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五課 - 大衛和押尼珥

經文:撒下三:2 - 39

主旨:押尼珥要和大衛立約,幫助大衛,使以色列人歸服他﹔但在協商過程中,約押卻殺死押尼珥,以報殺兄弟之仇。

1。在上一課,掃羅的元帥押尼珥(Abner)殺了約押的兄弟亞撒黑﹔這一課,約押(Joab)為報弟兄的仇,在希伯倫城門的瓮洞殺了押尼珥。 從《撒母耳記下》第一章開始,我們看到大衛的“敵人”接二連三地被殺:首先是那追殺他多年的掃羅王(第一章),現在是掃羅的元帥押尼珥(第三章),接著是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第四章)。如果是別人,看到自己的“敵人”被殺身亡,就算不幸災樂禍,也會暗自高興少了一個對頭。但大衛不是,我在第二課已經和大家查考大衛是怎樣哀悼掃羅的死,他沒有像伍子胥“挖掘其墓,鞭尸三百以泄其憤”,反而作哀歌,吊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且吩咐將這歌教導猶大人(撒下一:17 - 18)。今天,約押為報弟兄的仇,殺了押尼珥,大衛高興嗎?不!他吩咐約押和跟隨他的眾人說:“你們當撕裂衣服,腰束麻布,在押尼珥棺前哀哭。”(撒下三:31)他還為押尼珥舉哀,在其墓旁放聲而哭。我在第二課說過,這不是貓哭老鼠假慈悲,上演一場政治秀, 只為了博得人心。上帝既然稱大衛為“合神心意”的王(撒上十三:14),我們就不應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大衛當作是個工于心計,玩弄權朮的政客。

    但不是很多國家的當政者有這種寬大的胸懷對待“異己”。就算“政敵”死了,他們仍然“耿耿于懷”,把他當作是永遠的敵人, 恨不得將他的名字從歷史上抹掉。這種“小家種”的政治心態,在中國,在新加坡。。我都看到。我不是一個崇洋的人,但每次看到美國的當政者怎樣為去世的前任總統舉行隆重的國葬,不管他是否屬于自己的黨派,我真的敬佩萬分。(注:走筆至此,前總統福特于2006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以九十三歲高齡去世。美國總統布什已宣布一月二日為國殤日,他當晚發表聲明,對福特去世表示哀悼,稱贊他是一名“偉大的美國人”。聲明說,福特在任職總統期間,用“不事張揚的正直、人所共有的感性和善良的本能”幫助美國人治愈了創傷,恢復了公眾對國家的信心。。。還記得另外一邊,几年前有個前總理和總書記的去世,家屬和官方對于葬禮規格、出席者名單以及死者一生評價,一直沒有達成協議。。最后,官方為他舉行的喪禮,規格比國家領導人低了一級,還禁止外國媒體采訪嗎?)

    以寬容的心對待死后的“異己”或“政敵”是有的﹔以寬容的心對待還活著的“異己”或“政敵”,雖不常見,但還是有的。林肯總統對政敵素以寬容著稱,后來終于引起一議員的不滿,議員說:‘你不應該試圖和那些人交朋友,而應該消滅他們。”林肯微笑著回答:“當他們變成我的朋友,難道我不正是在消滅我的敵人嗎?”正是一語中的,多一些寬容,公開的對手或許就是我們潛在的朋友。有看電視記錄片《再說長江》嗎?三峽工程大江截流成功,誰對三峽工程的貢獻最大?著名的水利工程學家潘家錚這樣回答外國記者的提問:“那些反對三峽過程的人對三峽工程的貢獻最大。”他說:反對者的存在,可讓保持清醒理智的頭腦,做事更周全﹔可激發你接受挑戰的勇氣,迸發出生命的潛能。這不是簡單的寬容,這寬容如硎,磨礪著你意志,磨亮了你生命的鋒芒。主耶穌不也說:“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嗎?(太五:44) 請問大家有這樣寬容的心嗎?______________

2。撒下三:2 - 5  “2大衛在希伯侖得了几個兒子:長子暗嫩(Amnon),是耶斯列人(Jezreelitess)亞希暖(Ahinoam)所生的﹔3次子基利押(Chileab)(注:歷代志上3章1節作"但以利 Daniel"),是作過迦密人(Carmelite)拿八(Nabel)的妻亞比該(Abigail)所生的﹔三子押沙龍(Absalom),是基述王(Geshur)達買(Talmai)的女兒瑪迦(Maacah)所生的﹔4四子亞多尼雅(Adonijah),是哈及(Haggith)所生的﹔五子示法提雅(Shephatiah),是亞比她(Abital)所生的﹔5六子以特念(Ithream),是大衛的妻以格拉(Eglah)所生的。大衛這六個兒子,都是在希伯侖(Hebron)生的。”

大衛在希伯倫安定下來后,娶妻生子。這里記載了他的六個妻妾和他們所生的兒子。在撒下五:13 - 16,我們看到他離開希伯倫之后,在耶路撒冷又立后妃和得了几個兒女。代上三:1 - 4 和 5 - 9 也記載了他在希伯倫和耶路撒冷所得的兒子:

1大衛在希伯侖所生的兒子記在下面。長子暗嫩(Amnon)是耶斯列人(Jezreelitess)亞希暖(Ahinoam)生的,次子但以利( Daniel)是迦密人(Carmelite)亞比該(Abigail)生的,
2三子押沙龍(Absalom)是基述王(Geshur)達買(Talmai)的女兒瑪迦(Maacah)生的,四子亞多尼雅(Adonijah)是哈及(Haggith)生的,
3五子示法提雅(Shephatiah)是亞比她(Abital)生的,六子以特念(Ithream)是大衛的妻以格拉(Eglah)生的。
4這六人都是大衛在希伯侖生的。大衛在希伯侖作王七年零六個月,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三年。
5大衛在耶路撒冷所生的兒子是示米亞、朔罷、拿單、所羅門,這四人是亞米利的女兒拔書亞生的﹔
6還有益轄、以利沙瑪、以利法列、
7挪迦、尼斐、雅非亞、
8以利沙瑪、以利雅大、以利法列,共九人。
9這都是大衛的兒子,還有他們的妹子她瑪(Tamar),妃嬪的兒子不在其內。

在眾多兒女當中,長子暗嫩(Amnon)、三子押沙龍(Absalom)、四子亞多尼雅(Adonijah)、妹子她瑪(Tamar)和所羅門(Solomon)將會在以后發生的事件里扮演重要的角色。

三子押沙龍(Absalom),是基述王(Geshur)達買(Talmai)的女兒瑪迦(Maacah)所生的。”-- 在眾多妻妾中,我們只知道瑪迦(Maacah)是當時基述王的女兒。基述(Geshur)在哪里?請看圖一。它位于加利利海東岸,國境很小,東南兩面與瑪拿西支派為鄰,北面是瑪迦國,是一個屬于亞蘭人所統治獨立的小王國,早自亞摩利人的王噩占領巴珊之前就已存在,經約書亞時代(申三:14,書十二:5)直到大衛王年間,都能保持獨立。大衛跟基述王(Geshur)達買(Talmai)的女兒瑪迦 結婚,目的何在?有聖經學者認為這是一種外交手段,用基述來牽制掃羅的以色列各支派。

3。撒下三:6 - 11  “6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的時候,押尼珥在掃羅家大有權勢。7掃羅有一妃嬪,名叫利斯巴(Rizpah),是愛亞(Aiah)的女兒。一日,伊施波設(Ish-bosheth)對押尼珥(Abner)說:‘你為什么與我父的妃嬪同房呢?’8押尼珥因伊施波設的話,就甚發怒說:我豈是猶大的狗頭呢?我恩待你父掃羅的家和他的弟兄,朋友,不將你交在大衛手里,今日你竟為這婦人責備我嗎? 9,10我若不照著耶和華起誓應許大衛的話行,廢去掃羅的位,建立大衛的位,使他治理以色列和猶大,從但(Dan)直到別是巴(Beer-sheba),愿上帝重重地降罰與我!’11伊施波設懼怕押尼珥,不敢回答一句。”

第 6 節至 39節,記載了押尼珥的死。這段經文可以分成四部分:

6 - 11 節 押尼珥與伊施波設之間的爭執。

12 - 21 節 押尼珥要和大衛立約,幫助大衛,使以色列人歸服他。

22 - 27 節 押尼珥被約押所殺。

28 - 39 節 大衛咒詛約押,為押尼珥舉行公開的葬禮和追悼,以表示自己與他的死無分。

“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的時候,押尼珥在掃羅家大有權勢。”-- 遇到伊施波設這個軟弱的皇帝,手執軍權的押尼珥當然不把他放在眼里。

“掃羅有一妃嬪,名叫利斯巴(Rizpah),是愛亞(Aiah)的女兒。”-- 撒下二十一:8 提到利斯巴給掃羅生了兩個兒子,亞摩尼和米非波設。從撒上十四:50 ,我們知道掃羅的妻名叫亞希暖,是亞希瑪斯的女兒,至于他還有沒有別的妃嬪,聖經沒有說。

“一日,伊施波設(Ish-bosheth)對押尼珥(Abner)說:‘你為什么與我父的妃嬪同房呢?’”-- 按一些聖經學者的解釋,押尼珥與掃羅的妃嬪同房,表示他有意篡奪掃羅的王位(撒下十二:8,十六:21),所以伊施波設才會這樣的責問他。

“押尼珥因伊施波設的話,就甚發怒說:我豈是猶大的狗頭呢?我恩待你父掃羅的家和他的弟兄,朋友,不將你交在大衛手里,今日你竟為這婦人責備我嗎? 我若不照著耶和華起誓應許大衛的話行,廢去掃羅的位,建立大衛的位,使他治理以色列和猶大,從但(Dan)直到別是巴(Beer-sheba),愿上帝重重地降罰與我!”-- 古代近東地區輕視狗,并以狗為不潔的動物,所以押尼珥才會說:“我豈是猶大的狗頭呢?”從這段話,我們可以看出押尼珥不是要篡奪掃羅的王位,乃是有意投靠大衛,不再支持伊施波設。“從但(Dan)到別是巴(Beer-sheba)”- 第一次出現在士二十:1,表示以色列從北到南全地。
 

“伊施波設懼怕押尼珥,不敢回答一句。”-- 如果當時的大衛也怕了約押(撒下三:39),我們就能理解何以伊施波設懼怕押尼珥,不敢回答一句了。

4。撒下三:12 - 21  “12押尼珥打發人去見大衛,替他說:‘這國歸誰呢?’又說:‘你與我立約,我必幫助你,使以色列人都歸服你。’13大衛說:‘好!我與你立約。但有一件,你來見我面的時候,若不將掃羅的女兒米甲(Michal)帶來,必不得見我的面。’14大衛就打發人去見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說:‘你要將我的妻米甲歸還我,她是我從前用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所聘定的。’15伊施波設就打發人去,將米甲從拉億(Laish)的兒子,她丈夫帕鐵(Phaltiel)那里接回來。16米甲的丈夫跟著她,一面走一面哭,直跟到巴戶琳(Bahurim)。押尼珥說:‘你回去吧!’帕鐵就回去了。17押尼珥對以色列長老說:‘從前你們愿意大衛作王治理你們,18現在你們可以照心愿而行。因為耶和華曾論到大衛說:<我必借我仆人大衛的手,救我民以色列脫離非利士人和眾仇敵的手。>’19押尼珥也用這話說給便雅憫人(Benjamin)聽。又到希伯侖,將以色列人和便雅憫全家一切所喜悅的事說給大衛聽。20押尼珥帶著二十個人,來到希伯侖見大衛,大衛就為押尼珥和他帶來的人設擺筵席。21押尼珥對大衛說:‘我要起身去招聚以色列眾人來見我主我王,與你立約,你就可以照著心愿作王。’于是,大衛送押尼珥去,押尼珥就平平安安地去了。”

這段經文告訴我們押尼珥要和大衛立約,幫助大衛,使以色列人歸服他。

“大衛說:‘好!我與你立約。但有一件,你來見我面的時候,若不將掃羅的女兒米甲帶來,必不得見我的面。’”-- 這是大衛立約的條件。他在希伯倫已經有六個妻妾,為什么還要押尼珥把米甲帶來?過去,我們在撒上十九:17 看到米甲把大衛放走,然后在撒上二十五:44,我們知道掃羅已將他的女兒米甲,就是大衛的妻,給了迦琳人拉億的兒子帕提為妻。有聖經學者認為大衛要回米甲是有政治目的,因為作為掃羅的女婿,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繼承掃羅的王位。我們認為,既然大衛沒有與米甲離婚,他要回米甲是理所當然,怪不得米甲的丈夫帕鐵(Phaltiel)也 乖乖地聽從,不敢違命。

“押尼珥對以色列長老說:‘從前你們愿意大衛作王治理你們,現在你們可以照心愿而行。因為耶和華曾論到大衛說:<我必借我仆人大衛的手,救我民以色列脫離非利士人和眾仇敵的手。>’押尼珥也用這話說給便雅憫人(Benjamin)聽。”-- 我們在《撒母耳記上》看不到這句耶和華論大衛的話,不過撒上九:16 將這句話用在掃羅身上,現在掃羅死了,責任就自然地落在大衛身上了。“從前你們愿意大衛作王治理你們,現在你們可以照心愿而行。”-- 這是表示掃羅死后,以色列的長老曾一度向押尼珥表示他們不滿伊施波設的治理。把以色列和便雅憫區分開來,表示支持掃羅家的偏向便雅憫支派(掃羅是便雅憫人),以色列其他支派已開始萌生叛離的心。

“押尼珥帶著二十個人,來到希伯侖見大衛,大衛就為押尼珥和他帶來的人設擺筵席。押尼珥對大衛說:‘我要起身去招聚以色列眾人來見我主我王,與你立約,你就可以照著心愿作王。’于是,大衛送押尼珥去,押尼珥就平平安安地去了。”-- “二十個人”是誰?可能是以色列的長老。押尼珥是誠心帶領以色列其他支派歸服大衛,他要怎樣處理伊施波設,聖經沒有告訴我們。

5。撒下三:22 - 27  “22約押和大衛的仆人攻擊敵軍,帶回許多的掠物。那時押尼珥不在希伯侖大衛那里,因大衛已經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23約押和跟隨他的全軍到了,就有人告訴約押說:‘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來見王,王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24約押去見王說:‘你這是做什么呢?押尼珥來見你,你為何送他去,他就蹤影不見了呢?25你當曉得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來是要誆哄你,要知道你的出入和你一切所行的事。’26約押從大衛那里出來,就打發人去追趕押尼珥,在西拉井(Sirah)追上他,將他帶回來。大衛卻不知道。27押尼珥回到希伯侖,約押領他到城門的瓮洞,假作要與他說機密話,就在那里刺透他的肚腹,他便死了。這是報殺他兄弟亞撒黑(Asahel)的仇。”

這段經文告訴我們押尼珥是怎樣被約押殺的。

“約押和大衛的仆人攻擊敵軍,帶回許多的掠物。”-- 這里的敵軍不可能是掃羅家,而是以色列支派之外的異族。這個時候,大衛也不可能跟非利士人對敵 ,因為聖經告訴我們,當非利士人聽見大衛被膏作以色列王的時候,他們才上來找大衛的麻煩。(撒下五:17)

“那時押尼珥不在希伯侖大衛那里,因大衛已經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 當大衛與押尼珥在希伯倫協商立約的時候,大衛可能故意差使約押出外攻擊敵軍。

“約押和跟隨他的全軍到了,就有人告訴約押說:‘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來見王,王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約押去見王說:‘你這是做什么呢?押尼珥來見你,你為何送他去,他就蹤影不見了呢?你當曉得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來是要誆哄你,要知道你的出入和你一切所行的事。’”-- 約押懷疑押尼珥來見大衛的真正目的,因此向大衛提出抗議,他也許還不知道押尼珥和大衛之間協商立約的事。

“約押從大衛那里出來,就打發人去追趕押尼珥,在西拉井(Sirah)追上他,將他帶回來。大衛卻不知道。押尼珥回到希伯侖,約押領他到城門的瓮洞,假作要與他說機密話,就在那里刺透他的肚腹,他便死了。這是報殺他兄弟亞撒黑(Asahel)的仇。”-- 西拉井(Sirah)在希伯倫以北數里外的 sirat el-ballai,Josephus (約瑟夫)說是 Besera,在兩里之外(Ant 7.34)。約押為報兄弟亞撒黑(Asahel)死在押尼珥槍下之仇,他沒有經過大衛同意就私下殺了押尼珥。這樣的復仇是合理的嗎?我們在下文再談。

6。撒下三:28 - 39  “28大衛聽見了,就說:‘流尼珥的兒子押尼珥的血,這罪在耶和華面前必永不歸我和我的國。29愿流他血的罪歸到約押頭上和他父的全家﹔又愿約押家不斷有患漏症的,長大麻風的,架拐而行的,被刀殺死的,缺乏飲食的。’30約押和他兄弟亞比篩殺了押尼珥,是因押尼珥在基遍爭戰的時候,殺了他們的兄弟亞撒黑,31大衛吩咐約押和跟隨他的眾人說:‘你們當撕裂衣服,腰束麻布,在押尼珥棺前哀哭。’大衛王也跟在棺后。32他們將押尼珥葬在希伯侖。王在押尼珥的墓旁放聲而哭,眾民也都哭了。33王為押尼珥舉哀說:‘押尼珥何竟象愚頑人死呢?34你手未曾捆綁,腳未曾鎖住,你死如人死在罪孽之輩手下一樣。’于是,眾民又為押尼珥哀哭。35日頭未落的時候,眾民來勸大衛吃飯,但大衛起誓說:‘我若在日頭未落以前吃飯,或吃別物,愿上帝重重地降罰與我!’36眾民知道了,就都喜悅。凡王所行的,眾民無不喜悅。37那日以色列眾民才知道殺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并非出于王意。38王對臣仆說:‘你們豈不知今日以色列人中,死了一個作元帥的大丈夫嗎?39我雖然受膏為王,今日還是軟弱。這洗魯雅的兩個兒子比我剛強,愿耶和華照著惡人所行的惡報應他。’”

這段經文告訴我們大衛咒詛約押,為押尼珥舉行公開的葬禮和追悼,以表示自己與他的死無分。

“大衛聽見了,就說:‘流尼珥的兒子押尼珥的血,這罪在耶和華面前必永不歸我和我的國。愿流他血的罪歸到約押頭上和他父的全家﹔又愿約押家不斷有患漏症的,長大麻風的,架拐而行的,被刀殺死的,缺乏飲食的。’”-- 大衛咒詛約押是什么意思?表示約押的私下報仇是不義的行為。理由何在?

一、押尼珥是在戰場上“明槍”殺死亞撒黑(Asahel),而且還警告亞撒黑不要再追逐,然后才殺他的(撒下二:22 - 23)﹔

二、希伯倫是以色列其中一個“逃城”,讓誤殺人的可以逃到這里,不死在報血仇人的手中,給他一個公正的審判(書二十章)﹔偏偏約押把押尼珥帶到希伯倫城門的瓮洞,假作要與他說機密話,然后在那里用“暗箭”殺了他。

聖經是怎樣評估押尼珥呢?有學者說他有野心篡奪掃羅的王位,但從大衛的咒詛約押和他給押尼珥的哀悼,加上所羅門王在處死約押之前所說的一番話:

“王說:‘你可以照著他的話行,殺死他,將他葬埋,好叫約押流無辜人血的罪不歸我和我的父家了。耶和華必使約押流人血的罪歸到他自己的頭上,因為他用刀殺了兩個比他又義又好的人,就是以色列元帥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和猶大元帥益帖的兒子亞瑪撒,我父親大衛卻不知道。故此,流這二人血的罪必歸到約押和他后裔的頭上,直到永遠﹔惟有大衛和他的后裔,并他的家與國,必從耶和華那里得平安,直到永遠。’”(王上二:31 - 33)

可見聖經把押尼珥視為無辜的人,而約押卻是一個心狠手辣不義的人(約押后來幫助亞多尼雅謀篡王位見証了這個觀點,王上一:7)。

“大衛吩咐約押和跟隨他的眾人說:‘你們當撕裂衣服,腰束麻布,在押尼珥棺前哀哭。’大衛王也跟在棺后。他們將押尼珥葬在希伯侖。王在押尼珥的墓旁放聲而哭,眾民也都哭了。王為押尼珥舉哀說:‘押尼珥何竟象愚頑人死呢?你手未曾捆綁,腳未曾鎖住,你死如人死在罪孽之輩手下一樣。’于是,眾民又為押尼珥哀哭。。。眾民知道了,就都喜悅。凡王所行的,眾民無不喜悅。那日以色列眾民才知道殺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并非出于王意。”-- 有學者認為大衛在演政治秀,為要証明自己跟押尼珥的死無關,以博得以色列人和掃羅家的心。我不贊同他們的看法,史官捏造歷史的確大有人在,但聖經是聖靈引導他所揀選的人,忠實地把以色列的歷史記錄下來,由不得史官任意編纂。

“王對臣仆說:‘你們豈不知今日以色列人中,死了一個作元帥的大丈夫嗎?我雖然受膏為王,今日還是軟弱。這洗魯雅的兩個兒子比我剛強,愿耶和華照著惡人所行的惡報應他。’”-- 為什么大衛不采取行動對付約押?這節經文給了我們答案,他留給上帝“照著惡人所行的惡報應約押。”他臨死之前沒有忘記吩咐所羅門要對付約押,這是記載在王上二:5 - 6 :

“你知道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向我所行的,就是殺了以色列的兩個元帥: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和益帖的兒子亞瑪撒。他在太平之時流這二人的血,如在爭戰之時一樣,將這血染了腰間束的帶和腳上穿的鞋。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頭安然下陰間。”

押尼珥死了,伊施波設又怎樣?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劉邦因為任命韓信為大將,才能統一天下,建立漢朝,這是我們大家都熟悉的歷史故事。劉邦登基后(漢高帝),他跟韓信的關系又怎樣?韓信是另一個“約押”嗎?

史書說,漢高帝六年,有人告發已被封為楚王的韓信謀反。高帝聽了陳平的建議,假裝巡游云夢,在陳地會見諸侯,等韓信到來的時候,就趁機捉住他。韓信知道后說:“果然像人們所說:‘兔子死了,奔跑的獵狗就遭屠殺﹔高飛的鳥兒沒了,優良的弓箭就被收藏﹔敵對的國家攻破了,謀臣就要滅亡。’現在天下已經安定,我本來就應當被殺了!”高帝對他說:“有人告發你謀反。”于是把韓信用鐐銬枷鎖鎖住,把他帶了回去。

韓信被貶為淮陰侯。這次他真的想造反了,他借口說自己生病,不跟隨高帝去攻陳豨,暗中卻派人到陳豨那里,和他勾結謀反。有人上書舉報事變,將韓信打算謀反的情況報告給呂后。呂后和相國蕭何設計,騙韓信來到朝廷,將他捆綁,在長樂宮鐘室里斬首。

王和帥的關系就是那么複雜。約押殺了押尼珥,流了無辜人的血,大衛當時能做的就是咒詛約押,把他交給上帝,讓上帝照著惡人所行的惡報應約押,因為自己還沒有能力對約押采取任何行動。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