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十四課 - 教會內部的人事紛爭

經文:徒六:1 - 15

主旨:從路加記載的一次教會內部的人事紛爭,我們上一課教會人事管理課。

1。俗語說:“十個人十個樣。”所以我說,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人事紛爭,你大概不會提出異議吧。教會的人是上帝從四面八方召來的,沒有人事紛爭才真怪呢。有人以為教會是個天堂,等到進來后,發現那里的人爭爭吵吵,大失所望而離去。弟兄姐妹可以拂袖離去,教會的長執領袖和牧師傳道能夠嗎?很多時候,他們才是“罪魁禍首”,把教會搞的烏煙瘴氣。在許多誠心事奉上帝的人當中,有的舍己背十字架,把當跑的路跑盡了﹔有的在跑的過程里,變得八面玲瓏,學得那么圓滑,沒有一點棱角。當使徒時代的教會人數激增的時候,作為領袖的,碰上人事紛爭,他們要怎樣處理呢?這是我們今天的功課。

2。在工商機構里,由于人事關系錯綜復雜,所以企業管理非常強調以和為貴,以免因內部的人事紛爭,損害到企業的發展。什么是“和”?“和”不是表面上的一團和氣,而是要溝通、需要時要“直陳逆耳忠言”、要“據理力爭”,力求意見達到共識的“真和”。在《論語.子路》中,孔子對“和”作了最佳的解釋,他說:“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意思是:君子與人意見調和但不與人苟同﹔小人屈從人意,卻不能做到真正平和。孔子把“和”跟“同”作為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嚴格地加以區分,他贊同“和”,反對“同”。讓我引用《左傳.昭公二十年》記載的一則故事幫助大家明白“和”與“同”的差異:

齊景公有一個大臣,叫梁丘據,他對齊景公几乎言聽計從,十分馴服。于是齊景公問晏子:“梁丘據與我算是“和”嗎?”晏子說:“。。若以水濟水,誰能食之?若琴瑟之專壹,誰能聽之?同之不可也是如是。。。”“以水濟水”是以水來煮水,這是“同”,但這樣的食物,誰能食之?“琴瑟之專壹”是指只用一種樂器、一種音色、這是“同”,但這樣的音樂,誰能聽之?按晏子的說法,菜肴要加上醋、醬、鹽各種調味品,和水一起煮魚肉,配合得當,“食之”才“平其心”,這樣的配合才是“和”。音樂也是一樣,“八音克諧”,以八種不同的樂器,不同的音色協調配合,才能奏出悅耳動聽的音樂,這才是真“和”。

換句話說,“和”是不同事物的相輔相成,是多樣性的統一。表現在處理人際關系時,是有原則的和睦相處。對無關原則的小事,講求協調、重視和睦﹔對事關原則性的大問題,就要堅守原則,不應苟同,要“直陳逆耳忠言”、“據理力爭”。“同”是相同事物的疊加,只掩蓋事物之間的差異。當表現在處理人際關系時,是唯唯諾諾、無原則的苟同,甚至同流合污。不要以為孔子只會談“以和為貴”,其實在必要時,孔子也會“爭”。他說:“勇者不懼”,又說:“殺身成仁”。意思是:為了真理,就算粉身碎骨,都要據理力爭,不能屈服。

處理教會人際關系的時候,我們強調的也是“和諧”不是“苟同”。碰到人事糾紛等問題,大家就要在共同的價值觀念、異象、目標底下,通過磋商、協調、溝通等途徑,達到“求大同,存小異”的和諧地步。不要為了息事寧人,將原則置于一旁,以為這樣就是“用愛心互相包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四:2 - 3)若為了達致和諧,教會領袖和牧師傳道變得八面玲瓏,學得那么圓滑,沒有一點棱角,這不是一樁好事,其實是悲哀,因為他們為人處事毫無原則,如樂器失去“音色”。

教會有時也要學會“爭”。猶 3 說:“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異端學說是毒瘤,若讓傳講異端的人進來而坐視不理的話,它擴散的非常迅速,只要那么一丁點兒,就能癱瘓整個教會,置人于死地。所以我們一定要像刮毒那樣,把它刮出來,還要刮得徹底才行。

3。徒六:1  “1那時,門徒增多,有說希利尼話(希臘話)的猶太人向希伯來人發怨言,因為在天天的供給上忽略了他們的寡婦。”

 “說希利尼話(希臘話)的猶太人”是什么人?這是那些過去被擄、散居在各地的猶太人,經過多年在外寄居,對猶太的傳統并不執著,又擁抱希臘文化和思想,被視為自由派的猶太人,居比路的巴拿巴就是一例(徒四:36)。希伯來人則是在巴勒斯坦久居的猶太人,他們說古代傳下來的亞蘭語(亞蘭語和希伯來語都用同一組字母),以不與外族人摻雜為榮,他們也鄙視說希臘話的猶太人。

“有說希利尼話(希臘話)的猶太人向希伯來人發怨言,因為在天天的供給上忽略了他們的寡婦。”-- 教會人數激增,過的又是共產生活,又沒有組織架構,遲早定會出現摩擦、沖突。這里記載的,當然不是第一起紛爭事件,路加特別挑出它,可能是因為它的解決方案有特別重要的意義。“發怨言”,原文是 gogguzo,保羅和彼得都教我們不要發怨言(腓二:14,彼前四:9),以色列人就是因為在曠野發怨言而遭滅命。(林前十:10)猶太人的聖殿有把平日收集的一部分奉獻作為救濟寡婦和孤兒之用。現在那些歸信耶穌基督的寡婦大概已經得不到這樣的救濟,改由教會來承當。可能救濟的重擔落入希伯來人的信徒身上,他們可能有意無意之間,忽略了說希臘話的猶太人的寡婦。遇到這樣的問題時,說希臘話的猶太人應該怎樣做呢?看來當時的教會并沒有什么投訴的渠道可以遵循。在這樣的情況下,“發怨言”對嗎?向上帝發怨言肯定是大罪,向人發怨言又如何?陶恕(Torrey)說:“有一些罪是最能傷害心靈、破壞見証的,發怨言是其中的表表者。一顆抱怨的心是從不缺乏理由的,喜歡抱怨的人永遠有足夠的原因叫自己不快樂,而發怨言的對象可以是任何東西。”所以,寡婦被忽略只是一個導火線,若要發怨言,說希臘話的猶太人不愁在教會里找不到東西來“怨”。所以,若問題處理不當,小事可能變成大事,大事變得不可收拾,教會天天就會爭爭吵吵,失去了見証。

4。徒六:2 - 7  “2十二使徒叫眾門徒來,對他們說:‘我們撇下上帝的道去管理飯食,原是不合宜的。3所以,弟兄們,當從你們中間選出七個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人,我們就派他們管理這事。4但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5大眾都喜悅這話,就揀選了司提反,乃是大有信心、聖靈充滿的人﹔又揀選腓利、伯羅哥羅、尼迦挪、提門、巴米拿,并進猶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6叫他們站在使徒面前。使徒禱告了,就按手在他們頭上。7上帝的道興旺起來。在耶路撒冷門徒數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許多祭司信從了這道。”

 “我們撇下上帝的道去管理飯食,原是不合宜的。”-- 是因為使徒管理飯食不妥,導致說希臘話的猶太人的寡婦的需要被忽略了?還是因為有發怨言的事,有人建議他們親自管理飯食,不要假手于人?我們不知道。我見過牧師獨攬大權,包辦教會大小事情,坐在每一個大小的會議,搞得連主日的講章都沒有時間預備。在得知有人發怨言后,我們不知道使徒們有沒有先坐下來討論如何解決爭端。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沒有和教會眾門徒事先討論,就叫了他們來,說:“我們撇下上帝的道去管理飯食,原是不合宜的。”這是一個有關原則的問題,使徒們認為傳講上帝的道和祈禱比任何其他的事情更應優先處理,所以這不是一個“和”或“同”的問題,乃是一件需要“爭”的事。就算眾門徒中有提出異議,他們也事在必行,義無反顧。這是聖靈對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都應當聽!

“當從你們中間選出七個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人,我們就派他們管理這事。”-- 我不是說傳講上帝的道和祈禱比其他事情重要,我是說“應優先處理”。管理飯食不是不重要,我們只要看“管理”這個字就明白。第二節的“管理”,原文是 diakoneo 和第四節的 “祈禱傳道為事”的“事”,原文是 diakonia,是源于同一字根,都是事奉的意思。新約里多次提到的“執事”也是源自同一字根。有解經家說,這七個被選立的人就是新約教會的第一班執事。總之,管理飯食并不是低下的工作。但對于使徒們,他們認為應優先處理傳講上帝的道和祈禱,把管理飯食的工作交給別人。交給誰呢?這是“和”的問題。使徒認為這些人應當具備的條件是:“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管飯食要有智慧,這是一定的。但何以要有好名聲,要被聖靈充滿呢?“好名聲”的原文是 marturoumenous,是見証的意思,也就是要有好見証,這樣才能得到別人的尊敬。“被聖靈充滿”是事奉上帝的人必要具備的條件,不管是做哪一種工作。唯有一個生命被聖靈管制的人才能在教會中服事人。我時常說,教會里的問題人物,不是那些沒有參與事工的人,乃是那些熱心服事,但生命卻沒有受聖靈管制的人。你同意我的看法嗎?_____________

揀選的工作是“和”的工作。經過磋商討論,大家同意七個人選,就是司提反(Stephen)、腓利(Philip)、伯羅哥羅(Prochorus)、尼迦挪(Nicanor)、提門(Timon)、巴米拿(Parmenas),并進猶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Nicolas)。司提反特別被挑出來,說是“大有信心、聖靈充滿的人”,因為他是下文的主角。腓利有別于“使徒的腓力”,他被人稱為“宣教的腓利”,是下文第八章的主角。七個人都有希臘的名字,所以一定是說希臘話的猶太人,不是說亞蘭語的土生猶太人。既然問題是出在講希臘話的猶太人,就由他們自己的人來化解,這是很有智慧的做法。

“使徒禱告了,就按手在他們頭上。”-- 揀選是眾人的責任,但仍要得到使徒的認可。這是《使徒行傳》第一次提到按手之禮,很可能是效法主耶穌給病人按手(如太九:18,可五:23,路四:40)和祝福(可十:16)的行動。保羅在書信中有提到按手給人恩賜(提后一:6),和叫人不要急促替人行按手之禮(提前五:22)。由于“按手”總是和“禱告”相連,是上帝垂聽禱告,通過按手之禮,成就他的旨意。我們不要視按手有任何神奇的作為,畢竟這只是一個外表的禮儀。

“上帝的道興旺起來。在耶路撒冷門徒數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許多祭司信從了這道。”-- 教會把一個危機化為契機,一方面有了一個雛形的組織架構,化解人際間的緊張關系,另一方面,使徒們可以專心傳道禱告。路加在這里又作了一次小總結。現在連猶太祭司也歸向耶穌基督,這是傳福音中不小的突破。

5。徒六:8 - 15  “8司提反滿得恩惠能力,在民間行了大奇事和神跡。9當時有稱利百地拿會堂的几個人,并有古利奈、亞歷山太、基利家、亞西亞各處會堂的几個人,都起來和司提反辯論。10司提反是以智慧和聖靈說話,眾人敵擋不住,11就買出人來說:‘我們聽見他說謗瀆摩西和上帝的話。’12他們又聳動了百姓、長老并文士,就忽然來捉拿他,把他帶到公會去,13設下假見証說:‘這個人說話不住地糟踐聖所和律法,14我們曾聽見他說,這拿撒勒人耶穌要毀壞此地,也要改變摩西所交給我們的規條。’15在公會里坐著的人都定睛看他,見他的面貌好象天使的面貌。”

從這里開始至第八章,鏡頭從使徒轉移到管理飯食的其中兩個人,就是司提反和腓利。查考這兩章后,大家會注意到這些所謂管理飯食的人,跟現在教會一般的執事(deacon)有很大差別。他們除了管理飯食外,還出外傳福音、行神跡奇事。。今天的教會執事是否被太多的事務糾纏,不能效法司提反呢?還是傳福音已經不是執事的差事?____________________

“司提反滿得恩惠能力,在民間行了大奇事和神跡。”-- 前几章給我們的印象,似乎只有使徒才有那種能力,奉耶穌基督的名行神跡奇事,以見証耶穌就是基督。現在我們看到那些協助使徒處理教會事務的領袖也具有同樣的能力。我們是否因此就可以下結論說,現在的信徒都具有這樣的能力,行神跡奇事呢?

“當時有稱利百地拿會堂的几個人,并有古利奈、亞歷山太、基利家、亞西亞各處會堂的几個人,都起來和司提反辯論。”-- 利百地拿(Libertines)是猶太人,本來是羅馬人的奴隸,后來被釋放,聚居在耶路撒冷。由于人數眾多,就設立自己的猶太會堂。他們聯合其他四個在耶路撒冷的猶太會堂的人,就是古利奈(Cyrenians)、亞歷山太(Alexandrians)、基利家(Cilicia)、亞西亞(Asia),跟司提反辯論。辯論什么?一定是有關耶穌是不是基督,或耶穌是否復活了的事。

“司提反是以智慧和聖靈說話,眾人敵擋不住。”-- 下一章我們就有機會看到司提反是怎樣以智慧和聖靈說話了。

“眾人敵擋不住,就買出人來說:‘我們聽見他說謗瀆摩西和上帝的話。’他們又聳動了百姓、長老并文士,就忽然來捉拿他,把他帶到公會去,設下假見証說:‘這個人說話不住地糟踐聖所和律法,我們曾聽見他說,這拿撒勒人耶穌要毀壞此地,也要改變摩西所交給我們的規條。’”-- 這樣的情節大家是否似曾相識呢?是的,這几乎是猶太人指控耶穌的翻版。(可十四:57 - 58,十五:29)這正應驗了耶穌說的,“仆人不能大于主人,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約十五:20)從控狀看來,司提反是被法利賽人指控,跟彼得和約翰被撒都該人審訊不同。

“在公會里坐著的人都定睛看他,見他的面貌好象天使的面貌。”-- 一個與主有親密靈交的人,他的面貌必然像天使的面貌。摩西從聖山下來時就是一例。(出三十四:29 - 35)以前有人見到慕安德烈(Andrew Murray)后,說:“。。他(慕安德烈)安靜地說:讓我們一起禱告。這個禱告帶給我們的祝福歷久不衰。在會見他之前,我們只知道他是一位聲譽響遍全球的屬靈作家,是南非最受愛戴的傳道人﹔在這禱告之后,我們知道我們是遇見一位神人。” --  巴洛(Walter Barlow)

下一課,我要和大家查考司提反在公會前傳講的那篇感人肺腑的講章。

默想:

教會最近發生的一次危機是什么?是如何得到解決?請你在課堂上和大家分享。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