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二十七課 - 示巴反叛

經文:撒下二十:1 - 26

主旨:示巴反叛,約押冷血殺害亞瑪撒和一個無名的婦人挺身阻止了一場流血事件。

1。 押沙龍死了,大衛返回耶路撒冷,大衛王國平安了嗎?在沒有查考今天的經文之前,不要忘了發生在大衛身上的事都是應驗了先知拿單對他說的話:“所以刀劍必不離開你的家。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撒下十二:10-11) 這都是因為大衛犯奸淫罪“殺人奪妻”所要付出的嚴重代價,所以才為相繼發生“玷辱妹妹”、“家變仇殺”、“孩子離家出走”和“篡奪王位”的一件件丑事。 現在平安了嗎?還沒有。

2。撒下二十:1 - 3  “1在那里恰巧有一個匪徒,名叫示巴(Sheba),是便雅憫人(Benjamite)比基利(Bichri)的兒子。他吹角說:‘我們與大衛無分,與耶西(Jesse)的兒子無涉。以色列人哪,你們各回各家去吧!’2于是以色列人都離開大衛,跟隨比基利的兒子示巴。但猶大人,從約旦河直到耶路撒冷,都緊緊跟隨他們的王。3大衛王來到耶路撒冷,進了宮殿,就把從前留下看守宮殿的十個妃嬪禁閉在冷宮,養活她們,不與她們親近。她們如同寡婦被禁,直到死的日子。”

在今天這一章,我們要看到示巴反叛,約押的冷血殺害亞瑪撒和一個無名的婦人挺身阻止了一場流血事件。誰是這一章的主角呢?我們看下去就知道。

“在那里恰巧有一個匪徒,名叫示巴(Sheba),是便雅憫人(Benjamite)比基利(Bichri)的兒子。”-- 好一個 “恰巧”!示巴是一個流氓,看准了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為大衛回耶路撒冷所引起的爭端(撒下十九:40-43),覺得有機可乘,就起來號召以色列人離開大衛,跟隨自己。 示巴這樣做大概沒有什么政治目的,只是乘機壯大自己的聲勢來撈一筆橫財。

“他吹角說:‘我們與大衛無分,與耶西(Jesse)的兒子無涉。以色列人哪,你們各回各家去吧!’于是以色列人都離開大衛,跟隨比基利的兒子示巴。”-- 偏偏以色列人不明就里,就這樣被示巴騙了。現在的人動不動就上街抗議,上網聲討,卻不知道那些發起者的背后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大衛王來到耶路撒冷,進了宮殿,就把從前留下看守宮殿的十個妃嬪禁閉在冷宮,養活她們,不與她們親近。她們如同寡婦被禁,直到死的日子。”-- 在大衛離開耶路撒冷后,押沙龍的謀士亞希多弗對押沙龍說:“‘你父所留下看守宮殿的妃嬪,你可以與她們親近。以色列眾人聽見你父親憎惡你,凡歸順你人的手,就更堅強。’于是人為押沙龍在宮殿的平頂上支搭帳棚。押沙龍在以色列眾人眼前,與他父的妃嬪親近。”(撒下十六:21-22)現在大衛把這些可憐的妃嬪“禁閉在冷宮,養活她們,不與她們親近。她們如同寡婦被禁,直到死的日子。”我們不要替這些妃嬪打抱不平,那是三千年前的事,不是二十一世紀!

3。撒下二十:4 - 13  “4王對亞瑪撒(Amasa)說:‘你要在三日之內將猶大人招聚了來,你也回到這里來。’5亞瑪撒就去招聚猶大人,卻耽延過了王所限的日期。6大衛對亞比篩(Abishai)說:‘現在恐怕比基利(Bichri)的兒子示巴(Sheba)加害于我們,比押沙龍(Absalom)更甚,你要帶領你主的仆人追趕他,免得他得了堅固城,躲避我們。’7約押(Joab)的人和基利提人(Cherethites),比利提人(Pelethites)并所有的勇士,都跟著亞比篩,從耶路撒冷出去,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8他們到了基遍(Gibeon)的大盤石那里,亞瑪撒來迎接他們。那時約押穿著戰衣,腰束佩刀的帶子,刀在鞘內。約押前行,刀從鞘內掉出來。9約押左手拾起刀來,對亞瑪撒說:‘我兄弟,你好啊!’就用右手抓住亞瑪撒的胡子,要與他親咀。10亞瑪撒沒有防備約押手里所拿的刀,約押用刀刺入他的肚腹,他的腸子流在地上,沒有再刺他就死了。約押和他兄弟亞比篩往前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11有約押的一個少年人站在亞瑪撒尸身旁邊,對眾人說:‘誰喜悅約押,誰歸順大衛,就當跟隨約押去。’12亞瑪撒在道路上滾在自己的血里。那人見眾民經過都站住,就把亞瑪撒的尸身從路上挪到田間,用衣服遮蓋。13尸身從路上挪移之后,眾民就都跟隨約押,去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

“王對亞瑪撒(Amasa)說:‘你要在三日之內將猶大人招聚了來,你也回到這里來。’亞瑪撒就去招聚猶大人,卻耽延過了王所限的日期。”-- 亞瑪撒是大衛所任命的新元帥。大衛要他在三日之內招聚猶大人的軍隊對付示巴。可能他新上任,還不能 一呼百應,或因他過去是押沙龍的元帥,猶大人對他還存戒心,總之,亞瑪撒不能完成使命。

“大衛對亞比篩(Abishai)說:‘現在恐怕比基利(Bichri)的兒子示巴(Sheba)加害于我們,比押沙龍(Absalom)更甚,你要帶領你主的仆人追趕他,免得他得了堅固城,躲避我們。’”-- 大衛不敢拖延,改命亞比篩率軍追逐示巴,以免后者躲進堅固城。

“約押(Joab)的人和基利提人(Cherethites),比利提人(Pelethites)并所有的勇士,都跟著亞比篩,從耶路撒冷出去,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他們到了基遍(Gibeon)的大盤石那里,亞瑪撒來迎接他們。”-- 約押也帶領勇士跟隨亞比篩,他們在基遍(Gibeon)的大盤石那里,遇見亞瑪撒。請看圖一。有關基遍的資料,請參考《在基遍池旁》

“那時約押穿著戰衣,腰束佩刀的帶子,刀在鞘內。約押前行,刀從鞘內掉出來。約押左手拾起刀來,對亞瑪撒說:‘我兄弟,你好啊!’就用右手抓住亞瑪撒的胡子,要與他親咀。亞瑪撒沒有防備約押手里所拿的刀,約押用刀刺入他的肚腹,他的腸子流在地上,沒有再刺他就死了。”-- 約押是一個冷血殺手,他殺亞瑪撒的手法就像他殺掃羅的元帥押尼珥一樣(撒下三:26-27)。他心狠手辣地去除任何可能占有“元帥”位置的“勁敵”。

“亞瑪撒在道路上滾在自己的血里。那人見眾民經過都站住,就把亞瑪撒的尸身從路上挪到田間,用衣服遮蓋。尸身從路上挪移之后,眾民就都跟隨約押,去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 亞瑪撒死得很慘,連尸身都得不到埋葬。

4。撒下二十:14 - 22  “14他走遍以色列各支派,直到伯瑪迦(Abel)的亞比拉(Bethmaachah)﹔并比利人(Berites)的全地,那些地方的人也都聚集跟隨他。15約押(Joab)和跟隨的人到了伯瑪迦的亞比拉,圍困示巴(Sheba),就對著城筑壘,跟隨約押的眾民用錘撞城,要使城塌陷。16有一個聰明婦人從城上呼叫說:‘聽啊!聽啊!請約押近前來,我好與他說話。’17約押就近前來。婦人問他說:‘你是約押不是?’他說:‘我是。’婦人說:‘求你聽婢女的話。’約押說:‘我聽。’18婦人說:‘古時有話說:「當先在亞比拉求問,然后事就定妥。」19我們這城的人,在以色列人中是和平,忠厚的。你為何要毀壞以色列中的大城,吞滅耶和華的產業呢?’20約押回答說:‘我決不吞滅,毀壞。21乃因以法蓮(Ephraim)山地的一個人,比基利(Bichri)的兒子示巴,舉手攻擊大衛王。你們若將他一人交出來,我便離城而去。’婦人對約押說:‘那人的首級必從城牆上丟給你。’22婦人就憑她的智慧去勸眾人。他們便割下比基利的兒子示巴的首級,丟給約押。約押吹角,眾人就離城而散,各歸各家去了。約押回耶路撒冷到王那里。”

“他走遍以色列各支派,直到伯瑪迦(Abel)的亞比拉(Bethmaachah)﹔并比利人(Berites)的全地,那些地方的人也都聚集跟隨他。”-- “他”是示巴。“伯瑪迦”是以亞比拉城為中心的一個地區,亞比拉位于但城之西約六公里,在約但河源頭的附近,請看圖一。在王上十五:20,亞蘭(Syria)大馬色(Damascus)的便哈達王(Benhadad)南下攻破以色列的城邑,其中之一的“亞伯伯瑪迦”(Abel-beth-maacah)就是亞比拉。因為亞瑪撒不能及時招聚猶大人,現在我們看到示巴有時間逃到以色列北部的亞比拉城。

“約押(Joab)和跟隨的人到了伯瑪迦的亞比拉,圍困示巴(Sheba),就對著城筑壘,跟隨約押的眾民用錘撞城,要使城塌陷。”-- 從這節經文,可見亞比拉是一座堅固城。

“有一個聰明婦人從城上呼叫說:‘聽啊!聽啊!請約押近前來,我好與他說話。’約押就近前來。婦人問他說:‘你是約押不是?’他說:‘我是。’婦人說:‘求你聽婢女的話。’約押說:‘我聽。’婦人說:‘古時有話說:「當先在亞比拉求問,然后事就定妥。」我們這城的人,在以色列人中是和平,忠厚的。你為何要毀壞以色列中的大城,吞滅耶和華的產業呢?’”-- 聖經里記載了不少這樣聰明或敬畏上帝的婦人,如喇合(書二章)、雅億(士四:17-22)、亞比該(撒上二十五章)、無名的婦人(撒下十七:17-21)等。「當先在亞比拉求問,然后事就定妥。」是當時的一句諺語,顯示亞比拉城的人以智慧聰明見稱。

“婦人對約押說:‘那人的首級必從城牆上丟給你。’婦人就憑她的智慧去勸眾人。他們便割下比基利的兒子示巴的首級,丟給約押。約押吹角,眾人就離城而散,各歸各家去了。約押回耶路撒冷到王那里。”-- 因婦人的智慧,阻止了一場流血的大戰,示巴的叛亂就這樣平息。

5。撒下二十:23 - 26  “23約押(Joab)作以色列全軍的元帥﹔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統轄基利提人(Cherethites)和比利提人(Pelethites)﹔24亞多蘭(Adoram)掌管服苦的人﹔亞希律(Ahilud)的兒子約沙法(Jehoshaphat)作史官﹔25示法(Sheva)作書記﹔撒督(Zadok)和亞比亞他(Abiathar)作祭司長﹔26睚珥人(Jairite)以拉(Ira)作大衛的宰相。”

上次大衛的“內閣”成員是記載在撒下八:16-18(參第十三課)。這次“內閣”改組,有什么變動嗎?我們把兩個“內閣”作個比較:
 

 

撒下八:16-18

撒下二十:23-26

     

元帥

約押

約押

統轄基利提人(Cherethites)和比利提人(Pelethites)(大衛的“保鏢”)

比拿雅

比拿雅

掌管服苦的人

 

亞多蘭

史官

約沙法

約沙法

書記

西萊雅

示法

祭司長

撒督和亞比亞他的兒子亞希米勒作祭司長(應該作“亞希米勒(Ahimelech)的兒子亞比亞他(Abiathar)”,請看撒上第五課的譜系。)

撒督和亞比亞他

宰相

 

以拉(可能接替大衛眾子的地位)

領袖

大衛的眾子(等于“王室的顧問”)

 

這樣看來,大衛的“內閣”并沒有很大的變動。

6。我在上文問:“在今天這一章,我們要看到示巴反叛,約押的冷血殺害亞瑪撒和一個無名的婦人挺身阻止了一場流血事件。誰是這一章的主角呢?”

示巴只是一個投機分子,看准時機起來號召以色列人離開大衛,跟隨自己。“示巴這樣做大概沒有什么政治目的,只是乘機壯大自己的聲勢來撈一筆橫財。”他的反叛很快就被平息。有話說:“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大衛不能“修其身”,不能“齊其家”,當然就難“治其國”,更不用說“天下平”。下一章,那早已埋在“棺材里”的陳年舊事又乘機跳出來攪擾他。

約押是大衛肉身上的“一根刺”(林后十二:7)。他殺亞瑪撒的手法就像他殺掃羅的元帥押尼珥一樣,心狠手辣地去除任何可能占有“元帥”位置的“勁敵”。但他偏偏又是在戰場上勇猛善戰,私下里直言進諫,手上也持有大衛“殺人奪妻”的把柄。對這樣的一個人,大衛真的又愛又恨。不過,大衛的確是一個合神心意的人,他把事件完全交托給上帝,他說:“流尼珥的兒子押尼珥的血,這罪在耶和華面前必永不歸我和我的國。愿流他血的罪歸到約押頭上和他父的全家﹔又愿約押家不斷有患漏症的,長大麻風的,架拐而行的,被刀殺死的,缺乏飲食的。”(撒下三:28-29)保羅說:“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十二:19)大衛知道,等待耶和華的必不羞愧。(詩二十五:3)

那個無名的婦人挺身阻止了一場流血事件,是亞比該阻止大衛報拿八羞辱之仇的翻版撒上二十五章)。在這個時局還不穩定的時候,如果約押大軍大肆屠殺亞比拉城里支持示巴的以色列人和其他無辜的百姓,這會使以色列眾支派更加不滿大衛,也加深他們和猶大之間的裂縫。

所以,誰是這一章的主角?不是示巴,不是約押,不是無名的婦人,是在背后的大衛。

默想:

先知拿單對大衛說:“所以刀劍必不離開你的家。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撒下十二:10-11)

先知的話句句都應驗了。

有人在《網上靈糧》留言簿問我:

你好,我是第一次來這個網站查看這里面的話,所以我想到我對馬太福音十一:13 “因為眾先知和律法說預言,到約翰為止 。”這句話,我一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因有人說這是先知跟說預言到約翰以后就沒有了,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新約時代沒有先知了,但是聖經使徒行傳也多次記載有先知的存在,那時也是新約時代了呀,所以我真的很不懂,因我身邊有些人說有先知的存在,有的人說已到約翰為止沒有了。你能跟我說說倒底是怎么回事嗎?

我回復說:

太十一:11 - 15

11我實在告訴你們: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然而天國里最小的比他還大。
12從施洗約翰的時候到如今,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就得著了。
13因為眾先知和律法說預言,到約翰為止。
14你們若肯領受,這人就是那應當來的以利亞。
15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

先看上下文。“因為眾先知和律法說預言,到約翰為止。”這里的“預言”指的是關乎耶穌基督的預言。舊約的眾先知和律法都“遙指”向耶穌,因為他們都沒有看到﹔施洗約翰不同,他“直指”向耶穌,因為他看到,聽到,摸到耶穌。在施洗約翰之后,就沒有所謂預言耶穌的事,因為主耶穌和他的使徒(在聖靈的引導下)已經將一切啟示都在聖經里給了我們。所以,耶穌說,“。。說預言,到約翰為止。”

彼后一:3 也說:“上帝的神能已將一切關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賜給我們,皆因我們認識那用自己榮耀和美德召我們的主。”這里說“已將一切。。賜給我們。。”所以,新約之后,再沒有啟示了。

那么,《使徒行傳》里的一些先知是干什么的?如亞迦布、猶大、西拉。。

(徒二十一:8-11)8第二天,我們離開那里,來到凱撒利亞,就進了傳福音的腓利家里,和他同住。他是那七個執事里的一個。9他有四個女兒,都是處女,是說預言的。10我們在那里多住了几天。有一個先知,名叫亞迦布,從猶太下來。11到了我們這里,就拿保羅的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說:“聖靈說:‘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里。’”

(徒十五:32)猶大和西拉也是先知,就用許多話勸勉弟兄,堅固他們。

(徒十三:1)在安提阿的教會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并掃羅。

(徒十一:27-28)當那些日子,有几位先知從耶路撒冷下到安提阿。28內中有一位名叫亞迦布,站起來,借著聖靈指明天下將有大飢荒。這事到革老丟年間果然有了。

經文里都沒有說他們講關乎耶穌基督的“預言”。從徒十五:32,猶大和西拉是作先知講道(林前十四:1-5)﹔徒十一和二十一章的亞迦布是唯一能說“預知未來”的“預言”,如大飢荒、保羅的被拘禁。這樣的預言在聖經里都被証實。

所以我說:

一、舊約的先知預言的職分肯定沒有了﹔先知講道的功能肯定還有(林前十四:1-4)。

二、亞迦布式的“預知未來”有嗎?外邦人的專家學者在說,阿貓阿狗也說,我也會說一二(今年還有地震!)。。出自耶和華嗎?我不知道。

我在留言簿曾說過以下這個真實的故事,現在再說:

2005年七月二十四日,馬來西亞檳城的一位女牧師說神的話語臨到她和一位弟兄的身上,在七月二十八日將有大海嘯,她呼吁所有人盡快離開。結果呢?檳城太平無事,反而當地報章《星州日報》在八月八日把事件登載,一時傳為笑柄。

總之,老話一句,要慎思明辨。(完)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