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二十八課 - 掃羅的后代被處死(一)- 耶和華是殺人魔王嗎?

經文:撒下二十一:1 - 14

主旨:從舊約和新約的角度看上帝在天災人禍里的“殺人”事件。

1。撒下二十一:1 - 2  “1大衛年間有飢荒,一連三年,大衛就求問耶和華。耶和華說:‘這飢荒是因掃羅和他流人血之家,殺死基遍人(Gibeonites)。’2原來這基遍人不是以色列人,乃是亞摩利人(Amorites)中所剩的。以色列人曾向他們起誓,不殺滅他們,掃羅卻為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發熱心,想要殺滅他們。大衛王召了他們來。。”

有些聖經學者把《撒母耳記下》的最后四章(第二十一章至二十四章)視為附錄(Appendices),是后來添加的資料,不是按發生次序記載的。

由于下文談到掃羅的孫子、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Mephibosheth),所以有的聖經學者認為這一章所記載的事件應該發生在第九章之前。這是學者的猜測,并沒有任何佐証。

“大衛年間有飢荒,一連三年。。”-- 有時我覺得上帝很“可憐”。從年初(2008)開始,中國相繼發生了冰凍災、三月西藏首府拉薩的流血騷亂、奧運火炬全球傳遞遇襲、 汶川大地震和近日(六月)南方水災。。好萊塢著名女星莎郎史東(Sharon Stone)在5月22日在康城影展接受訪問時提出四川大地震因果論(karma)后,香港19歲名模文詠珊(Janice Man )也說這次大地震是“上天的懲罰”。每逢有天災人禍,死傷成千上萬無辜生靈的時候,像這樣的“天譴論”肯定有人提出來。在一個反基網站上 (解散了), 有人還把上帝稱為“殺人魔王耶和華”,因為《舊約》記載了許多耶和華“殺人”的故事。他說:

。。 “你們要稱謝耶和華,因他本為善,他的慈愛永遠長存。”(詩136:1)
  
。。 這篇詩篇的作者可夠幽默的,他一句一個上帝的“慈愛永遠長存”,卻列數耶和華的殺人業績:“擊殺埃及人之長子”、“把法老和他的軍兵推翻在紅海里”、“擊殺大君王”、“殺戮有名的君王”、“殺戮亞摩利亞王西宏”、“殺巴珊王噩”等等。其實這一切,不過是殺人如麻的耶和華的戰績中的極少的一部分罷了。我讀《聖經》,每每讀得毛骨悚然,這位被基督徒視為愛的化身的耶和華,是多么的可怕、可怖、可憎,人若有一丁點的過錯,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那位撒但跟他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老實說,我懷疑《聖經》中的這位耶和華,才是真正的撒但,几千年來的耶和華信徒都拜錯了神了。而每當我看到純潔善良的小姑娘對血淋淋的《聖經》看得津津有味,我總是覺得不可思議。人,確實是一種難以理解的動物。。。。(完)

把天災人禍的死傷都歸咎于上帝“殺人”,也算是一種文化吧。在日本和韓國,我們時常聽聞公司CEO或政府高官引咎辭職的事,如今年(2008年)2月19日發生的日本宙斯盾軍艦撞沉漁船,導致漁民失蹤的事故在日本政界引發了軒然大波,不管在野黨,還是執政黨,越來越多的人認為防衛相石破茂應當引咎辭職。 這種把責任歸咎給高官以平息眾怒的做法,不知何時已經形成一種文化。我在新華網也看到這樣的報道:(2004年4月)

。。 這几天,引咎辭職成了輿論的一個焦點。先是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總經理馬富才在川東鑽探公司井噴特大事故發生后,提出引咎辭職﹔后是北京市密云縣委副書記、縣長張文,對密云縣“2.5”特大傷亡事故負有重要責任﹔接著 ,吉林市市長剛占標引咎辭職,并辭去了市委副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 曾几何時,引咎辭職只是在媒體上才能見到。如今,它作為舶來品,已在中國生根、發芽、結果了。這說明,中國 的官員們漸漸認識到了對重大問題負有主要責任時,主動提出辭職比被撤職要合適、體面得多。然而,引咎辭職在中國 的最大問題就是“水土不服”,以至于走了樣。目前,我們的引咎辭職還不規范,并未形成完善的制度。。。(完)

在新加坡,今年(2008年)2月27日發生了一起恐怖分子馬士沙拉末(Mas Selamat)從拘留所逃脫的事件。經過了將近兩個月的調查,副總理兼內政部長黃根成在國會詳盡公布逃脫事件調查結果。原來他是爬上廁所的通風窗口,爬出去后,攀沿牆外水管落地,然后攀著籬笆而爬上有蓋走道屋頂,沿著屋頂跳出拘留所。為什么通風窗口沒有裝置鐵窗花呢?報告說這是因為在翻新時,拘留所所長下令將窗柄鋸下,認定這樣就安全了。黃根成認為拘留所所長做的是一個“差勁的判斷”。
 

報告出爐后,大家開始追究誰該負起責任了。內安局局長愿意負起全部責任,但有人要副總理兼內政部長黃根成引咎辭職,有人要。。。4月23日李顯龍總理在國會上發表聲明,解釋政府在這起事件中所應負起的責任及接受問責的立場。他詳細說明政府處理這起事件的原則,并對副總理兼內政部長黃根成及他所領導的內政團隊,包括內部安全局局長彭建強的辦事能力表示肯定,也繼續對他們的能力有十足的信心。他還說:

“。。政府不會采取要部長引咎辭職的表面手段來解決問題,因為這么做于事無補,更不是新加坡的政治文化。政府首要的責任是在事情發生時正視問題及解決問題。

。。我們不應該鼓勵這樣的文化,即一出了問題,不管錯是不是在他們身上,在任的官員和部長都必須引咎辭職。這是最容易的做法,可以暫時平息眾怒,卻無法根本地解決問題。

。。雖然一些國家一有部門犯錯,部長就馬上辭職,已形成一種文化,但是問題不僅沒有得到解決,從形式上更換負責人還被視為解決問題的一種方案,造成問題的基本因素沒有改變,過了一段時間,問題又再度浮現,又要更換部長或更換政府。。。”

5月26日,黃根成在國會說:

  拘留所所長已被解除職務,拘留所副所長也被受到降級及減薪處分。他們須為缺乏對下屬職員的監督負責。拘留所所長也須為未對不夠安全的廁所通風窗采取有效的行動負責,馬士沙拉末正是通過家屬探訪樓舍的無柵格通風窗逃走。

還好,新加坡政府領袖作出智慧的判斷,沒有鼓勵這種政治文化,在部門犯錯時,隨意地把矛頭對准高官或部長來平息眾怒。

當然,把天災人禍的死傷都歸咎于上帝“殺人”,跟上述的政治文化是完全不一樣。 天災如地震和暴風是自然災害,總不能將它歸咎于人,上帝既然統管萬有,將他做代罪羔羊是最容易的事,反正他又不會為自己辯解。我之所以把它們拿來相比,是要大家(特別是基督徒),不要不加思考就跟風地說天災人禍都是上帝干的,所以要全權負責。其實啊,就算有地震,如果沒有“豆腐渣”學校的倒塌,又怎會斷送了那么多孩子的生命?為什么不控訴豆腐渣,尋死亡真相,反而說上帝是殺人魔王呢?

現在我要從舊約和新約兩個不同的角度跟大家解說一下。

A。舊約的角度:

舊約的上帝有殺人嗎?有。在第一個逾越節,他把埃及全地的長子都殺了(出十二:29)﹔他吩咐以色列人進入應許地后,要把迦南人滅絕淨盡(申七:1-2)﹔希西家王時代,他在一夜之間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王下十九:35)﹔大衛數點以色列人和猶大人,上帝懲罰他,降瘟疫與以色列人,民間死了七萬人(撒下二十四:15)。。

但我們不要忘記,在舊約里,上帝揀選了以色列和他們立約(創十五:18-21,十七:1-14﹔二十六:24-25﹔三十五:10-12﹔出十九:5-6﹔三十四:10-28﹔申二十七-三十章﹔撒下七:8-16)。作為被揀選的以色列民,他們有很多福氣,保羅說:“他們是以色列人,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都是他們的。列祖就是他們的祖宗,按肉體說,基督也是從他們出來的。。”(羅九:4-5)但有福氣,也有很大的責任。遵守聖約就蒙福,如“仇敵起來攻擊你,耶和華必使他們在你面前被你殺敗,他們從一條路來攻擊你,必從七條路逃跑。。。耶和華必為你開天上的府庫,按時降雨在你的地上。在你手里所辦的一切事上賜福與你。你必借給許多國民,卻不至向他們借貸。”(申二十八:7,12)但違背聖約必受咒詛,如“耶和華必使瘟疫貼在你身上,直到他將你從所進去得為業的地上滅絕。耶和華要用癆病、熱病、火症、瘧疾、刀劍、旱風、霉爛攻擊你,這都要追趕你,直到你滅亡。”(申二十八:21-22) 既然以色列民在戰場上的勝利或失敗都受聖約的約束,我們何必把戰場上的死傷都歸咎于上帝? 那些被上帝揀選的個人,如摩西、約書亞、士師、掃羅、大衛、君王等。。若有違背聖約,必會招致所代表的約民受到懲罰,這是何以我們在舊約看到所謂上帝“殺人”。有“約”,就意味著有違約的可能性﹔“違約”就表示有懲罰,有人命的傷亡。公義的上帝也要按著這樣的方式行事,不然就是不義了。

那么,既然被揀選的要付出這樣高的代價,上帝何以要揀選呢?理由很簡單。若沒有揀選,世人都要被定罪而滅亡。上帝是怎樣揀選的呢?

為什么不揀選全部的人呢?不信的人,特別是反基的人不明白上帝揀選的道理,有的基督徒也不明白。保羅在羅九:6-29 就是解說這個道理。由于人的犯罪,上帝在創世之前就定了一個救贖計划﹔這個計划是按著揀選的原則來執行。有一些人蒙揀選,有一些人被棄絕。 對反基人士,他們說若有上帝,他就應該是一個恩慈的上帝,他應該把人創造得完美,不然就應該揀選全部人都得救。人既然不完美(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實),恩慈的上帝就應該揀選全部的人。若是揀選全部的人,上帝對他們的殺人放火不是要視若無睹嗎?還有,若是揀選全部的人,上帝只要開金口說一聲,不就可以叫他們得救,何必要多此一舉,差遣獨生子耶穌到世上,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的揀選不是全部的人﹔十字架意味著人要有選擇:信,還是不信?上帝不只是恩慈,上帝也是嚴厲﹔恩慈是上帝的慈愛的彰顯,嚴厲是上帝的聖潔和公義的彰顯。向那跌倒的人是嚴厲,向那相信的人是恩慈(羅十一:22)。

首先蒙揀選的是以色列人,但在以色列人中,上帝工作的方法還是按著揀選的原則,不論是以撒和以實瑪利,雅各和以掃,上帝都揀選一些,棄絕一些。這樣的揀選是在雅各和以掃出生之前就做成的(羅九:13)。這樣的揀選不公平嗎?不是。保羅一再強調上帝絕對的主權和憐憫(羅九:14-18)。單單有主權的上帝,可能成為一個蠻不講理的凶神。但如果我們認清楚他是一位滿有憐憫和慈愛的上帝,那么他所作的任何事都不會與他憐憫與慈愛的本性相違反,所以這位上帝絕對不是一位凶神。 也就是說,在上帝絕對沒有不公平。他有權任意憐憫誰,或者叫誰剛硬,就好像他對待摩西和埃及法老的例子,一切都是按著他的旨意揀選,為了完成人類的救恩。

現在回到上帝和以色列人所立的聖約。以色列人因為不信而破壞了約,上帝差遣先知一再地勸誡他們回頭,但他們“卻不聽從,不側耳而聽,竟硬著頸項行惡,比你們列祖更甚。”(耶七:26)上帝一再地忍耐寬容,最后興起亞述和巴比倫把南、北兩國相繼滅了,但仍然給他們存留余數,七十年后從被擄之地回歸。“及至時候滿足,上帝就差遣他的兒子耶穌,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叫他們得著兒子的名分。”(加四:4-5)猶太人卻棄絕了上帝的兒子,甚至把他釘在十字架上。于是救恩臨到外邦人。。。舊約被上帝另立的一個新約所代替,這個新約是用基督的寶血所立,是不能被破壞的。

B。新約的角度:

新約沒有類似舊約《申命記》二十七-三十章所列出的咒詛和蒙福的條件。人在新約中是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羅六:15)。新約時代,上帝還“殺人”嗎?我們 在新約的福音書和書信都沒有看到類似舊約里的“殺人”事件(徒五:1-11另有解釋)。我們可以把天災人禍的死傷都歸咎于上帝“殺人”嗎?

新約的上帝和舊約的上帝都是同一位。但自從道成肉身的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我們就要用另一個角度來看天災人禍了。如果我們說上帝“殺人”,上帝“殺”自己的獨生子耶穌基督嗎?為什么基督徒也不能逃避這種災難呢?

我在《疑難解答》欄第152題曾解釋這個問題。現在放在這里供大家參考:

首先,我用“苦難”一詞涵蓋“先天殘疾的人”、“得重病的初生嬰兒”、病痛、患難和一切天災人禍。

世上有兩種苦難:

一、人的苦難,沒有人可以逃避,不管是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下文有解釋)。

二、上帝的苦難,他可以不用受苦難,但他為了人,甘愿受苦,“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 - 8)。

先說人的苦難。為什么沒有一個人可以逃避苦難?這是因為罪進入了世界。罪從哪里來?是上帝創造了魔鬼、惡、罪。。?請你耐心地聽我解釋。

聖經告訴我們上帝是“善”的本體(詩一百一十八:29),“愛”的本體(約壹四:8),“義”的本體(詩十一:7),所以,上帝創造的都是“好”的(創一: 10,12,18,21,25,31),上帝不會創造魔鬼,“惡”也不是從上帝那里產生的。上帝創造的是一個“中性”的完全人,有自由意志。中性的意思是:

(1)當正用自由時,尊貴就被彰顯。

(2)當誤用自由時,尊貴就被糟蹋和貶值。

所以,受造的人有了自由就有了責任,有道德的功能和有被審判的可能。受造的人不能說,我只要自由,我不要責任﹔我只要天堂,我不要地獄。不然,自由也不是自由了。“中性”的完全人在伊甸園受試驗,看他怎樣行使“自由”。誰來試驗他呢?是魔鬼。魔鬼從何而來?

魔鬼撒但,原來是天使長 Lucifer,它也是受造物,被賦予了自由。但它誤用了自由(猶 6 有不守本位的天使),“惡”就在它那里產生。這惡不是原有的、永有的,這惡本來不存在,后來因為某一種狀況,某一時機而產生的,是有上帝的許可才產生的。這惡不是上帝造的,這惡是出于撒但自己,因為聖經說:撒但說謊是出于它自己(約八:44)。所以我們不能說上帝創造了魔鬼,也不能說上帝創造了惡,只能說惡的產生是有上帝的許可。從伯一:6和二:1,魔鬼的來到上帝面前,表示了它做的任何事都需要上帝的許可,所以這是上帝的主權,許可惡的存在和惡的產生。

有了撒但和惡的存在,現在我們就可以看罪是怎樣來的。“中性”的完全人在伊甸園成為一個可以被魔鬼試探的活物。在那里,人可能不犯罪(posse non peccare, able not to sin),他可能選擇善,也可能選擇惡,因為上帝把被造的中性的意志活動的本能放在人里面,當人違背上帝的旨意和永恆的善的動機時,選擇惡的時候,罪的產生就成為可能,這是在上帝主權所許可之下產生的。我們都知道亞當和夏娃都誤用了自由,選擇了惡,這樣罪就進入了世界。

罪進入了世界后,把一個本來“好”的世界完全破壞了。聖經說:“。。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于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五:12)亞當犯罪,為什么后人要承當后果呢?這里的罪是“原罪”。

每年陽春三月,北京就會受到沙塵暴的襲擊。住在北京的人會說,沙塵暴的元凶是來自北方的黃土高原,因為人為過度放牧、濫伐森林植被,工礦交通建設尤其是人為過度墾荒破壞地面植被,擾動地面結構,形成大面積沙漠化土地所造成的,為什么我們北京的居民要受罪?同樣的道理,亞當犯罪,他作為人類的代表,所有后世的人都被原罪牽連,無一人可免。因著原罪,所以我們看到有“先天殘疾的人”,有“得重病的初生嬰兒”。。。除了原罪,還有世世代代的人的犯罪作惡﹔罪的破壞性是如此的大,所以我們還看到種種天災人禍,如海嘯,空難。。不管是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只要活在世上,沒有一個人可逃避這些災難。這些災難或苦難不是上帝造的,也不是你 (問者)所說的“他(她們)的祖宗先人們犯了律法所不能制裁的罪惡,上帝才懲罰他(她們)的后人,以示警告世人。。(或)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只不過是上帝許可之下而產生的。

當門徒問主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主耶穌不是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約九:2-3)對當時那個瞎眼的人,主耶穌醫治了他,使他復明﹔對后世瞎眼或有殘疾,得重病的人,上帝要我們將福音傳給他們,使他們得救,有永生。

當我們說災難或苦難是在上帝許可之下產生的,這是否表示慈愛的上帝不管這個世界,不理會世人的受苦呢?不是的。

現在來到上帝的苦難。慈愛的上帝不但沒有放棄這個罪惡的世界,他在創世之前,就已經設計了一個全盤的救贖計划。“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這不是神仙下凡在地上走走玩玩,當聖子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上的時候,他也不能免去“苦難”。聖經說:“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里去,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來二:10),又說:“他(耶穌)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來五:8-9)耶穌所受的苦難與我們所受的苦難不可同日而語。我在一篇講章曾解釋他的苦難:

“人間,什么是最大的悲傷?。。耶穌的死不是一個人的死,他是背負了世世代代、千千萬萬億億人的罪,是代贖性的死,被濃縮成那一刻的死,這不只是世紀大災難,而是人類歷史上慘絕人寰的大悲劇。悲在哪里?悲在那位本來無罪,卻因背負世人的罪,在十字架上與天父上帝被隔絕。‘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么離棄我?’ (太二十七:46)在愛中本是聯合為一體的兩個位格被硬硬地拆開,這才是最大的悲哀。這是宇宙天地的大悲劇。。。上帝在那一刻有出手干預嗎?。。因為這是唯一能滿足上帝公義的要求,救贖世人的方法。”

所以,聖經說:“他(耶穌)本有上帝的形象,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 - 8)

這樣,我們的苦難算得了什么?一個經歷如此苦難的上帝,怎么會不理會世人的受苦,不體恤基督徒的軟弱呢?(來四:15)

上文我說不管是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只要活在世上,沒有一個人可逃避苦難。對基督徒來說,苦難除了牽涉到世人的罪和自己的罪之外,上帝還用苦難來試驗和試煉基督徒,使他們像耶穌那樣,“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來五:8),也“因受苦難得以完全”(來二:10)﹔這樣的完全不是被造時“中性”的完全,而是受過試驗的“完全”的完全。

我已經從舊約和新約不同的角度來看所謂上帝“殺人”的事件,你就不要不加思考就跟風地說天災人禍都是上帝干的,說上帝是殺人魔王,上帝要全權負責。

我還是留到下一課再繼續跟大家查考第二十一章《掃羅的后代被處死》。

默想:

台灣作家胡晴舫在《人類和他的神祗》一文說:(刊登在《聯合早報》2008年6月9日)

。。災難,在人類歷史上,并不新鮮。然,每當災難發生,人類便不由自主追問為什么會生,而“我”又該怎么辦。1755年,里斯本發生大地震,几千人喪命,全歐洲震撼,他們問,若上帝真的慈悲,他所創造的世界果真美好,他怎么會讓這么可怕的事情發生在他的子民身上。

。。當時一名沒沒無聞的德國年輕人叫康德,有感而發,連續寫了三篇論文。在法國,伏爾泰與盧梭打起筆戰﹔年僅六歲的歌德頭一次感受懷疑與意識的存在。一場地震,震碎了當時歐洲的文明立基,引發了啟蒙運動。啟蒙運動代表了人類愿意自己負起思考責任的勇氣,和形塑自我生命形態的強烈意愿。18世紀的歐洲啟蒙運動被視為現代社會的開端。之后的人類社會不斷向前推進,發現、理解并進而控制我們的生存環境。我們以為我們沒有了神。只有自己。我們自顧自地創造了蒸汽機、摩天大樓、汽車、太空梭、電腦、冷氣機、手提電話。我們住在離地80公尺高的雕塑建筑里,喝著遠方河流經過處理的水,坐在鋼鐵打造的交通工具里一日跑萬里,睡在人造纖維床墊上,吞咽化學調配的高維他命丸,穿上機器縫制出來百萬件制品的其中一件。機械幫助我們超越了人類極限,滿足我們日趨精密的生活機能。

。。多少世紀,人類忙著與自我創造的世界搏斗。曾經為上帝所主宰的世界,邪惡不再是撒但的專利,而是直接出自人類之手。二次大戰的猶太集中營、南京大屠殺,直迄波斯尼亞戰亂、剛果內戰、盧旺達的種族滅絕戰爭,人類活在其他同類創造的地獄里。宗教、種族、階級、文化,不是個體安身立命的根基,卻是純粹主義不經思考的方便借口。人類啟蒙后的理智,為何不是我們的救贖,卻成為我們施加在自身的詛咒?

。。因為,我們窮力理解了問題之后,卻總是以為自己就是解答。我們堅持只有自己想出來的答案才是正確答案,其他人都可以去死。只有我的神才是真神,其他人的神都是虛假的,想象出來的,自以為是的。

。。2004年底那個耶誕節過后的第二天早晨,上帝決定反扑。人類逃無可逃。那些主義口號、宗教沖突、種族偏見和政治歧異都泡在咸海水里。沒有特別一個族群受到上帝的厚愛。(完)

你同意她的說法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