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三課 - 大衛受膏作猶大王

經文:撒下二:1 - 7

主旨:在耶和華的指示下,大衛和跟隨的人離開了洗革拉,上希伯倫,在那里被膏作猶大王。

1。還沒有進入正文之前,我要先問大家,查考聖經和求學問一樣嗎?查考聖經和求學問有一相同之處,就是不要只讀書,不“問”。《科學時報》2000年6月29日登載了一篇文章“讓學生多學‘問’”。作者說: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著名物理學家李政道曾說:“求學問,須學‘問’,只學‘答’,非學問”。他在復旦大學對大學生演講時說:“什么叫‘學問’?就是怎樣問,就是學會思考問題。。我國歷來講究做‘學問’,而我們現在的學校教育往往是學‘答’,學答案固然是很重要的,但學習怎樣提出問題和思考問題,應在學習答案的前面。”

    查考聖經也是一樣。在課堂的四面牆之內,請弟兄姐妹切記《論語.子張》的“切問而近思”,所謂“切問”,就是懇切地發問﹔所謂“近思”,就是多思考當前的問題。千萬不要囫圇吞棗地,將老師所教的照章全收。

    但查考聖經和求學問也有不同之處。聖經不是一本人的著作,里頭的確有許多難解之處。所以難解,有兩大原因:

一、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真道﹔上帝丰富的智慧和奧秘都隱藏其中﹔怎么會不難解?

二、聖經是一本前后連貫、具有完整性和有機性的書。如果不按聖經的總原則來解釋,自然會碰上許多難解之處。再加上我們以被造、墮落、有限的理性,想深入解析上帝的話語,怎么會不碰壁?

    遇到這種難解之處,我們沒有當年主耶穌或腓利親自的講解(路二十四:27,徒八:35),盡管有真理的聖靈與我們同在,很多時候我們還是心竅不開,不能明白屬于上帝的隱秘的事(申二十九:29)。這時就算“窮追猛打”,也未必能“問”出個究竟。那該怎么辦呢?我們要憑信心來接受,如上帝創造天地,上帝創造人,聖經里一些所謂“自相矛盾”的地方等等。

2。撒下二:1 - 4  “1此后,大衛問耶和華說:‘我上猶大的一個城去可以嗎?’耶和華說:‘可以。’大衛說:‘我上哪一個城去呢?’耶和華說:‘上希伯侖(Hebron)去。’2于是,大衛和他的兩個妻:一個是耶斯列人亞希暖(Ahinoam the Jezreelitess),一個是作過迦密人拿八妻的亞比該(Abigail Nabal's wife the Carmelite),都上那里去了。3大衛也將跟隨他的人和他們各人的眷屬一同帶上去,住在希伯侖的城邑中。4猶大人來到希伯侖,在那里膏大衛作猶大家的王。有人告訴大衛說:‘葬埋掃羅的是基列雅比人(Jabesh-gilead)。’”

“此后”指的是上一課 - 大衛追悼掃羅和約拿單后說的。在《撒母耳記下》,“此后”(and it came to pass after this)還用在撒下八:1,十:1,十三:1(和合本沒用),十五:1,二十一:18(和合本作“后來”),編輯者似乎以這個詞語作為另一事件的開端。

掃羅死后,大衛急著要做的是什么呢?我們別忘了之前發生的事:大衛是被非利士人的領袖命令離開亞弗的戰場(撒上二十九:1 - 11),回到洗革拉,才知道亞瑪力人將城燒了,擄走他的妻眷,他救了他(她)們后,再回洗革拉,并把禮物送給猶大的長老和周圍各城的人﹔在洗革拉住了兩天,第三天他就獲知掃羅和約拿單戰死沙場的消息。這樣,大衛跟非利士人,特別是迦特王亞吉還有關系嗎?(撒上二十七:1 - 12)從上一課的哀歌(撒下一:20),我們推測他一定痛恨非利士人,要跟他們一刀兩斷。不可否認的是,非利士人打了這場勝仗后,他們的實力必然擴充到整個耶斯列平原(看圖一),從西和北面威脅以色列人的國土。洗革拉是如此靠近非利士人之地(參看撒上第三十課),大衛別無選擇,一定要盡快地遷移。

“大衛問耶和華說:‘我上猶大的一個城去可以嗎?’耶和華說:‘可以。’大衛說:‘我上哪一個城去呢?’耶和華說:‘上希伯侖(Hebron)去。’”-- 編輯者只用一節經文就交待了大衛離開洗革拉,把大本營轉移到猶大的希伯倫。在這個遷移的重大問題上,大衛似乎只決定了一件事,就是時候未到,他不能回去掃羅的地盤,如基比亞。他大概知道自己除了有猶大支派的支持,以色列其他的支派都不在自己的掌控底下。但是上猶大的哪一個城呢?我們看到大衛的智慧和順服,他把所有事項都交給上帝來定奪,正如箴三:5 - 6 說:“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透過祭司亞比亞他(Abiathar)手里的以弗得(ephod)(撒上二十三:6 - 12),大衛禱告,問耶和華上哪一個城,耶和華說上希伯倫。希伯倫在哪里?(看圖一)它位于耶路撒冷和別是巴的中間,各距約 30 及 41公里,海拔高 927公尺,是巴勒斯坦最高的城市,所以說“上”希伯倫。由于地處兩個山脊之間,所以是一個重要的交通孔道。從創十三:18開始,我們已經看到亞伯拉罕來到希伯倫幔利的橡樹那里居住﹔亞伯拉罕和撒拉都葬在這里(創二十三:19,二十五:9 - 10)﹔以撒也是寄居在此(創三十五:27)。希伯倫原來的名字是基列亞巴(Kiriath-arba)(士一:10),意思大概是 city of four(quarters),本來是亞衲族的城,但約書亞把它給了迦勒為業(民十三:22,書十:36,十一:21,十四:12,13 - 15)。

“于是,大衛和他的兩個妻:一個是耶斯列人亞希暖(Ahinoam the Jezreelitess),一個是作過迦密人拿八妻的亞比該(Abigail Nabal's wife the Carmelite),都上那里去了。大衛也將跟隨他的人和他們各人的眷屬一同帶上去,住在希伯侖的城邑中。”-- 還記得嗎,跟隨大衛的共有 600人(撒上三十:9),加上妻眷,他們都一同上去,住在希伯倫的城邑中(in the towns of Hebron)。希伯倫的城邑應該包括了周圍依賴它的小城鎮。《撒母耳記》編輯者特別喜歡把大衛作以色列王之前的兩個妻子的名字列出,就是耶斯列人亞希暖和作過迦密人拿八妻的亞比該(撒上二十五:43,二十七:3,三十:5,撒下二:2),理由不詳,可能因為她們跟大衛一同渡過那段顛沛流離的逃亡日子。有人說這個亞希暖本來是掃羅的妻子(撒上十四:50),大衛后來把她娶過來(撒下十七:25),我們不贊同這樣的猜想。

“猶大人來到希伯侖,在那里膏大衛作猶大家的王。”-- 究竟是誰有資格“膏”大衛作猶大家的王?之前是撒母耳膏立掃羅和大衛作王(撒上十:1,十六:13)﹔我們也看過百姓在吉甲立掃羅為王(撒上十一:15),這大概只是一個登基的儀式。現在是猶大百姓,還是猶大長老,還是祭司亞比亞他(Abiathar)膏立大衛為王?聖經沒有明確地告訴我們。在撒下五:3,我們知道是以色列長老膏大衛作以色列王,也許祭司亞比亞他都有參與的一份。按撒下五:4 - 5 的記載,這時大衛是三十歲,在希伯倫作猶大王七年零六個月。

我們從這段經文可以看到,聖經的記載都是非常有選擇性的。四節的經文就把大衛被膏作猶大王交待了,背景和細節都一字不提。編輯的重點是要告訴讀者,大衛是合神心意的王,他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他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認定耶和華,所以得到耶和華的指引,走人生的每一步路。

3。撒下二:5 - 7  “有人告訴大衛說:‘葬埋掃羅的是基列雅比人(Jabesh-gilead)。’5大衛就差人去見基列雅比人,對他們說:‘你們厚待你們的主掃羅,將他葬埋。愿耶和華賜福與你們。6你們既行了這事,愿耶和華以慈愛誠實待你們,我也要為此厚待你們。7現在你們的主掃羅死了,猶大家已經膏我作他們的王,所以你們要剛強奮勇。’”

聖經告訴我們大衛被膏作猶大王之后所作的第一件事。透過這起事件,我們看到大衛是怎樣的厚待那些曾經對掃羅有恩的人。我以前說過(如撒上十四課),現在再說,不要以為大衛在做戲,好像一些政治人物在媒體面前抱抱嬰孩。。。從大衛的詩篇,我們看到他的確是一個“行為正直、做事公義、心里說實話。。不以舌頭讒謗人,不惡待朋友,也不隨伙毀謗鄰里。他眼中藐視匪類,卻尊重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詩十五:2 - 4)

“有人告訴大衛說:‘葬埋掃羅的是基列雅比人(Jabesh-gilead)。”-- 請參考撒上三十四課

它在約但河東,離開伯珊東南約21公里。撒上十一章記載亞捫人要攻打基列雅比,基列雅比人向掃羅求救,掃羅召集几十萬以色列人和猶大人,過河突擊亞捫人的營,大獲全勝。基列雅比人感恩圖報,當他們聽見非利士人向掃羅所行的事,就奮不顧身,過河走了一夜,將掃羅和他兒子的尸身從伯珊城牆上取下來,送到雅比(Jabesh)那里用火燒了,將他們骸骨葬在雅比的垂絲柳樹下,并禁食哀悼七天。

“大衛就差人去見基列雅比人,對他們說:‘你們厚待你們的主掃羅,將他葬埋。愿耶和華賜福與你們。你們既行了這事,愿耶和華以慈愛誠實待你們,我也要為此厚待你們。現在你們的主掃羅死了,猶大家已經膏我作他們的王,所以你們要剛強奮勇。’”-- 這是一番安慰和鼓勵他們的話。我們也不要以為大衛是在籠絡基列雅比人,以加強自己的實力,對付掃羅的勢力,因為基列雅比是在約但河東,跟猶大相隔一段距離。總之,在當時的政治環境里,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來得好。

默想:

還記得我在撒上二十課說的有關“等”的功課嗎?

。。對大衛來說,上帝給他最大的考驗就是時間上的等待。上帝沒有跟他說,你在膏立之后,還要等待多少年才登基為王。若是這樣,他大可以躲藏起來,時候到了才登基為王。

現在大衛終于熬出了頭,被膏作猶大的王。

弟兄姐妹,你們也經歷過這場的考驗,熬出了頭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