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十一課 - 大衛之約

經文:撒下七:1 - 17,代上十七:1 - 15

主旨:耶和華不允許大衛為他建造殿宇,卻應許大衛他的家和他的國,必在耶和華面前永遠堅立。

1。撒下七:1 - 3  “1王住在自己宮中,耶和華使他安靖,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2那時,王對先知拿單說:‘看哪,我住在香柏木的宮中,上帝的約柜反在幔子里。’3拿單對王說:‘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因為耶和華與你同在。’”

代上十七:1 - 2  “1大衛住在自己宮中,對先知拿單說:‘看哪,我住在香柏木的宮中,耶和華的約柜反在幔子里。’2拿單對大衛說:‘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因為上帝與你同在。’”

“王住在自己宮中,耶和華使他安靖,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 這個宮是推羅王希蘭給大衛建造的(撒下五:11)。 考古學家有提供這個宮的任何資料嗎?過去在耶路撒冷進行挖掘的著名英國考古學家 Kathleen Kenyon (1961-1967)和以色列考古學家 Yigal Shilo (1978-1982)都無功而返。直到2005年八月,以色列考古學家 Eilat Mazar 博士 ,這個自稱自己一手拿著聖經,一手拿著鏟子的49歲女考古學家,宣稱在耶路撒冷舊城,聖殿山(Temple Mount)南端,找到了大衛的宮殿(看下圖)。

        大衛的宮(撒下五:11)             大石結構(Large-Stone Structure)

為什么Eilat Mazar 博士如此肯定上圖的大石結構(Large-Stone Structure)就是大衛的宮殿遺跡?原來她是根據撒下五:17 說“非利士人聽見人膏大衛作以色列王,非利士眾人就上來尋索大衛。大衛聽見,就下到保障。”這里的“保障”(citadel or fortress)指的是大衛奪取的耶布斯人的防衛城,他給保障起名叫大衛城(撒下五:9),左上圖的“石級型結構”(Stepped-Stone Structure)就是被挖掘出來的一部分(看第八課)。既然大衛是下到保障,他的宮殿當然是在保障以北。為什么過去的發掘沒有發現這 宮殿的遺址?理由是:過去考古學家 Kathleen Kenyon 把在挖掘的舊址(H)(看左上圖,在保障之外)發現的龐大建筑視為所羅門王的防護城牆的一部分,這是她根據在那里發現的主前十世紀的陶器而斷定的﹔她也不認為大衛會在保障之外建造他的 宮殿,所以她和其他考古學家如 R A S Macalister 和 J Garrow Duncan(1923-1925年)在挖掘時只要碰到石床,他們就不再進行。Eilat Mazar 的看法不同,她認為當時保障之內已經沒有空地可用,況且保障的北端是最弱的防線,大衛在保障之外建造他的宮殿是最佳的選擇。果然如她所料,在“石級型結構”之北約十五至二十尺,她發現了屬于“大石結構”的巨牆,有六至八尺寬,從挖掘的地方延伸出去(看右上圖)。在大石結構底下發現的陶器被斷定是鐵器 I 晚期,約主前1000年。大石結構的建筑分几期完成,最早期是鐵器 IIa 時期,約主前十世紀中,當大衛作王的時候﹔其上出土的陶器被斷定是屬于較后期(主前十至九世紀)的建筑(看下圖)。

            

主前十至九世紀大石結構晚期建筑上的陶器

腓尼基式柱子
ashlar stones with proto-Aeolic capital

Eilat Mazar 在 Kathleen Kenyon 挖掘的舊址(H)上還發現了腓尼基式(Phoenicia)的柱子(右上圖),跟推羅王希蘭為大衛建造的宮殿(撒下五:11)應有的式樣吻合。 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的考古學家 David Ussishkin 根據王上七:1 - 12 推羅王希蘭為所羅門王建造的宮殿樣式復制了大衛的宮殿。他認為在米吉多(Megiddo)發現的所羅門宮殿 (Building 1723)和大衛的宮殿最相似(看下圖)。這種典型的腓尼基人建造的宮殿(亞喀得名稱是bit-hilani,入門處有腓尼基式柱子的廊子)還出現在敘利亞和土耳其。

                     

在米吉多的所羅門宮殿的平面圖(與大衛的宮殿相似)        宮殿入門(A)腓尼基式柱子

考古學家筆下的大衛宮殿

不是所有考古學家都認同 Eilat Mazar 的看法。但挖掘還在進行,我們就拭目以待,看石頭以后還有什么話要說。

“。。耶和華使他安靖,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 耶和華曾應許以色列民,只要他們遵行律法上的一切話, 上帝就會賜福給他們,如“你在城里必蒙福,在田間也必蒙福﹔你身所生的、地所產的,牲畜所下的,以及牛犢、羊羔都必蒙福﹔你的筐子和你的摶面盆都必蒙福。你出也蒙福,入也蒙福。。。仇敵起來攻擊你,耶和華必使他們在你面前被你殺敗。。天下萬民見你歸在耶和華的名下,就要懼怕你。。。”(申二十八:3-7,10)自從約書亞離世后,我們就看到以色列人很少有平安的日子過,現在上帝因著合他心意的大衛領導以色列,再次賜福給以色列。 我們要在第八章才看到大衛擊敗非利士人、亞蘭人、摩押人。。耶和華使以色列享有安靖的日子。

“那時,王對先知拿單說:‘看哪,我住在香柏木的宮中,上帝的約柜反在幔子里。’拿單對王說:‘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因為耶和華與你同在。’”-- 把約柜的幔子和大衛的宮殿相比,猶如小巫見大巫。對大衛來說,上帝住在幔子里是又真又實的事,約柜絕對不是一個象征罷了。“拿單”(Nathan)是誰?這是聖經第一次提起先知拿單這個人,他是突然的出現在舞台﹔以后上帝要用他對大衛說話,他對大衛皇室忠心耿耿,支持所羅門登基作王。更重要的是,先知拿單還把大衛和所羅門的事都記錄下來,我們相信這是編撰《撒母耳記》時的重要參考資料。(代上二十九:29,代下九:29)

“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 大衛的心意是什么?當然是要把上帝的約柜安置在宏偉的宮殿/聖殿里。但上帝的心意是什么?請大家看下文。

2。撒下七:4 - 17  “4當夜耶和華的話臨到拿單說:5‘你去告訴我仆人大衛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豈可建造殿宇給我居住呢?6自從我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過殿宇,常在會幕和帳幕中行走。7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的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一支派的士師,就是我吩咐牧養我民以色列的說:你們為何不給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宇呢?8現在你要告訴我仆人大衛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從羊圈中將你召來,叫你不再跟從羊群,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9你無論往哪里去,我常與你同在,剪除你的一切仇敵。我必使你得大名,好像世上大大有名的人一樣。10我必為我民以色列選定一個地方,栽培他們,使他們住自己的地方,不再遷移﹔凶惡之子也不像從前擾害他們,11并不像我命士師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時候一樣。我必使你安靖,不被一切仇敵擾亂。并且我耶和華應許你,必為你建立家室。12你壽數滿足,與你列祖同睡的時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他的國。13他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14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15但我的慈愛仍不離開他,象離開在你面前所廢棄的掃羅一樣。16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注:原文作"你")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17拿單就按這一切話,照這默示,告訴大衛。”

“你去告訴我仆人大衛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豈可建造殿宇給我居住呢?自從我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過殿宇,常在會幕和帳幕中行走。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的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一支派的士師,就是我吩咐牧養我民以色列的說:你們為何不給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宇呢?」”-- 我們要到下文才知道上帝不允許大衛為他建聖殿的原因:

王上五:3 - 5  “3你知道我父親大衛因四圍的爭戰,不能為耶和華他上帝的名建殿,直等到耶和華使仇敵都服在他腳下。4現在耶和華我的上帝使我四圍平安,沒有仇敵,沒有災禍。5我定意要為耶和華我上帝的名建殿,是照耶和華應許我父親大衛的話說:‘我必使你兒子接續你坐你的位,他必為我的名建殿。'”

王上八:17 - 19  “17所羅門說:‘我父大衛曾立意要為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名建殿。18耶和華卻對我父大衛說:「你立意為我的名建殿,這意思甚好。19只是你不可建殿,惟你所生的兒子必為我名建殿。」。。’”

代上二十二:6 - 9  “6對所羅門說:‘我兒啊,我心里本想為耶和華我上帝的名建造殿宇,7只是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你流了多人的血,打了多次大仗,你不可為我的名建造殿宇,因為你在我眼前使多人的血流在地上。8你要生一個兒子,他必作太平的人。我必使他安靜,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他的名要叫所羅門(注:即"太平"之意)。他在位的日子,我必使以色列人平安康泰。9他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他要作我的子,我要作他的父。他作以色列王,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

上帝不允許大衛建聖殿的原因是,大衛因和敵人爭戰多年,手中流了很多人的血,不適合為上帝建造聖殿。上帝把建聖殿的重任留給所羅門,卻用大衛為建殿預備了許多材料(代上二十二:2-4)。

上帝是不是真的需要一個聖殿居住呢?上帝說他過去“常在會幕和帳幕中行走”,上帝是不是真的需要一個棲身之所?既然上帝允許所羅門“為我(耶和華)的名”(代上二十二:9)建造堂皇的聖殿,我們可以肯定地說,這是上帝所喜悅看到的, 它是一個象征,一個見証。但一旦以色列人把聖殿當作是他們宗教信仰的把守,以為有上帝的聖殿與他們同在,就算他們不遵守律法和誡命,耶路撒冷還是固若金湯,敵人永遠也不能攻占耶路撒冷的時候,上帝用亞述和巴比倫的大軍摧毀他們 這種天真的想法。今天,我們在地上建造教堂又是為了什么?_________________

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從羊圈中將你召來,叫你不再跟從羊群,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你無論往哪里去,我常與你同在,剪除你的一切仇敵。我必使你得大名,好像世上大大有名的人一樣。我必為我民以色列選定一個地方,栽培他們,使他們住自己的地方,不再遷移﹔凶惡之子也不像從前擾害他們,并不像我命士師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時候一樣。我必使你安靖,不被一切仇敵擾亂。并且我耶和華應許你,必為你建立家室。你壽數滿足,與你列祖同睡的時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他的國。他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但我的慈愛仍不離開他,像離開在你面前所廢棄的掃羅一樣。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注:原文作"你")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 聖經學者叫這段經文為“大衛之約”。在這個約里,上帝應許大衛几件事:

一、有關大衛治理以色列國的事。

應許:上帝立大衛為君,治理以色列國,“。。必使你安靖,不被一切仇敵擾亂。

應驗:這應許在第八章,耶和華使大衛攻打非利士、亞蘭、摩押等鄰邦得勝而應驗了。

二、有關大衛家室和其后裔要作王的事。

應許:上帝必為大衛“建立家室。你壽數滿足,與你列祖同睡的時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他的國。他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但我的慈愛仍不離開他,像離開在你面前所廢棄的掃羅一樣。

應驗:這應許在所羅門王和猶大國的建立得到應驗。

三、有關出自大衛的彌賽亞譜系的事。

應許:“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

應驗:“按肉體說,彌賽亞耶穌是從大衛后裔生的。”(羅一:3)福音書上也記載了一段主耶穌和法利賽人的對話:“法利賽人聚集的時候,耶穌問他們說:‘論到基督,你們的意見如何?他是誰的子孫呢?’他們回答說:‘是大衛的子孫。’耶穌說:‘這樣,大衛被聖靈感動,怎么還稱他為主,說:「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把你仇敵放在你的腳下。」大衛既稱他為主,他怎么又是大衛的子孫呢?’”(太二十二:41-45)可見主耶穌既是大衛的子孫,也是大衛的主,彌賽亞。

     因著以色列人不遵守上帝的誡命和典章,猶大國在主前587年被巴比倫所滅,所以上帝應許大衛,說:“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肯定不是指向“近山”的猶大國或現在的以色列國,而是指向“遠山”的基督執掌王權的國度。這個國度既是已經(already)應驗在“教會”(新以色列),但也是 還未應驗(not-yet),要等到基督再來時才建立的新天地。

時代論前千禧年派把教會和以色列視為兩個不同的個體,上帝對他們有不同的計划。所以他們認為大衛之約是上帝和以色列人訂立的永約,應許他們在末日要復興,當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救恩要臨到他們(那時教會已被提,聖靈離開了,天使傳福音給他們。。啟十四)﹔聖殿會重建,利未獻祭制度會恢復。。得救的猶太人要進入地上的彌賽亞千禧年國。

“拿單就按這一切話,照這默示,告訴大衛。”-- 已經有多久我們沒有看到“默示”這個字啊?撒上三:1 說:“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事奉耶和華。當那些日子,耶和華的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撒母耳死后,我們就沒有再看到“默示”這個字了。以后這個字要在先知書上出現很多次,上帝要透過給先知的默示對背道的以色列人說話。上帝現在還給我們默示嗎?__________________

大衛從先知拿單領受上帝的話語后,他有什么反應呢?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上帝跟人立約是什么意思?

來九:15-20 說:“15為此,他作了新約的中保,既然受死贖了人在前約之時所犯的罪過,便叫蒙召之人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16凡有遺命,必須等到留遺命的人死了(注:"遺命"原文與"約"字同)。17因為人死了,遺命才有效力﹔若留遺命的尚在,那遺命還有用處嗎?18所以,前約也不是不用血立的。19因為摩西當日照著律法將各樣誡命傳給眾百姓,就拿朱紅色絨和牛膝草,把牛犢、山羊的血和水洒在書上,又洒在眾百姓身上,說:20‘這血就是上帝與你們立約的憑據。’”

這里說的是摩西之約(舊約)﹔這約已經被新約代替了。

聖經里有所謂“永約”,如創九:1-17 的挪亞之約提到的“上帝說:‘我與你們并你們這里的各樣活物所立的永約是有記號的。。’”大衛之約里也提到“永遠”(撒下七:16)。這樣的“永約”是永永遠遠,不能被破壞或修訂的嗎?請大家在課堂上討論。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