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二十三課 - 洗巴、示每、戶篩、亞希多弗

經文:撒下十六:1 - 23

主旨:看啊!這些人在大衛逃離耶路撒冷時做了什么。。

1。請問大家:從苦難中站起來比較容易還是從勝利中重新出擊比較容易?大衛在耶路撒冷登基作王之前,曾被掃羅追殺,過著在曠野逃往的生活, 雖然他有機會可以殺掃羅(撒上二十四:1-15,二十六:1-12),但他不敢在耶和華沒有命定的時候就篡奪掃羅的王位。大衛等了好多年,終于熬出了頭,先在希伯倫被膏作猶大王,后被以色列人膏立作全以色列王。大衛從來不在苦難中低頭,夜越黑,他越緊抓上帝不放,他的禱告更加迫切,他的生命更加散發光芒。所以,當大衛被逆子押沙龍追殺的時候,我們再次看到那位在曠野逃亡時,被磨練的堅韌不拔的大衛。其實,不只大衛,就算普通百姓,都很少會在苦難中低頭,他們總是能夠站起來 。2008年5月12日的八級四川大地震,溫總理安慰一個賑災中心里淚流滿臉的小女孩:“別哭,這是一場災難。好好地活下去。。”人類歷史上,不管多大的災難,人都活下去,因為上帝從來不會放棄在苦難中的人。

    但在勝利后,人還會重新出擊,再贏一次嗎?在順境時,人會居安思危,謹慎自守嗎?大多數的人都希望苦難遠遠離開自己,希望自己常在勝利中,在順境里。其實,有多少人能贏了再贏?還記得我在《撒母耳記上》第三十課談到大衛與掃羅之間的“爭斗”,似乎穩操勝券的時候,為什么他突然泄了氣,萌生這樣的念頭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里”?(撒上二十七:1)我說:

。。奇怪嗎?大衛在逃亡的整個過程里,因著上帝一再地眷顧和保護,他和家人及跟隨他的“梁山好漢”都在緊要關頭,逢凶化吉。在他與掃羅之間的“爭斗”,似乎穩操勝券的時候,為什么他突然泄了氣,萌生這樣的念頭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里”?上帝的仆人以利亞(Elijah)在迦密山(Mount Carmel)大敗四百個巴力的先知后(王上十八章),他竟然拔步飛跑到猶大的別是巴,要逃離耶洗別的追殺,還說要在那里求死。有人說,在每個偉大時機的后面,時常緊接著心理上的倒退﹔而這種倒退的反應,正隱含著危險的成分。我自己就曾經歷過這種危機。我第一次在教會負責籌划和組織聖誕節崇拜聚會,決定在戶外“與民同慶”。在人手很缺乏,又不敢肯定是否會獲得有關當局批准,經過三、四個月的籌備和許多波折,終于在聖誕節晚上,教會和社區的几百民眾一同歡慶這個節日。聚會后的几個月,我一方面有點飄飄然,一方面卻對未來的事工躊躇不前,產生一種莫名奇妙的恐懼感。后來我才明白,何以在一些重要的體育比賽項目,賽前、賽中和賽后的心理指導及情緒調整是如此重要,如果不及時克服不良的情緒影響,隊員就很難投入到激烈的比賽中去。特別是賽后,失敗的情緒調整,如痛苦、悲傷、沮喪、內疚、懊悔和失望,固然很重要,但我們也不能忽視勝利后的情緒調整,如興奮、激動、自滿、優越感、自豪感、榮譽感。。大衛和以利亞都是在“勝利”后心理情緒失調,才會作出如此令人費解的行動。(完)

    所以,我非常佩服英國紅魔曼聯(Manchester United)主帥弗格森(Alex Ferguson,下圖)。

    他率領的紅魔曼徹斯特聯隊(Man Utd)剛剛奪得了2007/2008年英超錦標(2008年5月11日)和歐冠錦標(5月21日)。弗格森今年66歲,從 1986年開始執掌曼聯兵符,在這 22年里,他為曼聯共奪得了歐冠杯兩次、英超錦標 10次、足總杯 5次、聯賽杯 2次。 能夠奪得一個杯已經很了不起,能夠勝利后重新出擊,一而再地奪標真的找不到第二個人。在剛奪得歐冠錦標的第二天(5月22日),報章上這樣報道:

As Wednesday turned to Thursday, as the rain pelted down and the talents of United just, and only just, overcame the resolve of Chelsea, Ferguson spoke of getting up in the morning and doing it all over again.

“I'am very, very proud just now,” he said. “But with me the euphoria drains away quickly, it evaporates immediately.

“When you win something, you look into the players' eyes to make sure the hunger is there fot the next season. ”

雖然已經 66歲,身上還植入了一個心律調整器,但他永不言棄,求勝的意志還是那么強烈。報章還說,就算弗格森想離開曼聯,他的太太凱蒂(Cathy)也不會讓他走。弗格森說:“退休?我太太一直都只會欺負我,所以每天早上 7點都會把我趕出家門,太不公平了。對我來說,退休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我才不敢惹我太太生氣,她是一個很可怕的人!”當然這是典型的蘇格蘭人的幽默。

像我這種偶爾為主打一兩場勝仗,就飄飄然的人,看到弗格森不被勝利沖昏了頭腦,實在叫我汗顏。

大衛在勝利后,在順境里,就未必是一個很警醒的人。他殺人奪妻不就是在他打勝仗,從戰場退下來的時候發生的嗎?(撒下十一章)他登上王位后,你有看到書上記載他的禱告嗎?苦難時常是試煉我們,熬煉我們成為精金的時候(伯二十三:10,詩六十六:10)﹔勝利和順境時常變成一場試探,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脫下了軍裝,不能再被上帝所用。

現在,我想大家會更加體會主耶穌說的:“你們要謹慎,警醒祈禱,因為你們不曉得那日期几時來到。”(可十三:33)

日本的自然災害不斷,大家知道日本人在平日是怎樣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的嗎?在《亞洲周刊》(2008年6月1日)“新思維”欄,作者夏冰這樣分享:

。。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說,“災難并不是經常發生的,就是發生也不會輪到我”,而在大多數日本人心目中,“災難是隨時會發生的,絕不可有僥幸心理”。

。。關東大地震盡管過去了八十五年,日本的老幼婦孺仍能不假思索地說出當時地震發生在午餐時間。。因此日本家庭常備攜帶型收音機和電池,以便在避難時收聽新聞報道,不被謠言干擾。

。。九十年代以后,日本流行多功能電話,但無論花樣如何翻新,電器店仍然堅持出售一些不需電源的老式電話,每個家庭也被告知要有一部這樣的電話,防止停電時無法和外界聯系。

。。1995年阪神大地震以后。。發現有六百多人不是死于倒塌的房屋,而是被家具壓死,或是被倒下的家具堵住逃生的出路。隨后的几年里,防災手冊比過去更強調不要使用高大的家具,如果不得已要使用,也要用特制零件加以固定﹔發現有不少災民由于長時間壓在瓦礫下,獲救時盡管看上去沒有外傷,但原先受阻的血液循環突然暢通,心臟和腎功能遭到破壞而造成死亡,日本的救災教育增加了普及擠壓綜合症的相關知識,訓練救災人員給患者及時驗血和輸液。

。。日本電信電話公司看到阪神地震后通訊中斷、電話忙線、災民和親友難以聯絡的情況,便在短時間內開了“171”免費留言系統,迅速在日本全國推廣。災民只要撥打“171”,按照提示輸入自己家的電話號碼,便可以在電腦中錄下自己的留言,其遠方親友也可撥打“171”,輸入要尋找的災民的電話號碼,可以聽到對方的留言。這種系統即使在停電的情況下也可通過公用電話使用。后來在日本發生的各種自然災害中,“171”發揮了安定民心的重大作用。

。。記得筆者在日本第一次出差,入住旅館后日本同事提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房間里的“避難路線示意圖”,確認過逃生路線后再入睡。她解釋:“我們國家是災害大國,日本人心里很清楚,我們缺乏准備的時候,災害會格外巨大。”(完)

“務要謹守、警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我們在勝利后,在順境里,有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的心態嗎?
 

2。撒下十六:1 - 4  “1大衛剛過山頂,見米非波設(Mephibosheth)的仆人洗巴(Ziba)拉著備好了的兩匹驢,驢上馱著二百面餅,一百葡萄餅,一百個夏天的果餅,一皮袋酒來迎接他。2王問洗巴說:‘你帶這些來是什么意思呢?’洗巴說:‘驢是給王的家眷騎的﹔面餅和夏天的果餅是給少年人吃的﹔酒是給在曠野疲乏人喝的。’3王問說:‘你主人的兒子在哪里呢?’洗巴回答王說:‘他仍在耶路撒冷,因他說: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4王對洗巴說:‘凡屬米非波設的都歸你了。’洗巴說:‘我叩拜我主我王,愿我在你眼前蒙恩。’”

大家可以溫習第十四課(撒下九:2-8)就知道米非波設(Mephibosheth)和他的仆人洗巴(Ziba)是何許人。我在那里說:

洗巴(Ziba) - 他是掃羅家的一個仆人,很有錢的仆人吧,因為第十節說他有十五個兒子,二十個仆人。在這場戲里,他對大衛言聽計從﹔在撒下十六:1-4,大衛逃離耶路撒冷的時候,洗巴卻在大衛面前讒毀米非波設,騙取了米非波設所有的產業﹔在撒下十九:17,24-30,大衛返回耶路撒冷的時候,洗巴的真面目才被揭穿。

米非波設(Mephibosheth) - 他是約拿單的孩子,在撒下四:4 說“掃羅的兒子約拿單有一個兒子,名叫米非波設,是瘸腿的。掃羅和約拿單死亡的消息從耶斯列傳到的時候,他才五歲。他乳母抱著他逃跑,因為跑得太急,孩子掉在地上,腿就瘸了。”因為瘸腿,所以當大衛被迫離開耶路撒冷的時候,他不能來送行,被洗巴讒毀說他要從大衛手中奪回掃羅的王國,以致失去了所有的產業。后來真相大白,大衛把產業歸還給他。代上八:34 說他的另一個名字是米力巴力(Merib-baal),有個兒子米迦(Micha)。

比較了撒下十六:1-4和撒下十九:24-30 ,我還說:

大衛在倉促之間,聽一面之詞就作決定,几乎讓洗巴騙取了主人米非波設所有的田產。

在教會里,你有聽一面之詞就作決定嗎?

所以,廣東人說得好:“要戴眼識人”。在患難的時候,我們就看到洗巴不是真“朋友”。

3。撒下十六:5 - 14  “5大衛王到了巴戶琳(Bahurim),見有一個人出來,是掃羅族基拉(Gera)的兒子,名叫示每(Shimei)。他一面走一面咒罵,6又拿石頭砍大衛王和王的臣仆﹔眾民和勇士都在王的左右。7示每(Shimei)咒罵說:‘你這流人血的壞人哪,去吧,去吧!8你流掃羅(Saul)全家的血,接續他作王,耶和華把這罪歸在你身上,將這國交給你兒子押沙龍(Absalom)。現在你自取其禍,因為你是流人血的人。’9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亞比篩(Abishai)對王說:‘這死狗豈可咒罵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過去,割下他的頭來’10王說:‘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我與你們有何關涉呢?他咒罵,是因耶和華吩咐他說:你要咒罵大衛。如此,誰敢說你為什么這樣行呢?’11大衛又對亞比篩(Abishai)和眾臣仆說:‘我親生的兒子尚且尋索我的性命,何況這便雅憫人(Benjamite)呢?由他咒罵吧!因為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12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為我今日被這人咒罵,就施恩與我。’13于是,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往前行走。示每(Shimei)在大衛對面山坡,一面行走一面咒罵,又拿石頭砍他,拿土揚他。14王和跟隨他的眾人,疲疲乏乏地到了一個地方,就在那里歇息歇息。”

“大衛王到了巴戶琳(Bahurim)”-- 巴戶琳在哪里?請看圖一。它位于耶路撒冷東北約2公里處,在橄欖山東側。

“見有一個人出來,是掃羅族基拉(Gera)的兒子,名叫示每(Shimei)。他一面走一面咒罵,又拿石頭砍大衛王和王的臣仆﹔眾民和勇士都在王的左右。示每(Shimei)咒罵說:‘你這流人血的壞人哪,去吧,去吧!你流掃羅(Saul)全家的血,接續他作王,耶和華把這罪歸在你身上,將這國交給你兒子押沙龍(Absalom)。現在你自取其禍,因為你是流人血的人。’”-- 示每可算是一個代表性的人物。在掃羅家族里,可能不是所有的人真心歸順大衛的,這些人也許認為大衛篡奪了掃羅的王位,殺了掃羅一家人。現在,大衛得到報應,耶和華把這罪歸在他身上,將國交給他兒子押沙龍手中。 從下文撒下十九:15-20,當大衛渡過這次難關,回返耶路撒冷的時候,“巴戶琳的便雅憫人基拉的兒子示每急忙與猶大人一同下去迎接大衛王。跟從示每的有一千便雅憫人,還有掃羅家的仆人洗巴和他十五個兒子,二十個仆人,他們都趟過約旦河迎接王。。。”我們看見示每厚顏無恥地俯伏在大衛面前說:“我主我王出耶路撒冷的時候,仆人行悖逆的事。現在求我主不要因此加罪與仆人,不要記念,也不要放在心上。仆人明知自己有罪,所以約瑟全家之中,今日我首先下來迎接我主我王。”示每有兩副面孔,我們千萬不要交上這樣的朋友。大衛雖然赦免了他的罪,但在王上二:8-9,大衛臨終前吩咐所羅門“不要以他為無罪”,示每后來被所羅門處死。(王上二:46)

“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亞比篩(Abishai)對王說:‘這死狗豈可咒罵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過去,割下他的頭來’”-- 還記得亞比篩(Abishai)是誰嗎?請參考《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九課

“王說:‘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我與你們有何關涉呢?他咒罵,是因耶和華吩咐他說:你要咒罵大衛。如此,誰敢說你為什么這樣行呢?’大衛又對亞比篩(Abishai)和眾臣仆說:‘我親生的兒子尚且尋索我的性命,何況這便雅憫人(Benjamite)呢?由他咒罵吧!因為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為我今日被這人咒罵,就施恩與我。’”-- 我想大家會同意我在上文說的,“夜越黑,大衛越緊抓上帝不放,他的禱告更加迫切,他的生命更加散發光芒。”在逆境和遭遇患難的時候,我們千萬不要埋怨上帝,這也是我們必要學習的功課。

詩篇第三篇是大衛逃避押沙龍的時候所作的祈禱:

1耶和華啊,我的敵人何其加增!有許多人起來攻擊我﹔
2有許多人議論我說:“他得不著上帝的幫助。”〔細拉〕
3但你耶和華是我四圍的盾牌,是我的榮耀,又是叫我抬起頭來的。
4我用我的聲音求告耶和華,他就從他的聖山上應允我。〔細拉〕
5我躺下睡覺,我醒著,耶和華都保佑我。
6雖有成萬的百姓來周圍攻擊我,我也不怕。
7耶和華啊,求你起來!我的上帝啊,求你救我!因為你打了我一切仇敵的腮骨,敲碎了惡人的牙齒。
8救恩屬乎耶和華,愿你賜福給你的百姓。〔細拉〕

4。撒下十六:15 - 19  “15押沙龍和以色列眾人來到耶路撒冷,亞希多弗(Ahithophel)也與他同來。16大衛的朋友亞基人(Archite)戶篩(Hushai)去見押沙龍(Absalom),對他說:‘愿王萬歲!愿王萬歲!’17押沙龍問戶篩說:‘這是你恩待朋友嗎?為什么不與你的朋友同去呢?’18戶篩對押沙龍說:‘不然,耶和華和這民,并以色列眾人所揀選的,我必歸順他,與他同住。19再者,我當服事誰呢?豈不是前王的兒子嗎?我怎樣服事你父親,也必照樣服事你。’”

我們從上一課知道,大衛的朋友亞基人(Archite)戶篩(Hushai)是按著大衛的指示(撒下十五:32-37),回到耶路撒冷,假意歸順押沙龍(Absalom),作押沙龍的謀士以破壞亞希多弗(Ahithophel)的計謀。

為什么押沙龍這么容易就跌入圈套呢?理由很簡單:現在輪到他被勝利沖昏了頭腦,他輕易地相信別人都會來跪拜他,“托他的大腳”(廣東話)!

5。撒下十六:20 - 23  “20押沙龍(Absalom)對亞希多弗(Ahithophel)說:‘你們出個主意,我們怎樣行才好?’21亞希多弗對押沙龍說:‘你父所留下看守宮殿的妃嬪,你可以與她們親近。以色列眾人聽見你父親憎惡你,凡歸順你人的手,就更堅強。’22于是人為押沙龍在宮殿的平頂上支搭帳棚。押沙龍在以色列眾人眼前,與他父的妃嬪親近。23那時,亞希多弗所出的主意,好像人問上帝的話一樣,他昔日給大衛,今日給押沙龍所出的主意,都是這樣。”

箴言十六:4 “耶和華所造的,各適其用,就是惡人,也為禍患的日子所造。”

亞希多弗這個惡人就是上帝所用,叫他的旨意得以成就,因為上帝曾透過先知拿單對大衛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他在日光之下就與她們同寢。你在暗中行這事,我卻要在以色列眾人面前,日光之下報應你。”(撒下十二:11-12)

“惡人,也為禍患的日子所造。”- 上帝是“善”的本體,“惡”是上帝所造的嗎?“魔鬼”是上帝所造的嗎?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一課,我們要看上帝怎樣回應大衛的禱告(詩篇第三篇),怎樣幫助大衛?(詩三:2)

默想:

我能夠忍受生命的坎坷,因為我知道其中必有上帝的美意。

(取自《靈命日糧》2004 年 2 月 10 日)

在撒母耳記下16章5-14節中,我們讀到大衛王被示每咒罵。這是發生于大衛被他的兒子押沙龍追殺的逃亡過程中。

我們雖不像大衛,經常會打斷別人的指責,堅持公平,并為自己辯護。不過當我們更明白上帝保護的愛時,我們就不會太在意別人的論斷,而更愿意把自己交在天父的手中。像大衛一樣,我們可以對每一個責難說「由他咒罵吧」(撒母耳記下16章11節)。這是謙卑地順服于上帝旨意的表現。

我們可以要求對手修正他們的指責,或者我們可以堅決地否認,與他們對抗,或像大衛一樣(12節),我們可以耐性地等候,直到上帝為我們平反。

我們的眼光可以越過那些敵視我們的人,并且仰望那位以無限的愛愛我們的主,那是好的。相信上帝容許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能使我們得著極大的益處,都是好的。縱使我們要承受示每的咒罵,我們仍然會傷心流淚。

不論別人怎么談論你,你都在上帝的手中。他看到你所遭受的苦楚,為了你所承受的責難,時候到了,他會補償你。因此要信靠他,并且住在他的愛中。(作者 David Roper)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