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二十二課 - 彼得向耶路撒冷教會報告

經文:徒十一:1 - 18

主旨:因受奉割禮的門徒責難,彼得向教會解釋“哥尼流事件”的來龍去脈。

1。按路加的記載,他視彼得的傳福音給哥尼流為外邦人的五旬節,開辟了教會歷史上的一個新紀元。但在查考《使徒行傳》的前十章,我們都很清楚,在彼得之前,執事腓利已經在撒馬利亞一帶傳福音,他也蒙聖靈的引領傳福音給埃提阿伯的太監(徒第八章)﹔掃羅歸主后,他也在大馬色和大數向外邦人傳福音(徒第九章)。不過,路加在第八和第九兩章的記述,是屬于輕描淡寫式,沒有刻意強調這些事件。彼得傳福音給哥尼流就不同了,不但有哥尼流和彼得的看到異象,我們還看到整個事件的一再被提,如徒十:30 - 33、十一:5 - 17。路加在聖靈的默示和引導下,把哥尼流事件的重要性等同于第二章的五旬節事件﹔這樣的布局 -- 以彼得為向外邦人傳福音的開路先鋒,以保羅為跟隨者 -- 是特意的安排,有主的美意在當中。這樣一來,保羅不會被猶太籍基督信徒視為“獨行俠”,而是得到耶路撒冷母會的核准和授權,被差派到外邦人傳福音。上帝不錯是揀選保羅到外邦人傳福音,但上帝也給人智慧聰明,叫教會懂得如何處理這件事情,不會因這起事件而把教會搞得四分五裂。今天的教會也應該從這里學習寶貴的功課。

    不過,我要鄭重申明,我絕對不贊同一些學者的說法,以為路加撰寫《使徒行傳》的目的只是為了平息初期教會內部,彼得派和保羅派之間的紛爭。我們查考這本書的時候,千萬不要失去焦點,就是主耶穌頒布的“大使命”--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証。”(徒一:8)路加記述的就是福音怎樣從耶路撒冷傳開,直到地極,絕對沒有其他的目的。

2。徒十一:1 - 3  “1使徒和在猶太的眾弟兄聽說外邦人也領受了上帝的道。2及至彼得上了耶路撒冷,那些奉割禮的門徒和他爭辯說:3‘你進入未受割禮之人的家,和他們一同吃飯了。’”

“哥尼流事件”像野火一般從該撒利亞傳開,很快的就進入了耶路撒冷教會的人耳里。

“那些奉割禮的門徒和他爭辯說。。”-- 這是第一次提到教會里有“奉割禮的門徒”,保羅在加二:12 也提到這些人。按保羅在《加拉太書》的解釋,這些人認為人除了信耶穌外,還要加上猶太教的行割禮才能得救。我們不知道耶路撒冷教會在什么時候興起這一種教義,也不知道誰是這一派的領袖。總之,在教會建立了短短數年的時間,雖然使徒們還在主持大局,教會內部就出現了教義上的分歧,這是意想不到的事。但話又說回來,當時的教會有沒有教義呢?_____

“你進入未受割禮之人的家,和他們一同吃飯了。”-- 這些奉割禮的人和彼得爭辯的,不是哥尼流一家是否得救不得救的問題,而是彼得作為一個猶太人,竟然不按猶太人的規矩(律法),和外邦人一同吃飯,這是大逆不道。這些信了耶穌的猶太人,還是逃不了猶太教律法的框框,和民族的優越感,視外邦人為“狗”,不能分享彌賽亞國度的權益。從這里我們可以明白,為什么耶路撒冷教會的人數不斷增加的時候,門徒卻不愿意遵行主耶穌給的大使命,把福音從耶路撒冷傳開。上帝要把“逼迫”加在他們身上,把他們“趕出”耶路撒冷,以成就他救贖世人的計划。

我們也要注意,貴為教會領袖的彼得,他也逃不掉被信徒的責難。他有責任在教會面前解釋自己在外所行的一切,他不是“教皇”,高高在上,頤指氣使。

3。徒十一:4 - 17  “4彼得就開口把這事挨次給他們講解,說:5‘我在約帕城里禱告的時候,魂游象外,看見異象,有一物降下,好象一塊大布,系著四角,從天縋下,直來到我跟前。6我定睛觀看,見內中有地上四足的牲畜和野獸、昆虫并天上的飛鳥。7我且聽見有聲音向我說:<彼得,起來,宰了吃!>8我說:<主啊,這是不可的!凡俗而不潔淨的物從來沒有入過我的口。>9第二次,有聲音從天上說:<上帝所潔淨的,你不可當作俗物。>10這樣一連三次,就都收回天上去了。11正當那時,有三個人站在我們所住的房門前,是從該撒利亞差來見我的。12聖靈吩咐我和他們同去,不要疑惑(注:或作"不要分別等類")。同著我去的,還有這六位弟兄,我們都進了那人的家。13那人就告訴我們,他如何看見一位天使站在他屋里,說:<你打發人往約帕去,請那稱呼彼得的西門來,14他有話告訴你,可以叫你和你的全家得救。>15我一開講,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正象當初降在我們身上一樣。16我就想起主的話說:<約翰是用水施洗,但你們要受聖靈的洗。>17上帝既然給他們恩賜,象在我們信主耶穌基督的時候給了我們一樣,我是誰,能攔阻上帝呢?’”

這是徒十章的濃縮版。我在這里只強調几點:

“聖靈吩咐我和他們同去,不要疑惑(注:或作"不要分別等類")”-- “疑惑”和“爭辯”(第2節)在原文是同一字,diakrino。聖靈要彼得毫無猶豫,不存歧視,心中沒有差別地與哥尼流差來的人同去。

“同著我去的,還有這六位弟兄。。”-- 加上彼得,一共七個人。按羅馬的法律,重要文件要用七個印記(啟五:1)。一些重要的埃及文件上也要七個見証人。

“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正像當初降在我們身上一樣。”-- 彼得把“哥尼流事件”等同當初的“五旬節事件”,這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約翰是用水施洗,但你們要受聖靈的洗。”-- 還記得“聖靈的洗”是什么意思嗎?請看第二課

“我是誰,能攔阻上帝呢?”-- 這是“哥尼流事件”的結論。奇怪的是,在加二:11 彼得在安提阿的時候,他本來是和外邦人一同吃飯,當看到奉割禮的人來到,就連忙退去與外邦人隔開,他的言行不一致被保羅當面責備。

4。徒十一:18  “18眾人聽見這話,就不言語了,只歸榮耀與上帝,說:‘這樣看來,上帝也賜恩給外邦人,叫他們悔改得生命了。’”

不要以為這些“奉割禮的”猶太信徒從此就相信福音也是給外邦人的,從加二:11 的記載,我們知道他們的勢力是有增無減。在這里,他們可能把“哥尼流事件”當作是一起孤立的事件看待。

有學者認為,經過了這次的爭辯,彼得在耶路撒冷教會的領導地位就被削弱,雅各似乎接替了他的位置,他在徒十五章的耶路撒冷會議上成為正式的領袖。

“哥尼流事件”過后,路加在記述上,開始把耶路撒冷教會和彼得置放在次要的地位上,代之而起的是安提阿教會和保羅。

默想:

當信徒受洗歸入基督教會的時候,主理牧師可能會問他:

“Do you agree to submit in the Lord to the government of this church, and in case you should be found delinquent in doctrine or conduct, do you promise to heed its discipline?”(你是否愿意在主里順服教會?如果你在教義和行為上犯有過失,你是否承諾重視教會的管教?)

作為教會領袖的彼得,他要向耶路撒冷教會報告在該撒利亞所發生的事。既然他是教會的領袖,他當然要對教會負有說明這一起事件的責任。作為會友的我們又怎樣,我們在教會之外的言行在多大程度上是要向教會負責的?_______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教會的領袖是否對會友的言行有“管制”的大權?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