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三十一課 - 大衛的贊美詩

經文:撒下二十二:1 - 51,詩十八:1 - 50

主旨:當耶和華救大衛脫離一切仇敵和掃羅之手的日子,他向耶和華念這詩。

1。撒下二十二:1  “1當耶和華救大衛脫離一切仇敵和掃羅之手的日子,他向耶和華念這詩。。”

這首詩的作者?這首詩是大衛作的,我們不用懷疑。

什么時候作的?這就不容易回答了。按第一節的說法,我們只知道是在“耶和華救大衛脫離一切仇敵和掃羅之手的日子。。”他作這一首詩。在撒下二十二:22-24 說:“22因為我遵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上帝。23他的一切典章常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也未曾離棄。24我在他面前作了完全人﹔我也保守自己遠離我的罪孽。。”可見這首詩一定是在大衛犯奸淫罪之前所作的,也就是說,在撒下十一章之前的作品,很有可能是在第八至第十章,大衛打敗非利士、摩押、亞捫、亞蘭人。。后作的。

這首詩與詩篇十八的關系:大衛后來把這首詩略加修改,在前面增加了一句“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就 成了《詩篇》里的第十八篇,因為在詩篇十八有序言說:“耶和華的仆人大衛的詩,交與伶長。當耶和華救他脫離一切仇敵和掃羅之手的日子,他向耶和華念這詩的話。說。。”

這是什么類型的詩?有的學者喜歡叫這首詩作“勝利頌”。我比較喜歡叫它作“贊美詩”,因為第 4節說:“我要求告當贊美的耶和華”。當然這是大衛的勝利或凱旋頌,不過我怕在查考時,我們把焦點集中在勝利者大衛的身上,忘記了大衛是“向耶和華念這詩”,焦點應該是在耶和華的身上。我在《聯合早報》(2008年7月17日)讀到一篇評論吳宇森的《赤壁》的文章(作者:余云):

。。享有“香港電影英雄主義挂冠詩人”稱譽的吳宇森,自幼痴迷三國英雄,拍三國電影是多年夢想,為此他研究《三國志》,必然也熟讀蘇東坡的赤壁情懷,憑吊過著名戰場,自然難免讓人聯想比較:離“赤壁之戰”1800年后的今天,吳宇森這位“詩人”和蘇東坡那位“詩人”之間,是否“心有靈犀一點通”?

    我也看了赤壁,覺得好看卻不耐看,精彩卻不經典,孤膽英雄的豪氣,男人間的惺惺相惜,智慧、計謀、愛情、友情,什么都有一點又不盡興,有點像火鍋。吳宇森早就否認他拍的是一部歷史片,說不想重復前一陣那些中國大片的沉重陰暗痛苦和殘忍的勾心斗角,那他要說什么?

    去讀吳宇森向記者敘述的創作初衷才恍然大悟,原來《赤壁》的主題是“智慧和團結”,他要以一部歷史題材的青春勵志片,來呼喚中國人團結起來以弱勝強的精神。難怪“瑜亮情節”不見了:兩人都平易近人,諸葛亮風趣活潑,周公瑾沉著博愛。。。

    。。如果不看創作者的宣言,《赤壁》究竟是什么,或可用焦雄屏在評論美國電影《天下無敵》和《魔鬼司令》時說的話來比照:這些電影“都以一種渲染、夸張的英雄事跡,將戰爭變成有趣,燦然,充滿動作的娛樂。”“戰爭不再有實質正義及人性,其本質是一場光輝趣味的游戲,是為了娛樂而制造。”以8500萬美金火燒的《赤壁》,不外是好萊塢式為娛樂而制造的戰爭游戲。

    《赤壁》。。古代戰爭的大場面的確令觀眾目眩神迷,很多鏡頭甚至讓人感覺到導演的興奮和樂不可支,但正如林沛理在《斷翅的歷史英雄主義》一文中指出:“這種狂喜有時甚至使影片的反戰信息變得言不由衷:在它最令人振奮的時候,《赤壁》是對戰爭的歌頌而非批判。”(完)

讀撒下二十二章(詩篇十八)也有可能像看《赤壁》一樣, 只看到大衛在戰場上的“英雄事跡”而“目眩神迷”﹔把《撒下二十二章》當作是對大衛的歌頌,是大衛的“勝利頌”。為了避免這樣的誤讀,所以我叫這首詩為“贊美詩”,贊美的對象是耶和華,我們的上帝。

怎樣詮釋這首贊美詩?千萬不要把詩篇當作是保羅的書信或歷史書來解釋。若把詩“解”得零零散散,就好像廣東人說:“解佐就走了!”這樣的詮釋是絕對體會不出詩的意境和它的美,就好像徐志摩經典之作《再別康橋》里的“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艷影,在我的心頭蕩漾。。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條水草。。”怎樣解釋都是廢話一堆,用再多的詩歌理論去闡述也是蒼白無力。所以,在這一課,我除了把贊美詩分段之外,有需要的話解釋几個字詞,我不會一節節地解釋了。

2。撒下二十二:2 - 4 

說:
2耶和華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
3我的上帝,我的盤石,我所投靠的。他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是我的避難所。我的救主啊,你是救我脫離強暴的。
4我要求告當贊美的耶和華,這樣,我必從仇敵手中被救出來。

這是引言, 大衛向當贊美的耶和華求告。耶和華在大衛的眼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岩石,山寨,救主,上帝,盤石,所投靠的,盾牌,角,高台,避難所。

3。撒下二十二:5 - 20

5曾有死亡的波浪環繞我,匪類的急流使我驚懼,
6陰間的繩索纏繞我,死亡的網羅臨到我。
7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向我的上帝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音,我的呼求入了他的耳中。
8那時,因他發怒,地就搖撼戰抖,天的根基也震動搖撼。
9從他鼻孔冒煙上騰,從他口中發火焚燒,連炭也著了。
10他又使天下垂,親自降臨,有黑云在他腳下。
11他坐著基路伯飛行,在風的翅膀上顯現。
12他以黑暗和聚集的水,天空的厚云為他四圍的行宮。
13因他面前的光輝炭都著了。
14耶和華從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
15他射出箭來,使仇敵四散﹔發出閃電,使他們擾亂。
16耶和華的斥責一發,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7他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8他救我脫離我的勁敵和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9我遭遇災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倚靠。
20他又領我到寬闊之處,他救拔我,因他喜悅我。

當贊美的耶和華垂聽大衛的禱告,親自降臨,把大衛從災難中救拔出來。這里用很多擬人修辭法描述上帝的作為。

4。撒下二十二:21 - 28

21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按著我手中的清潔賞賜我。
22因為我遵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上帝。
23他的一切典章常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也未曾離棄。
24我在他面前作了完全人﹔我也保守自己遠離我的罪孽。
25所以耶和華按我的公義,按我在他眼前的清潔賞賜我。
26慈愛的人,你以慈愛待他﹔完全的人,你以完全待他﹔
27清潔的人,你以清潔待他﹔乖僻的人,你以彎曲待他。
28困苦的百姓,你必拯救。但你的眼目察看高傲的人,使他降卑。

當贊美的耶和華作事的原則和方法:誰是他所拯救的?誰是他所棄絕的?

5。撒下二十二:29 - 46

29耶和華啊,你是我的燈,耶和華必照明我的黑暗。
30我借著你沖入敵軍,借著我的上帝跳過牆垣。
31至于上帝,他的道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投靠他的,他便作他們的盾牌。
32除了耶和華,誰是上帝呢?除了我們的上帝,誰是盤石呢?
33上帝是我堅固的保障,他引導完全人行他的路。
34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在高處安穩。
35他教導我的手能以爭戰,甚至我的膀臂能開銅弓。
36你把你的救恩給我作盾牌,你的溫和使我為大。
37你使我腳下的地步寬闊﹔我的腳未曾滑跌。
38我追趕我的仇敵,滅絕了他們,未滅以先,我沒有歸回。
39我滅絕了他們,打傷了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都倒在我的腳下。
40因為你曾以力量束我的腰,使我能爭戰﹔你也使那起來攻擊我的,都服在我以下。
41你又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叫我能以剪除那恨我的人。
42他們仰望,卻無人拯救,就是呼求耶和華,他也不應允。
43我搗碎他們,如同地上的灰塵﹔踐踏他們,四散在地,如同街上的泥土。
44你救我脫離我百姓的爭競,保護我作列國的元首。我素不認識的民必事奉我。
45外邦人要投降我,一聽見我的名聲,就必順從我。
46外邦人要衰殘,戰戰兢兢地出他們的營寨。

當贊美的耶和華使大衛戰勝仇敵,踐踏他們,四散在地。

6。撒下二十二:47 - 51

47耶和華是活神。愿我的盤石被人稱頌﹔愿上帝 - 那拯救我的盤石被人尊崇。
48這位上帝就是那為我伸冤,使眾民服在我以下的。
49你救我脫離仇敵,又把我舉起,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你救我脫離強暴的人。
50耶和華啊,因此我要在外邦中稱謝你,歌頌你的名。
51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施慈愛給他的受膏者,就是給大衛和他的后裔,直到永遠。

這是結語。耶和華是活神,是配得被一切人(包括外邦人)稱頌和尊崇。

“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施慈愛給他的受膏者,就是給大衛和他的后裔,直到永遠。”- 大衛在聖靈的引導下,在這里似乎遙指耶穌基督。

 

默想:

“耶和華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上帝,我的盤石,我所投靠的。他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是我的避難所。我的救主啊,你是救我脫離強暴的。”(撒下二十二:2-3,詩十八:1-3)

我們常會發現大部分人的推論,都是來自感性而非理性,就象法國數學家及神學家巴斯卡很久以前所說的「理性無法解釋感性的理由。」

詩人、歌手、作家、藝朮家都知道這個道理,因此他們用象徵或隱喻來向我們的感性而非我們理性說話,因此他們的觀念比其他方法更容易進入我們的心。因此我們說:「一幅畫勝過千言萬語。」當其他事物都被遺忘時,影像仍在我們心中停留。

大衛寫道:「耶和華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詩篇18篇 2節)。他用可見的東西來傳達靈里的真實。每一幅畫都表達更深的思想,將可見的世界與不可見的靈界連結起來。大衛沒有用定義或解釋混淆視聽,因為他知道解釋會使想象力變鈍。每一幅畫面都會停留在我們的心靈深處,這些影像則是神秘不可測的,它又喚起我們的想象,加深我們的理解。

大衛喚醒那深藏在我們里面的感覺,我們可以花時間好好思想,上帝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是我的盾牌,對我而言有什么意義?(《靈命日糧》2005 年 11 月 7 日,作者:David H Roper)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