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二十課 - 彼得在呂大和約帕行神跡

經文:徒九:32 - 43

主旨:彼得在呂大和約帕所行的神跡,跟當年主耶穌所行的一模一樣。

1。真難為了路加醫生,他撰寫《使徒行傳》實在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我相信當時的基督門徒都知道他是保羅的跟隨者,有的人說不定還稱他是“保羅派”,那些屬于耶路撒冷“彼得派”或“雅各派”的門徒,可能對他沒有什么好感。《使徒行傳》的前六、七章還好,寫的都是彼得和約翰等使徒的事跡,他們可以說是初期教會的“開國功臣”,大家都非常尊敬他們。但問題來了,從第九章開始,保羅似乎成了主角,其他的使徒變成配角,路加在記述保羅怎樣把福音傳至“地極”的時候,他必須很小心,不要太過高抬保羅,給人印象以為保羅是單獨行動,“得罪”了彼得派和雅各派。雖說當時的初期教會活在一片關愛和平的氣氛底下,但門徒畢竟都是人,有其嫉妒軟弱的一面,所以路加一片好意要將教會的發展史紀錄下來,若不小心,反而會造成教會的分裂。我們在接下來的兩、三章,要特別留意路加是怎樣記述保羅傳福音給外邦人的背景。保羅是單獨行動?還是先得到耶路撒冷教會的認可?

2。徒九:32 - 35  “32彼得周流四方的時候,也到了居住呂大的聖徒那里,33遇見一個人,名叫以尼雅,得了癱瘓,在褥子上躺臥八年。34彼得對他說:‘以尼雅,耶穌基督醫好你了!起來,收拾你的褥子!’他就立刻起來了。35凡住呂大和沙侖的人都看見了他,就歸服主。”

“彼得周流四方的時候,也到了居住呂大的聖徒那里。。”-- 上次提到彼得是在徒八:25,當時他和約翰被派遣到撒馬利亞,查証有關撒馬利亞人歸向耶穌基督的事,“使徒既証明主道,而且傳講,就回耶路撒冷去,一路在撒馬利亞好些村庄傳揚福音。”現在,路加輕描淡寫地說彼得周流四方,似乎是隨著聖靈的引導,像執事腓利那樣,來到了呂大(Lydda)。呂大在哪里?請看圖一。呂大是今日以色列首都特拉維夫的國際機場所在地,位于約帕東南方約18公里,伯特利以西約32公里。自古有兩條大道在這里相接,一條自約帕通耶路撒冷,另一條沿海大道,連接埃及和巴比倫。從下文來看,我們知道聖靈把彼得引領到這里,再到約帕,然后至該撒利亞,帶領外邦人哥尼流一家信主,為保羅的傳福音給外邦人鋪平道路。

“遇見一個人,名叫以尼雅(Ainean),得了癱瘓,在褥子上躺臥八年。彼得對他說:‘以尼雅,耶穌基督醫好你了!起來,收拾你的褥子!’他就立刻起來了。”-- 對這個神跡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是不是?在約五:1 - 9 主耶穌不是醫好一個癱瘓了三十八年的人嗎?現在,彼得奉基督耶穌的名醫好這個癱子,完全跟當年主耶穌做的一模一樣。“以尼雅”是一個舊希臘名字,我們不能肯定他是外邦人,還是希臘化的猶太人。

“凡住呂大和沙侖的人都看見了他,就歸服主。”-- “沙侖”(Sharon)不是指城市,乃是沙侖平原,約三十英里長,從約帕延伸到該撒利亞。像這樣的神跡一定轟動附近的地區,就帶出了下文彼得在約帕的叫死人復活。

3。徒九:36 - 43  “36在約帕有一個女徒,名叫大比大,翻希臘話就是多加(注:就是"羚羊"的意思)。她廣行善事,多施周濟。37當時,她患病而死,有人把她洗了,停在樓上。38呂大原與約帕相近﹔門徒聽見彼得在那里,就打發兩個人去見他,央求他說:‘快到我們那里去,不要耽延!’39彼得就起身和他們同去。到了,便有人領他上樓。眾寡婦都站在彼得旁邊哭,拿多加與她們同在時所做的里衣外衣給他看。40彼得叫她們都出去,就跪下禱告,轉身對著死人說:‘大比大,起來!’她就睜開眼睛,見了彼得,便坐起來。41彼得伸手扶她起來,叫眾聖徒和寡婦進去,把多加活活地交給他們。42這事傳遍了約帕,就有許多人信了主。43此后,彼得在約帕一個硝皮匠西門的家里住了多日。”

這個神跡也是似曾相識的,有不少細節就跟主耶穌叫睚魯的女兒復活的神跡相同(可五:35 - 43)。

“在約帕有一個女徒,名叫大比大,翻希臘話就是多加(注:就是"羚羊"的意思)”-- “約帕”(Joppa)在哪里?請看圖一。約帕位于耶路撒冷的西北約55公里,就是今日以色列第一大城特拉維夫西南角的海邊。這是一座古城,在書十九:46 就有提及。“大比大”(Tabitha)是希伯來文 Tsebi 的亞蘭語(Aramaic),“多加”(Dorcas)則是希臘文,意思是羚羊。

“大比大,起來!”-- 還記得主耶穌怎樣叫睚魯的女兒復活的嗎?他說:“大利大,古米!”(可五:41)亞蘭文是 Talitha koum ,意思是閨女,起來!現在彼得叫死人起來,是說:“大比大,起來!”亞蘭文是 Tabitha koum,兩者相比,只差一個字母而已。我相信路加是特意強調這點,讓人知道彼得在眾使徒中,得到“師傅”耶穌的“真傳”。這也為下文在哥尼流家中傳福音埋下伏筆,既然“大弟子”彼得看到異象,把外邦人是不潔淨的觀念除掉,那么保羅傳福音給外邦人就是名正言順的了。

“此后,彼得在約帕一個硝皮匠西門的家里住了多日。”-- “硝皮匠”(tanner)的行業是猶太人認為很不潔淨的,猶太婦人可以因為丈夫是硝皮匠而申請離婚。彼得能在硝皮匠的家住了多日,表示聖靈已經預備好他的心接受異象。

默想:

從人的角度來看,保羅的歸主和熱心傳福音等于把耶路撒冷的教會 “rock the boat”(搗亂)。過去耶路撒冷教會雖然面對一點逼迫,但畢竟絕大部分的門徒都是猶太人,就算有希臘化的猶太人,還是“熟口熟面”,因為文化習俗大同小異,所以都能在一片關愛和平的氣氛底下和睦相處。保羅一出現,教會就好像不再有安寧。在他未信主之前,他是逼迫教會的極端猶太分子﹔他信主后,就引進外邦人信徒,他們的文化習俗是全然不同的。教會怎樣看保羅這個人?

今天有些教會喜歡維持 status quo (維持現狀),不喜歡有人 rock the boat,沒有人愿意踏出安全地帶一步﹔周而復始,年復一年,只要教會正常運作,大家都很高興和滿意。若教會來了一個保羅,我們要怎樣看待他?他是異端?是搗亂分子?還是。。。。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