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二十三課 - 安提阿教會

經文:徒十一:19 - 30

主旨:講述安提阿教會是怎樣被建立起來,成為一個差傳宣教的中心。

1。上一課我已經說得很清楚,我們查考《使徒行傳》的時候,千萬不要失去焦點,就是主耶穌頒布的“大使命”--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証。”(徒一:8)路加記述的就是福音怎樣從耶路撒冷傳開,直到地極,絕對沒有其他的目的。當然在記述的過程中,上帝也賜給他智慧聰明,使他所寫的不致于讓讀的人產生誤解,造成教會的分裂。我時常說,初期教會不是天堂,因為她也是由蒙恩的罪人所組成的,人畢竟有軟弱,會分門別派,有屬于母會耶路撒冷的,有屬于分會安提阿教會的,有屬于彼得的,有屬于保羅的。。不同“派系”的人讀《使徒行傳》會作不同的解釋,就好像今天的基督徒讀《使徒行傳》,也各有各的領會。

2。徒十一:19  “19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居比路(塞浦路斯)并安提阿。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

路加將記述跳回到第八章的 1 - 4節:

“1從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會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門徒都分散在猶太和撒馬利亞各處。2有虔誠的人把司提反埋葬了,為他捶胸大哭。3掃羅卻殘害教會,進各人的家,拉著男女下在監里。4那些分散的人往各處去傳道。”

有些四散的門徒沒有停在猶太和撒馬利亞,他們一直走到腓尼基和居比路(塞浦路斯)并安提阿。這些是什么地方?(看圖一

“腓尼基”(Phoenicia) - 在地中海東岸,約是今日的黎巴嫩,舊約時代是以推羅及西頓為其代表的城市。

“居比路”(Cyprus)- 就是現在地中海東部的塞浦路斯島。

“安提阿”(Antioch) - 這是敘利亞的安提阿,有別于彼西底的安提阿(Antioch in Pisidia)。它位于今日土耳其西南角上,黎巴嫩山脈和陶魯斯山脈會合之處,所以是一個重要的陸上交通的孔道。由于奧論提斯河從城中經過,利用河口處的西流基港作為它的遠洋貿易港口,因此海陸兩方面的交通都非常方便。從主前四世紀開始,它就是東西方之間的貿易中心,在文化上則是希臘化的重要根據地,是羅馬帝國的第三大城市,僅次于羅馬和亞歷山大城。城中猶太人不少,是在巴勒斯坦之外第一個主要猶太人中心。

“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 路加在這里特別強調門徒“只向猶太人講”,不向外邦人講。換句話說,在門徒的觀念上,他們還是認為福音是給猶太人,不是給外邦人,這都是因為狹隘的猶太民族主義在作祟。從這里我們可以推斷,第八章至十章所發生的門徒傳福音給外邦人,只是少數中的少數,如執事腓利,其他門徒并沒有跟隨。所以,雖然五旬節后的耶路撒冷教會很興旺,人數不斷加添,他們并沒有履行主耶穌賦予他們的大使命,把福音從耶路撒冷傳開。上帝不得不允許逼迫落在他們身上,“催逼”他們離開安樂窩,走向世界。所以,今天的教會不要以為人數眾多,就一定是合神心意的教會。有差傳的教會才是呢!

3。徒十一:20 - 21  “20但內中有居比路(塞浦路斯)和古利奈人,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臘人傳講主耶穌(注:有古卷作‘也向說希臘話的猶太人傳講主耶穌’)。21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了。”

 “但內中有居比路(塞浦路斯)和古利奈人,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臘人傳講主耶穌。。”-- 門徒中的猶太人不向外邦人傳講福音,但那些來到安提阿的塞浦路斯人和古利奈人卻向外邦人傳講。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那些來到安提阿的塞浦路斯人和古利奈人是希臘化的猶太人(Hellenists),也就是第六章一節的“說希臘話的猶太人”。至于“向希臘人傳講主耶穌”還是“向說希臘話的猶太人傳講主耶穌”呢?根據經文鑒定學家的研究,在版本 A、D和 Aleph 里,都是用 Hellenas,就是希臘人,因為前面有連接詞kai (也),若不是希臘人,就沒有意思了。我要特別指出,這些都是不知名的門徒,也沒有像彼得那樣看到異像,但他們心里卻有感動,要將福音傳給外邦人。這給我們什么啟迪嗎?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了。”-- 現在是安提阿教會開始人數增加,我們看到傳福音的中心由耶路撒冷教會轉移到安提阿教會了。

4。徒十一:22 - 23  “22這風聲傳到耶路撒冷教會人的耳中,他們就打發巴拿巴出去,走到安提阿為止。23他到了那里,看見上帝所賜的恩就歡喜,勸勉眾人,立定心志,恆久靠主。”

“這風聲傳到耶路撒冷教會人的耳中。。”-- 像過去腓利在撒馬利亞傳福音一樣(徒八:14),母會耶路撒冷的人不“放心”,要派人調查事件是否屬實。當傳福音的中心開始轉移后,我們將不會再看到這樣的事件。

“他們就打發巴拿巴出去,走到安提阿為止。。”-- 上次提到巴拿巴是在徒九:27,當掃羅來到耶路撒冷的時候,由于門徒對他還心存畏懼,沒人接待他的時候,巴拿巴卻看出他信仰的“真”,主動地跟他交通,領他去見使徒。巴拿巴誠然是一個“勸慰子”(徒四:36),加上他又是居比路人(徒四:36),所以是最佳的人選。今天的教會正需要更多這一類的人。

“看見上帝所賜的恩就歡喜,勸勉眾人,立定心志,恆久靠主。”-- 巴拿巴是一個能夠從別人身上看到上帝的“恩”的人,我們卻時常在別人身上只看到“魔鬼的手”在工作,以致不能與人同工。我時常說:在教會里,上帝把不一樣的人放在一起,是要他們學習彼此欣賞上帝在各人身上所賜的恩,互相配搭。用數學的方式來表示,就是上帝要我們學習的,不是1 + 1 = 1,也不是1 + 1 = 2,乃是 1 + 1 = 3。大家明白嗎?____________

“勸勉眾人,立定心志,恆久靠主。”-- 巴拿巴的出現,成為了安提阿一帶地方的信徒的祝福。愿我們都能做一個“巴拿巴”。

5。徒十一:24 - 26  “24這巴拿巴原是個好人,被聖靈充滿,大有信心。于是,有許多人歸服了主。25他又往大數去找掃羅,26找著了,就帶他到安提阿去。他們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會一同聚集,教訓了許多人。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

“他們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會一同聚集,教訓了許多人。”-- 這是第一次稱安提阿為“教會”的經文。以后,我們將要看到安提阿教會成為耶路撒冷以外,另一個中心,是一個跟耶路撒冷母會不一樣的中心,她是一個差傳宣教的中心。

“他又往大數去找掃羅,找著了,就帶他到安提阿去。”-- 上一次提到掃羅是在徒九:30,當時他是在耶路撒冷傳道,因為面對猶太人的謀害,不得已才逃往大數。巴拿巴過去曾幫助掃羅,為他引荐給耶路撒冷教會的使徒和領袖(徒九:27),雖然分手多日,巴拿巴竟然沒有忘記掃羅,趁這次到安提阿的機會,不惜到大數去找他,找著了,還帶他回安提阿教會,和他在教會事奉整整一年。所以我說,巴拿巴不但是一個勸慰子,他還充當伯樂,發現了掃羅這匹千里馬。安提阿教會就是由巴拿巴和掃羅這樣的領袖,以及許多不知名、但對外邦人有傳福音熱誠的門徒所組成。主耶穌頒布的大使命要落在安提阿教會的身上,福音要從這里傳到地極。

“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 “基督徒”的原文是 Christianous,跟太二十二:16 的“希律黨”(Heroidianoi),希律的跟隨者同個式樣,雖然是一個希臘字,卻是一個拉丁式的形容詞。這個稱謂是外邦人給的,因為這些門徒是希臘人,不是希臘化的猶太人,更不是猶太人。猶太人是不會給他們這樣的稱謂,因為他們把 Christos 這個字視為彌賽亞,他們稱門徒為 Galileans 或 Nazarenes (拿撒勒黨)。從這樣的稱謂來看,我們几乎可以肯定安提阿教會是一個大部分以外邦人組成的基督教會。

6。徒十一:27 - 30  “27當那些日子,有几位先知從耶路撒冷下到安提阿。28內中有一位名叫亞迦布,站起來,借著聖靈指明天下將有大飢荒。這事到革老丟年間果然有了。29于是門徒定意照各人的力量捐錢,送去供給住在猶太的弟兄。30他們就這樣行,把捐項托巴拿巴和掃羅送到眾長老那里。”

 “當那些日子,有几位先知從耶路撒冷下到安提阿。。”-- 這些是基督教的先知,有別于猶太教的先知﹔他們著重傳講基督的真理,多過說預言,但并不表示不說預言。徒十五:32 稱猶大和西拉為先知。

“內中有一位名叫亞迦布。。”-- 聖靈用亞迦布(Agabus),預言天下將有大飢荒。根據史學家約瑟夫的記載,在革老丟年間(Claudius AD 41 - 44),巴勒斯坦的確發生了一場大飢荒,最嚴重的時候在主后45年。

“于是門徒定意照各人的力量捐錢,送去供給住在猶太的弟兄。他們就這樣行,把捐項托巴拿巴和掃羅送到眾長老那里。”-- 這是捐獻的“倒流”,不是母會支持分會,而是分會自發捐獻給母會。“長老”(presbuterous)一詞是第一次用在基督教會,在徒二十:17、28,我們看到“長老”(elder)和“監督”(Bishop)的互用。徒十二:25 說“巴拿巴赫掃羅辦完了他們供給的事,就從耶路撒冷回來。。”這是發生在徒十二章所記載的希律王(Herod Agrippa I)突然死去之后,所以我們可以肯定這時是主后 44 年或 45年初。

默想:

當耶路撒冷教會只熱衷于傳福音給自己的猶太人,而忘記了主耶穌所賦予他們的大使命,上帝就興起一批無名的傳道人,把福音從耶路撒冷傳開,直到安提阿﹔并以安提阿教會作為差傳宣教的中心,把福音傳至地極。

歷世歷代,上帝都愿意使用任何矢志實行大使命的人,不管他是怎樣的卑微。以下記載了一則真人真事,一個被世界所“鄙棄的人”,卻被上帝所用,把福音傳至中國。(全文轉載自Ross Paterson著的 The Antioch Factor - The Hidden Message of the Books of Acts)

“。。上帝使用一個毫不吸引的獨腳蘇格蘭人,因為他立志要將福音傳給中國的失喪者。這人名叫史托特(George Stott),是中國內地會的一位宣教士。他在1868年去到中國東南沿岸的一個港口 -- 溫州。當時溫州的拜偶像之風極盛,并且很可能是一個沒有基督徒的地區。此外,當時的政治氣氛對史托特的宣教工作也造成了極大的難阻。盡管史托特面對種種不利的因素,但他仍然努力工作,如:他把一些簡單的房舍出租,并開辦了一間細小的學校等。后來,因著當地政治氣氛的逐漸緩和,所以他的福音工作也得到了開展。几年后,因著愈來愈多溫州的居民接受了基督,于是史托特便在那里便建立了一間細小的教會。這時,一位行動不便的半癱中國同工加入了他的團隊,這人就是日后溫州的第一位本地傳道人。我們很難用「吉利」這兩個字來形容這事的開始,因兩位主角都是有缺陷的 -- 一個是獨腳的蘇格蘭人,另一個則是半癱的中國人。但上帝不是看人的外貌,而是看人的內心。林拔(Tony Lambert)在他的著作中如此描述史托特往后的工作:

‘福音最終還是傳開了,十年后,中國內地會更在溫州的中心,建立了一間足以容納數百人的大教會。。。我在1997年(一百多年后)時,曾到訪溫州。。前內地會所建立的教會,仍在舊城區的中央,俯視著繁忙的大街小巷。在這些大街小巷中,都是售賣各式各樣鮮肉、鮮魚和菜蔬的農民。刻在牆上的經文(約三:16),與豎立在中國傳統屋頂上的大型紅色十字架,正一同向川流不息的途人述說耶穌的故事。我走進一個相當破舊的庭園中,准備參加主日清晨的崇拜,赫然發現大堂已擠滿了超過一千個中國人。。。年青的牧者在邀請我共晉午膳之余,也告訴我,這間教會是在1979年,文化大革命后才重開。現在整個溫州市的六百萬居民中,就有超過六十萬基督徒 -- 十份一的人口都是信徒啊!三十年前,溫州仍是一個「無神論的地區」,如今卻在中國的基督徒中間,成為了「中國的耶路撒冷」。

今天的溫州,已有超過一千間被官方認可的教會和超過1100館已登記的聚會點,雖然這些聚會點通常都位于農村,而且地方較為簡陋,但每個主日,它都能吸引百多人前來參加崇拜。另外,溫州還有很多沒有登記的家庭教會,他們的聚會都是較為秘密的。想不到在不足二十年間,福音便橫掃了整個地區,并且不斷的擴展。。。

在農村地區的復興最為明顯。。。在附屬于溫州市的永嘉縣中。。就有一座宏偉的大教堂,這教堂遠高于這當地其它新興建的樓房、商業大廈和商店。在教堂的大門上,寫著「救恩之門」几個大字 --正是教會的名稱 -- 大堂和樓座足以容納一千人。教堂用華美的大理石建造。。在接著四小時的車程中,我在區內看到不少于十二間的教會,在我們經過的村落和小村庄中,當然還有許許多多教會是我們沒有看見的。我們所見的教會,看上去几乎全都是有十年或以上歷史的。另一樣吸引我的,就是很多居民都把金句貼在門外,公開的為主作見証。有些按現代的樓房則在門外刻上「以馬內利」四個大字。。。永嘉縣的人口共有七十三萬,已登記的福音派教會的成年會友人數有十三萬,這個數字還未包括十八歲下的兒童,以及許多沒有登記的家庭教會信徒。這情況實在令人震驚 --在這個位于南中國沿岸的現代繁榮港口城市,竟有18% 人口是相信聖經的基督徒!’

林拔描述完溫州的復興之后,便總結說:

‘誰能異想天開地想到,原初由一位獨腳蘇格蘭人和一個行動不便的中國人所播下的種子,在一百年后,竟結出如此丰碩的果實?’”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