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十三課 - “大國”崛起 - 耶和華使大衛得勝

經文:撒下八:1 - 18,代上十八:1 - 17

主旨:大衛王國崛起,因他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1。大家對中國中央電視台制作的大型電視紀錄片《大國崛起》不會陌生吧。過去五百年來,九個大國,先后興起,風云激蕩,英雄輩出。總編導任學安說:

“五百年的時間里,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德國、日本、俄羅斯、美國,這九個世界性大國先后成為不同時代的主角,創造了屬于自己的輝煌。它們多以經濟貿易起家,也以思想文化影響世界﹔它們以軍事力量維系霸主地位,也因為戰爭而備受重創。五百年后,較早的一代大國已相對衰落,但其多數仍屬強國,具有較強的政治經濟實力,其中几個仍對世界有很強的影響力。”

在九個大國之中,最先崛起的是 葡萄牙。這個在十五世紀初,人口不到一百五十萬,國土并不廣袤,只占西南歐伊比利亞半島的 15% 面積,資源有限,卻率先向外擴張,成為第一個殖民大國。原因何在?

說句不好聽的,它是被逼出來。葡萄牙三面被陸地包圍,要發展,除了進行海上探險外別無他途。一個國家向外擴展所為何事?

有說是拯救靈魂,但我個人覺得中世紀的教會烏煙瘴氣,宣教意識不濃,與其說拯救靈魂,不如說與穆斯林勢力爭地盤。對葡萄牙來說,由于它一直處于兩大宗教交鋒的第一線,穆斯林曾在伊比利亞半島統治了七百年,直到1492年才被完全驅逐出半島,但葡萄牙與在對面北非的穆斯林僅隔了一條最窄不過十三海里的直布羅陀海峽,他們就更有強烈的緊迫感,要另辟一條通往東方的道路,繞過穆斯林的封鎖線。當時來往東西方的傳統商路都掌握在阿拉伯人和威尼斯人手中,葡萄牙人就唯有向海上探險另辟一路了。

向外擴展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當然是尋求財富,當時的財富指的是黃金、白銀等貴重金屬和香料。香料指的是胡椒、丁香、肉桂、豆蔻、干松香、檀香、樟腦、姜和辣椒。其中主要的四大香料:丁香、胡椒、肉桂、肉豆蔻的主要產地是印度和南洋諸島。香料的用途有兩種:調味品和用于香水、藥品和宗教儀式。 對于中世紀的歐洲來說,香料不但可以在無制冷設備的時代用來保存食物,還可以給腌制不佳的食品增添濃烈的香味。由于香料產自遙遠的東方,路途漫長,運輸不順暢,所以價格非常昂貴,甚至可以被當作貨幣來應用。

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誰是這個英雄呢?1394年,開創了歐洲航海探險時代的英雄誕生了,他就是葡萄牙國王若奧一世的三王子亨利。他做了什么?“他組織和資助了最初持久而系統的探險,也是他將探險與殖民結合起來,使探險變成了一個有利可圖的事業。在40年的有組織的航海活動中,葡萄牙成了歐洲的航海中心,他們建立起了世界上第一流的船隊,擁有第一流的造船技朮,培養了一大批世界上第一流的探險家或航海家。他推動了葡萄牙邁出了歐洲的大門,到未知世界進行冒險。”(引自唐晉主編《大國崛起》2006年,人民出版社)亨利王子去世時(1460年),葡萄牙已把從直布羅陀 (Gibraltar)到几內亞(Guinea)約3500公里長的西非海岸線納入版圖。1481年,國王若奧二世繼位,在航海家卡奧、迪亞士、達﹒迦馬的相繼率領下,葡萄牙的艦隊已經繞過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在1498年踏上印度西海岸,走上了一條建立商業帝國的道路。接下來的一個世紀,葡萄牙控制了印度洋島嶼錫蘭、霍爾木茲、馬六甲、香料群島和澳門,控制了跨越半個地球的商業航線,竭力排斥歐、亞各國商人,截斷阿拉伯人同印度和印尼的商業往來,打破阿拉伯和意大利商人對印度洋的傳統壟斷。葡萄牙大國崛起,先后在非洲、亞洲、美洲建立大量殖民地,但隨著其他歐洲國家繼取得海上霸權后,十六世紀末的葡萄牙實力一落千丈,再也不是一個大國了。

2。有人說中央電視台制作的這個紀錄片,在分析大國崛起的原因時,有許多地方跟歷史事實有不小的差距,其中之一是:几個西方大國的崛起,跟殖民主義擴張與掠奪,以及販賣黑奴的活動是分不開的。紀錄片在這方面卻輕描淡寫地提起,沒有把矛頭對准這點。究竟這是無意的疏漏,還是有別的考量,我們就不得而知。對我們來說,紀錄片只字不提上帝在歷史中掌權才是最大的疏漏。不是嗎?聖經說:

“他使邦國興旺而又毀滅,他使邦國開廣而又擄去。。”(伯十二:23)

“這是守望者所發的命,聖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但四:17)

埃及,亞述,巴比倫,波斯,希臘,羅馬。。帝國興起,帝國衰落,聖經不是說得清清楚楚,上帝在歷史中掌權嗎? 現在世界局勢亂糟糟,上帝還在掌權嗎?是的,上帝沒有袖手旁觀,大水揚起,大水發聲,波浪澎湃(詩九十三:3),他仍然坐在寶座上為王,掌管一切。

今天這一課,我們要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看到第一個“大國”的崛起,就是大衛王國。我們不要再學世人那樣地分析大國如何崛起﹔我們這次可以肯定地說,是上帝使大衛得勝,大衛王國崛起絕對不是偶然的。

3。撒下八:1  “1此后,大衛攻打非利士人(Philistines),把他們治服,從他們手下奪取了京城的權柄(注:原文作"母城的嚼環")。”

代上十八:1 “1此后,大衛攻打非利士人,把他們治服,從他們手下奪取了迦特(Gath)和屬迦特的村庄﹔”

在運約柜進耶路撒冷之前,在第五章(第九課),我們不是已經查考過大衛在利乏音谷兩次戰勝非利士人嗎?

有弟兄查經很仔細,他電郵問我:

士師記一章中18節“迦薩、亞實基倫、以革倫”是非利士人五大城邦中的其中三個,都在沿海平原上,這里說,猶大攻取了這些城,與十九節所記載的有點矛盾。該節說,猶大不能趕出平原(指沿海的非利士平原)的居民,這里很矛盾啊?請您幫我解決以下好嗎?

我這樣回復:

18節“取了”城是暫時的,但人還在平原上,所以說“不能趕出去”﹔他們不久又重奪這些城,只要看以后第十三至十六章參孫和他們之間的爭戰就清楚了。

所以,不要把這次大衛與非利士人的爭戰跟上次的混淆,非利士人是打不死的,他們在以后的王國分裂時代還會出現。

“從他們手下奪取了京城的權柄”-- “京城的權柄”原文是 Metheg ha-'Ammah,意思是“母城的嚼環”(bridle of the mother city),NIV 版本作 he took Metheg Ammah from the control of the Philistines (他從非利士人的手中奪取了 Metheg Ammah 城),沒有人知道此城在哪里,有人按代上十八:1說這是指迦特。中文翻譯為“京城的權柄”應該是最好的。

4。撒下八:2  “2又攻打摩押人(Moab),使他們躺臥在地上,用繩量一量,量二繩的殺了,量一繩的存留。摩押人就歸服大衛,給他進貢。”

代上十八:2 “2又攻打摩押,摩押人就歸服大衛,給他進貢。”

看圖。“量二繩的殺了,量一繩的存留。”-- 有聖經學者說每三個摩押人中便有兩個被殺。過去摩押人對大衛很友善,在撒上二十二:3 大衛還把自己的父母暫時安置在摩押的米斯巴以躲避掃羅的追殺﹔何以現在大衛對摩押人卻如此殘酷的殺戮,我們不知道。摩押變成一個臣服于大衛的一個附庸國,進貢的東西很有可能是羊毛吧(王下三:4) 。

5。撒下八:3 - 8  “3瑣巴王(Zobah)利合(Rehob)的兒子哈大底謝(Hadadezer)往大河去,要奪回他的國權。大衛就攻打他,4擒拿了他的馬兵一千七百,步兵二萬﹔將拉戰車的馬砍斷蹄筋,但留下一百輛車的馬。5大馬士革(Damascus)的亞蘭人(Syrians)來幫助瑣巴王哈大底謝,大衛就殺了亞蘭人二萬二千。6于是,大衛在大馬士革的亞蘭地設立防營,亞蘭人就歸服他,給他進貢。大衛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7他奪了哈大底謝臣仆所拿的金盾牌,帶到耶路撒冷。8大衛王又從屬哈大底謝的比他(Betah)和比羅他(Berothai)城中奪取了許多的銅。”

代上十八:3 - 8  “3瑣巴王(Zobah)哈大利謝(Hadarezer)(注:撒母耳下8章3節作"哈大底謝(Hadadezer)")往幼發拉底河(Euphrates)去,要堅定自己的國權,大衛就攻打他,直到哈馬(Hamath)。4奪了他的戰車一千,馬兵七千,步兵二萬,將拉戰車的馬砍斷蹄筋,但留下一百輛車的馬。5大馬士革(Damascus)的亞蘭人(Syrians)來幫助瑣巴王哈大利謝,大衛就殺了亞蘭人二萬二千。6于是,大衛在大馬士革的亞蘭地設立防營,亞蘭人就歸服他,給他進貢。大衛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7他奪了哈大利謝臣仆所拿的金盾牌,帶到耶路撒冷。8大衛又從屬哈大利謝的提巴(Tibhath)(注:或作"比他")和均(Chun)二城中,奪取了許多的銅。后來所羅門用此制造銅海、銅柱和一切的銅器。”

“瑣巴王(Zobah)利合(Rehob)的兒子哈大底謝(Hadadezer)往大河去,要奪回他的國權。大衛就攻打他。。”-- 瑣巴是亞蘭人的小帝國,大約在大馬色以北,哈馬以南,兩利巴嫩山脈之間(看圖)。撒上十四:47說,掃羅執掌以色列的國權時,曾攻打瑣巴。“大河”指的是幼發拉底河。 在 1200BC 至 900BC 這段時間,由于大國如埃及、赫人(Hittite)、亞述,不是分身無朮,或帝國破碎,就是蠢蠢欲動和擴張之前,這樣就讓地中海東部地區(Levant)有小帝國出現的可能性,如英文諺語 When the fat cats were away could the mice play。有多少個小帝國呢?請看下圖:

第一個是在小亞細亞東南的 Tabal,從衰落的赫人帝國(Hittites)分裂出來﹔第二個是在敘利亞北部的迦基米施(Carchemish),是過去赫人帝國的附庸國﹔第三個是亞蘭瑣巴(Aram-Zobah), 由亞蘭和瑣巴等几個小國(城)組成,在哈大底謝(Hadadezer)和其他王的治理下,占領了南達加利利,北至幼發拉底河,敘利亞大部分的疆土﹔第四個就是大衛/所羅門王的帝國了。

那時,哈大底謝前往大河爭戰,想奪回一些土地,大衛就乘機攻打他,“擒拿了他的馬兵一千七百,步兵二萬﹔將拉戰車的馬砍斷蹄筋,但留下一百輛車的馬。”撒下八:4說馬兵一千七百,代上十八:4說馬兵七千,哪一個數字才是真確?不信者喜歡在這堣j作文章,說聖經不可靠。其實,聖經的原稿是不會有錯的,但後來的抄本就可能因文士的抄寫不小心,而出現錯誤。(請參考《疑難解答》第 151題的解釋)

“大馬士革(Damascus)的亞蘭人(Syrians)來幫助瑣巴王哈大底謝,大衛就殺了亞蘭人二萬二千。于是,大衛在大馬士革的亞蘭地設立防營,亞蘭人就歸服他,給他進貢。”-- 亞蘭瑣巴是個整體,當瑣巴王戰敗,亞蘭人就來幫助,大衛又勝了他們,亞蘭人就歸服他,給他進貢。

“他奪了哈大底謝臣仆所拿的金盾牌,帶到耶路撒冷。大衛王又從屬哈大底謝的比他(Betah)和比羅他(Berothai)城中奪取了許多的銅。”-- 這些金和銅成為以后所羅門王建聖殿的材料(代上十八:8,二十二:13)。比他(Betah)和比羅他(Berothai)的位置不明。

6。撒下八:9 - 12  “哈馬王(Hamath)陀以(Toi)聽見大衛殺敗哈大底謝(Hadadezer)的全軍,10就打發他兒子約蘭(Joram)去見大衛王,問他的安,為他祝福,因為他殺敗了哈大底謝。(原來陀以與哈大底謝常常爭戰。)約蘭帶了金銀銅的器皿來,11大衛王將這些器皿,和他治服各國所得來的金銀都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12就是從亞蘭(Syria),摩押(Moab),亞捫(Ammon),非利士(Philistines),亞瑪力人(Amalek)所得來的,以及從瑣巴王利合(Rehob)的兒子哈大底謝所掠之物。”

代上十八:9 - 11  “9哈馬王(Hamath)陀烏(Tou)聽見大衛殺敗瑣巴王(Zobah)哈大利謝(Hadarezer)的全軍,10就打發他兒子哈多蘭(Hadoram)去見大衛王,問他的安,為他祝福,因為他殺敗了哈大利謝。原來陀烏與哈大利謝常常爭戰。哈多蘭帶了金銀銅的各樣器皿來。11大衛王將這些器皿并從各國奪來的金銀,就是從以東(Edom)、摩押(Moab)、亞捫(Ammon)、非利士(Philistines)、亞瑪力人(Amalek)所奪來的,都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

“哈馬王(Hamath)陀以(Toi)聽見大衛殺敗哈大底謝(Hadadezer)的全軍,就打發他兒子約蘭(Joram)去見大衛王,問他的安,為他祝福,因為他殺敗了哈大底謝。”-- 哈馬(Hamath)位于大馬色的北方約180公里(看圖),是腓尼基人所建唯一不在海濱的一座城市﹔哈馬王則是亞蘭瑣巴小帝國里的一個王。

“約蘭帶了金銀銅的器皿來,大衛王將這些器皿,和他治服各國所得來的金銀都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就是從亞蘭(Syria),摩押(Moab),亞捫(Ammon),非利士(Philistines),亞瑪力人(Amalek)所得來的,以及從瑣巴王利合(Rehob)的兒子哈大底謝所掠之物。”-- 比較撒下八:12 和代上十八:11,12節的“亞蘭”應當作“以東”﹔下文13節和代上十八:12相比,“亞蘭”也應作“以東”才對(大多數的希伯來文抄本,七十士譯本都作以東,“以東”的原文“d”和“亞蘭”的原文“r”很容易混淆)。

“大衛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撒上八:6)-- 這是第八章的鑰句,也出現在第十四節。大衛的王國當然比不上十五世紀后的九個大國﹔編撰《撒母耳記上下》的人也不像《大國崛起》紀錄片的編導那樣分析大國崛起的歷史,他只說“耶和華使他(大衛)得勝”,你同意他的說法嗎?____________________

有的學者不但不同意,他們甚至說第八章是編撰者夸大大衛的戰績,所謂“大國”的北界達到幼發拉底河,以東(Edom)、摩押(Moab)、亞捫(Ammon)、非利士(Philistines)、亞瑪力人(Amalek)都成為大衛的附庸國,都是像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Tiglath-Pileser)撰改歷史的作法,他不是杜撰歷史,他只是夸大事實。其中一個著名的聖經學者 Baruch Halpern 在其著作 David’s Secret Demons: Messiah, Murderer, Traitor, King (出版社 Eerdmans, 2001)說:

第八章。。it conforms closely to the literary strategies of political propaganda known from other Near Eastern royal texts. A key aspect of these strategies is what I  call “The Tiglath-Pileser Principle” (after the Assyrian king), whereby royal inscriptions always exaggerate but tend to avoid pure fabrication. In other words, kings (and their spokesmen) spin the truth as much as possible, but there is some truth at the heart of the spin. Hence, by reading for the minimal claims actually expressed, the critical reader comes closest to the historical truth.

7。撒下八:13 - 14  “13大衛在鹽谷擊殺了亞蘭(注:或作"以東" Edom,見詩篇60篇詩題)一萬八千人回來,就得了大名。14又在以東全地設立防營,以東人就都歸服大衛。大衛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代上十八:12 - 13  “12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亞比篩(Abishai)在鹽谷擊殺了以東一萬八千人。13大衛在以東地設立防營,以東人就都歸服他。大衛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我在上文已經說了,這里的“亞蘭”其實是“以東”。《歷代志》總是給我們多一點資料,是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亞比篩(Abishai)在鹽谷擊殺了以東一萬八千人。還記得亞比篩是誰嗎?請參考《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九課

現在請大家再看一看地圖,大衛的“大國”有多大?以后所羅門王將大衛王原有的國土更往北擴張,直到了幼發拉底河畔,又向南到達紅海的阿卡巴灣,向東到了沙漠的邊緣,是以色列歷史上占有最大的領土時期,也是上帝立約所賜給以色列人最大的應許地(請看圖)。

我要提醒大家,不要以為大衛制服了這些鄰邦,從此爭戰就結束。不是的,他們只是暫時臣服,一有機會他們又來攪擾以色列,如撒下十章的亞捫和亞蘭,十一:1 的亞捫,十二:26的亞捫,王上十一:14的以東,十一:23 的亞蘭等。

8。撒下八:15 - 18  “15大衛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又向眾民秉公行義。16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作元帥﹔亞希律(Ahilud)的兒子約沙法(Jehoshaphat)作史官﹔17亞希突(Ahitub)的兒子撒督(Zadok)和亞比亞他(Abiathar)的兒子亞希米勒(Ahimelech)作祭司長﹔西萊雅(Seraiah)作書記﹔18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統轄基利提人(Cherethites)和比利提人(Pelethites)。大衛的眾子都作領袖。”

代上十八:14 - 17  “14大衛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又向眾民秉公行義。15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作元帥,亞希律(Ahilud)的兒子約沙法(Jehoshaphat)作史官,16亞希突(Ahitub)的兒子撒督(Zadok)和亞比亞他(Abiathar)的兒子亞希米勒(Ahimelech)作祭司長,沙威沙(Shavsha)作書記,17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統轄基利提人(Cherethites)和比利提人(Pelethites),大衛的眾子都在王的左右作領袖。”

“大衛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又向眾民秉公行義。”-- 這是編撰者給大衛治國所下的評語。“大衛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是他給大衛軍事戰績的評語。你還能找到別的評語嗎?________

“大國”雖小,但是它仍然需要一個政府架構來處理各種事務。那么, 大衛的“內閣”主要成員是誰呢?

元帥: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他是誰?撒下第四課

史官:亞希律(Ahilud)的兒子約沙法(Jehoshaphat)(撒下二十:24,王上四:3 也是所羅門王的史官)

祭司長:1.亞希突(Ahitub)的兒子撒督(Zadok)(名字第一次出現,后來取代亞比亞他,成為唯一的祭司長,王上二:27,35)

       2.亞比亞他(Abiathar)的兒子亞希米勒(Ahimelech)(撒下二十:25卻說撒督和亞比亞他作祭司長。從撒上二十二章開始,直到王上二章,亞比亞他都以祭司長的身份出現,所以大部分的聖經學者都認為這節經文是抄寫錯誤,應該倒轉過來,“亞希米勒(Ahimelech)的兒子亞比亞他(Abiathar)”,請看撒上第五課的譜系。)

書記:西萊雅(Seraiah)(代上十八:16 作沙威沙(Shavsha),撒下二十:25 由示法 Sheva繼任)

(護衛長)統轄基利提人(Cherethites)和比利提人(Pelethites) :耶何耶大(Jehoiada)的兒子比拿雅(Benaiah)(撒下二十三:20-23 說比拿雅所行大能的事,大衛立他作護衛長﹔撒下十五:18 說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就是從迦特跟隨大衛來的六百人,他們似乎是大衛身邊的“保鏢”。王上二:35 所羅門時代,比拿雅取代約押作以色列全軍的元帥。)

領袖:大衛的眾子(“領袖”的原文通常譯作“祭司” kohanim,但大衛屬于猶大支派,不可能成為祭司,所以譯為“領袖”較好,等于“王室的顧問”)

撒下二十:23 - 26 還提到另外一些成員:

掌管服苦的人:亞多蘭(Adoram),掌管被征來服苦的勞工。(王上四:6作 Adoniram 亞多尼蘭)

宰相:睚珥人(Jairite)以拉(Ira),他可能接替大衛眾子的顧問職位。

默想:

在唐晉主編《大國崛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的《后記》,作者說:

“2003年11月,中國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體學習時,中國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強調指出,我們要更加重視學習歷史知識,善于從中外歷史上的成功失敗、經驗教訓中進一步認識和把握歷史發展和社會進步的規律,認識和把握時代發展大勢,提高治國理政的才干。

‘江山代有才人出’,每一個時代總有大國,更准確地說是強國在獨領風騷,但若不能順應潮流而動,則必然由強盛轉向衰敗,正是:‘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歷史上大國成功的經驗各不相同,失敗也是原因各異。總結大國成功的經驗,吸取大國衰敗的教訓,是所有胸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愿望的國人所需要的。”

我說:

在中國政府的領導層,有人從大衛“大國”的崛起,學習“大國”成功的經驗,明白何以他無論往哪里去,他都得勝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