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提摩太后書 - 當跑的路跑盡了

第十二課 - 當跑的路跑盡了

經文:提后四:6 - 8

主旨:保羅把自己的一生作個總結。

 

1。《每日靈糧》2001年九月二十日記載了這則故事:

“。。(有一只獵犬),它起先追趕一只鹿,但在路上它遇到一只狐狸,它就跑去追狐狸。過了一會兒,出現了一只兔子,獵犬又跑去追兔子。最后,跑來了一只老鼠。獵犬就追這只老鼠,一直追到老鼠跑進洞里。這只獵犬呢,開始時是追蹤一只大鹿,最后卻落到望著老鼠洞干瞪眼的窘境。

我們大家都會嘲笑這只獵犬吧!但若我們停下來想想,就會發現自己也常容易分心,有時我們甚至會在追隨基督的路上走岔了。雖然有個好的開端,但之后卻很容易偏離了。”

保羅絕對不是這種人,他是一個“忘記背后,努力面前,向著標標竿直跑”(腓三:13)的人﹔他的人生有目標,為要“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腓三:12),或說“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里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三:14)今天我們要查考的經文是保羅離世之前,直抒胸臆,至死忠心的基督仆人之言。記得宋朝民族英雄文天祥臨死前寫的:“鏡里朱顏都變盡,只有丹心難滅”,又寫:“自古人生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保羅為主的一片“丹心”,可不只照汗青罷了,乃是在上帝的生命冊上光彩熠熠。

除了一些私事的囑咐,保羅要對提摩太說的話也几乎說完了。現在是他被澆奠之前,最后的說話。若是上帝在接你回天家之前,給你一分鐘把要說的話說出來,你會說什么?____________

2。提后四:6   “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

新約神人保羅終于來到這一刻,知道自己離世的日子到了。作為一個人,我想他心里一定百感交集,他要離開自己最親的真兒子提摩太,離開過去三十年來跟他出生入死,在屬靈的戰場上并肩作戰,在教會、在傳道旅程上、在監牢里、在。。。就算神人,也會感觸良多。

但另一方面,我們從保羅的書信可以知道,他多么盼望這一天的到來,因為知道自己可以跟親愛的主耶穌在一起,以后的日子真是好得無比:

林后五:4   “我們在這帳棚里嘆息勞苦,并非愿意脫下這個,乃是愿意穿上那個,好叫這必死的被生命吞滅了。”

腓一:22 - 23   “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么。我正在兩難之間,情愿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

保羅把自己的離世看作是“被澆奠”,是很有意思的。“澆奠”的原文是spendomai,英文是 being poured out,這是祭祀上帝禮儀上的用語,只在腓二:17用過,意思是把自己當作是酒或血洒在地上。保羅就是把自己當作是祭物全燒在祭壇上獻于上帝。他不是空空的來到祭壇前,他是將三十年的忠心事奉帶到祭壇前,全然倒空在壇上,作為馨香之祭。

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能像保羅那樣,把自己的離世當作是被澆奠嗎?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提后四:7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這句經文大概是訃告上最常見的。當然每個基督徒都可以引用這句話來總結自己的一生,我完全沒有異議。不過我覺得大家應該好好渡過這一生,再來用這句話,不要在回天家的時候,才用這句話充排場,好像外邦人用挽聯一般。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從原文我們可以看得很清楚,保羅是特別強調“美好”這個字。按原文直接翻譯的話,這句經文是:

那“美好”(kalon,英文 good)的仗(struggle)我已經打過了﹔

那路(course)我已經跑盡了﹔

那信(faith)我已經守住了。

換句話說,不是所有的“仗”都是美好的。什么是仗?“仗”的原文是agona,指的是當時運動場上的比武較量。保羅很喜歡用這個字來比喻人生,如林前九:25,西一:29。勝負是次要,重要的是自己盡全力參賽,按規矩競技(提后二:5),打完之后可以無愧于心。人生不就是一場這樣的競技較量嗎?

什么是不“美好”的仗?____________________

“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 在徒二十:24,保羅曾用這個隱喻對以弗所的長老們說:“只要行完我的路程”。當時路還沒有跑盡,如今卻已來到盡頭。我跑過馬拉松賽,開頭總是人頭攢動,大家爭先恐后,但跑了四分之一路程后,大家撞擊那道“無形的牆”(wall,這是跑步的朮語)時,平時訓練不足的就開始慢下來,若不堅持下去,還會放棄。這時只有那些訓練有素,有耐力,認定目標的人才會繼續。最后的沖刺是最難的,自己就曾經在最后的四分之一路程停下來,再也跑不動了!跑天路跟跑馬拉松賽完全一樣:開頭很有勁,半路就氣喘如牛,來到最后的四分之一關頭,放棄的大有人在,多少人能堅持到底跑完了?

請問弟兄姐妹,我們要怎樣裝備自己跑完這條天路?___________________

“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英文是I have kept the faith,這也是啟十四:12 的用字:“。。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的真道。”誰能守住所信的道呢?是那些有忍耐的信徒(啟十四:12,十三:10),他們在患難逼迫來臨的時候,不向強權妥協,不向魔鬼低頭,不與世俗同流合污。。。寧死也不屈服,要至死忠心。這樣的人才配得說“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在順境中,我們又怎樣知道一個人是否守住了所信的道?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提后四:8    “從此以后,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

親愛的弟兄姐妹,我敢向你挑戰,如果你讀到這句經文,還會對自己的救恩有懷疑,對永生沒有把握,不知道基督是否會再來,不知道有沒有審判,不知道有沒有獎賞。。。那我以后要封筆不再寫了!

“那日”-- 歷史的巨輪不是無目的的滾動,那日它要停下來,主必再來,主要顯現。

公義的主要按著公義審判活人死人(提后四:1)。名字不在生命冊上的,他就被扔在火湖里﹔名字在生命冊上的,獎賞的多少是看三個因素:工作的量,工人的素質和做工的動機。(請看基督生平一百十二課)保羅在腓立比書三:14 也說:“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里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公義的冠冕”-- “公義的冠冕”、“生命的冠冕”(雅一:12)、“榮耀的冠冕”(彼前五:4)。。這些都是修辭上獎賞的代用詞。

保羅說的這几句最后的話,是自己人生的一個總結,也是勸勉提摩太要打美好的仗、跑盡那條路、守住所信的道,直到基督的再來。

默想:

但愿天下的“提摩太”都配得在自己的訃告上寫下: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