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提摩太后書 - 當跑的路跑盡了

第四課 - 福音使者阿尼色弗

經文:提后一:15 - 18

主旨:阿尼色弗被保羅提名道姓固然好,在教會的事奉上,所有的“無名冠軍”都是上帝所記得的。

1。在上兩課,我們已經查考了提摩太后書第一章1 - 14 節。我稍微提醒大家,這是保羅寫給提摩太的一封個人書信,他不是寫什么神學畢業論文,所以我們不要過分在書信里挖掘神學的理論。過去像路德因為某封書信沒有基督的要道,如復活、救贖,就貶低該書信的價值,我覺得這是不對的。但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可忘記,保羅就算是寫一封私人書信,他時常都是根據福音要道的原則來談論一些問題。提摩太后書就是這樣的一封書信。

2。提后一:15  “ 凡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我,這是你知道的,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

亞細亞(Asia)指的是現在的土耳其。亞細亞的人包括了過去他在三次傳道旅程上所建立的教會,如以弗所、加拉太、歌羅西等教會的弟兄姐妹。提摩太身在以弗所,當然他也知道保羅信上所指的人是誰。我們無法從信上肯定,保羅指的“離棄”是這些在羅馬的亞細亞弟兄在他提出申訴時,沒有前來幫助(提后四:16),還是保羅被羅馬政權逮捕的時候,他們都棄他不顧。

這些弟兄姐妹可能都是保羅用福音生的,對他來說,每一個都是他的屬靈兒女。如今,一個個在他遭遇逼迫時離棄他,用保羅的話,就是“以他為主被囚為恥。”(提后一:8)你說保羅心里怎么不痛心?但保羅在提后四:16 - 17 卻這樣說:“ 我初次申訴,沒有人前來幫助,竟都離棄我﹔但愿這罪不歸與他們。惟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使福音被我盡都傳明,叫外邦人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里被救出來。” 保羅沒有怪罪這些弟兄姐妹,他們不過是在大難臨頭時,一時驚慌失措,才會離棄保羅。對于另外一些人,在提摩太前后書被點名的,如許米乃、亞歷山大(提前一:20),他們是丟棄良心,離棄真道,賣友求榮的人,保羅卻說“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使他們受責罰。。”(提前一:20)我們對腓吉路和黑摩其尼的身份不詳,不知道他們是屬于哪一種的人。

這里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課:不要隨便一竹竿打整條船的人!譬如強權政府給教會施加壓力,迫害教會領袖,這時候,當然有些軟弱弟兄驚慌失措而躲避,我們不要立刻怪罪他們,應該盡力挽回他(她)們。對于那些賣友求榮,與強權妥協的人,那就另當別論,把他們“交給撒但”好了!

3。提后一:16 - 18  “愿主憐憫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因他屢次使我暢快,不以我的鎖鏈為恥。反倒在羅馬的時候,殷勤的找我,并且找著了。愿主使他在那日得主的憐憫。他在以弗所怎樣多多的服事我,是你明明知道的。”

跟上一節“離棄”保羅的弟兄姐妹不同的是,阿尼色弗(Onesiphorus)一家人卻在患難時見真情﹔他不但不以保羅的鎖鏈為恥,反而不怕羅馬政權的迫害,從老遠的以弗所來到羅馬,冒著生命危險,殷勤的找保羅。當保羅身邊最需要有個熟人的時候,阿尼色弗使他暢快得安慰。從第18節的文法,“愿主使他在那日得主的憐憫”是second aorist active optative (祈使語氣,表達愿望),我們可以推斷阿尼色弗大概已經去世,他很有可能在監牢服事保羅的時候殉道。在提后四:19,保羅有問阿尼色弗在以弗所一家人的安。

世世代代,我們都有看到像阿尼色弗這樣的福音使者,他們可能不是什么教會的領袖,但我確信,雖然他們一生默默無聞,卻在上帝的工作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在保羅的書信里,我們時常看到他將這些人的名字點出來,如腓立比書信的友阿爹和循都基(腓四:2)﹔至于那些無名的基督徒,保羅稱他們為“其余和我一同做工的”(腓四:3),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腓四:3),主要獎賞他(她)們的貢獻。(西三:23 - 24)

弟兄姐妹們,你也許正在照顧一個殘疾者、或在一個救援任務中派發食物、或在教導一班小朋友,而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你。盡管你是一個“無名的冠軍”,但上帝洞悉一切。上帝一定記得你的工作,在那日你一定得他的憐憫。

保羅在這三節經文里,兩次對提摩太說:“這是你知道的。。。是你明明知道的。”保羅是要用這些人激勵提摩太,在大難來臨時,也要剛強壯膽。在第四章,他要提摩太趕緊到羅馬來看他(提后四:9),像阿尼色弗一樣,不要害怕。

默想:

在運動場上,我們說:“除了冠軍,沒有人會記得誰是亞軍和季軍。”但在教會的事奉上,就算你沒有像阿尼色弗那樣被點名道姓,我們每一個人在上帝的眼中,都是“無名的冠軍”,是上帝所記得的。

最要緊的是,不要像彼拉多,被人提名道姓在使徒信經﹔也不要像許米乃、亞歷山大,被人記載在聖經里,名字遺臭萬年。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