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六課 - 伊施波設被殺

經文:撒下四:1 - 12

主旨:押尼珥死后,伊施波設被他的兩個軍長所殺﹔大衛向他們討流義人血的罪,將他們處死。

1。 掃羅死了﹔押尼珥死了﹔在這一課,伊施波設也要死了。在上帝的許可下,大衛的“對頭”一個一個地被除掉,為大衛的登基作以色列國的帝王鋪平道路。過去的逃亡生涯是上帝用來熬煉大衛﹔現在大衛坐鎮希伯倫作猶大王是為了什么?難道七年就只是娶妻生子?非也。這是上帝為大衛安排的“過渡時期”,有如使徒掃羅信主后往亞拉伯去,“退修內省”,預備為主行大事(加一:17)。大衛有什么“治國之道”可以參考的嗎?這時的《摩西五經》會在他的手中嗎?我猜想這是不大可能的。在那一個與眾不同的時代,約書亞、撒母耳、大衛這些舊約的義人都是上帝揀選,被聖靈充滿,與上帝有親密交通,深知上帝的心意,所思所想,所做所行,完全合乎上帝的旨意。所以,即使大衛手上沒有《摩西五經》或“治國之道”的參考書,他 仍然治國有方,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以后的君王都以大衛作楷模,所以聖經才有“。。行他祖大衛一切所行的,不偏左右”之說(王下二十二:2)。

    不認識上帝的古代帝王又怎樣?他們的治國之道從何而來?譬如,跟大衛約同時期的西周武王(公元前 1046 - 1043年)和成王(公元前 1042 - 1021年),扶助他們治理國家的都是周公旦。周公提出了一系列諸如“敬德保民”、“敦行民彝”、“制禮作樂”、“尊賢禮士”等具有積極意義的德育思想,對后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五百年后的孔夫子提出的一套德政思想,如“為政以德”、“為政要正”、“齊之以禮”、“知賢才而舉之”就是他到東周洛陽考察,所謂“吾從周”的學習成果。這些人雖不認識上帝,但有“普通的啟示”,智慧聰明,可以治理國家。我們可別以為大衛的“治國之道”,只是多多禱告,祈求聖靈的引導,沒有計划,沒有組織。。絕對不是!我們只要看摩西在建造會幕的時候,怎樣將從上帝得到的指示,化為行動﹔他統籌兼顧,有計划,有組織,只用了六個半月的時間就大功告成。所以,大衛治理以色列國是有“道”的﹔我們管理教會也是要有“道”的。

2。撒下四:1 - 3  “1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Ish-bosheth)聽見押尼珥(Abner)死在希伯侖(Hebron),手就發軟,以色列眾人也都驚惶。2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有兩個軍長:一名巴拿(Baanah),一名利甲(Rechab),是便雅憫支派(Benjamin),比錄人(Beerothite)臨門(Rimmon)的兒子。比錄也屬便雅憫。3比錄人早先逃到基他音(Gittaim),在那里寄居,直到今日。”

“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有兩個軍長:一名巴拿(Baanah),一名利甲(Rechab),是便雅憫支派(Benjamin),比錄人(Beerothite)臨門(Rimmon)的兒子。比錄也屬便雅憫。比錄人早先逃到基他音(Gittaim),在那里寄居,直到今日。”-- “比錄”(Beeroth)在哪里?看圖一。它位于耶路撒冷西北約八公里,屬于便雅憫支派之地(書十八:25)。 但在書九:17 提到基遍人欺瞞約書亞的時候,說:“。。以色列人起行,第三天到了他們的城邑,就是基遍、基非拉、比錄、基列耶琳。”所以有學者認為比錄是位于基遍之南約兩公里,耶路撒冷以北十四公里的 El-Bireh,屬于基遍人在便雅憫支派境內的四個城市之一。有說掃羅把這城兼并入便雅憫,所以才有“比錄人早先逃到基他音(Gittaim),在那里寄居,直到今日”之說。學者又說撒下二十一:1 - 9 提到掃羅不顧盟約,殺死基遍人,指的就是這回事。伊施波設的兩個軍長,巴拿(Baanah)和利甲(Rechab),應該是便雅憫人,因為他不可能把這樣的職務交給外族人。

“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Ish-bosheth)聽見押尼珥(Abner)死在希伯侖(Hebron),手就發軟,以色列眾人也都驚惶。”-- 元帥突然身亡,伊施波設和以色列人驚慌失措是可以理解的。

3。撒下四:4  “4掃羅的兒子約拿單有一個兒子,名叫米非波設(Mephibosheth),是瘸腿的。掃羅和約拿單死亡的消息從耶斯列(Jezreel)傳到的時候,他才五歲。他乳母抱著他逃跑,因為跑得太急,孩子掉在地上,腿就瘸了。”

為什么突然提到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呢?有學者認為這是后人加插的,為要說明以色列在掃羅和他的兒子伊施波設死后,家族中可以繼承王位的約拿單唯一的兒子,米非波設(Mephibosheth),只不過五歲,而且是瘸腿的。這樣,誰最有資格做以色列王呢?當然是非大衛莫屬了。其實,就算沒有這樣的加插,也不會有人質疑大衛的資格,因為以色列人已經知道他是耶和華上帝所膏立作以色列的君(撒下三:17,五:2)。

米非波設(Mephibosheth)的另一個名字是米力巴力(代上八:34,九:40),以后他還會出場(撒下九:10 - 13,十六:1,4,十九:24 - 30,二十一:7)

4。撒下四:5 - 12  “5一日,比錄人(Beerothite)臨門(Rimmon)的兩個兒子利甲(Rechab)和巴拿(Baanah)出去,約在午熱的時候,到了伊施波設(Ish-bosheth)的家,伊施波設正睡午覺。6他們進了房子,假作要取麥子,就刺透伊施波設的肚腹逃跑了。7他們進房子的時候,伊施波設正在臥房里躺在床上。他們將他殺死,割了他的首級,拿著首級在亞拉巴(Arabah)走了一夜。8將伊施波設的首級拿到希伯侖見大衛王,說:‘王的仇敵掃羅,曾尋索王的性命。看哪!這是他兒子伊施波設的首級,耶和華今日為我主我王,在掃羅和他后裔的身上報了仇。’9大衛對比錄人臨門的兒子利甲和他兄弟巴拿說:‘我指著救我性命脫離一切苦難,永生的耶和華起誓:10從前有人報告我說:<掃羅死了。>他自以為報好消息,我就拿住他,將他殺在洗革拉(Ziklag),這就作了他報消息的賞賜。11何況惡人將義人殺在他的床上,我豈不向你們討流他血的罪,從世上除滅你們呢?’12于是,大衛吩咐少年人將他們殺了,砍斷他們的手腳,挂在希伯侖的池旁﹔卻將伊施波設的首級,葬在希伯侖押尼珥(Abner)的墳墓里。”

這段經文告訴我們伊施波設是怎樣死的。

“一日,比錄人(Beerothite)臨門(Rimmon)的兩個兒子利甲(Rechab)和巴拿(Baanah)出去,約在午熱的時候,到了伊施波設(Ish-bosheth)的家,伊施波設正睡午覺。他們進了房子,假作要取麥子,就刺透伊施波設的肚腹逃跑了。他們進房子的時候,伊施波設正在臥房里躺在床上。他們將他殺死,割了他的首級,拿著首級在亞拉巴(Arabah)走了一夜。”-- 這是以色列歷史上第一次的弒君,雖然伊施波設不是上帝所膏立的君王,但他還是名正言順,從父傳子繼承王位的。以色列人既然要一個王治理他們,向列國一樣(撒上八:5),那么外邦人的宮闈爭斗之戲肯定會在以色列不斷的上演,特別是遇到昏庸無道或傀儡帝王的時候。現在利甲和巴拿的刺殺伊施波設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他們將他殺死,割了他的首級,拿著首級在亞拉巴(Arabah)走了一夜。將伊施波設的首級拿到希伯侖見大衛王,說:‘王的仇敵掃羅,曾尋索王的性命。看哪!這是他兒子伊施波設的首級,耶和華今日為我主我王,在掃羅和他后裔的身上報了仇。’”-- 在第一章,我們已經看過那個亞瑪力人以為殺了掃羅,報信給大衛,就會得到獎賞﹔現在利甲和巴拿也是以為殺了伊施波設,報信給大衛,也會拿到賞賜。他們還冒用耶和華的名殺人!

“大衛對比錄人臨門的兒子利甲和他兄弟巴拿說:‘我指著救我性命脫離一切苦難,永生的耶和華起誓:從前有人報告我說:<掃羅死了。>他自以為報好消息,我就拿住他,將他殺在洗革拉(Ziklag),這就作了他報消息的賞賜。何況惡人將義人殺在他的床上,我豈不向你們討流他血的罪,從世上除滅你們呢?’”-- 亞瑪力人殺掃羅是在戰場,利甲和巴拿殺伊施波設卻是在床上,相比之下,他們更為可惡。大衛稱伊施波設為“義人”,有別于稱掃羅為“耶和華的受膏者”(撒下一:14),表明大衛不承認伊施波設是合法的王位繼承者。

“于是,大衛吩咐少年人將他們殺了,砍斷他們的手腳,挂在希伯侖的池旁﹔卻將伊施波設的首級,葬在希伯侖押尼珥(Abner)的墳墓里。”-- 申二十一:22 - 23 告訴我們,人若犯該死的罪,被治死了,其尸體被挂起來,表示他是受耶和華的咒詛。這些人可說是以小人之心奪君子之腹。大衛不是一個“只要目的正當,可以不擇手段”的人(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他是一個完全尊重上帝主權的人,按著上帝的時間和方法行事﹔上帝既然膏立了他作王,他就不用“插手幫助”上帝加速自己登基事情的發展。所以,千萬不要以為大衛要對掃羅,押尼珥,和伊施波設的死,“公開洗手”以表清白,只是做戲而已,為要贏得人心。大衛是一個“行為正直、做事公義、心里說實話”的人(詩十五:2)﹔他是一個可以在上帝面前,祈禱說:“求你留心聽我這不出于詭詐咀唇的祈禱。愿我的判語從你面前發出﹔愿你的眼睛觀看公正。你已經試驗我的心,你在夜間鑒察我,你熬煉我,卻找不著什么。我立志叫我口中沒有過失。論到人的行為,我借著你咀唇的言語自己謹守,不行強暴人的道路。我的腳踏定了你的路徑﹔我的兩腳未曾滑跌。”(詩十七:1 - 5)你能夠這樣祈禱嗎?_____________________

默想:

還記得當年先知撒母耳奉耶和華的命令,往伯利恆人耶西的家膏大衛為王嗎?(撒上十六章)

撒母耳看的是外貌,覺得牧童大衛不像是塊做皇帝的料,因為他太年輕,比不上他哥哥以利押的年紀與身量。

但上帝看的是內心,他糾正撒母耳原先的觀感,說:“這就是他,你起來膏他。”(撒上十六:12)

我們也知道上帝沒有看錯眼,大衛后來成為戰士,詩人,政治家﹔他治國有方,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

請問大家:在教會里,既然憑外貌不能判斷一個人,你有什么良方來鑒察一個人的內心呢?

“第一印象常誤導我們,
  因為我們不識人內心﹔
  我們總是常看不准人,
  因為我們只知小部分。
  真實地衡量一個人,要看他的內心。 ”(by Fitzhugh)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