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十四課 - 大衛、米非波設和洗巴

經文:撒下九:1 - 13

主旨:大衛施恩與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米非波設感激涕零﹔大衛聽洗巴片面之詞,几乎讓洗巴騙取了主人米非波設所有的田產。

1。當大衛在猶大山地、高原和南地逃避掃羅的追殺時,他寫的許多禱告詩篇,我們都讀過了,如詩篇11、13、17、25、34、52、54、57、63、64、142等。大衛登基后,我們就比較少看到他的詩篇。現在有一篇 - 詩篇六十,詩前有一行小字說:“大衛與兩河間的亞蘭并瑣巴的亞蘭爭戰的時候,約押轉回,在鹽谷攻擊以東,殺了一萬二千人。那時,大衛作這金詩,叫人學習,交與伶長。調用為証的百合花。”這正是上一課撒 下八:13 所記載的相符(那里說殺了一萬八千人)。從這首詩,我們可以看到大衛在北方與亞蘭人爭戰,以東乘機入侵猶大,約押或利比篩轉回擊敗以東。

1上帝啊,你丟棄了我們,使我們破敗。你向我們發怒,求你使我們復興。
2你使地震動,而且崩裂。求你將裂口醫好,因為地搖動。
3你叫你的民遇見艱難﹔你叫我們喝那使人東倒西歪的酒。
4你把旌旗賜給敬畏你的人,可以為真理揚起來。〔細拉〕
5求你應允我們,用右手拯救我們,好叫你所親愛的人得救。
6上帝已經指著他的聖潔說(注:或作"應許我"):“我要歡樂,我要分開示劍,丈量疏割谷。
7基列是我的,瑪拿西也是我的,以法蓮是護衛我頭的,猶大是我的杖,
8摩押是我的沐浴盆,我要向以東抛鞋。非利士啊,你還能因我歡呼嗎?”
9誰能領我進堅固城?誰能引我到以東地?
10上帝啊,你不是丟棄了我們嗎?上帝啊,你不和我們的軍兵同去嗎?
11求你幫助我們攻擊敵人,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的。
12我們倚靠上帝,才得施展大能,因為踐踏我們敵人的就是他。  (詩篇六十

大衛雖然已經登上王位,但他仍然倚靠上帝,不是倚靠兵馬,所以大衛無論往哪里去,上帝都使他得勝。

2。我以前說過,現在再說,讀《撒母耳記》不是讀“三國”,我們千萬不要以為大衛的一言一語,一舉一動,都滿是心機重重。讀“三國”的都知道,曹操是一個權謀家,很注重對人心的寵絡﹔投之以桃,報之以李,他不斷地塑造自身良好的形象,以達到眾望所歸的目的。譬如,曹操進軍包圍鄴城,當時袁紹同族人春卿擔任魏郡太守,在城中 ﹔曹操得知春卿的父親元長在揚州,就特意派人前往江東,將元長迎來。然后謀臣董昭寫信給春卿,以道義感召春卿,說他不應親近同族人袁紹,而疏遠自己的父親,更何況曹操以禮相召,他應當輔助皇帝奉養父親,跟隨曹操。換句話說,曹操善待春卿之父元長是有目的,不是因為他憐惜元長不愿與別人同流合污,堅守志向逃往江東,而是利用元長為餌,感召春卿和其他高識之士投向他。

讀慣“三國”的人就以為每個人都是曹操,所以讀《撒母耳記》時,也把大衛當作曹操。如果你要把其他人當作曹操,我不會反對,因為人性本來就是敗壞到極點,就如戰國末期的韓非子說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歸根結底是“利”與“害”兩個字。 權謀家固然明白這個道理,普通人也是一樣,給人實惠,才能讓別人給自己帶來實惠。以“利”駕馭別人,是千百年權謀家常施不敗的手腕。但大衛不是!我再說,大衛不是這樣的人,不然上帝就不會說他是“合他心意”的人。

1耶和華啊,誰能寄居你的帳幕?誰能住在你的聖山?
2就是行為正直、做事公義、心里說實話的人。
3他不以舌頭讒謗人,不惡待朋友,也不隨伙毀謗鄰里。
4他眼中藐視匪類,卻尊重那敬畏耶和華的人。他發了誓,雖然自己吃虧,也不更改。
5他不放債取利,不受賄賂以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動搖。 (詩篇十五:1 - 5)

3誰能登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
4就是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的人。
5他必蒙耶和華賜福,又蒙救他的神使他成義。 (詩篇二十四:3 - 5)

“誰能住在你的聖山?”“誰能登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

除了大衛,還有誰?

只因為我們心里有“屎”,才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大衛當作曹操。

3。撒下九:1 “1大衛問說:‘掃羅家還有剩下的人沒有?我要因約拿單(Jonathan)的緣故向他施恩。’”

為什么大衛突然間這么問?有的聖經學者說這一章和第二十一章是有關聯。 第二十一章說大衛年間有飢荒,這是因為掃羅違背了以色列與基遍人之間的合約(書九:15),殺死了他們很多人。為了解決這場恩怨,基遍人要求大衛將掃羅的七個子孫交給他們來處死。大衛因曾答應掃羅的兒子約拿單,不會向約拿單的家絕了恩惠(撒上二十:15-16),所以不將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交出,只把掃羅家的其他七個人交給基遍人。事情了結后,接下來就是大衛要向約拿單家剩下的人施恩,故有第九章。這樣的說法是可以接受的,因為在時間上,兩章都沒有交待清楚,分開來記述,或連接起來都無所謂,不會影響我們對大衛生平的了解。在這個課程,我們按照原來的章數解說。

4。撒下九:2 - 8  “2掃羅家有一個仆人,名叫洗巴(Ziba) ,有人叫他來見大衛,王問他說:‘你是洗巴嗎?’回答說:‘仆人是。’3王說:‘掃羅家還有人沒有?我要照上帝的慈愛恩待他。’洗巴對王說:‘還有約拿單(Jonathan)的一個兒子,是瘸腿的。’4王說:‘他在哪里?’洗巴對王說:‘他在羅底巴(Lo-debar)亞米利(Ammiel)的兒子瑪吉(Machir)家里。’5于是大衛王打發人去,從羅底巴亞米利的兒子瑪吉家里召了他來。6掃羅的孫子,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Mephibosheth)來見大衛,伏地叩拜。大衛說:‘米非波設!’米非波設說:‘仆人在此。’7大衛說:‘你不要懼怕,我必因你父親約拿單的緣故施恩與你,將你祖父掃羅的一切田地都歸還你,你也可以常與我同席吃飯。’8米非波設又叩拜說:‘仆人算什么?不過如死狗一般,竟蒙王這樣眷顧!’”

在這一章,我們看到三個人物登場,除了大衛王,有洗巴(Ziba)和米非波設(Mephibosheth)。

洗巴(Ziba) - 他是掃羅家的一個仆人,很有錢的仆人吧,因為第十節說他有十五個兒子,二十個仆人。在這場戲里,他對大衛言聽計從﹔在撒下十六:1-4,大衛逃離耶路撒冷的時候,洗巴卻在大衛面前讒毀米非波設,騙取了米非波設所有的產業﹔在撒下十九:17,24-30,大衛返回耶路撒冷的時候,洗巴的真面目才被揭穿。

米非波設(Mephibosheth) - 他是約拿單的孩子,在撒下四:4 說“掃羅的兒子約拿單有一個兒子,名叫米非波設,是瘸腿的。掃羅和約拿單死亡的消息從耶斯列傳到的時候,他才五歲。他乳母抱著他逃跑,因為跑得太急,孩子掉在地上,腿就瘸了。”因為瘸腿,所以當大衛被迫離開耶路撒冷的時候,他不能來送行,被洗巴讒毀說他要從大衛手中奪回掃羅的王國,以致失去了所有的產業。后來真相大白,大衛把產業歸還給他。代上八:34 說他的另一個名字是米力巴力(Merib-baal),有個兒子米迦(Micha)。

大衛是個大好人,登基后也念念不忘過去他跟摯友約拿單所結的盟約(撒上二十:15-16,二十三:18)﹔他要照上帝的慈愛恩待掃羅家剩下的人,所以他召來洗巴,問他“掃羅家還有人沒有?”從洗巴的回復,說:“還有約拿單(Jonathan)的一個兒子,是瘸腿的。”,似乎掃羅家的其他人都沒有了,這樣看來,撒下二十一章的事件已經過去,因為當時還有“愛雅(Aiah)的女兒利斯巴(Rizpah)給掃羅所生的兩個兒子亞摩尼(Armoni),米非波設(Mephibosheth),和掃羅女兒米甲(Michal)的姐姐給米何拉人(Meholathite)巴西萊(Barzillai)兒子亞得列(Adriel)所生的五個兒子”(撒下二十一:8)

“他在羅底巴(Lo-debar)亞米利(Ammiel)的兒子瑪吉(Machir)家里。” -- 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住在瑪吉家里。我們對這瑪吉一無所知,從撒下十七:27-29 ,他供給大衛和跟隨他的人許多東西,他應該是個富有的人。羅底巴在哪里?看圖,位于約但河東岸約四公里,離開瑪哈念(Mahanaim)不會很遠(撒下二:8,十七:27)

“掃羅的孫子,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Mephibosheth)來見大衛,伏地叩拜。大衛說:‘米非波設!’米非波設說:‘仆人在此。’大衛說:‘你不要懼怕,我必因你父親約拿單的緣故施恩與你,將你祖父掃羅的一切田地都歸還你,你也可以常與我同席吃飯。’米非波設又叩拜說:‘仆人算什么?不過如死狗一般,竟蒙王這樣眷顧!’”-- 大衛施恩給米非波設肯定沒有任何意圖,也不圖回報,因為掃羅的勢力已不復存在,米非波設又是一個瘸腿的人,根本就沒有什么利用的價值。他說自己“不過如死狗”,一點也不為過。能“常與我(王)同席吃飯”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撒上二:8)。難怪后來大衛要把洗巴騙取的地土歸還給米非波設的時候,米非波設說:“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地回宮,就任憑洗巴都取了也可以。”(撒下十九:30)

我再說一遍,大衛是君子坦蕩蕩,他厚待米非波設,絕對不是給人情,讓他感覺好像欠自己什么,希圖他日后會回報。

5。撒下九:9 - 13  “9王召了掃羅的仆人洗巴來,對他說:‘我已將屬掃羅和他的一切家產都賜給你主人的兒子了。10你和你的眾子,仆人要為你主人的兒子米非波設耕種田地,把所產的拿來供他食用﹔他卻要常與我同席吃飯。’洗巴有十五個兒子,二十個仆人。11洗巴對王說:‘凡我主我王吩咐仆人的,仆人都必遵行。’王又說:‘米非波設必與我同席吃飯,如王的兒子一樣。’12米非波設有一個小兒子,名叫米迦(Micha)。凡住在洗巴家里的人,都作了米非波設的仆人。13于是,米非波設住在耶路撒冷,常與王同席吃飯。他兩腿都是瘸的。”

大衛是君子坦蕩蕩﹔

米非波設對大衛的施恩是感激涕零﹔

洗巴呢?不到最后一刻,你也看不出他的真面目。

默想:

撒下十六:1 - 4  :

1大衛剛過山頂,見米非波設的仆人洗巴拉著備好了的兩匹驢,驢上馱著二百面餅,一百葡萄餅,一百個夏天的果餅,一皮袋酒來迎接他。
2王問洗巴說:‘你帶這些來是什么意思呢?’洗巴說:‘驢是給王的家眷騎的﹔面餅和夏天的果餅是給少年人吃的﹔酒是給在曠野疲乏人喝的。’
3王問說:‘你主人的兒子在哪里呢?’洗巴回答王說:‘他仍在耶路撒冷,因他說:「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
4王對洗巴說:‘凡屬米非波設的都歸你了。’洗巴說:‘我叩拜我主我王,愿我在你眼前蒙恩。’

撒下十九:24 - 30 :

24掃羅的孫子米非波設也下去迎接王。他自從王去的日子,直到王平平安安地回來,沒有修腳,沒有剃胡須,也沒有洗衣服。
25他來到耶路撒冷迎接王的時候,王問他說:‘米非波設,你為什么沒有與我同去呢?’
26他回答說:‘我主我王,仆人是瘸腿的。那日我想要備驢騎上與王同去,無奈我的仆人欺哄了我,
27又在我主我王面前讒毀我。然而我主我王如同上帝的使者一般,你看怎樣好,就怎樣行吧!
28因為我祖全家的人,在我主我王面前,都算為死人﹔王卻使仆人在王的席上同人吃飯。我現在向王還能辨理訴冤嗎?’
29王對他說:‘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我說,你與洗巴均分地土。
30米非波設對王說:‘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地回宮,就任憑洗巴都取了也可以。’

大衛在倉促之間,聽一面之詞就作決定,几乎讓洗巴騙取了主人米非波設所有的田產。

在教會里,你有聽一面之詞就作決定嗎?

唐太宗曾問名相魏征:“君主怎么樣叫明白,怎么叫昏暗?”魏征回答:“兼聽則明,偏聽則暗。”并舉了歷史上的事例,說:“秦二世只聽趙高的,隋煬帝偏信虞世基,結果耳目閉塞,導致滅亡。國君能聽下面的聲音,接受各方面的意見,就不會被蒙蔽,下面的情況才能及時反映上來。”

作皇帝的,“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我們行事為人,也是一樣。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