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二十六課 - 大衛回耶路撒冷

經文:撒下十九:1 - 43

主旨:大衛回耶路撒冷,上次“跟對人,站准隊”當然為大衛高興,但那些“跟錯人,站錯隊”的,結局又怎樣?

1。撒下十九:1 - 8  “1有人告訴約押(Joab)說:‘王為押沙龍(Absalom)哭泣悲哀。’2眾民聽說王為他兒子憂愁,他們得勝的歡樂卻變成悲哀。3那日眾民暗暗地進城,就如敗陣逃跑慚愧的民一般。4王蒙著臉,大聲哭號說:‘我兒押沙龍啊!押沙龍我兒,我兒啊!’5約押進去見王說:‘你今日使你一切仆人臉面慚愧了。他們今日救了你的性命和你兒女妻妾的性命。6你卻愛那恨你的人,恨那愛你的人。你今日明明地不以將帥,仆人為念。我今日看明,若押沙龍活著,我們都死亡,你就喜悅了。7現在你當出去,安慰你仆人的心。我指著耶和華起誓:你若不出去,今夜必無一人與你同在一處﹔這禍患就比你從幼年到如今所遭的更甚!’8于是,王起來,坐在城門口。眾民聽說王坐在城門口,就都到王面前。”

我在上一課說:“大衛打贏了這場戰,但卻‘輸’了一個孩子。這是大衛的悲哀。”在撒下十八:33說:“王就心里傷慟,上城門樓去哀哭,一面走一面說:‘我兒押沙龍(Absalom)啊!我兒,我兒押沙龍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龍啊!我兒,我兒!’”大衛喪子之痛,我們當然可以理解,但跟隨他出生入死的將士和眾民就未必了。政治人物都很明白他們在公眾 場合的形像很容易被人誤解。過去在新加坡的一次大選,當時執政黨的一位高級政務部長,因為在和賣魚的小販握手后洗手,被反對黨拿來作為嘲笑的話題,以致在大選中落敗。所以,我們時常在媒體上看到政治人物抱小孩、親小孩、幫老人做事、打躬哈腰、作揖。。為的是塑造一個親民的形像。過去大衛在掃羅和約拿單被非利士人殺后,號啕大哭,眾民不會誤解他(撒下一章)﹔當約押殺了掃羅的元帥押尼耳的時候,大衛在押尼耳墓旁放聲大哭,還拒絕進食,以色列眾民才知道殺押尼耳并非出于王意(撒下三:31-37)。但這次不同了。押沙龍是大衛的親兒子,他的死怎不叫大衛傷心欲絕。但凱旋而歸的將士們卻誤解了,以為大衛把押沙龍的死怪罪于他們的身上,寧愿看到自己的將士死亡,也不愿看到押沙龍的死。所以,“他們得勝的歡樂卻變成悲哀。那日眾民暗暗地進城,就如敗陣逃跑慚愧的民一般。”

約押再次替他解圍。“你今日使你一切仆人臉面慚愧了。他們今日救了你的性命和你兒女妻妾的性命。你卻愛那恨你的人,恨那愛你的人。你今日明明地不以將帥,仆人為念。我今日看明,若押沙龍活著,我們都死亡,你就喜悅了。現在你當出去,安慰你仆人的心。我指著耶和華起誓:你若不出去,今夜必無一人與你同在一處﹔這禍患就比你從幼年到如今所遭的更甚!”這樣的直言進諫唯有約押一人做到 。大衛是一個明君,他雖然知道約押是一個心狠手辣,不擇手段除去那些阻礙他成為元帥的人,如押尼耳(撒下三:27)(和后來的亞瑪撒,撒下二十:10),但大衛還是為了顧全大局,以國事為重,懂得把私人恩怨的問題交托給上帝來處理(撒下三:28-29)。“于是,王起來,坐在城門口。眾民聽說王坐在城門口,就都到王面前。”這樣就挽回了士氣。

我們不是政治人物,當然在形像方面就不用刻意塑造。但對牧師傳道和長老執事等領袖,他們都是教會的焦點人物,所以言行舉止還是要格外謹慎,以免產生不必要的誤會/誤解。至于會友之間,夫妻之間,父母與孩子之間,誤會別人或被別人誤會的情形時常發生 ,就算聖人孔老夫子也有誤會別人的時候。春秋時代,孔子被困在陳蔡兩國之間,七天沒有進食。學生顏回討飯回來要煮給老師吃。飯熟了,孔子看到顏回從鍋里抓飯吃。當顏回把飯端來時,孔子佯裝沒看見剛才的事,對顏回說:“我剛才睡覺,夢見先君,他說只有清潔的食物才可送給人吃。”顏回知道老師懷疑自己偷飯吃,便告訴孔子,剛才是柴灰落進鍋里,挑不出來,棄之可惜,所以學生就把那點兒 髒了的飯抓來吃了。孔子這才發覺錯怪了顏回,慨嘆地說:“人們都相信自己的眼睛,看來眼見也未必都真實啊!”。

問題是:我們要怎樣化解誤會呢? 這是一個有關溝通的問題,是一門大學問。這里篇幅有限,我不能和大家討論。請大家參考一些談論人際關系和溝通理念與方法的書籍,如台灣吳娟瑜的《溝通管理學》(大眾世界書局出版,2004年)。順便一提,教會應該提供這類課程幫助會友學習溝通的技巧,化解許多不必要的誤會和解決人際關系里面對的許多問題。

2。撒下十九:8 - 14  “8于是,王起來,坐在城門口。眾民聽說王坐在城門口,就都到王面前。9以色列人已經逃跑,各回各家去了。以色列眾支派的人紛紛議論說:‘王曾救我們脫離仇敵的手,又救我們脫離非利士人(Philistines)的手。現在他躲避押沙龍(Absalom)逃走了。10我們膏押沙龍治理我們,他已經陣亡。現在為什么不出一言請王回來呢?’11大衛王差人去見祭司撒督(Zadok)和亞比亞他(Abiathar)說:‘你們當向猶大長老說:「以色列眾人已經有話請王回宮。你們為什么落在他們后頭呢? 12你們是我的弟兄,是我的骨肉,為什么在人后頭請王回來呢?」13也要對亞瑪撒(Amasa)說:「你不是我的骨肉嗎?我若不立你替約押(Joab)常作元帥,愿上帝重重地降罰與我。」’14如此就挽回猶大眾人的心,如同一人的心。他們便打發人去見王說:‘請王和王的一切臣仆回來。’”

大衛這次返回耶路撒冷,充分暴露了王國里猶大支派和以色列其他支派之間的嫌隙。在下文撒下十九:40-43,我們還要看到他們為大衛而起的爭端。

“以色列眾支派的人紛紛議論說:‘王曾救我們脫離仇敵的手,又救我們脫離非利士人(Philistines)的手。現在他躲避押沙龍(Absalom)逃走了。我們膏押沙龍治理我們,他已經陣亡。現在為什么不出一言請王回來呢?’”-- 這些人是以色列支派的長老,他們最善變,懂得看風使舵。在撒下五:1-3 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被自己的軍長殺害后,他們知道掃羅的江山“氣數已盡”,遂投向大衛,膏他為王。當押沙龍密謀篡位,大衛逃離耶路撒冷,他們以為大衛一去不返,所以膏押沙龍治理他們。怎知這次他們跟錯人,站錯隊,押沙龍竟然敗亡。現在他們又厚著臉皮說要請大衛回城。

“大衛王差人去見祭司撒督(Zadok)和亞比亞他(Abiathar)說:‘你們當向猶大長老說:「以色列眾人已經有話請王回宮。你們為什么落在他們后頭呢? 你們是我的弟兄,是我的骨肉,為什么在人后頭請王回來呢?」”-- 對猶大支派和以色列其他支派之間的猜疑,看來大衛也要負起一部分的責任。他治理以色列這么多年,在推行的政策上可能厚此薄彼,偏愛自己的猶大支派,冷落了以色列其他支派。 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大衛有“種族歧視”的嫌疑。

“也要對亞瑪撒(Amasa)說:「你不是我的骨肉嗎?我若不立你替約押(Joab)常作元帥,愿上帝重重地降罰與我。」”-- 還記得亞瑪撒嗎?我在第二十四課說他是大衛的外甥。在撒下十七:25 押沙龍立亞瑪撒作元帥,代替約押。現在大衛繼續任命亞瑪撒作元帥,目的可能以此收復押沙龍部隊的心, 也可能他擔心約押的專橫跋扈,以此來擺脫約押對他的高壓手段。這樣就種下禍根,因為約押絕不讓任何人沾上這個位置,所以在撒下二十:10,他把亞瑪撒刺死。

“如此就挽回猶大眾人的心,如同一人的心。他們便打發人去見王說:‘請王和王的一切臣仆回來。’”-- 大衛挽回了猶大,卻挽不回以色列支派的心(看撒下十九:40-43)

3。撒下十九:15 - 23  “15王就回來,到了約旦河。猶大人來到吉甲(Gilgal),要去迎接王,請他過約旦河。16巴戶琳(Bahurim)的便雅憫人(Benjamite)基拉(Gera)的兒子示每(Shimei)急忙與猶大人一同下去迎接大衛王。17跟從示每的有一千便雅憫人,還有掃羅家的仆人洗巴(Ziba)和他十五個兒子,二十個仆人,他們都趟過約旦河迎接王。18有擺渡船過去,渡王的家眷,任王使用。王要過約旦河的時候,基拉的兒子示每就俯伏在王面前,19對王說:‘我主我王出耶路撒冷(Jerusalem)的時候,仆人行悖逆的事。現在求我主不要因此加罪與仆人,不要記念,也不要放在心上。20仆人明知自己有罪,所以約瑟(Joseph)全家之中,今日我首先下來迎接我主我王。’21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亞比篩(Abishai)說:‘示每既咒罵耶和華的受膏者,不應當治死他嗎?’22大衛說:‘洗魯雅的兒子,我與你們有何關涉,使你們今日與我反對呢?今日在以色列中豈可治死人呢?我豈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的王嗎?’23于是王對示每說:‘你必不死。’王就向他起誓。”

第二十二課談到大衛逃離耶路撒冷的時候,我們學了一個寶貴的功課:

。。“患難朋友才是真朋友。”現在押沙龍發動政變,篡奪王位,而大衛卻在逃,生命岌岌可危,那些過去跟隨大衛的人,現在每一個人都要表態,要選擇站哪一邊?有則笑話說:朋友向我訴說她丈夫的錯處,越說越氣忿,突然轉頭問她的小兒子:“如果爸爸媽媽吵架,你要站在哪一邊?”孩子想了一下,堅定地說:“站旁邊!”但在這個生死攸關的時刻,大衛的朋友是不能“站旁邊”!在政治場合,在工作場所,甚至在教會,我們有時也會遇到這樣的時刻,要表態選擇站那一邊。

誰是大衛的真朋友和忠心的臣仆?有六百勇士,有迦特人(Gittites)以太(Ittai),有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有亞基人(Archite)戶篩(Hushai)。。

誰是大衛的“假”朋友和叛賊?有亞希多弗、洗巴、示每。。

現在大衛回耶路撒冷,上次“跟對人,站准隊”當然為大衛高興,但那些“跟錯人,站錯隊”的,結局又怎樣?在人生當中,一個人的成功與失敗,與上司有很大的關系。跟隨有美德的上司,可以一展抱負,晉升加薪﹔跟隨有惡行的上司,則前途渺茫,甚至連飯碗也難保。

王就回來,到了約旦河。猶大人來到吉甲(Gilgal),要去迎接王,請他過約旦河。巴戶琳(Bahurim)的便雅憫人(Benjamite)基拉(Gera)的兒子示每(Shimei)急忙與猶大人一同下去迎接大衛王。跟從示每的有一千便雅憫人,還有掃羅家的仆人洗巴(Ziba)和他十五個兒子,二十個仆人,他們都趟過約旦河迎接王。”-- 在最先到約但河歡迎大衛的行列里,竟然有兩個“假”朋友 - 示每和洗巴!

王要過約旦河的時候,基拉的兒子示每就俯伏在王面前,對王說:‘我主我王出耶路撒冷(Jerusalem)的時候,仆人行悖逆的事。現在求我主不要因此加罪與仆人,不要記念,也不要放在心上。仆人明知自己有罪,所以約瑟(Joseph)全家之中,今日我首先下來迎接我主我王。’”-- 示每站錯隊(撒下十六:5-14),現在可能嚇得尿屎直流,知道生命難保,所以第一時間來到大衛面前,懇求大衛赦免他的罪。

“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亞比篩(Abishai)說:‘示每既咒罵耶和華的受膏者,不應當治死他嗎?’大衛說:‘洗魯雅的兒子,我與你們有何關涉,使你們今日與我反對呢?今日在以色列中豈可治死人呢?我豈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的王嗎?’于是王對示每說:‘你必不死。’王就向他起誓。”-- 對一個厚顏無恥的人如此寬宏大量是少有的。但畢竟示每是一個小人,所以在大衛的遺言里,他提醒所羅門要防備這樣的人,“在你這里有巴戶琳的便雅憫人基拉的兒子示每,我往瑪哈念去的那日,他用狠毒的言語咒罵我,后來卻下約旦河迎接我,我就指著耶和華向他起誓說:‘我必不用刀殺你。’現在你不要以他為無罪,你是聰明人,必知道怎樣待他,使他白頭見殺,流血下到陰間。”(王上二:8-9)

4。撒下十九:24 - 30  “24掃羅(Saul)的孫子米非波設(Mephibosheth)也下去迎接王。他自從王去的日子,直到王平平安安地回來,沒有修腳,沒有剃胡須,也沒有洗衣服。25他來到耶路撒冷迎接王的時候,王問他說:‘米非波設,你為什么沒有與我同去呢?’26他回答說:‘我主我王,仆人是瘸腿的。那日我想要備驢騎上與王同去,無奈我的仆人欺哄了我,27又在我主我王面前讒毀我。然而我主我王如同上帝的使者一般,你看怎樣好,就怎樣行吧!28因為我祖全家的人,在我主我王面前,都算為死人﹔王卻使仆人在王的席上同人吃飯。我現在向王還能辨理訴冤嗎?’29王對他說:‘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我說,你與洗巴(Ziba)均分地土。’30米非波設(Mephibosheth)對王說:‘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地回宮,就任憑洗巴都取了也可以。’”

“掃羅(Saul)的孫子米非波設(Mephibosheth)也下去迎接王。”-- 在第17節,我們看到“掃羅家的仆人洗巴(Ziba)和他十五個兒子,二十個仆人,他們都趟過約旦河迎接王。”但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他對大衛說了什么。過去在大衛逃離耶路撒冷的時候,洗巴在大衛面前讒毀他的主人米非波設,說“他仍在耶路撒冷,因他說:‘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撒下十六:3)大衛在沒有求証之下,就倉促地將米非波設的一切賜給洗巴。現在米非波設親自來迎接大衛,一切真相大白。大衛要他與洗巴均分地土,似乎很不恰當。我們在 第二十一章還要看到有關掃羅家族的事。

5。撒下十九:31 - 39  “31基列人(Gileadite)巴西萊(Barzillai)從羅基琳(Rogelim)下來,要送王過約旦河,就與王一同過了約旦河。32巴西萊年紀老邁,已經八十歲了。王住在瑪哈念(Mahanaim)的時候,他就拿食物來供給王,他原是大富戶。33王對巴西萊說:‘你與我同去,我要在耶路撒冷那里養你的老。’34巴西萊對王說:‘我在世的年日還能有多少,使我與王同上耶路撒冷呢?35仆人現在八十歲了,還能嘗出飲食的滋味,辨別美惡嗎?還能聽男女歌唱的聲音嗎?仆人何必累贅我主我王呢?36仆人只要送王過約旦河,王何必賜我這樣的恩典呢?37求你准我回去,好死在我本城,葬在我父母的墓旁。這里有王的仆人金罕(Chimham),讓他同我主我王過去,可以隨意待他。’38王說:‘金罕可以與我同去,我必照你的心愿待他。你向我求什么,我都必為你成就。’39于是眾民過約旦河,王也過去。王與巴西萊親咀,為他祝福。巴西萊就回本地去了。”

“基列人(Gileadite)巴西萊(Barzillai)從羅基琳(Rogelim)下來,要送王過約旦河,就與王一同過了約旦河。”-- 在撒下十七:27-29,我們看到巴西萊帶著被、褥和食物供給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吃。現在這個老人家陪伴大衛過約但河。他拒絕大衛的好意,就是要在耶路撒冷那里養他的老,并且還將自己的仆人金罕獻給大衛,回耶路撒冷服侍大衛。大衛沒有忘記巴西萊在他患難的時候所給與的幫助,在王上二:7,他吩咐所羅門要厚待巴西萊:“你當恩待基列人巴西萊的眾子,使他們常與你同席吃飯,因為我躲避你哥哥押沙龍的時候,他們拿食物來迎接我。”

6。撒下十九:40 - 43  “40王過去,到了吉甲(Gilgal),金罕(Chimham)也跟他過去。猶大眾民和以色列民的一半,也都送王過去。41以色列眾人來見王,對他說:‘我們弟兄猶大人為什么暗暗送王和王的家眷,并跟隨王的人過約旦河?’42猶大眾人回答以色列人說:‘因為王與我們是親屬。你們為何因這事發怒呢?我們吃了王的什么呢?王賞賜了我們什么呢?’43以色列人回答猶大人說:‘按支派我們與王有十分的情分,在大衛身上,我們也比你們更有情分。你們為何藐視我們,請王回來,不先與我們商量呢?’但猶大人的話比以色列人的話更硬。”

在上文撒下十九:8-14,我已經說大衛這次返回耶路撒冷,充分暴露了王國里猶大支派和以色列其他支派之間的嫌隙。這一段經文再次表明在以色列和猶大之間的裂縫是多么的深。怪不得在所羅門死后,這個裂縫終于產生了兩個分裂的國家。

大衛終于回返耶路撒冷。大衛王國平安了嗎?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吳娟瑜在《溝通管理學》談到化解誤會時說:

你是否曾經有過如此經驗:朝夕相處的丈夫,為了芝麻小事和你吵得不可開交﹔或是多年來往的朋友因為誤會而反目戌仇﹔或是以全部心力照顧的兒女,竟對你怒目相向。。。我們生活周遭,日日要面對的人、要處理的事,是何其多!然而,人心如海底針,難似捉摸得清楚,因此在相處時不免有疏漏之處,或被誤解的情形發生。當我們的一番意見引起誤會時,心里一定很難過。若是彼此不熟識,可以歸咎于互相不了解﹔然而,曾經知心相處,卻仍發生誤會,就令人難以心平氣和了。“做一個禁得起考驗的人”,是我們此時此刻所要堅守的信念﹔也就是盡管彼此有誤會,或是彼此暫時無法溝通,我們仍然要秉持一“為他好”的念頭,愿意接受責難、怪罪的考驗。

面對是非、誤會

平日應該如何做到面對是非、誤會呢?

一、不要急于辯解:除非在選戰中被抹黑,否則你不應急于辯解,你很可能提著汽油桶去滅火,火沒澆熄,反而愈燒愈旺,對事情的厘清沒有多少幫忙。你應等到雙方均心平氣和時,再找到正確的時機、正確的場合,找你的當事人冷靜的溝通。

二、不要有猜測之心:有些事情未經查証是否屬實,自己就開始有各種揣測,或想了許多對方的不是,這時,因為心情不好,愈想愈覺得對方不對,結果使自己更難受。

三、不要聽信傳言:有些人喜歡在背后說人是非,聽的時候,自己要有個判斷,并且善意謝謝提醒,但是自己絕不傳播這些話,以免造成更多的事端。

四、不要意氣用事:當自己被誤解時,有些人會去聯合一些“同道”壯大聲勢,來和對方爭執,結果七嘴八舌,事情愈說愈復雜,問題越扯越大,誤會也愈搞愈深。還不如自己冷靜下來,檢討自己的所作所為,同時也讓對方有重新思考的機會。

五、學會一笑置之:在這個生存空間里,我們要關注、要努力的事何其多,最好放開心胸,學會不計較,這樣才能使自己的心靈掙脫困擾的束縛。“做人很難”,這是我們都知道的一句話,但是盡管“做人很難”,還是“天天要做”,我們不可能離群索居,避開這些人世間的紛擾起伏。我們要像鑽石一樣,愈磨愈晶亮。坦然接受責難,做個禁得起考驗的人。何況事情總有個水落石出,云消霧散的時候,時間會幫助我們,只要我們愿意接受考驗。(完)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