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十課 - 初嘗逼迫滋味的教會

經文:徒四:23 - 31

主旨:分析第一篇被記錄下來初期教會的禱告詞。

1。徒四:17 “于是叫了他們(彼得、約翰)來,禁止他們總不可奉耶穌的名講論教訓人。”主耶穌升天之后,我們已經看過門徒奉他的名禱告,奉他的名醫病,他們已經認識到主耶穌的名是大有能力的。一個本來在巴勒斯坦平平無奇的名,因他“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低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腓二:8 - 11)從此這個名叫人聽了扎心,聽了喪膽。教會和猶太公會的第一次交鋒就是為了這個名。我也說過,每逢使徒提起這個名時,時常都在前面加上了“你們所釘十字架、上帝叫他從死里復活”(徒四:10)的“銜頭”。

    今天,主耶穌這個名,仍然叫人聽了扎心,聽了喪膽,世上還有許多地方禁止人奉耶穌的名講論教訓人。很多人為了這個名受到逼迫,受鞭打,坐監牢,甚至殉道。我們不要以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彼前四:12),因為主耶穌早已預言說:“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里,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太二十四:9)所以,弟兄姐妹們,“你們要把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挺起來。。”(來十二:12)時候將到,上帝要為你們伸冤,“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二十四:13)。

2。徒四:23 “二人既被釋放,就到會友那里去,把祭司長和長老所說的話都告訴他們。”

 彼得和約翰在公會因瘸腿者得醫治而被查問,由于公會成員找不到任何漏洞,想不出法子刑罰他們,唯有恐嚇他們一番,把他們釋放了。

“二人既被釋放,就到會友那里去。。”-- “會友”的原文是 idious,意思是他們自己的人,用法如約一:11,指的不單是使徒們,還包括別的屬于主耶穌的人。這里用“會友”實在很貼切。

“把祭司長和長老所說的話都告訴他們。”-- 我很喜歡這句話,彼得和約翰不把醫治瘸腿者和在公會前的受查問視為個人的行動,他們對教會負有說明這一行動的責任(accountability),在釋放后的第一時間,他們回來匯報給教會。從下文我們可以推測,當教會知道他們被押在公會的時候,他們一定整夜為他們禱告。他們兩人的被押和受盤問,教友都感同身受。我們開始看到教會在學習“彼此相愛關懷”的功課,正如主耶穌當初教導他們的。(約十三:34 - 35)

3。徒四:24  “他們聽見了,就同心合意地高聲向上帝說:‘主啊!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

我們真要感謝主,他用路加為我們記載了門徒的第一篇禱告詞。過去,我們看到耶穌怎樣教導門徒禱告,如《主禱文》(太六:9 - 13)﹔我們也看過耶穌怎樣禱告,如約十七:1 - 26。雖然在徒一:14,二:42 都有提到門徒在禱告,但我們卻沒有機會讀到他們的禱詞。現在,我們要好好地分析這篇簡短的禱詞,從中學習一點功課。

“同心合意地高聲向上帝說。。”-- “同心合意”的原文 homothumadon,已經成為門徒禱告時的“商標”(徒一:14,二:46,和以后的五:12,七:57,十五:25 等)“高聲”-- 也許傳統教會應該學學這種不很“斯文”的禱告。

“主啊。。”-- 原文是 Despota,英文是 Sovereign Lord,這是誰?新約在路二:29,彼后二:1,猶4,啟六:10 才有這樣對上帝的尊稱。保羅則以這字作“主人”解(與仆人相對,提前六:1,2,提后二:21,多二:9)門徒沒有按耶穌的教導用“我們在天上的父”(太六:9),卻用這個尊稱實在大開我們的眼界。Despota 是指絕對的統治者,有最高的管轄權。門徒在這里特意地用此字表達他們對上帝的信念 - 上帝的主權(Sovereignty)。接下來的話說明了這個字的意思。

“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 當教會初嘗逼迫滋味的時候,門徒在禱告中高舉一個對上帝的信念,就是上帝對一切的主權﹔他是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上帝,所以一切都在他的掌管下,公會雖是猶太人的最高法院,有捉拿人、審判人,甚至在外邦人闖入聖殿內院時,還有執行死刑的權柄,但正如耶穌說的:“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約十九:10 - 11)若教會和所有基督的仆人都牢牢地持守這個信念,敵人又能奈我何?

4。徒四:25 - 28  “25你曾借著聖靈托你仆人,我們祖宗大衛的口說:‘外邦為什么爭鬧?萬民為什么謀算虛妄的事?26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也聚集,要敵擋主,并主的受膏者(注:或作"基督")。'27希律和本丟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這城里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聖仆耶穌(注:"仆"或作"子"),28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預定必有的事。”

“你曾借著聖靈托你仆人,我們祖宗大衛的口說。。”-- 在這之前,我們已經看到彼得三番四次地引用舊約的經文(徒一:20,二:16 - 21,25 - 28,31,34 - 35,四:11)。我也說過,他之所以能如此做,全是真理的聖靈的引導,本身就是一個神跡。現在從門徒的禱詞,証明了我所說的,絕非自己的臆測,聖靈的確給門徒新的亮光,了解舊約聖經上帝的話語。

“外邦為什么爭鬧?萬民為什么謀算虛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也聚集,要敵擋主,并主的受膏者(注:或作"基督")。”-- 這是引自詩篇二:1 - 2的經文。向來猶太的解經家都視這首為彌賽亞詩篇。大衛王作這詩的原意是,當時以色列的周圍列邦還在叛變,雖然如此,王的加冕典禮仍然照常進行,詩人在這里勸列邦別再妄想作亂,應該摒棄反叛耶和華上帝和他所膏立的王之計划。但在聖靈的感動下,這首詩指向了末后時代,當彌賽亞來臨時,他要用鐵杖擊殺列國,轄管列邦。(啟二:27,十九:15)如此解釋其實并不希奇,就算猶太的解經家也懂得,但奇妙的還在后頭!

“希律和本丟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這城里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聖仆耶穌(注:"仆"或作"子"),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預定必有的事。”-- 門徒在聖靈的指引下,竟然把這首詩篇的敵人 - 外邦、萬民、君王、臣宰,解釋為希律安提帕王(Antipas,路二十三:7 猶太人的權威),本丟彼拉多(羅馬政權的代表),外邦人(約外之人)和當時的以色列民(立約之民),說他們在耶路撒冷聚集,攻打耶穌,把他釘死在十字架。但這不是悲劇,門徒再次地肯定,一切都在上帝的管理和掌權底下,按著他的定旨先見,按著劇本一一地呈現在歷史的舞台上。這是聖靈在門徒身上所做的神跡。

5。徒四:29 - 30  “29,30他們恐嚇我們,現在求主鑒察。一面叫你仆人大放膽量,講你的道﹔一面伸出你的手來醫治疾病,并且使神跡奇事因著你聖仆耶穌的名行出來(注:"仆"或作"子")。”

“他們恐嚇我們,現在求主鑒察。”-- 這是逼迫的開始,還沒有皮肉之痛,沒有流血斷肢,沒有殉道舍身,有的只是“恐嚇”。感謝主,教會在受逼迫之初,就已經學會了“求主鑒察”的功課,不是“求主報仇伸冤”。“鑒察”的原文是 epeidon,只有路加在新約用此字(路一:25,徒四:29),英文是 behold,consider,意思是叫上帝仔細審察發生的事件,也有看顧的意思。不要說“恐嚇”,就算“殉道”,教會也不用叫上帝報仇伸冤,因為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我們要做的,乃是“以善勝惡”(羅十二:19 - 21)

“一面叫你仆人大放膽量,講你的道﹔一面伸出你的手來醫治疾病,并且使神跡奇事因著你聖仆耶穌的名行出來。”-- 我在上一課解釋初期教會的使徒對神跡是持什么態度時說:“。。我們可以知道他們把‘道’和‘神跡奇事’等量齊觀。在教會建立的初期,教義還沒有完整的詮釋,兩者并重是有必要的。但從主后六十年代的彼得前后書,以及保羅的書信,我們看到就算教會面臨逼迫,‘神跡奇事’已經不再是個話題,使徒強調的反而是信徒要有受苦的心志(彼前四:1,羅五:3,八:18)。”

6。徒四:31  “31禱告完了,聚會的地方震動,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上帝的道。”

整篇禱詞只不過182個中文字(和合本),原文是134 個希臘字。當然又是路加在收集資料后,重新整理編排,不過保留了結構和鑰詞。我們可以看到,禱告不是一定要長篇大論,也不是一定要有固定的模式,如主禱文。

“聚會的地方震動。。”-- 有的人說,教會一定要回到新約初期教會的模式。我反問這些人,你們禱告后,有經歷“聚會的地方震動”嗎?

“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上帝的道。”-- 這里再次証明,被聖靈充滿的人,不一定是說方言,或行神跡奇事。上一課我說:“。。被聖靈充滿,原文是 plestheis pneumatos hagiou。。在新約聖經,這個詞語是路加所專用(路一:5,41,67,四:1,徒二:4,四:8,31,六:3,5,七:55,九:17,十一:24,十三:9,52)保羅只在弗五:8用這詞語。。被聖靈充滿的結果是:彼得放膽地講論上帝的道。(徒四:13,31)”我給大家一個功課:查考路加所有用“聖靈充滿”的詞語,被聖靈充滿的人有什么恩典的彰顯?_____________

有人說,禱告能改變萬事。“祈禱會”過后,教會發生了什么事情?請大家留意下一課的講解。

默想:

保羅說:“。。不住地禱告”(帖前五:16)

這是否意味著,上述的禱告會要不斷地重復這篇禱詞,直到“聚會的地方震動”才罷休。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