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二十二課 - 押沙龍謀反和大衛逃亡

經文:撒下十五:1 - 37

主旨:押沙龍陰謀造反,在希伯倫稱王﹔大衛得悉后,立刻決定逃離耶路撒冷。

1。大衛家相繼發生“殺人奪妻”、“玷辱妹妹”、“家變仇殺”和“孩子離家出走”一件件丑事。我在第十七課說,這都是大衛犯奸淫罪所要付出的嚴重代價:

首先,殺人償命,上帝既然已經除掉他的罪,免了他一死,但出三十四:6 - 7 說:“耶和華。。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所以,必要有一個“替死鬼”。誰啊?“只是你行這事,叫耶和華的仇敵大得褻瀆的機會,故此,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下文告訴我們,烏利亞妻給大衛所生的孩子,得重病而死。。。

還有,大衛是一國之君,全國人民都知道這件丑事,他那里還有道德權柄治理國家?但看來上帝又“不能”把他拉下皇位,因為霎時間從哪里找另一位合他心意的皇帝?

不單如此,大衛“在暗中”奸淫有夫之婦,他那里還有道德權柄管理自己的家庭?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結果大衛之子暗嫩學效父親的淫行,亂倫其妹(撒下十三章)﹔親子押沙龍出走叛變,父子交鋒,還在眾人眼前,與大衛的妃嬪親近(撒下十五-十八章)。

先知拿單都預先把這些告訴大衛了 - “所以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他在日光之下就與她們同寢。你在暗中行這事,我卻要在以色列眾人面前,日光之下報應你。」”

2。上一課,我們看到孩子押沙龍離家出走三年后,在大衛軍的元帥約押的幫助下,雖然回到耶路撒冷,卻不得見大衛的面。又過了兩年,押沙龍才和大衛和好如初。他們真的和好嗎?我在結尾時說:“。。暗地里,押沙龍卻實行計划,陰謀造反。”今天,我們就查考押沙龍怎樣謀反和大衛的逃亡。

3。撒下十五:1 - 6  “1此后,押沙龍(Absalom)為自己預備車馬,又派五十人在他前頭奔走。2押沙龍常常早晨起來,站在城門的道旁,凡有爭訟要去求王判斷的,押沙龍就叫他過來,問他說:‘你是哪一城的人?’回答說:‘仆人是以色列某支派的人。’3押沙龍對他說:‘你的事有情有理,無奈王沒有委人聽你伸訴。’4押沙龍又說:‘恨不得我作國中的士師,凡有爭訟求審判的,到我這里來,我必秉公判斷。’5若有人近前來要拜押沙龍,押沙龍就伸手拉住他,與他親咀。6以色列人中,凡去見王求判斷的,押沙龍都是如此待他們。這樣,押沙龍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

大家對押沙龍所做的似曾相識嗎?也許你在工作場所看過這樣的人吧。我想大家都知道,生活中,先要學做人,人做好了,事自然就會做好。所以,在當今這個由人際關系編織的社會網絡里,有的人認為一定要掌握“心計學”的技巧,心存“心機”,有效運用“方圓之道”,一心一意地去做人去做事,就一定會名成利就。 不過正如其他學問,如果動機不良,把所學的用在不正當的地方,如把原子能作為殺傷武器,那就變成大禍了。“心計學”也是一樣。“心計學”教導我們要精心編織人脈網。有人說:“看一個人的人脈網,就知道他是怎樣的人,以及將會有何作為,大多數人的成功,都源自良好的人脈網。”世界人際關系專家卡內基說:“成功,來自于85%的人脈關系,15%的專業知識。”陳小春在所編著的《世界最簡單的心計學》(台灣德威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2007年),談到編織人脈網時說:

A。編織關系網絡常常是在事業上獲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他舉了一個例子:麥凱是賣信封的。有一次他去拜訪一個大企業的老板,讓這個企業來買他的信封。可是,不管麥凱怎么說,這個老板都不肯買。但他不氣餒,繼續和這個老板保持聯系,并開始記錄和這老板有關的資料。有一天,他得知這個老板去了醫院,員工說老板的兒子出車禍。從記錄中,他知道老板的兒子十一歲,崇拜籃球明星麥克﹒喬丹。 麥凱的人緣很好,他認識麥克﹒喬丹﹔他買了一個籃球,請喬丹和全體公牛隊隊員簽了名。麥凱把籃球送到醫院,老板的孩子高興得跑來跑去。他爸爸知道后,找到了麥凱向他道謝,并向他定購了大量的信封。麥凱的工作只是賣信封,但他懂得如何建立人脈網,“攻心為上”,完成一項項交易,建立了一間大公司。像他這樣的編織人脈網,動機良好,值得我們學習。但押沙龍也想盡辦法編織他的人脈網,動機何在?

B。使別人覺得自己很重要。他也舉了一個例子:羅斯福當紐約州長的時候,當一個重要的職位缺人時,他邀請所有的政治領袖推荐接任人選。第一次他們推荐了一個需要“照顧”的人。羅斯福就告訴他們,任命這樣一個人,大眾是不會贊成的。第二次。。第三次。。建議的人選還是一樣,但羅斯福謝謝他們,請求他們再推荐一個。這一次,他們推荐的人選,相當理想,正是羅斯福內心認定的最佳人選。于是,羅斯福首先對他們的協助表示感激,并把功勞歸之于他們。這樣一來一往,雙方的目的都能達到,雙方關系也比較融洽,為以后的合作打下基礎。羅斯福把別人看為重要,動機純正。但押沙龍在人面前說人有情有理,另一方面卻貶低大衛說他不體恤民情,你說他居心何在?

當然還有許多精心建立人脈網的絕招,這里不再談了。總之,押沙龍所作所為,目的只是為了在人前貶損大衛的聲譽,建立自己的人脈網,“這樣,押沙龍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

在教會里,你有看見“押沙龍”嗎?________________

為什么押沙龍要采用這種手段來贏得人心,篡奪王位?我們都知道,押沙龍是大衛在希伯倫所得的第三個兒子(撒下三:3)。長子暗嫩因為玷辱押沙龍的親妹妹她瑪,被押沙龍所殺。次子基利押(Chileab)(在代上三:1 作但以利 Daniel),是作過迦密人(Carmelite)拿八(Nabel)的妻亞比該(Abigail)所生的。所以,按長幼的次序,繼承王位的 不是押沙龍﹔更何況他殺了暗嫩后,大衛雖然沒有大義滅親,押沙龍已經得不到大衛的歡心,這是我們可以從上一課看得出來。既然如此,如果他有野心要稱王,他唯有想盡辦法篡奪王位。

3。撒下十五:7 - 12  “7滿了四十年(注:有作"四年"的),押沙龍(Absalom)對王說:‘求你准我往希伯侖(Hebron)去,還我向耶和華所許的愿。8因為仆人住在亞蘭的基述(Geshur),曾許愿說:耶和華若使我再回耶路撒冷,我必事奉他。’9王說:‘你平平安安地去吧!’押沙龍就起身,往希伯侖去了。10押沙龍打發探子走遍以色列各支派說:‘你們一聽見角聲就說:押沙龍在希伯侖作王了!’11押沙龍在耶路撒冷請了二百人與他同去,都是誠誠實實去的,并不知道其中的真情。12押沙龍獻祭的時候,打發人去將大衛的謀士,基羅人(Gilonite)亞希多弗(Ahithophel)從他本城請了來。于是叛逆的勢派甚大,因為隨從押沙龍的人民,日漸增多。”

“滿了四十年(注:有作"四年"的)。。”-- 在路其安努(Lucian)修訂的希臘文七十士譯本(Septuagint)和敘利亞文(Syriac)別西大譯本(Peshitta)都作“四年”。 約瑟夫(Josephus)在《上古猶太史》(Antiquities VII 9.1) 也說四年,不過從押沙龍回返耶路撒冷算起。所以,押沙龍用了四年或兩年的時間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

“押沙龍(Absalom)對王說:‘求你准我往希伯侖(Hebron)去,還我向耶和華所許的愿。因為仆人住在亞蘭的基述(Geshur),曾許愿說:「耶和華若使我再回耶路撒冷,我必事奉他。」’”-- 撒下十三:37說押沙龍殺了暗嫩后,“逃到基述王(Geshur)亞米忽(Ammihud)的兒子達買(Talmai)那里去了。”在那里他住了三年。為什么他要到希伯倫 稱王呢? 可能那是他的祖家,因為大衛還沒有建都在耶路撒冷之前,曾在那里作猶大王七年零六個月(撒下五:5),押沙龍也是在那里出生(撒下三:2-5)。還愿之說當然只是一個借口,這是押沙龍篡位的陰謀計划的一部分。

“押沙龍打發探子走遍以色列各支派說:‘你們一聽見角聲就說:押沙龍在希伯侖作王了!’押沙龍在耶路撒冷請了二百人與他同去,都是誠誠實實去的,并不知道其中的真情。”-- 二百人完全被蒙在鼓里,可見叛變陰謀計划的多么周密。

“押沙龍獻祭的時候,打發人去將大衛的謀士,基羅人(Gilonite)亞希多弗(Ahithophel)從他本城請了來。于是叛逆的勢派甚大,因為隨從押沙龍的人民,日漸增多。”-- 亞希多弗是誰?他原本是大衛的謀士之一(代上二十七:34)﹔有人說他是拔示巴的祖父(撒下十一:3,二十三:34),因不能原諒大衛犯下奸淫和謀殺的罪行,便參與叛變。 亞希多弗成了押沙龍的謀士,后來因押沙龍“不依從他的計謀,就備上驢歸回本城。到了家,留下遺言,便吊死了,葬在他父親的墳墓里。”(撒下十七:23)

4。撒下十五:13 - 16  “13有人報告大衛說:‘以色列人的心都歸向押沙龍了!’14大衛就對耶路撒冷跟隨他的臣仆說:‘我們要起來逃走,不然都不能躲避押沙龍了。要速速地去,恐怕他忽然來到,加害于我們,用刀殺盡合城的人。’15王的臣仆對王說:‘我主我王所定的,仆人都愿遵行。’16于是,王帶著全家的人出去了,但留下十個妃嬪看守宮殿。”

“大衛就對耶路撒冷跟隨他的臣仆說:‘我們要起來逃走,不然都不能躲避押沙龍了。要速速地去,恐怕他忽然來到,加害于我們,用刀殺盡合城的人。’”-- 押沙龍的謀反,連大衛也蒙在鼓里,可見這是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但一旦得悉,他立即決定帶著全家的人棄城而逃,可見他做事很有果斷。

“但留下十個妃嬪看守宮殿。”-- 這里埋下了伏筆,因為當大衛殺人奪妻的時候,拿單曾將耶和華的信息傳給他,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他在日光之下就與她們同寢。”(撒下十二:11)(此事應驗在撒下十六:22)

5。撒下十五:17 - 37  “17王出去,眾民都跟隨他,到伯墨哈,就住下了。18王的臣仆都在他面前過去。基利提人(Cherethites),比利提人(Pelethites),就是從迦特(Gath)跟隨王來的六百人,也都在他面前過去。19王對迦特人(Gittites)以太(Ittai)說:‘你是外邦逃來的人,為什么與我們同去呢?你可以回去,與新王同住,或者回你本地去吧!20你來的日子不多,我今日怎好叫你與我們一同飄流,沒有一定的住處呢?你不如帶你的弟兄回去吧!愿耶和華用慈愛誠實待你。’21以太(Ittai)對王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又敢在王面前起誓:無論生死,王在哪里,仆人也必在那里。’22大衛對以太說:‘你前去過河吧!’于是,迦特人以太(Ittai)帶著跟隨他的人和所有的婦人孩子,就都過去了。23本地的人都放聲大哭,眾民盡都過去。王也過了汲淪溪(Kidron)﹔眾民往曠野去了。24撒督(Zadok)和抬上帝約柜的利未人也一同來了,將上帝的約柜放下。亞比亞他(Abiathar)上來,等著眾民從城里出來過去。25王對撒督說:‘你將上帝的約柜抬回城去。我若在耶和華眼前蒙恩,他必使我回來,再見約柜和他的居所。26倘若他說:我不喜悅你,看哪!我在這里,愿他憑自己的意旨待我。’27王又對祭司撒督說:‘你不是先見嗎?你可以安然回城。你兒子亞希瑪斯(Ahimaaz)和亞比亞他(Abiathar)的兒子約拿單(Jonathan),都可以與你同去。28我在曠野的渡口那里,等你們報信給我。’29于是,撒督(Zadok)和亞比亞他(Abiathar)將上帝的約柜抬回耶路撒冷,他們就住在那里。30大衛蒙頭赤腳上橄欖山,一面上一面哭。跟隨他的人也都蒙頭哭著上去。31有人告訴大衛說:‘亞希多弗(Ahithophel)也在叛黨之中,隨從押沙龍(Absalom)。’大衛禱告說:‘耶和華啊,求你使亞希多弗(Ahithophel)的計謀變為愚拙。’32大衛到了山頂敬拜上帝的地方,見亞基人(Archite)戶篩(Hushai)衣服撕裂,頭蒙灰塵來迎接他。33大衛對他說:‘你若與我同去必累贅我。34你若回城去,對押沙龍說:王啊,我愿作你的仆人。我向來作你父親的仆人,現在我也照樣作你的仆人。這樣,你就可以為我破壞亞希多弗(Ahithophel)的計謀。35祭司撒督(Zadok)和亞比亞他(Abiathar),豈不都在那里嗎?你在王宮里聽見什么,就要告訴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36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Ahimaaz),亞比亞他的兒子約拿單(Jonathan),也都在那里。凡你們所聽見的,可以托這二人來報告我。’37于是,大衛的朋友戶篩(Hushai)進了城﹔押沙龍也進了耶路撒冷。”

“王出去,眾民都跟隨他,到伯墨哈,就住下了。”-- KJV 和 NIV 都沒有“伯墨哈”(Beth-merhak)一地。原文的意思是“遠方”(place far off),所以 KJV 譯作“and tarried in a place that was far off”。

這是大衛逃離耶路撒冷的情況。我們可以從這段經文學習兩個重要的功課:

一、有話說:“患難朋友才是真朋友。”現在押沙龍發動政變,篡奪王位,而大衛卻在逃,生命岌岌可危,那些過去跟隨大衛的人,現在每一個人都要表態,要選擇站哪一邊?有則笑話說:朋友向我訴說她丈夫的錯處,越說越氣忿,突然轉頭問她的小兒子:“如果爸爸媽媽吵架,你要站在哪一邊?”孩子想了一下,堅定地說:“站旁邊!”但在這個生死攸關的時刻,大衛的朋友是不能“站旁邊”!在政治場合,在工作場所,甚至在教會,我們有時也會遇到這樣的時刻,要表態選擇站那一邊。大家還記得電視劇《大長今》嗎?在這宮廷權力斗爭的歷史劇里,做御膳廚房宮女的也要懂得“站哪邊”。當韓尚宮在競賽中贏得最高尚宮的職位后,由于崔尚宮的慫恿,韓尚宮受到所有宮內大小廚房尚宮的排擠。韓尚宮和長今的要好朋友閔尚宮和阿昌最怕牽涉是非,她們想過與世無爭的生活,所以必須在兩個尚宮之間選擇站在其中一邊,以保証日后可以過平安和輕松的生活。

 
閔尚宮          阿昌

那些在患難中,不為了自身的安危和利益,仍然選擇站在朋友一邊的,才是真朋友。有此一友,可說終生無憾矣。

現在,我們看看大衛的朋友作了什么選擇:

A。“王的臣仆都在他面前過去。基利提人(Cherethites),比利提人(Pelethites),就是從迦特(Gath)跟隨王來的六百人,也都在他面前過去。”-- 這六百人是在大衛被掃羅追殺的時候就已經與大衛出生入死(撒上二十三:13,二十七:2,三十:9),他們為大衛至死忠心。

B。“王對迦特人(Gittites)以太(Ittai)說:‘你是外邦逃來的人,為什么與我們同去呢?你可以回去,與新王同住,或者回你本地去吧!你來的日子不多,我今日怎好叫你與我們一同飄流,沒有一定的住處呢?你不如帶你的弟兄回去吧!愿耶和華用慈愛誠實待你。’以太(Ittai)對王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又敢在王面前起誓:無論生死,王在哪里,仆人也必在那里。’大衛對以太說:‘你前去過河吧!’于是,迦特人以太(Ittai)帶著跟隨他的人和所有的婦人孩子,就都過去了。”-- 以太是非利士地迦特人,所以大衛說他是外邦逃來的人。從下文撒下十八:2,我們知道他是一名將軍。猶太傳統上把他視為迦特王亞吉的兒子(撒上二十七:2)。這個人對大衛也是至死忠心。

C。“撒督(Zadok)和抬上帝約柜的利未人也一同來了,將上帝的約柜放下。亞比亞他(Abiathar)上來,等著眾民從城里出來過去。”-- 根據撒下八:17,撒督和亞比亞他是祭司長。他們抬著上帝的約柜要跟隨大衛。當時的人以為約柜在那里,耶和華就在那里,如撒上四:4 說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打仗,他們抬了約柜到戰場,以為就能得勝。但大衛對撒督說:“你將上帝的約柜抬回城去。我若在耶和華眼前蒙恩,他必使我回來,再見約柜和他的居所。倘若他說:我不喜悅你,看哪!我在這里,愿他憑自己的意旨待我。”大衛不是迷信的人。

D。“有人告訴大衛說:‘亞希多弗(Ahithophel)也在叛黨之中,隨從押沙龍(Absalom)。’”-- 在上文我已經介紹了亞希多弗,他選擇了離棄大衛,站在押沙龍這邊。他的下場會是怎樣,我不用再說。

E。“大衛到了山頂敬拜上帝的地方,見亞基人(Archite)戶篩(Hushai)衣服撕裂,頭蒙灰塵來迎接他。”-- 代上二十七:33說:亞基人戶篩作王的陪伴,他是大衛的朋友(撒下十六:16)。他是真朋友。

下一章(第十六章),我們還會看到另外一些“朋友”(洗巴和示每)。

二、患難時看到真朋友﹔患難時也看到一個人的真性情和本領。你看大衛在逃離耶路撒冷時的臨危不亂和當機立斷,顯示他的確是一個很有智慧的領袖:

A。“我們要起來逃走,不然都不能躲避押沙龍了。要速速地去,恐怕他忽然來到,加害于我們,用刀殺盡合城的人。”-- 大衛得悉押沙龍在希伯倫陰謀造反,他知道情勢對他不利,押沙龍必定率軍圍攻耶路撒冷,殺盡合城的人,所以他立刻決定逃離耶路撒冷。這是上上之策。

B。“王又對祭司撒督說:‘你不是先見嗎?你可以安然回城。你兒子亞希瑪斯(Ahimaaz)和亞比亞他(Abiathar)的兒子約拿單(Jonathan),都可以與你同去。我在曠野的渡口那里,等你們報信給我。’”-- 在上文我已經說過,大衛不是迷信的人,與其讓撒督和亞比亞他抬著約柜跟隨,不如讓他們留在耶路撒冷作內應。這是上上之策。

C。“有人告訴大衛說:‘亞希多弗(Ahithophel)也在叛黨之中,隨從押沙龍(Absalom)。’大衛禱告說:‘耶和華啊,求你使亞希多弗(Ahithophel)的計謀變為愚拙。’”-- 還記得大衛上次求問耶和華是在什么時候嗎?(撒下五:19,22﹔七:18﹔十二:16)現在,就算約柜不在,大祭司的以弗得(撒上二十三:9-10)也不在,他不忘向耶和華禱告,知道他的禱告必蒙垂聽。有天上的父神在敵營作破壞的工作,不是比有千軍萬馬更為可貴!

D。“見亞基人(Archite)戶篩(Hushai)衣服撕裂,頭蒙灰塵來迎接他。大衛對他說:‘你若與我同去必累贅我。你若回城去,對押沙龍說:王啊,我愿作你的仆人。我向來作你父親的仆人,現在我也照樣作你的仆人。這樣,你就可以為我破壞亞希多弗(Ahithophel)的計謀。祭司撒督(Zadok)和亞比亞他(Abiathar),豈不都在那里嗎?你在王宮里聽見什么,就要告訴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Ahimaaz),亞比亞他的兒子約拿單(Jonathan),也都在那里。凡你們所聽見的,可以托這二人來報告我。’”-- 把親信戶篩放在押沙龍身邊作他的謀士,破壞亞希多弗(Ahithophel)的計謀,這是上上之策。

大家對大衛的臨危不亂和足智多謀,是否佩服得五體投地?

默想:

“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上帝。”(詩四十二:8)

《黑夜》這本書,是埃利﹒維瑟爾(Eliezer Wiesel,198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作品。書中描寫他在童年時,成為納粹大屠殺無數受害者之一的經歷。維瑟爾被人從家里揪出來,與家人隔離,只有父親在身邊,但父親不久也死在集中營里。這種靈魂的黑夜之苦,實非常人所能體會。這種經歷,也動搖了維瑟爾對上帝的信念和看法。他童年的純真和信仰,成了人類罪惡和黑暗祭壇上的犧牲品。

大衛自己也經歷過靈魂的黑夜,許多學者認為這一經歷激發他創作了詩篇四十二篇。當時大衛身受逼迫之苦,或許就是逆子押沙龍的苦苦追殺(撒母耳記下第15-18章),使大衛感到那種只有在孤寂的黑夜才能體會到的痛苦和恐懼。正是在這種光景中,黑暗會抓住我們,迫使我們正視心中的痛苦,向上帝提出尖銳的問題。可是上帝好象無聲無息,這叫詩人哀傷不已﹔但正是在那個黑夜里,詩人得到一首頌歌(第8節),給他帶來平安、信心,坦然面對眼前的艱辛。

在黑夜里掙扎的人哪,要有信心!因為夜再黑,上帝依然動工!讓我們與詩人一同高歌:「應當仰望上帝,因我還要稱贊他。他是我臉上的光榮,是我的上帝。」(第11節)

    (William E Crowder,取自《靈命日糧》2007年7月26日)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