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九課 - 大衛戰勝非利士人

經文:撒下五:17 - 25,代上十四:8 - 17

主旨:大衛登基作以色列王后,非利士人企圖攔阻,上來攻擊以色列,大衛靠著主戰勝非利士人,取得了第一場軍事上的勝利。

1。撒下五:17 - 18  “17非利士人聽見人膏大衛作以色列王,非利士眾人就上來尋索大衛。大衛聽見,就下到保障。18非利士人來了,布散在利乏音谷(Rephaim)。”

上一次提到非利士人是在哪一章啊?是撒上三十一章,非利士人在基利波與以色列人爭戰,掃羅葬身該處。在時間上,現在離開該場戰役至少有七年多,因為大衛在希伯倫作猶大王有七年零六個月(撒下五:5)。在這段時間,非利士人不可能不知道他在希伯倫作王。非利士人向來都是以色列人的死敵,何以我們聽不到他們的一點動靜呢? 有的聖經學者說,非利士人還把大衛視為“自己人”,因為大衛過去投奔非利士地的迦特王(撒上二十七:1-12),“大衛使本族以色列人憎惡他,所以他必永遠作我(迦特王亞吉)的仆人了。”(撒上二十七:12)現在以色列人膏他為王, 等于全以色列的一種獨立宣言,他們深怕大衛鞏固自己的勢力,倒轉矛頭與非利士人作對,所以才出兵尋索大衛。由于聖經沒有明說,我們很難判斷這樣的說法是否正確。總之,大家都在爭地盤就是了。

“非利士眾人就上來尋索大衛。大衛聽見,就下到保障。”-- 這里的“上來”(came up,希伯來文 `alah)是什么意思?最自然的解釋是從非利士地“上來”希伯倫的猶大山地(如撒下二:1),不過也有學者認為“上來”有 暗示前來挑舋的意思。“尋索”表示非利士人不知道大衛的所在,所以人數不會很多。“保障”(hold,fortress 希伯來文 Matsuwd)指的可能是撒下五:9 的“大衛城”,或附近的防衛城。

“非利士人來了,布散在利乏音谷(Rephaim)。”-- 利乏音谷在哪里?看圖一。它始于耶路撒冷西南約五公里,并向西南延伸,止于伯利恆之西北約四公里之處。

2。撒下五:19 - 21  “19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可以上去攻打非利士人嗎?你將他們交在我手里嗎?’耶和華說:‘你可以上去,我必將非利士人交在你手里。’20大衛來到巴力毗拉心(Baalperazim),在那里擊殺非利士人,說:‘耶和華在我面前沖破敵人,如同水沖去一般。’因此稱那地方為巴力毗拉心(Baalperazim)。21非利士人將偶象撇在那里,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拿去了。”

“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可以上去攻打非利士人嗎?你將他們交在我手里嗎?’”-- 似曾相識的句子嗎?以下經節記錄他過去求問耶和華的事:

所以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去攻打那些非利士人可以不可以?”耶和華對大衛說:“你可以去攻打非利士人,拯救基伊拉。”(撒上二十三:2)

大衛又求問耶和華。耶和華回答說:“你起身下基伊拉去,我必將非利士人交在你手里。”(撒上二十三:4)

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追趕敵軍,追得上追不上呢?”耶和華說:“你可以追,必追得上,都救得回來。”(撒上三十:8)

當時大衛有祭司亞比亞他同在,后者手里有以弗得(撒上二十三:6),所以在一切事上都可以求問耶和華。怪不得大衛凡事亨通,無往不利。現在我們怎樣求問耶和華呢?_____________

“大衛來到巴力毗拉心(Baalperazim),在那里擊殺非利士人,說:‘耶和華在我面前沖破敵人,如同水沖去一般。’因此稱那地方為巴力毗拉心(Baalperazim)。”-- 巴力毗拉心在哪里?看圖一。位置未能確定。有說在 ez-Zuhur,位于耶路撒冷西南約六公里,利乏音谷的南端﹔有說是 Sheikh Behr,位于耶路撒冷西北方附近。可能這只是非利士人的先頭部隊,人數不多,所以大衛輕易地贏得這場戰役。他把勝利歸功于耶和華,說“耶和華在我面前沖破敵人,如同水沖去一般。”“巴力毗拉心”就是Lord of Breaches,意思是破壞的主。

“非利士人將偶象撇在那里,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拿去了。”-- 以前我們沒有看到非利士人把偶像抬到戰場上,只知道他們在基利波大勝以色列人后,他們“打發人到非利士地的四境,報信與他們廟里的偶象和眾民”(撒上三十一:9)對非利士人來說,他們把勝仗歸功于偶像是很自然的事。這里的“偶像”,原文是 `atsab,在平行經文代上十四:12 節,“神像”的原文卻是 'elohiym (英文 gods,伊羅欣)。代上十四:12 還說,大衛吩咐人用火焚燒了神像。

3。撒下五:22 - 25  “22非利士人又上來,布散在利乏音谷(Rephaim)。23大衛求問耶和華。耶和華說:“不要一直的上去,要轉到他們后頭,從桑林對面攻打他們。24你聽見桑樹梢上有腳步的聲音,就要急速前去,因為那時耶和華已經在你前頭去攻打非利士人的軍隊。”25大衛就遵著耶和華所吩咐的去行,攻打非利士人,從迦巴(Geba)直到基色(Gezer)。”

“非利士人又上來,布散在利乏音谷(Rephaim)。”-- 這是緊跟在先頭部隊后面的大軍吧,人數肯定比上次來得多。

“大衛求問耶和華。耶和華說:‘不要一直的上去,要轉到他們后頭,從桑林對面攻打他們。你聽見桑樹梢上有腳步的聲音,就要急速前去,因為那時耶和華已經在你前頭去攻打非利士人的軍隊。’”-- 上帝做事不是一成不變,“然而,我們的上帝在天上,都隨自己的意旨行事。”(詩一百十五:3)我們只要看福音書中的耶穌,他怎樣醫治瞎眼的人。太九:27-31,耶穌摸兩個瞎子的眼睛,他們的眼睛就開了﹔可八:22-26,耶穌吐唾沫在瞎子的眼上,隨后又按手在他眼睛上,他就看得清楚了﹔可十:46-52,耶穌只對瞎子說,你的信救了你,他就立刻看見了﹔約九:1-7,耶穌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并叫他往池子里去洗,他就好了。。有的神醫 monkey-see-monkey-do,有樣學樣,是不明白上帝做事的方法,非但不能醫治人,反而成為別人的笑柄。

上帝在這里給大衛上了一堂戰朮課。《孫子兵法》有說:“故將通于九變之地利者,知用兵矣。。治兵不知九變之朮,雖知五(地)利,不能得人之用矣。”意思是,將領在戰場上不知臨機應變,即使深諳戰地的形勢,也無法達到地利之便。參與戰爭的人常夸稱有實地作戰經驗,不厭其煩地訴說他們經驗之談,但每場戰役的戰況不可能永遠保持相同的形式,若戰朮一成不變,必定損兵折將。上次大衛正面攻擊非利士人打了勝仗,可能因為敵軍人少﹔這次上帝要他轉到敵軍的后頭,從桑林對面偷襲他們,所謂“眾樹動者,來也。”當他聽見桑樹梢上有腳步的聲音,表示桑林中正有大批的敵軍前進,他就要立刻出擊殺敵。

“大衛就遵著耶和華所吩咐的去行,攻打非利士人,從迦巴(Geba)直到基色(Gezer)。”-- 這一招果然奏效,大衛大敗非利士人,追殺他們直到基色。“迦巴”可能是文士抄寫之誤,《七十士譯本》和平行經文代上十四:16 都說是“從基遍(Gibeon)直到基色(Gezer)”。基遍在耶路撒冷的西北約九公里,迦巴則在耶路撒冷以北約九公里。“基色”位于耶路撒冷西北西方約31公里,是非利士人最東的城邑和據點。(看圖一

4。 這是大衛建都耶路撒冷,作為全以色列王后,與宿敵非利士人的第一次戰役。非利士人遭受這次慘敗后,便被趕離山地,是否就不再來騷擾以色列呢?在《撒母耳記下》,我們看到撒下八章 1節提到“此后,大衛攻打非利士人,把他們治服,從他們手下奪取了京城的權柄。”然后在撒下二十一章,似乎在大衛晚年(?)的時候,以色列又跟非利士人打仗(撒下二十一:15-22)。到了所羅門王的時候,我們看到“所羅門統管諸國,從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邊界。所羅門在世的日子,這些國都進貢服事他。(王上四:21),所以我們可以推斷大衛建都耶路撒冷,又把約柜運回來后(撒下第六、七章),他就把外敵如非利士、摩押、亞蘭的威脅逐個地消除(撒下第八,十章)﹔外患即無,他就能致力于內部權力的鞏固。我們可以說,主前十世紀初的以色列在大衛的統治下肯定是一個相當大的帝國。

     但非利士人只是暫時退守一隅,不久他們又重登歷史舞台。亞述的紀年表上(Assyrian Annals),主前 900 - 600年,刻有非利士人的城邦名字,表上也記載了非利士人進貢給亞述王。《列王記》和《歷代志》也時常提及非利士人,如:

代下十七:11 “有些非利士人與約沙法(Jehoshaphat King of Judah 871-849BC)送禮物、納貢銀。阿拉伯人也送他公綿羊七千七百只,公山羊七千七百只。

代下二十一:16-17 “以后,耶和華激動非利士人和靠近古實的阿拉伯人來攻擊約蘭(Jehoram King of Judah 849-841BC)。他們上來攻擊猶大,侵入境內,擄掠了王宮里所有的財貨和他的妻子兒女。除了他小兒子約哈斯(注:又名"亞哈謝")之外,沒有留下一個兒子。”

王下十八:8 “希西家(Hezekiah King of Judah 715-687BC)攻擊非利士人,直到迦薩,并迦薩的四境,從猓望樓到堅固城。”

代下二十六:6 “他(烏西雅 Uzziah King of Judah 780-741BC)出去攻擊非利士人,拆毀了迦特城、雅比尼城和亞實突城﹔在非利士人中,在亞實突境內,又建筑了些城。”

代下二十八:18 “非利士人也來侵占高原和猶大南方的城邑,取了伯示麥、亞雅侖、基低羅、梭哥和屬梭哥的鄉村,亭納和屬亭納的鄉村,瑾鎖和屬瑾鎖的鄉村,就住在那里。”

先知書上也有把非利士人當作一個獨立的個體,如:

摩一:6-8 “耶和華如此說:‘迦薩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罰﹔因為她擄掠眾民交給以東。我卻要降火在迦薩的城內,燒滅其中的宮殿。我必剪除亞實突的居民和亞實基倫(Ashkelon)掌權的,也必反手攻擊以革倫。非利士人所余剩的必都滅亡。’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賽九:12 “東有亞蘭人,西有非利士人﹔他們張口要吞吃以色列。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巴比倫(Babylon)的一塊泥版上(鑒定為主前六世紀尼布甲尼撒二世 Nebuchadnezzar II時期)刻有亞實突迦薩亞實基倫的名字 。

主前五世紀,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 Herodotus 記述埃及王 Psammitichus 用二十九年的時間圍攻亞實突(Azotus,Ashdod)才把它攻下。不過那時候,非利士人可說已經名存實亡,希羅多德提到迦南地西南部分的住民時,他說那里住的是阿拉伯人(Arabians)。

5。我們可以從大衛與非利士人的爭戰學習到什么屬靈的功課?

基督徒的人生是一場永無休止的爭戰。沒有安息嗎?是的,只要我們一天在地上,完全的安息是不可能的。若是如此,何以耶穌基督卻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里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十一:28-29)? 何以《希伯來書》得作者又說:“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來四:11)?

我請大家注意,在基督里的安息是有可能,但在基督之外卻是爭戰連連。主耶穌不是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里面有平安。”(約十六:33) 接著他說什么呢?“在世上,你們有苦難。。”所以,完全的安息只能“在那邊”與主面對面的時候,才真正享有﹔“在這邊”我們就要時常“穿戴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與如非利士人的惡魔爭戰(弗六:11,12)。在爭戰之間,也許有短暫的“安息”,但不久“非利士人”又會卷土重來。基督徒要學習的一個功課,就是在爭戰中,“你們要休息(或作安靜),要知道我是上帝。Be still, and know that I am God”(詩四十六:10)上帝的使女 Hannah Whitall Smith (史哈拿,1832-1911)這樣分享:

因著內心的紛亂,我的身體好像要四分五裂了,但是忽然一個微小的聲音在靈的深處向我說:“你要安靜,要知道我是上帝。”這句話真帶著能力,我就聽進去了。于是我調整全身,壓制混亂的靈,使身與靈都安靜下來,然后抬頭仰望并等候上帝﹔于是我真的“知道”這是上帝,這位在我最緊急無助的時候與我相遇的上帝﹔于是我便安息在他里面。結果有一股力量從安靜中升起,使我能夠處理這個危機,讓事情順利的結束。這是我最寶貝的經歷﹔我真實地體會到“他們的力量來自安靜”(賽三十:7 Their strength is to sit still 直譯)

- 節錄自考門夫人《荒漠甘泉》(L B Cowman's Streams in the Desert)

親愛的弟兄姐妹,連合神心意的大衛都要一生爭戰連連,我們就更要天天警醒,預備為主打一場美好的仗。

默想:

在撒下第五章,大衛戰勝了非利士人。

在撒下第十一章,大衛卻戰勝不了自己,犯了奸淫的罪,“耶和華甚不喜悅。”(撒下十一:27)

弟兄姐妹,你戰勝的“非利士人”是什么?你戰勝不了“自己”的又是什么?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