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二十一課 - 押沙龍逃跑和歸回

經文:撒下十四:1 - 33

主旨:約押知道大衛心里想念押沙龍,就自作主張,安排一個提哥亞婦人勸大衛讓押沙龍回來。

1。“家變仇殺”和“孩子離家出走”是繼“殺人奪妻”和“玷辱妹妹”后,發生在大衛家的第三件丑事。 也許你會問:像大衛這樣一個合神心意的人,怎么會教養出如此敗家子?其實你一點不用驚訝,在他之前的“屬靈人”,如撒母耳,他的兩個兒子還不是“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嗎?(撒上八:1-3)我在《撒母耳記上》第六課, 曾引用曾家彬牧師的文章《牧師的兒女經》,提醒牧師、傳道、長老們要特別小心,要有智慧聰明,懂得怎樣分配時間,一方面牧養教會群羊,一方面建立一個健康的家庭。現在的問題青少年特別多,台灣有個專門輔助青少年的機構,叫“張老師”﹔按他們的記錄,這些年來求助問題的榜首均為“家庭問題”,個案中四分之一牽涉青少年,常見問題如飲食疾患、憂郁症和自殺、家庭暴力、非行、精神病、離家出走、低成就及其他學校相關問題等。問題的根源往往是青少年和家長不能溝通,父母和青少年對于“自主”的定義并不相同,父母強調自主需要負責任,孩子則認為自主是不受大人權威管制的自由狀況。父母給孩子許多限制,孩子不理會,挑戰父母如何回應,父母害怕失去對孩子的影響力。。當父母愈想要控制,結果不僅和孩子更疏遠,又達不到協助孩子的效果,最后落入一個惡性循環的陷阱。所以,有的輔導專家,如史坦博(Steinberg)建議父母采用“威信式教養”(Authoritative parenting),他說:

威信的父母溫暖而堅定。他們為孩子訂定了一些行為規則,合乎孩子當時發展的需求及能力。他們相當重視自主發展和自我做決定的能力,認為孩子最重要的是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威信的父母能夠以理性、議題為取向的方式,和孩子討論并解釋紀律方面的話題。

不要把威信式教養和權威式教養(Authoritarian parenting,几乎不管孩子的意見就設立規則)、放任式教養(Laissez-faire parenting,很少對孩子設立限制或規則)相混淆。威信的父母并不放縱孩子。他們有自己的標准和期待,但會和青少年溝通清楚﹔他們會設定限制,但對協調抱持開放的態度﹔他們避免不必要的權力斗爭,避免將青少年種種不合理的行為當作是針對父母而來﹔威信的父母提供孩子某些輔導,盡量促成孩子對自己的行為負其責任,而不是過度保護他們。只有當孩子的行為造成相當嚴重的后果、甚至不可挽救時,父母才會介入,希望不致對孩子造成立即、破壞性的影響。(Steinberg, L 《Adolescence》,McGraw-Hill,1996)

    大衛當然不懂這套道理。我們基督徒不要以為把孩子“丟”給上帝或主日學老師,自己就不用負起教養孩子的責任,以致孩子長大后變成了“押沙龍”!

2。撒下十四:1 - 3  “1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知道王心里想念押沙龍(Absalom),2就打發人往提哥亞(Tekoah)去,從那里叫了一個聰明的婦人來,對她說:“請你假裝居喪的,穿上孝衣,不要用膏抹身,要裝作為死者許久悲哀的婦人,3進去見王,對王如此如此說。”于是,約押將當說的話教導了婦人。”

上一課,我們看到押沙龍(Absalom)殺了暗嫩后,逃到基述(Geshur),在那里住了三年﹔過后,大衛的心不再懷恨押沙龍,對暗嫩的死也不再那么難過了,因為畢竟押沙龍是自己的孩子,他怎能忍心大義滅親。

“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知道王心里想念押沙龍(Absalom)。。”-- 大家都知道,約押是大衛軍隊的元帥(撒下八:16),心狠手辣,為了報殺他兄弟亞撒黑的仇,他不擇手段,殺死了掃羅的元帥押尼珥(撒下三:27)。 在大衛殺夫奪人妻的事件上,由于大衛不能單獨行事,約押無緣無故被牽涉,變為同謀犯,但這也意味著大衛有把柄落在約押的手中。在大衛心中,他可能希望早日把約押除掉,但時機未成熟,或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除了咒詛約押一家,他也不能做什么(撒下三:28-29)。以后約押變得更加肆無忌憚,甚至違命將押沙龍和亞瑪撒殺死(撒下十八:12-15,二十:8-10),自己也追隨亞多尼雅的謀篡王位(王上一:7)。我們要在王上二:5-6 才看到大衛在臨終之前吩咐所羅門王處死約押。

這節經文讓我們看到約押的另外一面,他“知道王心里想念押沙龍”,就自作主張,安排一個婦人勸大衛讓押沙龍回來。約押不錯是足智多謀,而且能看透王的心,但這種人在宮廷的權力斗爭環境里很難生存。《三國演義》里的楊修也是這樣的人。有一次,曹操去視察新建的相國府,看后在門上寫了個“活”字。楊修便令人將門拆掉重建,說:“門”中“活”,就是“闊”,丞相是嫌門太大了。又有一次,有人送給曹操一盒酥糖。曹操吃了一口,便在盒子上寫了個“合”字交給眾人。眾人不解,楊修卻接過來就吃,并說:不是“人一口”嗎?還有一個“雞肋”的故事是大家所熟悉的:曹操親率大軍進軍漢中,准備和劉備決戰一場。誰知劉備斂眾據險,死守不戰。曹操欲攻不得進,欲守無所據,戰守無策,進退兩難。有一天部下向他請示軍中口令,他隨口說“雞肋”。楊修聽了,立即收拾行裝。大家忙問何故,楊修說:“雞肋這玩藝,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主公是打算回家了。”楊修這種看透曹操之心的人,曹操怎能讓他留在身邊,果然,不到半年工夫,曹操就殺了楊修,罪名是“露泄言教,交關諸侯”,也就是說,泄漏國家機密罪、結黨營私罪和妖言惑眾罪。約押不是楊修,大衛也不是曹操,但約押這種“恃才放曠”,自作主張,看透王心,再加上手中握有大衛的把柄,就算“明君”和“合神心意”的大衛也會覺得他是身上的一根刺。在教會的“屬靈”環境里,你見過約押這種“恃才放曠”的同工嗎?

3。撒下十四:4 - 20  “4提哥亞(Tekoah)婦人到王面前,伏地叩拜說:‘王啊,求你拯救!’5王問她說:‘你有什么事呢?’回答說:‘婢女實在是寡婦,我丈夫死了。6我有兩個兒子,一日在田間爭斗,沒有人解勸,這個就打死那個。7現在全家的人都起來攻擊婢女說:'你將那打死兄弟的交出來,我們好治死他,償他打死兄弟的命,滅絕那承受家業的。'這樣,他們要將我剩下的炭火滅盡,不與我丈夫留名留后在世上。’8王對婦人說:‘你回家去吧!我必為你下令。’9提哥亞婦人又對王說:‘我主我王,愿這罪歸我和我父家,與王和王的位無干。’10王說:‘凡難為你的,你就帶他到我這里來,他必不再攪擾你。’11婦人說:‘愿王記念耶和華你的上帝,不許報血仇的人施行滅絕,恐怕他們滅絕我的兒子。’王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的兒子,連一根頭發也不至落在地上。’12婦人說:‘求我主我王容婢女再說一句話。’王說:‘你說吧!’13婦人說:‘王為何也起意要害上帝的民呢?王不使那逃亡的人回來,王的這話,就是自証己錯了!14我們都是必死的,如同水潑在地上,不能收回。上帝并不奪取人的性命,乃設法使逃亡的人不至成為趕出回不來的。15我來將這話告訴我主我王,是因百姓使我懼怕。婢女想,不如將這話告訴王,或者王成就婢女所求的。16人要將我和我兒子從上帝的地業上一同除滅,王必應允救我脫離他的手。17婢女又想,我主我王的話必安慰我,因為我主我王能辨別是非,如同上帝的使者一樣。惟愿耶和華你的上帝與你同在!’18王對婦人說:‘我要問你一句話,你一點不要瞞我。’婦人說:‘愿我主我王說。”19王說:‘你這些話莫非是約押(Joab)的主意嗎?’婦人說:‘我敢在我主我王面前起誓:王的話正對,不偏左右,是王的仆人約押吩咐我的,這些話是他教導我的。20王的仆人約押如此行,為要挽回這事。我主的智慧卻如上帝使者的智慧,能知世上一切事。’”

提哥亞(Tekoah)在哪里?請看圖一。它在伯利恆之南約9公里,海拔高有822公尺,曠野是在城的四周,生產羊群和橄欖,很是富庶,山區中多山洞,有利于畜牧。先知阿摩司就是在這里畜牧(摩一:1,七:14)。

提哥亞(Tekoah)婦人和大衛的對話,相信大家一讀就明白,我就不再費唇舌解釋了。文體和撒下十二:1-6 ,先知拿單給大衛的信息一樣,是一個比喻(parable)﹔不同的是,大衛知道這是約押安排的一切。

4。撒下十四:21 - 33  “21王對約押(Joab)說:‘我應允你這事。你可以去,把那少年人押沙龍(Absalom)帶回來。’22約押就面伏于地叩拜,祝謝于王,又說:‘王既應允仆人所求的,仆人今日知道在我主我王眼前蒙恩了。’23于是約押起身往基述(Geshur)去,將押沙龍帶回耶路撒冷(Jerusalem)。24王說:‘使他回自己家里去,不要見我的面。’押沙龍就回自己家里去,沒有見王的面。25以色列全地之中,無人像押沙龍那樣俊美,得人的稱贊,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26他的頭發甚重,每到年底剪發一次﹔所剪下來的,按王的平稱一稱,重二百舍客勒(shekels)。27押沙龍生了三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名叫她瑪(Tamar),是個容貌俊美的女子。28押沙龍住在耶路撒冷足有二年,沒有見王的面。29押沙龍打發人去叫約押來,要托他去見王,約押卻不肯來。第二次打發人去叫他,他仍不肯來。30所以押沙龍對仆人說:‘你們看,約押有一塊田,與我的田相近,其中有大麥,你們去放火燒了。’押沙龍的仆人就去放火燒了那田。31于是約押起來,到了押沙龍家里,問他說:‘你的仆人為何放火燒了我的田呢?’32押沙龍回答約押說:‘我打發人去請你來,好托你去見王,替我說:「我為何從基述(Geshur)回來呢?不如仍在那里。」現在要許我見王的面,我若有罪,任憑王殺我就是了。’33于是約押去見王,將這話奏告王,王便叫押沙龍來。押沙龍來見王,在王面前俯伏于地,王就與押沙龍親咀。”

“王說:‘使他回自己家里去,不要見我的面。’押沙龍就回自己家里去,沒有見王的面。”-- 在輔導的個案里,我們叫它作 forgive but not forget,就是離家出走的孩子回家后,父親是饒恕了孩子,但兩人的關系已大不如前,因為父親還耿耿于懷,不能忘記孩子離家出走的事。當天父上帝赦免我們的罪,他也是 forgive but not forget 嗎?絕對不是!來十:17 說:“我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愆和他們的過犯。”羅三:24 - 25 說:“如今卻蒙上帝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上帝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借著人的信,要顯明上帝的義。因為他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羅五:1,11 “我們既因信稱義,就借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與上帝相和。。。不但如此,我們既借著我主耶穌基督得與上帝和好,也就借著他以上帝為樂。”保羅告訴我們,整個救恩的次序是:救贖,稱義,挽回,和好,以上帝為樂!哈利路亞,上帝是 forgive , forget, restore and rejoice!

大衛雖然是合神心意的人,但他不是上帝﹔他雖然允許押沙龍回家,但他不要見押沙龍的面。

“以色列全地之中,無人像押沙龍那樣俊美,得人的稱贊,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他的頭發甚重,每到年底剪發一次﹔所剪下來的,按王的平稱一稱,重二百舍客勒(shekels)。押沙龍生了三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名叫她瑪(Tamar),是個容貌俊美的女子。”-- 這是編撰者特意加插在這里,為下文第十五章押沙龍陰謀造反埋下伏筆,告訴我們何以他有如此魅力,吸引眾人。一舍客勒(shekels)是十公分重,所以二百舍客勒是兩公斤重。這樣長和重的頭發后來成為他的致命傷(撒下十八:9)。撒下十八:18 說:“押沙龍活著的時候,在王谷立了一根石柱,因他說:‘我沒有兒子為我留名。’他就以自己的名稱那石柱叫押沙龍柱,直到今日。”這里卻說他有三個兒子,可能全部早已夭折。

“押沙龍住在耶路撒冷足有二年,沒有見王的面。押沙龍打發人去叫約押來,要托他去見王,約押卻不肯來。第二次打發人去叫他,他仍不肯來。所以押沙龍對仆人說:‘你們看,約押有一塊田,與我的田相近,其中有大麥,你們去放火燒了。’押沙龍的仆人就去放火燒了那田。于是約押起來,到了押沙龍家里,問他說:‘你的仆人為何放火燒了我的田呢?’押沙龍回答約押說:‘我打發人去請你來,好托你去見王,替我說:「我為何從基述(Geshur)回來呢?不如仍在那里。」現在要許我見王的面,我若有罪,任憑王殺我就是了。’”-- 押沙龍三年離家出走,兩年呆在耶路撒冷不得見王面,他一定等得不耐煩,才出此下策,放火燒約押的田,逼他露面。總之,他得償所愿,見到大衛,“王就與押沙龍親咀”。

表面上,押沙龍與大衛和好如初,但暗地里,他卻實行計划,陰謀造反。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我在互聯網上“無為子”的博客讀到以下這篇短文《剪去你那“押沙龍的頭發”》,覺得蠻有意思。現在轉載至此,供大家參考:

生命中真是滿了危險,甚至最好的東西也能成為絆腳石。我們的力量可能是導致我們毀滅的原因。人的美貌是未墮落之人生命方面的紀念品,但是美貌對許多婦女來說是拉她遠離神的一個網羅。會賺錢是一個危險的恩賜,它常引誘許多人在靈性上墮落了。食欲、欲望、愛情都是人類美好的一部分,但是不加以約束、控制,它就像旋風一樣把許多高尚的人卷入滅亡之中。這就是我們的主講的砍去使你跌倒的一只手一只腳的意義。

甩掉你掙錢的本領,過一輩子窮日子,而進入天堂,強如你使用這本領發了財而永遠滅亡。# 一輪船在海上行使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要進入港口,忽然發生了事故,只有把一切能著火的─儲藏品、家具等都仍到海里,船才能到達海岸。同時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扔掉了,雖然如此,這要比將貨物、儲藏品留著而葬身海底要好得多。

許多人若要進入天堂只有犧牲其屬世的娛樂,釘死他每一個欲望。砍去一只手要比偷東西,打死人好得多。砍去一只腳要比你去作奸犯科好得多。挖去一只眼睛,比因為看不當看的,靈魂丟到永火里要好得多。一個人在一只將要沉沒的船上,將他一口袋黃金扔到海里救了自己的生命,比抓住口袋不放,一同沉到海底要好得多。

* 以色列全地無人像押沙龍那樣俊美, 從頭到腳,得人稱贊,尤其是他那長密厚重的頭發。因垂涎王位而在大衛王晚年時叛變,在以法蓮叢林中決戰中敗北,騎騾倉皇逃竄,不幸頭發被橡樹密枝繞住,懸挂半空,騾子離他而去,只等大衛的元帥約押刺透他的那三杆短槍致死。因此,在西方語言里,“押沙龍的頭發”喻指一個人為自己的俊美所害,特長有時反成為致命傷。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