3。徒十二:4 - 5  “4希律拿了彼得,收在監里,交付四班兵丁看守,每班四個人,意思要在逾越節后,把他提出來,當著百姓辦他。5于是彼得被囚在監里﹔教會卻為他切切地禱告上帝。”

這是彼得第三次被關在監牢,以前兩次是在徒四章和五章,不過是被恐嚇或被打一番就釋放了。這次可不同了,希律大概不會輕易放過他,要在逾越節后審判他,可能把他置于死地。

“教會卻為他切切地禱告上帝。”-- 這也不是教會第一次的禱告會(徒四:23 - 31),但在耶路撒冷教會面臨使徒領袖一一被逼迫受害的緊要關頭,門徒的禱告被形容為“切切地”(英文 earnestly),原文是 ektenes,就是當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禱告時,用來描寫他禱告懇切的用字(路二十二:44)。

4。徒十二:6 - 11  “6希律將要提他出來的前一夜,彼得被兩條鐵鏈鎖著,睡在兩個兵丁當中。看守的人也在門外看守。7忽然有主的一個使者站在旁邊,屋里有光照耀。天使拍彼得的肋旁,拍醒了他,說:‘快快起來!’那鐵鏈就從他手上脫落下來。8天使對他說:‘束上帶子,穿上鞋!’他就那樣做。天使又說:‘披上外衣,跟著我來。’9彼得就出來跟著他,不知道天使所做是真的,只當見了異象。10過了第一層、第二層監牢,就來到臨街的鐵門,那門自己開了。他們出來,走過一條街,天使便離開他去了。11彼得醒悟過來,說:‘我現在真知道主差遣他的使者,救我脫離希律的手和猶太百姓一切所盼望的。’”

我們不知道為什么上帝允許希律殺害使徒雅各,卻差派使者拯救彼得,留他在世多寄居約二十年,然后才被釘在十字架上?這是上帝的主權,不是被造的人可以過問的。

彼得的被救是一個神跡,也不用我解釋了。對于那些整天說要學效初期使徒教會的人,他們是選擇性的要方言、醫病等神跡,卻從來不曾聽說他們提及從監牢被救的神跡,你說奇怪不奇怪?

5。徒十二:12 - 19  “12想了一想,就往那稱呼馬可的約翰他母親馬利亞家去,在那里有好些人聚集禱告。13彼得敲外門,有一個使女名叫羅大,出來探聽,14聽得是彼得的聲音,就歡喜的顧不得開門,跑進去告訴眾人說:‘彼得站在門外!’15他們說:‘你是瘋了!’使女極力地說:‘真是他!’他們說:‘必是他的天使。’16彼得不住地敲門。他們開了門,看見他,就甚驚奇。17彼得擺手,不要他們做聲,就告訴他們主怎樣領他出監,又說:‘你們把這事告訴雅各和眾弟兄。’于是出去往別處去了。18到了天亮,兵丁擾亂得很,不知道彼得往哪里去了。19希律找他,找不著,就審問看守的人,吩咐把他們拉去殺了。后來希律離開猶太,下該撒利亞去,住在那里。”

“。。就往那稱呼馬可的約翰他母親馬利亞家去,在那里有好些人聚集禱告。”-- 這大概就是徒一:13 門徒聚集和禱告的大樓。馬可(John Mark)是誰?他是馬可福音書的作者。按西四:10 的記載,他是巴拿巴的表弟,傳統上說那位在客西馬尼園逃走的少年人就是馬可(可十四:51)。保羅的第一次傳道旅程上,馬可也在當中,但由于他半路離隊,保羅在第二次的旅程把他舍棄,于是巴拿巴帶馬可往居比路(塞浦路斯)。以后我們在西四:19和提后四:11,看到保羅和馬可之間的嫌隙已經消除。在彼前五:13,彼得稱馬可為“我兒子’,表示馬可后來跟隨了彼得。馬可在撰寫福音書時,很可能是從彼得身上得到許多耶穌的資料。

“彼得敲外門,有一個使女名叫羅大,出來探聽。。就歡喜的顧不得開門。。必是他的天使。。。彼得不住地敲門。。。”-- 教會的弟兄姐妹為彼得切切地禱告,可是當彼得被救回來后,他們卻不信,以為使女看到的只是彼得的天使。(猶太人認為,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守護的天使看顧。)也許我們真的要反省一下,我們是否相信在禱告會上的禱告,上帝的確垂聽應允,而不是一種自我安慰?我們是否有把應允的禱告記錄在案,時常感恩贊美上帝?彼得神跡般地從監牢出來,卻在自己的地方不斷敲門,不得其門而入,你說這是不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你們把這事告訴雅各和眾弟兄。于是出去往別處去了。。”-- 看來雅各,就是耶穌的弟弟,現在已經是耶路撒冷教會的領袖。保羅在加一:19 還稱呼他為使徒。在徒十五:13 的第一次大公會議,他是會議的主席。“于是出去往別處去了”-- 使徒彼得要在第十五章作最後一次的出現,以后他就銷聲匿跡,我們要在加二:11 才看到他了。耶穌曾經這樣為彼得禱告:“。。我已經為你(彼得)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后,要堅固你的弟兄。”(路二十二:32)他為我們留下了兩封書信 - 《彼得前書》和《彼得后書》- 加上他在《使徒行傳》所行的一切,主耶穌為他的禱告一點都沒有落空。

后來希律離開猶太,下該撒利亞去,住在那里。”-- 希律是住在耶路撒冷,這次去該撒利亞,為要出席在當地舉行的一項向革老丟皇帝(Claudius)表示敬意的公開慶典。

6。徒十二:20 - 23  “20希律惱怒推羅、西頓的人。他們那一帶地方是從王的地土得糧,因此就托了王的內侍臣伯拉斯都的情,一心來求和。21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位上,對他們講論一番。22百姓喊著說:‘這是神的聲音,不是人的聲音。’23希律不歸榮耀給上帝,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罰他,他被虫所咬,氣就絕了。”

“希律惱怒推羅、西頓的人。。。因此就托了王的內侍臣伯拉斯都的情,一心來求和。”-- 推羅(Tyre)和西頓(Sidon)是腓尼基(Phoenicia)的商業貿易港口,歸屬于敘利亞,不在希律王的管轄范圍。我們不知道他們之間的爭執是什么,很可能是有關商業利益的事。推羅和西頓的糧食平日都靠巴勒斯坦供應,現在希律可能切斷了供應,所以就托了王的內侍臣伯拉斯都(Blastus)來求情。

“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位上,對他們講論一番。”-- 按史學家約瑟夫的記載,這一天是五年一次紀念該撒利亞開埠的日子,不過也有人說這一天是慶祝革老丟皇帝的生日。

“這是神的聲音,不是人的聲音。。。希律不歸榮耀給上帝,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罰他,他被虫所咬,氣就絕了。”-- 按約瑟夫的記載,當天希律所穿的銀色朝服,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民眾把他當作是太陽神看待。希律也洋洋得意,自視為神,過后患了怪病,腹部極其疼痛,几天后就死了。路加在這里的記載,干淨利落,說他是被上帝擊殺,為要凸顯希律的褻瀆和上帝審判之間的直接關連。這時是主后44年,以后猶大(Judaea)就歸還給羅馬巡撫(procurator)來管理。

7。徒十二:24 - 25  “24上帝的道日見興旺,越發廣傳。25巴拿巴和掃羅辦完了他們供給的事,就從耶路撒冷回來,帶著稱呼馬可的約翰同去。”

基督教會與敵人之間沖突的結果是什么?盡管領袖如雅各殉道或被監禁,門徒被逼迫四散,但上帝的道是不能被捆綁,反而“日見興旺,越發廣傳。”

“巴拿巴和掃羅辦完了他們供給的事,就從耶路撒冷回來,帶著稱呼馬可的約翰同去。”-- 巴拿巴和保羅應該是在希律王死后才到耶路撒冷(主后44年后半期或45年初)。現在他們回去安提阿,開始《使徒行傳》的新篇章。

默想:

“年輕人,坐下來吧!上帝如果愿意,他隨時可以叫異教徒悔改,無需跟你或我商量。”時為十八世紀八十年代,賴里德博士 (Dr John C Ryland) - 英國浸信會的一位資深牧者 -- 狠狠地盯著面前的一位年輕人克里威廉(William Carey),說出了以上的一句話。克里威廉這位讀書不多的人,為什么會氣得賴里德暴跳如雷?原來他對賴里德說,耶穌基督托付給門徒的大使命“要門徒到地極去,讓萬民都有機會得聞福音”不僅適用于使徒行傳的時代,也適用于歷世歷代,包括他們的時代。可是這種說法卻為當時許多傳道人所不屑,賴里德博士就是其中一位。這些傳道人堅決持守當時更正教的信念,認為大使命只是委于初期使徒,與十八世紀的教會無關。(節錄自The Antioch Factor, by Ross Paterson)

請問你贊同不贊同賴里德博士的說法?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