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十九課 - 掃羅(保羅)歸主(二)

經文:徒九:10 - 31

主旨:繼續講述保羅的悔改和蒙召。

1。我們實在難以想象,像掃羅這樣一個猶太教的激進分子,挾著大祭司的授權書,原本到處搜捕基督的信徒,要把他們收監鞭打,好不威風的,卻突然間在往大馬色的路上,看到復活主的異象,聽到他的聲音,一剎那眼睛瞎了,要由人牽扶進入大馬色城,留在一間房子里,三天不吃不喝。在這三天,他的內心也許苦苦思索,不斷掙扎,要理出一點頭緒來。如果這時他是三十九歲(參考上一課的推斷),難道三十多年來為律法熱心和事奉上帝都是徒然的嗎?路上所見的異象是真實的嗎?還是自己在作夢?但身邊同行的人不是說聽見聲音,卻看不見人嗎?難道他們也在作夢嗎?我們不知道保羅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他的頭腦里有多少個問號,總之,這三天的日子讓他對自己的信仰重新反省,重新定位。除了要把許多死結一一解開,他現在還需要另一個人來給整個事件作個印証,使他清楚明白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這就是今天的功課。

2。徒九:10 - 19  “10當下,在大馬士革有一個門徒,名叫亞拿尼亞。主在異象中對他說:‘亞拿尼亞。’他說:‘主,我在這里。’11主對他說:‘起來!往直街去,在猶大的家里,訪問一個大數人,名叫掃羅,他正禱告﹔12又看見了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進來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見。’13亞拿尼亞回答說:‘主啊,我聽見許多人說,這人怎樣在耶路撒冷多多苦害你的聖徒,14并且他在這里有從祭司長得來的權柄,捆綁一切求告你名的人。’15主對亞拿尼亞說:‘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16我也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17亞拿尼亞就去了,進入那家,把手按在掃羅身上說:‘兄弟掃羅,在你來的路上向你顯現的主,就是耶穌,打發我來,叫你能看見,又被聖靈充滿。’18掃羅的眼睛上好象有鱗立刻掉下來,他就能看見,于是起來受了洗,19吃過飯就健壯了。。。”

“主在異象中對他說:‘亞拿尼亞。’他說:‘主,我在這里。’”-- 亞拿尼亞(Ananias)是大馬色的一個基督門徒,我們不知道他是何時來到這里,但經文既然說他只是“聽見”掃羅在耶路撒冷苦害門徒,我們可以肯定他不是因逃避逼迫而剛到這里的。“主在異象中對他說。。”-- 我曾經說過,使徒時代是一個充滿神跡奇事和異象的時代,亞拿尼亞是清楚地看到這個異象,從主那里領受話語,為主做工。今天有的人也自稱是使徒,或先知,或神的仆人,說從主那里看到了異象,領受了話語,要人聽從他的話高于聖經的教導。我們千萬不要上當!

“起來!往直街去,在猶大的家里,訪問一個大數人,名叫掃羅,他正禱告﹔又看見了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進來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見。”-- “直街”在哪里?今天的大馬士革古城有四分之三還被城牆圍住,在過去兩千多年,這些城牆倒了又再修復,只有東門(East gate)(Bab ash-Sharqi)是保羅時代所存留的。進入東門,在右邊就是基督教區(Christian Quarter),有一東西橫貫的大道,就是“直街”(Straight St)請看圖一,在保羅時代寬約一百尺,長約一英里,中間是行人道,兩旁是馬車道。現在這條街已經是有蓋,以遮擋猛烈的陽光,兩旁有很多商店。按傳統的說法,猶大(Judas)的家是靠近街的西端,掃羅就是被人帶到這里。上帝要亞拿尼亞按手在掃羅的頭上,以印証所發生的一切事是真實的。后人在那里建了一座教堂( Chapel of Ananias),以紀念亞拿尼亞在此按手在保羅身上。

“主啊,我聽見許多人說,這人怎樣在耶路撒冷多多苦害你的聖徒。。”-- “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這是耶和華上帝說的(賽五十五:8)所以自古以來,不管是神人摩西,還是先知,如約拿、耶利米等,或新約的約瑟和馬利亞夫婦,當上帝揀選要用他們的時候,他們都不知所措,不明白上帝的意思。亞拿尼亞也是一樣,他不明白上帝何以要他按手在逼迫基督門徒的掃羅身上,叫他能看見。

“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我也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 在徒二十六:16 - 18節,保羅用自己的話詳盡地交待上帝揀選他,賦予他的使命:

“16。。我特意向你顯現,要派你作執事,作見証,將你所看見的事和我將要指示你的事証明出來。17我也要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的手。18我差你到他們那里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上帝﹔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

上帝要差保羅到外邦人那里,作福音的執事,為他作見証。上帝也預先警告保羅,他要為這份差使付上很大的代價,就是“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我在《彼得前書》的《課程綱要》曾這樣說:

“靈恩派第三波的溫約翰(John Wimber)大概是最天真的一個學者。耶穌告訴門徒:‘在世上,你們有苦難。。’(約十六:33)但溫約翰卻唱反調,他認為,現在的教會時代就是聖經所說的‘神將來的國度’(他是持神學家賴特 George Ladd 的天國觀),他提出所謂‘權能布道’,‘權能醫治’的觀念,說神現在是透過信徒行神跡奇事,以証明天國已經來臨。溫約翰強調的權能醫治、應許醫治,好像開出簽了名的空白支票,鼓勵信徒任意填上自己的種種苦難,要求神兌現,排除病痛苦楚,賜下幸福人生。”

你知道保羅歸主后受了什么苦難嗎?這是他親口說的:

“23他們是基督的仆人嗎(我說句狂話)?我更是!我比他們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24被猶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25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遇著船壞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里。26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里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27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林后十一:23 - 27)

弟兄姐妹們,你有這種受苦的心志嗎?_____________

“亞拿尼亞就去了,進入那家,把手按在掃羅身上說。。”-- 我們不知道亞拿尼亞是否真的明白上帝的意思,但就如過去的先知一樣,他順服上帝,按照上帝的吩咐行事。

“兄弟掃羅,在你來的路上向你顯現的主,就是耶穌,打發我來,叫你能看見,又被聖靈充滿。掃羅的眼睛上好象有鱗立刻掉下來,他就能看見,于是起來受了洗,吃過飯就健壯了”-- 保羅終于得到了印証,在路上向他顯現的的確是復活的主。他被聖靈充滿,眼睛立刻看見,路加沒有記載保羅是否有說方言,但我相信他必定有說,因為這是標志著一個全新的開始,不管是從教會歷史的角度來看,還是從保羅個人的生命來看。

亞拿尼亞的“曇花一現”后,就不再出現了。像他這樣的人,還出現在《使徒行傳》的第二十一章,就是先知亞迦布(徒二十一:10)。上帝用人的方法是很奇妙的。

3。徒九:19 - 22  “19吃過飯就健壯了。掃羅和大馬士革的門徒同住了些日子,20就在各會堂里宣傳耶穌,說他是上帝的兒子。21凡聽見的人都驚奇說:‘在耶路撒冷殘害求告這名的,不是這人嗎?并且他到這里來,特要捆綁他們,帶到祭司長那里。’22但掃羅越發有能力,駁倒住大馬士革的猶太人,証明耶穌是基督。”

 “掃羅和大馬士革的門徒同住了些日子,就在各會堂里宣傳耶穌,說他是上帝的兒子。”-- 掃羅的轉變是180 度的,是一個“新造的人”(林后五:17)過去他是猶太教的極端分子,殘害基督的門徒,現在是宣傳耶穌,說他是上帝的兒子。整本《使徒行傳》就有這一節說耶穌是上帝的兒子。我在以前的課文說,門徒是宣講耶穌是基督,因為聽眾都是猶太人。現在,保羅在宣講上有了新的突破,他傳講耶穌是上帝的兒子。這樣的宣講在他的書信里是常有的,如羅一:4,八:14,林后一:19,加二:20,弗四:13 等。這樣的宣講不是單單對外邦人說的,也是對猶太人說的(約五:18)。

“但掃羅越發有能力,駁倒住大馬士革的猶太人,証明耶穌是基督。”-- 掃羅的對手不再是基督的門徒,而是猶太教的人。他的能力從何而來?他的智慧從何而來?過去,我們看到司提反“。。是以智慧和聖靈說話,眾人抵擋不住。”(徒六:9 - 10)現在,我們可以肯定掃羅也是以聖靈說話,才能駁倒和他爭辯的猶太人。當然在這個時候,他也只像彼得和其他的門徒,從舊約經文尋找論據,証明耶穌是基督,他要經過一段時間才孕育出獨特的“稱義觀”,建立基督救贖普世性的革命性觀點。

4。徒九:23 - 25  “23過了好些日子,猶太人商議要殺掃羅,24但他們的計謀被掃羅知道了。他們又晝夜在城門守候,要殺他。25他的門徒就在夜間用筐子把他從城牆上縋下去。”

“過了好些日子。。”-- 區區几個字,指的應該是一段在阿拉伯三年的時間(約主后 35 - 38年,加一:17)。在這段時間,掃羅做了什么沒人知道。有人說他在那里向外邦人傳福音,有人說他在那里建立起整個福音神學的教義架構。三年后,他回到大馬士革。

“猶太人商議要殺掃羅,但他們的計謀被掃羅知道了。他們又晝夜在城門守候,要殺他。他的門徒就在夜間用筐子把他從城牆上縋下去。”-- 回返大馬士革后,由于他的雄辯,叫猶太人對他恨之入骨,有如司提反所遭遇的一樣,他們商議要置他于死地。除了猶太人,當時駐守在大馬士革,亞里達王(King Aretas)手下的提督也要捉拿掃羅,可能是因為他的雄辯,引起猶太人的騷動(林后十一:32 - 33)。跟隨掃羅的門徒要用大籃子把他從城牆上安全地縋下去,才得脫險。以前,掃羅逼迫門徒﹔現在,掃羅被人逼迫。

5。徒九:26 - 30  “26掃羅到了耶路撒冷,想與門徒結交。他們卻都怕他,不信他是門徒。27惟有巴拿巴接待他,領去見使徒,把他在路上怎么看見主,主怎么向他說話,他在大馬士革怎么奉耶穌的名放膽傳道,都述說出來。28于是掃羅在耶路撒冷和門徒出入來往,29奉主的名放膽傳道,并與說希臘話的猶太人講論辯駁。他們卻想法子要殺他。30弟兄們知道了,就送他下凱撒利亞,打發他往大數去。”

“掃羅到了耶路撒冷,想與門徒結交。他們卻都怕他,不信他是門徒。惟有巴拿巴接待他,領去見使徒,把他在路上怎么看見主,主怎么向他說話,他在大馬士革怎么奉耶穌的名放膽傳道,都述說出來”-- 這是掃羅歸主后第一次到耶路撒冷,和彼得同住了十五天(加一:18)。若不是巴拿巴把掃羅領去見使徒,誰都不敢跟掃羅有來往,因為人人還對他心存畏懼,不相信他是真的歸主。我們若有一友如巴拿巴認識自己,可謂一生無憾。在他的書信里,保羅非常在意這段往事,為要証明作為一個使徒,他的福音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加一:12),不是從彼得等門徒來的,因為他歸主后沒有立刻到耶路撒冷求見使徒,從他們那里學習福音真道。

“于是掃羅在耶路撒冷和門徒出入來往,奉主的名放膽傳道,并與說希臘話的猶太人講論辯駁。他們卻想法子要殺他。弟兄們知道了,就送他下凱撒利亞,打發他往大數去。”-- 以前是門徒奉耶穌的名傳講福音(徒四:18,五:40)而招致猶太公會的逼迫,現在是掃羅奉主的名傳講福音而招致猶太人要殺他。因他的生命受到威脅,門徒把他送往大數,就是他的老家(看路線圖)。我們可以肯定的說,他在大數和基利家地區不是躲藏,乃是實踐他的宣教抱負。

我們要在徒十一:25 才看到掃羅再度出場。接下來,聖靈先要預備耶路撒冷教會和使徒的心,讓他們知道福音不是單單給猶太人,也是給外邦人。

6。徒九:31  “那時,猶太、加利利、撒馬利亞各處的教會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聖靈的安慰,人數就增多了。”

少了掃羅帶頭的逼迫,整個巴勒斯坦靜了下來,基督的教會趁這個機會“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聖靈的安慰,人數就增多了。”

“教會”(ekkkesia)這個字是第四次出現在《使徒行傳》(五:11,八:1, 3)。看來除了羅馬政權,沒有人會把基督“教會”和猶太“會堂”混淆在一起了。

默想:

台灣的《圓神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年)出版了五集《改變一生的一句話》,主編的是曹又方,里頭收集了几百位來自政界、商界、學界、報界,赫然有成的杰出人物,把影響他們一生的一句話與讀者分享。

對保羅來說,改變他一生的,是在到大馬色的路上,遇到了復活的主耶穌,聽見聲音對他說:“掃羅!掃羅!你為什么逼迫我?”(徒九:4)

弟兄姐妹們,改變你一生的是什么話?或者你還是老樣子?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