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記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第九課 - 耶戶殺戮亞哈全家

(南國:亞她利雅 Queen Athaliah 841-835BC,約阿施 Joash I 841/835-796/795BC ﹔北國:耶戶 Jehu 841-814/813BC)

經文:王下十:1 - 36

主旨:耶戶為耶和華大發熱心,殺戮亞哈全家和巴力的先知,但卻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犢。

1。王下九:30 - 37  “30耶戶到了耶斯列(Jezreel)。耶洗別(Jezebel)聽見就擦粉、梳頭,從窗戶里往外觀看。31耶戶進門的時候,耶洗別說:‘殺主人的心利(Zimri)啊,平安嗎?’32耶戶抬頭向窗戶觀看說:‘誰順從我?’有兩三個太監從窗戶往外看他。33耶戶說:‘把她扔下來!’他們就把她扔下來。她的血濺在牆上和馬上,于是把她踐踏了。34耶戶進去,吃了喝了,吩咐說:‘你們把這被咒詛的婦人葬埋了,因為她是王的女兒。’35他們就去葬埋她,只尋得她的頭骨和腳并手掌。36他們回去告訴耶戶,耶戶說:‘這正應驗耶和華借他仆人提斯比人(Tishbite)以利亞(Elijah)所說的話,說:在耶斯列田間,狗必吃耶洗別的肉﹔37耶洗別的尸首必在耶斯列田間如同糞土,甚至人不能說:「這是耶洗別。」’”

對耶洗別的死,我還有話說,是關于耶斯列(Jezreel)的考古資料(參考 BAR 36:04, Jul/Aug 2010 Jezreel ─ Where Jezebel Was Thrown to the Dogs,By David Ussishkin)。從1990年至1996年,考古學家 David Ussishkin 和 John Woodhead 在耶斯列廢墟上(Tel Jezreel,看圖二)挖掘出主前九世紀,可以肯定是亞哈王/耶洗別時期的城堡(fortress,看圖三),面積達 11畝(860尺長,470尺寬),四面圍繞著雙層防護牆(casemate wall)和護城壕(moat,約20尺深,2000尺長,25-35尺寬)。耶斯列廢墟是處于耶斯列平原(Jezreel Valley)的東口,比平原高出 300尺,俯瞰其東面和北面的周圍地區(看圖一)。東南是基利波山(Mt Gilboa),掃羅在這里被非利士人所殺。在晴朗的日子,從這里還可以看見約但河東的基列山地(Hills of Gilead)。耶斯列之西約 10哩是米吉多。從埃及越過米吉多和伯珊(Beth-Shean)通往敘利亞和米索不達米的商業和軍事要道就在耶斯列城堡的正下方,怪不得以色列王暗利(Omri,886/885-875/874BC)/亞哈(Ahab,875/874-853BC)除了遷都至撒瑪利亞,也在這里建立城堡和王宮。

城堡的東角(或東北角)守望塔(tower)正對著基列﹒拉抹的方向,所以我們相信“有一個守望的人站在耶斯列的樓上,看見耶戶帶著一群人來。。”(王下九:17),這個人可能就是站在這個守望塔上。

耶戶下令撒瑪利亞的首領將亞哈王的七十個兒子砍頭,“。。信一到,他們就把王的七十個兒子殺了,將首級裝在筐里,送到耶斯列耶戶那里。有使者來告訴耶戶說:‘他們將王眾子的首級送來了。’耶戶說:‘將首級在城門口堆作兩堆,擱到明日。’”(王下十:7-8)城門口可能就是城堡南方,護城壕和城門之間的廣場(piazza),兩堆首級置放在那里示眾。

“耶戶到了耶斯列(Jezreel)。耶洗別(Jezebel)聽見就擦粉、梳頭,從窗戶里往外觀看。耶戶進門的時候,耶洗別說:‘殺主人的心利(Zimri)啊,平安嗎?’耶戶抬頭向窗戶觀看說:‘誰順從我?’有兩三個太監從窗戶往外看他。耶戶說:‘把她扔下來!’他們就把她扔下來。她的血濺在牆上和馬上,于是把她踐踏了。”  --  亞哈王和耶洗別的王宮(王上二十一:1)還沒有在廢墟上被挖掘(因為后來的拜占庭、鄂圖曼帝國,可能在被摧毀的王宮廢墟上建造),但我們可以肯定聖經的記載,說太監們把耶洗別從王宮窗戶扔下,絕對不是言過其實。

考古學家又怎樣肯定說這個廢墟就是主前九世紀的呢?從挖掘出來的陶器(pottery,看圖五),這些陶器和在米吉多出土的主前十世紀陶器同一類型。

在城門口附近也挖掘出九個箭頭(八個鐵制,一個銅制,看圖四)。史學家 Nadav Na’aman 認為耶斯列是在主前九世紀的后半期被亞蘭王哈薛(Aramean king Hazael)所摧毀。(王下十三:22-23,約哈斯 Jehoahaz I,814/813-806/805BC 年間)

學者一般上認為耶斯列是北國的政治和宗教重鎮。但考古學家 David Ussishkin 和 John Woodhead 卻認為它是以色列的軍事中心,政治和宗教重鎮還是其次。亞哈王在這里駐扎著他的騎兵。以色列的騎兵(chariots)是怎么個樣子?我們沒有出土的資料。但從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8-824BC)在古城 Enlil,現在伊拉克的 Tell Balawat 神殿木門上的浮雕,我們約略窺其一貌:兩輪式的戰車,車上有一個人操縱兩只戰馬,另一個是弓箭手,帶著兩個箭囊。(看圖六)

 

耶斯列的地理位置(圖一) 耶斯列廢墟(面積達11畝)(圖二)
The ruins of Tel Jezreel hold a commanding view of the Jezreel Valley to its north. The rectangular imprint of an impressive 11-acre enclosure can still be seen in the light-colored dirt and stones at the top of the mound. During six seasons of excavation, archaeologists David Ussishkin and John Woodhead uncovered clear evidence of a ninth-century B.C.E. Israelite fortress protected by a casemate wall and a moat, as well as a royal palace. It was here that the notorious Queen Jezebel met the grisly death foretold by the prophet Elijah.
Relatively little of the site has been excavated, but even this is enough to get a clear outline of what Jezreel looked like in the ninth century B.C.E.
(圖三)Relatively little of the site has been excavated, but even this is enough to get a clear outline of what Jezreel looked like in the ninth century B.C.E. The rectangular enclosure is shown in lighter red. Excavated elements of the enclosure are shown in darker red. The enclosure was constructed of casemate walls with towers at the corners. Parts of two buildings (in blue) were discovered near the gate in the southern wall and by the northeast tower. The northern side of the site faced a steep slope into the Jezreel Valley, while a massive rampart and rock-cut moat (both in green) provided additional security on the other three sides. Excavation areas are outlined with dotted lines.
 
FROM AGE TO AGE. Tel Jezreel has been continually inhabited since the Biblical period. In addition to Byzantine remains elsewhere at the site, a beautiful Crusader church stands largely intact near the northwest corner of the tell (pictured in the foreground above). An Arab village called Zer’in was then established here. Because of its strategic importance, a massive fort or tower was built in the Ottoman period (the remains of which can be seen above the church at upper right), and the site was used as a central base during Israel’s 1948 War of Independence.

 
   
DOWN IN A BLAZE OF GLORY. The collapsed layers of the central room of the southeastern tower bear witness to the violent end of the Israelite enclosure. The curved brown area at the center of the photo is the floor, and above that is the fallen debris from the tower’s destruction, including bits of white plaster, burnt bricks and ashes. (圖四)
Nine arrowheads (eight iron, one bronze [shown at upper right]) were found near the gate. The excavators agree with historian Nadav Na’aman that Jezreel was most likely destroyed by the Aramean king Hazael during his conquest in the second half of the ninth century B.C.E.─less than a hundred years after it was built.
   
(圖五)Common, rather dull pottery clearly dates the Jezreel enclosure to the ninth century B.C.E. and the reign of Israel’s king Ahab. Nearly identical pottery was uncovered in a controversial stratum at nearby Megiddo (Stratum VA-IVB). Does the ninth-century B.C.E. Jezreel pottery therefore also date the Meggido stratum to the ninth century B.C.E.? The Megiddo stratum has been widely dated to the tenth century B.C.E. Lowering its date to the ninth century B.C.E. has been the cornerstone of Israel Finkelstein’s controversial Low Chronology. Scholars who disagree with the Low Chronology argue that pottery with the same characteristics was used over a long period of time─in the tenth century B.C.E. as well as in the ninth century B.C.E.
(圖六)CHARIOTS OF IRE. Although the Israelite kings built their royal capital at Samaria, author David Ussishkin believes that Jezreel served as a kind of military capital. At this central, fortified base, Ahab’s fleet of chariots could run drills and prepare for battle. We have no examples of Israelite chariots, but they presumably resembled those of the encroaching Assyrians. In the ancient town of Enlil (modern Tell Balawat in Iraq), the Assyrian king Shalmaneser III built a temple with wooden gates decorated with reliefs on bronze strips depicting Shalmaneser’s military exploits. Several chariots are depicted (detail shown here) and show the standard arrangement of two horses harnessed to a light chariot box with two wheels and carrying two men─a driver and an archer─with two quivers and a lance attached at the side.


2。王下十:1 - 11  “1亞哈(Ahab)有七十個兒子在撒瑪利亞(Samaria)。耶戶(Jehu)寫信送到撒瑪利亞,通知耶斯列(Jezreel)的首領,就是長老和教養亞哈眾子的人,說:2‘你們那里既有你們主人的眾子和車馬、器械、堅固城,3接了這信,就可以在你們主人的眾子中,選擇一個賢能合宜的,使他坐他父親的位。你們也可以為你們主人的家爭戰。’4他們卻甚懼怕,彼此說:‘二王在他面前尚且站立不住,我們怎能站得住呢?’5家宰、邑宰和長老并教養眾子的人,打發人去見耶戶說:‘我們是你的仆人,凡你所吩咐我們的,都必遵行,我們不立誰作王,你看怎樣好就怎樣行。’6耶戶又給他們寫信說:‘你們若歸順我,聽從我的話,明日這時候,要將你們主人眾子的首級帶到耶斯列來見我。’那時,王的兒子七十人,都住在教養他們那城中的尊貴人家里。7信一到,他們就把王的七十個兒子殺了,將首級裝在筐里,送到耶斯列耶戶那里。8有使者來告訴耶戶說:‘他們將王眾子的首級送來了。’耶戶說:‘將首級在城門口堆作兩堆,擱到明日。’9次日早晨,耶戶出來,站著對眾民說:‘你們都是公義的。我背叛我主人,將他殺了。這些人卻是誰殺的呢?10由此可知,耶和華指著亞哈家所說的話,一句沒有落空,因為耶和華借他仆人以利亞 (Elijah)所說的話都成就了。’11凡亞哈家在耶斯列所剩下的人和他的大臣、密友、祭司,耶戶盡都殺了,沒有留下一個。”

耶戶把亞哈家和他的大臣。。殺清光:

上帝給耶戶的使命是:“。。你要擊殺你主人亞哈(Ahab)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別(Jezebel)身上伸我仆人眾先知和耶和華一切仆人流血的冤。亞哈全家必都滅亡﹔凡屬亞哈的男丁,無論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從以色列中剪除,使亞哈的家像尼八(Nebat)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的家,又像亞希雅(Ahijah)兒子巴沙(Baasha)的家。”(王下九:7-9)上一課,我們已經看到他殺了亞哈的兒子約蘭,現在我們要看他怎樣殺死在撒瑪利亞的亞哈的七十個兒子。

這段經文不解自明,所以我就不再羅嗦了。

“凡亞哈家在耶斯列所剩下的人和他的大臣、密友、祭司,耶戶盡都殺了,沒有留下一個。”  --  耶戶殺個清光!

3。王下十:12 - 17  “12耶戶起身往撒瑪利亞(Samaria)去。在路上、牧人剪羊毛之處(NIV 作 At Beth Eked of the Shepherds,《新譯本》作“伯艾吉”),13遇見猶大王亞哈謝(Ahaziah king of Judah)的弟兄,問他們說:‘你們是誰?’回答說:‘我們是亞哈謝的弟兄,現在下去,要問王和太后的眾子安。’14耶戶吩咐說:‘活捉他們!’跟從的人就活捉了他們,將他們殺在剪羊毛之處的坑邊,共四十二人,沒有留下一個。15耶戶從那里前行,恰遇利甲(Rechab)的兒子約拿達(Jehonadab)來迎接他,耶戶問他安,對他說:‘你誠心待我,像我誠心待你嗎?’約拿達回答說:‘是。’耶戶說:‘若是這樣,你向我伸手。’他就伸手,耶戶拉他上車。16耶戶說:‘你和我同去,看我為耶和華怎樣熱心。’于是請他坐在車上。17到了撒瑪利亞,就把撒瑪利亞亞哈家剩下的人都殺了,直到滅盡,正如耶和華對以利亞所說的。

耶戶殺猶大王亞哈謝的弟兄:

在上帝給耶戶的使命里,上帝只是要他殺亞哈家的人,并不包括猶大王亞哈謝和他的弟兄。但耶戶不但殺了亞哈謝,在往撒瑪利亞的路上,因遇見亞哈謝的弟兄,他就連他們共四十二人也殺清光(有學者說耶戶可能想連猶大也納入他的控制之下)。

“利甲(Rechab)的兒子約拿達(Jehonadab)來迎接他。。”  --  約拿達是誰?代上二:55 說:“。。和住雅比斯眾文士家的特拉人、示米押人、蘇甲人。這都是基尼人利甲家之祖哈末所生的。”利甲家是基尼人,基尼人是個半游牧民族,與以色列人友善(士一:16 摩西的岳父是基尼人)。耶三十五:1-10 “當猶大王約西亞之子約雅敬的時候,耶和華的話臨到耶利米說:2‘你去見利甲族的人,和他們說話,領他們進入耶和華殿的一間屋子,給他們酒喝。’3我就將哈巴洗尼雅的孫子雅利米雅的兒子雅撒尼亞和他弟兄,并他眾子,以及利甲全族的人,4領到耶和華的殿,進入神人伊基大利的兒子哈難眾子的屋子。那屋子在首領的屋子旁邊,在沙龍之子把門的瑪西雅屋子以上。5于是,我在利甲族人面前設擺盛滿酒的碗和杯,對他們說:‘請你們喝酒。’6他們卻說:‘我們不喝酒。因為我們先祖利甲的兒子約拿達曾吩咐我們說:「你們與你們的子孫永不可喝酒,7也不可蓋房、撒種、栽種葡萄園,但一生的年日要住帳棚,使你們的日子在寄居之地得以延長。」8凡我們先祖利甲的兒子約拿達所吩咐我們的話,我們都聽從了。我們和我們的妻子兒女,一生的年日都不喝酒,9也不蓋房居住,也沒有葡萄園、田地和種子,10但住帳棚,聽從我們先祖約拿達的話,照他所吩咐我們的去行。”可見利甲族人禁酒和過游牧生活,他們大概不滿亞哈王的離棄耶和華,敬拜偶像,所以對耶戶的殺戮亞哈家,非常支持。

耶戶殺撒瑪利亞亞哈家剩下的人:

“到了撒瑪利亞,就把撒瑪利亞亞哈家剩下的人都殺了,直到滅盡,正如耶和華對以利亞所說的。”  --  耶戶認為自己為耶和華熱心,他把亞哈家的人殺個清光!

4。王下十:18 - 28  “18耶戶(Jehu)招聚眾民,對他們說:‘亞哈(Ahab)事奉巴力(Baal)還冷淡,耶戶卻更熱心。19現在我要給巴力獻大祭。應當叫巴力的眾先知和一切拜巴力的人,并巴力的眾祭司,都到我這里來,不可缺少一個,凡不來的必不得活。’耶戶這樣行,是用詭計要殺盡拜巴力的人。20耶戶說:‘要為巴力宣告嚴肅會。’于是宣告了。21耶戶差人走遍以色列地,凡拜巴力的人都來齊了,沒有一個不來的。他們進了巴力廟,巴力廟中從前邊直到后邊都滿了人。22耶戶吩咐掌管禮服的人說:‘拿出禮服來,給一切拜巴力的人穿。’他就拿出禮服來給了他們。23耶戶和利甲(Rechab)的兒子約拿達(Jehonadab)進了巴力廟,對拜巴力的人說:‘你們察看察看,在你們這里不可有耶和華的仆人,只可容留拜巴力的人。’24耶戶和約拿達進去獻平安祭和燔祭。耶戶先安排八十人在廟外,吩咐說:‘我將這些人交在你們手中,若有一人脫逃,誰放的,必叫他償命!’25耶戶獻完了燔祭,就出來吩咐護衛兵和眾軍長說:‘你們進去殺他們,不容一人出來。’護衛兵和軍長就用刀殺他們,將尸首 抛出去,便到巴力廟的城去了,26將巴力廟中的柱象都拿出來燒了,27毀壞了巴力柱象,拆毀了巴力廟作為廁所,直到今日。28這樣,耶戶在以色列中滅了巴力。”

耶戶殺盡巴力先知:

耶戶為耶和華大發熱心,用計騙巴力的先知進了巴力廟,然后吩咐護衛兵和眾軍長進去把他們殺光,還將巴力柱像毀壞,拆毀了巴力廟作為廁所。這段經文不解自明,我也不再羅索了。

5。王下十:29 - 31  “29只是耶戶不離開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是拜伯特利(Bethel)和但(Dan)的金牛犢。30耶和華對耶戶說:‘因你辦好我眼中看為正的事,照我的心意待亞哈家,你的子孫必接續你坐以色列的國位,直到四代。’31只是耶戶不盡心遵守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律法,不離開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上帝給耶戶的評語分為兩部分:

一、“因你辦好我眼中看為正的事,照我的心意待亞哈家,你的子孫必接續你坐以色列的國位,直到四代。”  --  上帝給耶戶的使命是清楚地記錄在聖經里,就是:“我膏你作耶和華民以色列的王。你要擊殺你主人亞哈(Ahab)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別(Jezebel)身上伸我仆人眾先知和耶和華一切仆人流血的冤。亞哈全家必都滅亡﹔凡屬亞哈的男丁,無論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從以色列中剪除,使亞哈的家像尼八(Nebat)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的家,又像亞希雅(Ahijah)兒子巴沙(Baasha)的家。耶洗別必在耶斯列(Jezreel)田里被狗所吃,無人葬埋。」”(王下九:6-10)耶戶遵命做了,上帝很滿意,耶戶獲得的獎賞是:“你的子孫必接續你坐以色列的國位,直到四代。”接續耶戶作王的是:約哈斯(Jehoahaz I,814/813-806/805BC)、約阿施(Joash,806/805-791/790BC)、耶羅波安(Jeroboam II,791/790-750/749BC)、撒迦利雅(Zachariah,750/749BC)。

二、就像所有的以色列王,耶戶“不離開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是拜伯特利(Bethel)和但(Dan)的金牛犢。。。只是耶戶不盡心遵守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律法,不離開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也就是說,耶戶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兩相比較,耶戶是好,還是壞?我在上一課說:

上帝立王廢王,我們總是以為上帝要立的王,就算不是一個“完全”的王,至少也不會是個“魔王”。但歷史上殺人如麻的“魔王”比比皆是,如希特勒。。我們萬萬料想不到,上帝要先知膏立耶戶作以色列王, 他几乎把亞哈王的家族和猶大王亞哈謝的家族殺個清光。難道上帝認為以色列和猶大的王已經無藥可治,要把他們殺個清光,重新興起一個如大衛那樣“合神心意”的王,就像當年上帝想滅絕那些拜金牛犢,硬著頸項的以色列民,“使摩西的后裔成為大國”?(出三十二:7-10)

耶戶是一個“合神心意”的王嗎?

我在上一課的默想欄也說:

“耶和華對何西阿(Hosea)說:‘給他起名叫耶斯列(Jezreel)﹔因為再過片時,我必討耶戶家(Jehu)在耶斯列殺人流血的罪,也必使以色列家的國滅絕。。’”(何一:4)

奇怪嗎?上帝叫先知以利亞/以利沙膏耶戶作以色列王,給他的使命是:“你要擊殺你主人亞哈(Ahab)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別(Jezebel)身上伸我仆人眾先知和耶和華一切仆人流血的冤。亞哈全家必都滅亡﹔凡屬亞哈的男丁,無論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從以色列中剪除,使亞哈的家像尼八(Nebat)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的家,又像亞希雅(Ahijah)兒子巴沙(Baasha)的家。耶洗別必在耶斯列(Jezreel)田里被狗所吃,無人葬埋。”(王下九:6-10)耶戶作王后,就在耶斯列殺了主人約蘭和耶洗別,以及亞哈的全家。為什么上帝又對先知何西阿說,他必討耶戶家(Jehu)在耶斯列殺人流血的罪呢?耶戶為耶和華大發熱心,難道有錯嗎?__________________

其實,我在這里把很多自己的意思讀進聖經里,這是一些人讀經常犯的通病。我是故意這樣做,目的是提醒大家在讀經/解經/釋經時要分外謹慎。譬如,

有人發電郵問我:

《撒母耳記上》是我現正靈修時看的書卷,但有些地方是我無法明白的。

我透過“武林英雄帖”( http://www.christianstudy.com/) 的網頁看到你有關《撒母耳記上》的文章并你的電郵地址。但你似乎亦沒有提及到我有問題的地方。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回復我。

1) 以利的兒子及撒母耳的兒子非常類似,但神對以利及撒母耳很不同。其實在我的眼中撒母耳比以利差,因為

a)他從小就知道教養兒子的重要性(撒上三:13),所以他應加倍小心從小就好好教導兒子們敬畏上帝及為他們禱告。

b)他立兒子作以色列士師一事,他有沒有在事前求問上帝?他對兒子的認識有多少?當以色列的長老告訴他,他兒子的惡行后,聖經并沒有記載他對兒子的行為作了任何回應。

撒上八:1 撒母耳年紀老邁、就立他兒子作以色列的士師。
撒上八:2 長子名叫約珥、次子名叫亞比亞.他們在別是巴作士師。
撒上八:3 他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
....
撒上八:5 對他說、你年紀老邁了、你兒子不行你的道......

我想如果他的兩位兒子好似他一樣,以色列的長老未必會提出立王的要求。

為什么神對以利及撒母耳這么不同?

在這里先謝謝你。

祝主恩滿溢。

我回復:

你認為撒母耳比以利差,因為他雖然知道教養孩子的重要性,卻沒有好好教導他們,以致他們不行上帝的道﹔他立兒子作士師,也沒有求問耶和華。。你甚至說,如果兩個孩子好似他一樣,以色列的長老就不會提出立王的要求。。

你把很多自己的話都讀進經文里,這是許多人讀經所犯的毛病。讀經時所得到的一點亮光,不等于解經﹔聖經在記述事件的時候,如果有加上評語,我們要特別留意﹔如果沒有加上評語,我們就不要隨意按著自己的價值觀“評頭品足”。

一、知道教養孩子的重要性,不等于孩子一定會長大后行上帝的道。

二、撒母耳不是一個完人,就算上帝說他是“。。一個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我要為他建立堅固的家,他必永遠行在我的受膏者面前。”(撒上二:35),不表示他也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好老師、好經理。。他在年邁時立孩子作士師,也許是因他不懂得知人善用﹔有沒有求問耶和華我們也不知道﹔他知道后有沒有訓斥孩子,我們都不知道。。。我們知道的是:聖經不認為這些最重要,所以不提。

三、如果他的孩子是好的士師,以色列長老就不會提出立王的要求嗎?聖經沒有說,我們最好不要瞎猜。

那么,聖經說了什么呢?

一、

撒上二:27-36

27有神人來見以利,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祖父在埃及法老家作奴仆的時候,我不是向他們顯現嗎?
28在以色列眾支派中,我不是揀選人作我的祭司,使他燒香,在我壇上獻祭,在我面前穿以弗得,又將以色列人所獻的火祭都賜給你父家嗎?
29我所吩咐獻在我居所的祭物,你們為何踐踏?尊重你的兒子過于尊重我,將我民以色列所獻美好的祭物肥己呢?’
30因此,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我曾說,你和你父家必永遠行在我面前﹔現在我卻說,決不容你們這樣行!因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輕視。
31日子必到,我要折斷你的膀臂和你父家的膀臂,使你家中沒有一個老年人。
32在神使以色列人享福的時候,你必看見我居所的敗落。在你家中必永遠沒有一個老年人。
33我必不從我壇前滅盡你家中的人,那未滅的必使你眼目干癟,心中憂傷。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
34你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所遭遇的事可作你的証據:他們二人必一日同死。
35我要為自己立一個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我要為他建立堅固的家,他必永遠行在我的受膏者面前。
36你家所剩下的人都必來叩拜他,求塊銀子,求個餅說:求你賜我祭司的職分,好叫我得點餅吃。’”

撒上三:13-14

13我曾告訴他必永遠降罰與他的家,因他知道兒子作孽,自招咒詛,卻不禁止他們。
14所以我向以利家起誓說:‘以利家的罪孽,雖獻祭奉禮物,永不能得贖去。’

上帝說:以利尊重他的兒子過于尊重上帝,將上帝民以色列所獻美好的祭物肥己。。

至于撒母耳,他是一個忠心的祭司,他必照上帝的心意而行。

《撒上》用了很長的篇幅記述了撒母耳怎樣的忠心事主。我在其中一課這樣說:

在以色列的歷史舞台上,撒母耳扮演的究竟是什么角色呢?我們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該做的他不能做,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

什么是他“該做的他不能做”?他清楚知道,以色列是屬于上帝,上帝是以色列的王,這樣的神權政體才是上帝所喜悅的。作為士師,他認為應該這樣來治理以色列,但以色列的長老和民眾卻要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像列國一樣(撒上八:5)。

什么是他“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當以色列人堅決要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的時候,他非常困惑,因為這不是上帝所喜悅。但當上帝命令他按眾人的意思選立一個王時,他更加大惑不解,明明知道這不是上帝的旨意,偏偏上帝要他違背自己的旨意而行,撒母耳的內心很掙扎。他不該膏立掃羅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姅他不該膏立大衛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

他既知道什么才是上帝所喜悅的,但偏偏上帝反其道而行,他怎么辦呢?“聽命勝于獻祭姅順從勝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他順從上帝的命令,不按自己的意思行。

他首先膏立了掃羅為王,當掃羅被上帝棄絕后,他又遵命膏立了大衛。在這種艱難的環境里,他成為一個代禱者,終日為王,為人民祈禱,直到他離世為止。(完)

二、

撒上八:1-9

1撒母耳年紀老邁,就立他兒子作以色列的士師。
2長子名叫約珥,次子名叫亞比亞,他們在別是巴作士師。
3他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
4以色列的長老都聚集,來到拉瑪見撒母耳,
5對他說:‘你年紀老邁了,你兒子不行你的道。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象列國一樣。’
6撒母耳不喜悅他們說‘立一個王治理我們’,他就禱告耶和華。
7耶和華對撒母耳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
8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
9故此,你要依從他們的話,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

這是上帝對以色列長老求王治理的評語。

孩子不行上帝的道可能只是一個借口,上帝卻看出他們真正的動機:“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

現在回到耶戶的問題。

從上帝給耶戶的評語,我們清楚看到,耶戶沒錯把上帝給他的使命成功地完成,但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是拜伯特利(Bethel)和但(Dan)的金牛犢。。。不盡心遵守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律法,不離開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這樣的觸怒上帝, 是不能“將功贖罪”的。耶戶不是一個“合神心意”的王,箴十六:4 說:“耶和華所造的,各適其用,就是惡人,也為禍患的日子所造。”耶戶只不過是上帝用來懲罰亞哈家的一個“惡人”。

同樣的道理,今天的世人也不能積攢功德,“將功贖罪”,以為這樣就能討神喜悅,得救得生,“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里,乃是永生。”(羅六:23)

6。王下十:32 - 36  “32在那些日子,耶和華才割裂以色列國,使哈薛(Hazael)攻擊以色列的境界,33乃是約旦河東(Jordan)、基列全地(Gilead),從靠近亞嫩谷邊(Arnon)的亞羅珥(Aroer)起,就是基列(Gilead)和巴珊(Bashan)的迦得人(Gadites)、呂便人(Reubenites)、瑪拿西人(Manassites)之地。34耶戶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勇力,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35耶戶與他列祖同睡,葬在撒瑪利亞。他兒子約哈斯(Jehoahaz)接續他作王。36耶戶在撒瑪利亞作以色列王二十八年。”

比起便哈達二世,亞蘭王哈薛更是雄心萬丈,不只攻擊基列﹒拉抹,還攻擊約但河東以色列兩個半支派(瑪拿西、迦得和流便)所占有的土地,如基列、巴珊、亞羅珥等地(請看圖)。還記得我在查考《民數記》(第十九課),談到分地的時候,我說:

民三十二:16 - 19 “兩支派的人挨近摩西,說:‘我們要在這里為牲畜壘圈,為婦人孩子造城。我們自己要帶兵器行在以色列人的前頭,好把他們領到他們的地方﹔但我們的婦人孩子,因這地居民的緣故,要住在堅固的城內。我們不回家,直等到以色列人各承受自己的產業。我們不和他們在約旦河那邊一帶之地同受產業,因為我們的產業是坐落在約但河東邊這里。’”

現在真相大白,原來兩支派不是臨陣退縮,他們雖然選擇約但河東的地區作產業,他們仍然會跟其他支派過河并肩作戰,只是留下婦孺和牲畜在河東。他們這樣的選擇對嗎?是經過深思熟慮后才作的決定嗎?河東的地形適合防守嗎?為什么耶和華上帝事先不把河東也划定為以色列民的產業?由于聖經沒有給我們這方面的詳情,我們實在不知道。從王下十:33節的記載,以色列王耶戶年間(Jehu 841-814/813BC),耶和華開始割裂以色列國的時候,首當其沖的就是“約但河東、基列全地,從靠近亞嫩谷邊亞羅珥起,就是基列和巴珊的迦得人、流便人、瑪拿西人之地”被亞蘭王哈薛所占領,我們可以推論約但河東絕對不是容易防守的地方。兩支派的決定不是智慧的決定。(完)

“耶戶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勇力,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耶戶與他列祖同睡,葬在撒瑪利亞。他兒子約哈斯(Jehoahaz)接續他作王。耶戶在撒瑪利亞作以色列王二十八年。”  --  殺人不眨眼的耶戶死了,他的兒子約哈斯(Jehoahaz I,814/813-806/805BC)接續他作王。

下一課,我們要回頭查考與以色列王耶戶同期的猶大王約阿施(Joash I 841/835-796/795BC)和他的母親亞她利雅(Queen Athaliah 841-835BC)在位時宮廷里所發生的事。


默想:

“耶戶說:‘你和我同去,看我為耶和華怎樣熱心。’”(王下十:16)

“And he said, Come with me, and see my zeal for the LORD. ”(2Ki 10:16 KJV)

“原來這基遍人不是以色列人,乃是亞摩利人中所剩的。以色列人曾向他們起誓,不殺滅他們,掃羅卻為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發熱心,想要殺滅他們。大衛王召了他們來。。”(撒下二十一:2)

“保羅說:‘我原是猶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長在這城里,在迦瑪列門下,按著我們祖宗嚴緊的律法受教,熱心事奉上帝,像你們眾人今日一樣。’”(徒二十二:3)

“我可以証明他們向上帝有熱心,但不是按著真知識。”(羅十:2)

“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腓三:6)


大發熱心地事奉上帝本來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不是按著真知識,卻是一件可怕的事。歷史上不按真知識而熱心事奉上帝所造成的傷害比比皆是:掃羅、耶戶、十字軍東征、馬丁路德、加爾文。。。。

耶穌也為上帝大發熱心,但他道成肉身,不動一刀一槍,“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賽五十三:7)這被殺的羔羊卻成就了救恩,“。。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贊的!。。。。但愿頌贊、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啟五:12-13)

阿們!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