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十五課 - 大衛再敗亞捫人和亞蘭人

經文:撒下十:1 - 19

主旨:日光之下,并無新事,過去大衛跟亞捫人和亞蘭人打打殺殺,如今以色列還是跟周邊國家打殺不停。

1。不久之前,我們才在第八章查考了《大國崛起 - 耶和華使大衛得勝》。在那里,大衛戰勝了非利士人、摩押人、瑣巴和亞蘭人、亞捫人、以東人和亞瑪力人。今天這一課,我們又要看到大衛跟亞捫人和亞蘭人打打殺殺,接著在第十二章大衛再戰亞捫,在第二十一章再打非利士巨人。總之,大衛跟周邊國家打殺不停,不就是現在中東的局勢嗎?所謂“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日光之下,并無新事。”(傳一:9)中東,這個長期爭戰不休的火藥庫,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敘利亞、黎巴嫩、伊拉克、伊朗、約旦、埃及。。相互沖突、糾葛難解的復雜關系,不是什么新事,其實古已有之,只不過有些名字更換了罷了。不是嗎?看看下面現在以色列的地圖,再跟大衛時代的以色列地圖和耶穌時代的以色列地圖比較一下:

 

現代以色列地圖 大衛時代的以色列地圖 耶穌時代的以色列地圖
(點擊圖片放大) (點擊圖片放大) (點擊圖片放大)


亞捫(Ammon)- 疆界不明,散布在希實本以北,基列以東,巴珊以南,阿拉伯沙漠以西的地區。583BC 被巴比倫所滅后不復存在,但上個世紀80年代在希實本(Hesban,Biblical Heshbon)和Tell el-‘Umeiri的發掘顯示,亞捫在巴比倫毀滅耶路撒冷后,仍然存在直到波斯帝國(550-330BC)。亞捫是現在約旦(Jordan)的一部分。首府是拉巴 (Rabbah),即現在約但的首都安曼(Amman,來自Ammonite)。

摩押(Moab)- 南從撒烈溪,向北延伸至基列山的南麓,東北方與亞捫相鄰,東方是沙漠,西方是死海。按聖經先知們多次預言,摩押必受罰遭報,現已不復存在﹔是現在約旦(Jordan)的一部分。

以東(Edom)- 在死海及阿卡巴灣(Gulf of Aqaba)間,今則分屬以色列和約旦兩國。阿卡巴灣東側是西珥山脈,屬約旦所有﹔西側是西珥高原,是以色列所有。主前300年 拿巴天人(Nabataeans)侵占了西珥山及首都彼特拉(Petra),以東人被迫遷移至南地。從希臘時代開始,以東地被稱為以土買(Idumea),后成為羅馬帝國的一個省份。

亞瑪力(Amalekites)- 是游牧民族,集中于從埃及小河到阿卡巴灣頭之間的一片地區,現已不復存在。

亞蘭(Aram)- 在大衛之前的亞蘭可分為兩部分:一、兩河之間的亞蘭,就是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之間﹔二、在幼發拉底河以西,及奧倫提斯河(Orontes)兩岸,南至大馬色之間的地區,重要的城市有大馬色、哈馬、哈馬口、迦基米設等。到大衛時代,這些城市各自建立了許多獨立的城邦,如瑣巴。。在主前883年,瑣巴王利汛(Rezin)統一亞蘭,以大馬色為首都,到便哈達(Ben-hadad)時,曾統治了三十二個小王。在主前732年,被亞述所滅。亞蘭的范圍略等于現在的敘利亞和黎巴嫩兩國的領土。

非利士(Philistines)- 主前十二世紀初大量移入地中海東南的迦南沿岸一片平原﹔政治上采用城邦聯盟制,區內有五個大城,就是迦薩(Gaza)、迦特(Gath)、亞實基倫(Askelon)、亞實突(Ashdod)和以革倫(Ekron)。他們的文化水准,遠比以色列人為高,擁有冶鐵技朮,能造鐵車和農具。 他們一直都是以色列人的大敵,在最強的時候,曾入侵到伯珊、基利波山、密抹等地,直到馬加比時代完全被消滅,正如先知耶利米所預言的:“因為日子將到,要毀滅一切非利士人。。原來耶和華必毀滅非利士人,就是迦斐托海島余剩的人。”(耶四十七:4)走筆至此, 加沙(Gaza strip)變局,哈馬斯(Hamas)武裝人員已奪下加沙地帶的控制權,巴勒斯坦總統領導的法塔赫(Fatah)則退守約旦河西岸(West Bank),阿拉伯國家擔心巴勒斯坦可能分裂成兩個小國。其實,這也不算什么新事。比較一下現代以色列地圖和耶穌時代的以色列地圖,我們就知道約旦河西岸就是過去的撒瑪利亞 (Samaria)和猶太地區(Judea),地理環境上屬于撒瑪利亞和猶大山地(看圖),與非利士平原只隔了“高原”(Shephelah 示非拉)。士師時代和撒母耳時代,我們就看到“猶大就趕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車。”(士一:19)非利士人雖然不斷把勢力從平原擴展到示非拉,后來還入侵以色列人聚居的猶大山地,甚至能在那里安營(撒上十四章的密抹 Michmash) ,但都不是很長久。現在的加沙地帶和約旦西岸的分割開來,就像過去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的各據一方。

埃及(Egypt)- 新王國時期的第十八王朝(1570 - 1303BC),在前四個法老王的統治下(Ahmos 1570BC、Amenhotep 1st 1545BC、Thutmes 1st 1525BC、Thutmes 2nd 1508BC),建立了強大的帝國,并控制了巴勒斯坦。接下來,在哈蘇雪王后(Hashepsut 1486BC)掌權時,國勢日隆﹔經過杜得模西斯三世(Thutmes 3rd 1468BC)的軍事擴張,埃及的統轄范圍達到幼發拉底河。 此后三個世紀中,巴勒斯坦成為埃及的一個省,但埃及并不干涉迦南各城邦的自治權,只要他們按期納貢。來到十九王朝(1303 - 1200年BC),蘭塞二世(Ramses 2nd 1290年BC)是埃及統治最久和最杰出的法老,鞏固了埃及在敘利亞和巴勒斯坦的勢力。繼承他的米聶他(Merneptah 1223年BC)聲稱在1220年BC曾向迦南發動一次戰役。從蘭塞三世(Ramses 3rd 1198 - 1164年BC)開始,埃及國勢就開始逐漸衰退,有利比亞人和非利士人海民的相繼入侵,最終在蘭塞四世至十一世(1165 - 1085年BC)時,被古實的總督奪取了上埃及,這樣就結束了新王國時期。在《撒母耳記上下》,我們完全沒有看到埃及入侵迦南的記載,理由是他們在這段時間里分身乏朮。我們要等到所羅門王在位的時候,才再看到埃及法老的名字出現(王上九:16,十一:40,十四:25)。 現在的埃及還跟以色列劍拔弩張嗎?經過1967和1973年的中東戰役,1978年的大衛營協議,埃及已經跟以色列建立了外交關系,如今在總統穆巴拉克(Mubarak)的帶領下,現在的埃及是美國在中東地區的重要棋子,起著不可忽視的制衡的作用。在極端伊斯蘭教的訴諸恐怖暴力手段下,穆巴拉克之后的埃及是否還會走溫和的路線仍然是一個未知數。

總之,三千年前的中東,以色列和摩押、以東、亞捫、非利士、埃及、亞瑪力和亞蘭打打殺殺﹔三千年后的中東,物換星移,周邊國家都換了名字了,以色列還是跟他們打打殺殺。“日光之下,并無新事。”實在一點都不假。

2。撒下十:1 - 5  “1此后,亞捫人(Ammon)的王死了,他兒子哈嫩(Hanun)接續他作王。2大衛說:‘我要照哈嫩的父親拿轄(Nahash)厚待我的恩典厚待哈嫩。’于是大衛差遣臣仆,為他喪父安慰他。大衛的臣仆到了亞捫人的境內,3但亞捫人的首領對他們的主哈嫩說:‘大衛差人來安慰你,你想他是尊敬你父親嗎?他差臣仆來不是詳察窺探,要傾覆這城嗎?’4哈嫩便將大衛臣仆的胡須剃去一半,又割斷他們下半截的衣服,使他們露出下體,打發他們回去。5有人告訴大衛,他就差人去迎接他們﹔(因為他們甚覺羞恥,)告訴他們說:‘可以住在耶利哥(Jericho),等到胡須長起再回來。’”

代上十九:1 - 5  “1此后,亞捫人(Ammon)的王拿轄(Nahash)死了,他兒子接續他作王。2大衛說:‘我要照哈嫩(Hanun)的父親拿轄厚待我的恩典厚待哈嫩。’于是大衛差遣使者為他喪父安慰他。大衛的臣仆到了亞捫人的境內見哈嫩,要安慰他。3但亞捫人的首領對哈嫩說:‘大衛差人來安慰你,你想他是尊敬你父親嗎?他的臣仆來見你不是為詳察窺探、傾覆這地嗎?’4哈嫩便將大衛臣仆的胡須剃去一半,又割斷他們下半截的衣服,使他們露出下體,打發他們回去。5有人將臣仆所遇的事告訴大衛,他就差人去迎接他們,因為他們甚覺羞恥。告訴他們說:‘可以住在耶利哥(Jericho),等到胡須長起再回來。’”

我們對亞捫(Ammon)知道多少?創十九:30-38 告訴我們,在上帝把所多瑪和蛾摩拉毀滅后,羅得兩個女兒為了要替自己的父親存留后裔,就和父親同寢,一同從父親懷了孕。大女兒生的成為摩押的始祖,小女兒生的成為亞捫人的始祖。 在進迦南之前,上帝曾吩咐以色列人不可擾害亞捫人,他說:“。。走近亞捫人之地,不可擾害他們,也不可與他們爭戰。亞捫人的地,我不賜給你們為業,因我已將那地賜給羅得的子孫為業。”(申二:19)但在士師時代,因著以色列人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上帝就用周邊的國家如亞捫攻打以色列(士十:7),士師耶弗他跟亞捫王的“外交對話”是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士十一章)。掃羅時代,亞捫王拿轄欺壓約但河東的基列雅比,掃羅帶領以色列人偷襲圍困基列雅比的亞捫大軍,打了一場勝仗(撒上十一章)。以后我們就沒有看到亞捫的動靜了。 我們不知道大衛跟亞捫王拿轄在什么時候建立了交情,這段經文只告訴我們拿轄曾厚待大衛,現在大衛知道哈嫩(Hanun)繼承王位后,他要報恩。

“于是大衛差遣臣仆,為他喪父安慰他。大衛的臣仆到了亞捫人的境內,但亞捫人的首領對他們的主哈嫩說:‘大衛差人來安慰你,你想他是尊敬你父親嗎?他差臣仆來不是詳察窺探,要傾覆這城嗎?’哈嫩便將大衛臣仆的胡須剃去一半,又割斷他們下半截的衣服,使他們露出下體,打發他們回去。”-- 這是大衛完全料想不到的事,自己的善意與好心腸,卻被對方誤解和曲解﹔所差去的使者還被哈嫩羞辱。“胡須剃去一半,又割斷他們下半截的衣服,使他們露出下體”-- 對當時的人來說,這是極大的凌辱(賽十五:2,二十:4)。哈嫩王年輕不懂事,上一課我不是說,作皇帝的,“兼聽則明,偏聽則暗”嗎?他偏信這些臣仆的話,沒有慎思明辨,所以才會犯 了大錯。

3。撒下十:6 - 8  “6亞捫人知道大衛憎惡他們,就打發人去,招募伯利合(Beth-rehob)的亞蘭人(Syrians)和瑣巴的亞蘭人(Syrians of Zoba),步兵二萬,與瑪迦王(Maacah)的人一千,陀伯人(Ish-tob)一萬二千。7大衛聽見了,就差派約押(Joab)統帶勇猛的全軍出去。8亞捫人出來在城門前擺陣﹔瑣巴與利合的亞蘭人(Syrians of Zoba and of Rehob),陀伯人(Ishtob)并瑪迦人(Maacah),另在郊野擺陣。”

代上十九:6 - 9  “6亞捫人知道大衛憎惡他們,哈嫩(Hanun)和亞捫人(Ammon)就打發人拿一千他連得銀子,從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亞蘭、瑪迦(Syria-maachah)、瑣巴(Zobah)雇戰車和馬兵。7于是雇了三萬二千輛戰車和瑪迦王(Maachah)并他的軍兵。他們來安營在米底巴(Medeba)前,亞捫人也從他們的城里出來,聚集交戰。8大衛聽見了,就差派約押(Joab)統帶勇猛的全軍出去。9亞捫人出來在城門前擺陣﹔所來的諸王另在郊野擺陣。”

現在是地中海東岸(Levant)兩個“迷你”帝國(mini-kingdom)(看第十三課)的交戰(看下圖)。一邊是亞們人和他們 雇傭,來自伯利合(Beth-rehob)、 瑣巴(Zobah)、瑪迦(Maacah)和陀伯(Ish-tob) 几個亞蘭人的小王國的軍隊﹔另一邊是以色列軍,由約押(Joab)統領。他們在米底巴前對陣,米底巴是迦得支派在約但河東所占有的一個城(書十三:9,26)(看圖)。在第八章,瑣巴亞蘭曾和大衛交戰,現在是亞蘭几個小王國聯合起來跟大衛的另一場大戰,雙方的步兵和戰車相當多。至于約押,他上次是出現在第三章,他殺死掃羅的元帥押尼珥,以報殺兄弟之仇。


4。撒下十:9 - 14  “9約押(Joab)看見敵人在他前后擺陣,就從以色列軍中挑選精兵,使他們對著亞蘭人(Syrians)擺陣。10其余的兵交與他兄弟亞比篩(Abishai),對著亞捫人(Ammon)擺陣。11約押對亞比篩說:‘亞蘭人若強過我,你就來幫助我﹔亞捫人若強過你,我就去幫助你。12我們都當剛強,為本國的民和 上帝的城邑作大丈夫。愿耶和華憑他的意旨而行。’13于是,約押和跟隨他的人前進攻打亞蘭人,亞蘭人在約押面前逃跑。14亞捫人見亞蘭人逃跑,他們也在亞比篩面前逃跑進城。約押就離開亞捫人那里,回耶路撒冷去了。”

代上十九:10 - 15  “10約押(Joab)看見敵人在他前后擺陣,就從以色列軍中挑選精兵,使他們對著亞蘭人(Syrians)擺陣。11其余的兵交與他兄弟亞比篩(Abishai),對著亞捫人(Ammon)擺陣。12約押對亞比篩說:‘亞蘭人若強過我,你就來幫助我﹔亞捫人若強過你,我就去幫助你。13我們都當剛強,為本國的民和 上帝的城邑作大丈夫。愿耶和華憑他的意旨而行。’14于是,約押和跟隨他的人前進攻打亞蘭人。亞蘭人在約押面前逃跑。15亞捫人見亞蘭人逃跑,他們也在約押的兄弟亞比篩面前逃跑進城。約押就回耶路撒冷去了。”

在這場戰役中,約押把以色列大軍分成兩支,一支由他親自統帥,對付亞蘭人﹔另一支由他的兄弟亞比篩(看第四課)帶領,對付亞捫人。兩支隊伍彼此照應,把亞蘭人和亞捫人打得大敗而逃。

我請大家注意,過去在開戰之前,我們看到大衛總是先求問耶和華(撒上二十三:2,4,三十:8,撒下五:19,23),如今《撒母耳記》的編撰者似乎“漏掉”了這樣的記載,我們要在撒下二十一:1 才看到他再次地求問。是大衛認為他可以靠兵馬打勝仗嗎?我們不知道。有趣的是,從第十一章開始,大衛的失敗相繼出現,有個人的失敗(撒下十一至十二章),有家庭的失敗(撒下十三至十八章),也有國家的失敗(撒下十九至二十章),也許這是他少求問耶和華的緣故吧。

5。撒下十:15 - 19  “15亞蘭人(Syrians)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又聚集。16哈大底謝(Hadarezer)差遣人,將大河那邊的亞蘭人調來。他們到了希蘭(Helam),哈大底謝的將軍朔法(Shobach)率領他們。17有人告訴大衛,他就聚集以色列眾人,過約旦河,來到希蘭。亞蘭人迎著大衛擺陣,與他打仗。18亞蘭人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大衛殺了亞蘭七百輛戰車的人,四萬馬兵,又殺了亞蘭的將軍朔法。19屬哈大底謝的諸王,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與以色列人和好,歸服他們。于是,亞蘭人不敢再幫助亞捫人了。”

代上十九:16 - 19  “16亞蘭人(Syrians)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打發使者將大河那邊的亞蘭人調來,哈大利謝(Hadarezer)的將軍朔法(Shophach)率領他們。17有人告訴大衛,他就聚集以色列眾人過約旦河,來到亞蘭人那里,迎著他們擺陣。大衛既擺陣攻擊亞蘭人,亞蘭人就與他打仗。18亞蘭人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大衛殺了亞蘭七千輛戰車的人、四萬步兵,又殺了亞蘭的將軍朔法。19屬哈大利謝的諸王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與大衛和好,歸服他。于是亞蘭人不敢再幫助亞捫人了。”

這是另一場亞蘭人和以色列人的爭戰,可能是緊接上文的那場大戰。一邊是亞蘭人,由瑣巴王哈大底謝(撒下八:3)的將軍朔法(Shobach 或 Shophach)率領﹔一邊是以色列軍,敵對雙方在約但河東的希蘭(Helam)擺陣(看圖)。在第八章,哈大底謝曾是大衛的手下敗將,這次交戰,他還是不堪一擊,敗下陣來。撒下十:18 說亞蘭有七百輛戰車,代上十九:18 說七千輛,這是文士抄寫之誤,跟舊約聖經是否可靠的問題扯不上關系。

“于是,亞蘭人不敢再幫助亞捫人了。”-- 亞蘭人終于學乖了,但亞捫人卻沒有,我們在下文又看到以色列人和亞捫人的爭戰。大衛呢,不在戰場,卻在宮里的一場情欲與聖靈之戰,敗下陣來。

默想:

只要猶太人一天不接受拿撒勒的耶穌為基督,為彌賽亞,他們就沒有權利霸占巴勒斯坦地,在其上建立以色列國,因為上帝的應許不是給這樣的人。

你同意這樣的說法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