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十七課 - 第一個宣教士 - 腓利

經文:徒八:26 - 40

主旨:腓利遵從聖靈的指引,把福音傳給第一個外邦人。

1。我已經一再說過,對猶太人來說,宣教是一個全新的、革命性的觀念。當耶和華上帝要先知約拿往尼尼微傳達悔改的信息時,他簡直無法理解上帝的旨意,所以才想躲避耶和華。同樣的道理,盡管主耶穌已經給門徒頒布了大使命,要他們“去”使萬民作基督的門徒,甚至在升天之前,還再次命令他們“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証。”(徒一:8)門徒就是無法跨越這道鴻溝,走出耶路撒冷,向外人傳福音。上帝最終要插手,當逼迫臨到門徒的時候,他們被趕出耶路撒冷的安樂窩,逃到猶太地和撒馬利亞,一路上隨走隨傳,成就了上帝的旨意。司提反和腓利這兩個管理飯食的新一代領袖,在上帝的宣教計划里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司提反是第一個殉道者,他流的鮮血成為教會興旺的種子。腓利則是第一個宣教士,上一課,我們已經看到他在撒馬利亞結下了丰碩的福音果實。今天,我們還要跟隨他的腳蹤,看聖靈怎樣引導腓利跟一個來自非洲的埃提阿伯人作個人布道,叫福音又向外踏出了另一步。

2。徒八:26 - 27  “26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利說:‘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那路是曠野。’27腓利就起身去了。。。”

“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利說。。。”-- 還記得上一次路加在徒五:19 提到主的使者嗎?使徒時代的教會是一個天使時常“出沒”的教會,那些說要效法使徒時代教會模式的教會,是否也有天使時常“出沒”呢?

“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那路是曠野。”-- 看圖一的路線四。從耶路撒冷南下,這條路經過伯利恆和希伯倫。迦薩(Gaza)是一座古城,位于希伯倫之西約60公里,距地中海岸約5公里。古城是非利士的五大城之一,所處的位置控制了通往埃及和米所波大米間的沿海大道。主前332年,被亞歷山大大帝圍攻五個月后淪陷,后在主前96年,被羅馬大將軍 Alexander Janaeus 完全毀壞。主前57年,Gabinius 在古城南,靠海的地方另建新迦薩城,就是這節經文的迦薩。腓利走的是一條通往迦薩的曠野路。出發之前,他完全不知道此行的目的何在,但他遵從天使的話,不像先知約拿的躲避耶和華,也不像基甸要求耶和華的使者給他一個証據,“使我知道與我說話的就是主”(士六:17)。從這里我們可以認識到,新約書卷的作者就像腓利一樣,都是被聖靈充滿的人(徒六:5),對靈界的事情非常敏銳,所以他們能從聖靈那里得到清楚、明確的默示,將聖經寫下。

3。徒八:27 - 28  “27腓利就起身去了。不料,有一個埃提阿伯(注:即古實,見以賽亞18章1節)人,是個有大權的太監,在埃提阿伯女王干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他上耶路撒冷禮拜去了。28現在回來,在車上坐著,念先知以賽亞的書。”

“有一個埃提阿伯(注:即古實,見以賽亞18章1節)人”-- 埃提阿伯(Ethiopia)在哪里?這是舊約的古實(也是古代的奴比亞王國 Nubia),位于埃及的南方及蘇丹的北部,尼羅河第二及第三瀑布間的一片土地。千萬不要把聖經的埃提阿伯當作是現在的 Ethiopia 埃塞俄比亞,它們的英文名字相同,但卻不是同一個國家。

“大權的太監,在埃提阿伯女王干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 當時中東許多國家都有太監(Eunuch)在朝廷里居高職。按舊約的律法,太監是不能享有猶太教的許多特權(申二十三:1),不過在賽五十六:3 - 5 太監和外邦人在上帝的國度里都有一份。“干大基”(Candace)不是人名,是埃提阿伯的女王母親的頭銜,掌管國家的大權操在她手中。“總管銀庫”就等于是現在的財政部長,所以他是身居要職的太監。

“他上耶路撒冷禮拜去了。現在回來,在車上坐著,念先知以賽亞的書。”-- 當時有些外邦人厭煩多神的崇拜,對猶太教的獨一神信仰情有獨鐘,有的接受了猶太教,受了洗,就被稱為“歸化者”,有的只上會堂敬拜,讀舊約聖經,就被稱為“敬畏上帝的人”,如約十二;20 的希臘人。太監應該是敬畏上帝的人。他在耶路撒冷禮拜后,坐車回國,在車上念《以賽亞書》的書卷。“念”是開聲的“念”,不然很難閱讀古卷。

4。徒八:29 - 35  “29聖靈對腓利說:‘你去貼近那車走。’30腓利就跑到太監那里,聽見他念先知以賽亞的書,便問他說:‘你所念的,你明白嗎?’31他說:‘沒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于是請腓利上車,與他同坐。32他所念的那段經,說:‘他象羊被牽到宰殺之地,又象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33他卑微的時候,人不按公義審判他(注:原文作"他的審判被奪去")﹔誰能述說他的世代?因為他的生命從地上奪去。’34太監對腓利說:‘請問先知說這話,是指著誰?是指著自己呢?是指著別人呢?’35腓利就開口從這經上起,對他傳講耶穌。”

從這段經文,我們可以看到腓利對埃提阿伯人的個人布道,從頭到尾,都是聖靈安排的。對不信的人來說,一切都很湊巧。當腓利在路上遇到太監的時候,后者正在念《以賽亞書》的五十三章 7 節有關羔羊被宰殺的經文。他閱讀的是七十士譯本的經文。我先要提醒大家,猶太人對以賽亞書四十九章至五十七章的理解跟我們不同。這些篇章被人稱為 Servant Songs,仆人的歌。“仆人”是誰呢?在一些經文里,他們說“仆人”是“以色列”,另一些他們則說是“彌賽亞”。他們不能接受基督教說的五十三章的“仆人”是彌賽亞,因為他卑微到如羊被牽到宰殺之地,任由宰割。腓利是第一個人把這段經文的“他”解說是“耶穌”,這是解經里的一大突破。若非聖靈給腓利明白的心,這是不可能的。

“腓利就開口從這經上起,對他傳講耶穌。”-- 這是今天我給大家的功課:從賽五十三:7 節起,請你開始傳講耶穌,把他的福音說一遍____________

5。徒八:36 - 40  “36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監說:‘看哪,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礙呢?’37(注:有古卷在此有:腓利說:‘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說:‘我信耶穌基督是上帝的兒子。’)38于是吩咐車站住,腓利和太監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給他施洗。39從水里上來,主的靈把腓利提了去。太監也不再見他了,就歡歡喜喜地走路。40后來有人在亞鎖都遇見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傳福音,直到該撒利亞。”

“于是吩咐車站住,腓利和太監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給他施洗。”-- 洗禮是猶太人的潔淨禮,也是外人歸信猶太教的入教禮。對這種禮儀,太監一定不會陌生。不同的是,現在是受洗歸入基督耶穌,就好像彼得在五旬節講道完后,對猶太人說的“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徒二:38)至于三十七節的小字“腓利說:‘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說:‘我信耶穌基督是上帝的兒子。’”,這大概是后人加上去,因為這是典型的洗禮之前的一問一答,他們認為腓利不會隨意地就跟太監施洗。

“腓利和太監二人同下水里去。。。從水里上來。。”-- “從水里上來”(ek tou hudatos)指的應當是浸水禮吧,但這并不表示給洗禮定下了規范。

“太監也不再見他了,就歡歡喜喜地走路。”-- 太監大概成了第一個外邦人信主,將福音帶回埃提阿伯吧。

“后來有人在亞鎖都遇見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傳福音,直到該撒利亞。”-- 主的靈把腓利提去,“提去”的原文是 harpazo,跟帖前四:17 的“被提到云里。。”的“被提”同字。看來腓利的提去至亞鎖都是一個神跡。“亞鎖都”(Azotus or Ashdod)是在迦薩的北方32 公里,或耶路撒冷之西56公里,也是非利士的五大城之一。該撒利亞(Caesarea)位于地中海東岸,離耶路撒冷約87公里。大希律王在主前30年為取代耶路撒冷為猶太省的首府,就在此建城和港口,稱之為該撒利亞,以紀念奧古士督大帝(27BC - 14AD),這是一個完全希臘化的城市。亞鎖都和該撒利亞的位置圖在圖一路線五。徒二十一:8 記載保羅一行人在該撒利亞進了腓利的家和他同住。腓利被稱為“傳福音”的腓利(徒二十一:8)實在當之無愧。作為一個希臘化的猶太人,聖靈引導他在沿岸的希臘化城市傳福音,可說是用人恰當好處。彼得的傳福音給哥尼流(徒十章),被行割禮的猶太人大肆攻擊(徒十一:2),腓利的傳福音給外邦人就沒有那么“轟動”,也許彼得的使徒身份,容易樹大招風吧。話又說回來,按路加的記載,最落力向外邦人傳福音的不是十二使徒,而是如腓利,保羅和他們的同工。不過,他們的事工得到使徒們的認可和大力支持,這是有目共睹的。今天的教會領袖可以從這里學到什么功課嗎?____________________

默想:

約翰衛斯理說:“我把全世界看成我的牧區,意思是無論在什么地方,我認為必須在那里向凡愿意聆聽的人宣告上帝救贖的大喜信息,這是我無從逃避的責任。”

戴德生說:“使徒成功的宣教見証,証明了倚靠上帝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同樣,今天的宣教工作也証明宣教的果效是與金錢、教育、政治權力無關的,人仍是要倒空自己。”

王明道說:“教會今日的失敗,是由于不受上帝的差遣,卻用人去差遣人。”

腓利摸到了上帝的心,在彼得還沒有看到傳福音給外邦人的異象之前,他已知道上帝的心意,福音不是單單給耶路撒冷的猶太人,福音是給世界上所有的人。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