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記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第八課 - 耶戶被膏立為以色列王

(南國:亞哈謝 Ahaziah II 842-841BC ﹔北國:約蘭 J(eh)oram I 852-841BC,耶戶 Jehu 841-814/813BC)

經文:王下八:28 - 九:37,代下二十二:5 - 9

主旨:以利沙膏立耶戶為以色列王后,耶戶往耶斯列殺了主人約蘭和猶大王亞哈謝。

1。還記得上一課在結束的時候我說了什么嗎?

王國分裂后,南國猶大的大衛王朝從羅波安(Rehoboam,931/930-915/914BC)開始,到亞比央(Abijam,915/914-912/911BC)、亞撒(Asa , 912/911-871/870BC),聖經說他們雖然不是完全遵行大衛的道,但也不至于像北國以色列的王完全離棄耶和華,叫百姓陷在罪里 ﹔兩國之間也常有爭戰(王上十四:30,十五:7,16)。他們得到的評語多數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

但從約沙法((Jehoshaphat,871/870-849/848BC))開始,由于他與以色列王亞哈結親(代下十八:1),目的是要聯手對付亞蘭和亞述的勢力, 這時兩國的關系友好,但卻種下禍根,以致后來的猶大王如約蘭(Jehoram 849/848-842BC 或 853/848-841BC)、亞哈謝(Ahaziah II 842-841BC)。。因有母親亞哈家的人給他們作主謀,以致敗壞﹔他們行亞哈家的道,而不是大衛家的道,從此猶大國的靈性就開始走下坡。

上帝曾清楚地警告約沙法:“你豈當幫助惡人,愛那恨惡耶和華的人呢?”(代下十九:2)為了和平共處,為了對付外敵,而與跪拜偶像與外邦神的惡人妥協,將會觸怒上帝,并要付上嚴重的代價。。今天也是一樣。

不顧真理的愛是濫愛與妥協﹔

沒有愛的真理是冷冰冰的道。

2。王下八:28 - 29  “28他與亞哈(Ahab)的兒子約蘭(Joram)同往基列的拉末(Ramoth-gilead)去,與亞蘭王哈薛(Hazael king of Syria)爭戰,亞蘭人打傷了約蘭,29約蘭王回到耶斯列 (Jezreel),醫治在拉末與亞蘭王哈薛打仗的時候所受的傷。猶大王約蘭(Jehoram)的兒子亞哈謝(Ahaziah)因為亞哈的兒子約蘭病了,就下到耶斯列看望他。”

代下二十二:5 - 6  “5他聽從亞哈家的計謀,同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約蘭(Jehoram the son of Ahab)往基列的拉末(Ramoth-gilead)去,與亞蘭王哈薛 (Hazael king of Syria)爭戰。亞蘭人打傷了約蘭。6約蘭回到耶斯列(Jezreel),醫治在拉末與亞蘭王哈薛打仗所受的傷。猶大王約蘭 (Jehoram)的兒子亞撒利雅(Azariah)注:即"亞哈謝"),因為亞哈的兒子約蘭病了,就下到耶斯列看望他。”

“他與亞哈(Ahab)的兒子約蘭(Joram)同往基列的拉末(Ramoth-gilead)去,與亞蘭王哈薛(Hazael king of Syria)爭戰,亞蘭人打傷了約蘭。。”  --  這里的“他”指的是猶大王亞哈謝(Ahaziah II 842-841BC),他在父親約蘭死后登基作王(請參考上一課) 。他聽從亞哈家的計謀,同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約蘭(Jehoram the son of Ahab)往基列的拉末(Ramoth-gilead)去,與亞蘭王哈薛 (Hazael king of Syria)爭戰。上次是猶大王約沙法與以色列王亞哈聯手往基列哈末與亞蘭王便哈達二世爭戰(王上二十二章),亞哈是在那場戰役喪命的。后來便哈達二世率軍再犯境,在先知以利沙的幫助下,以色列人把亞蘭軍打得落花流水,棄營逃命(王下六、七章)。現在亞蘭王哈薛(Hazael king of Syria)在篡了便哈達二世之位后(上一課),立刻就與以色列王約蘭和猶大王亞哈謝在基列的拉末爭戰(請看圖)。結果怎樣?“亞蘭人打傷了約蘭。約蘭回到耶斯列(Jezreel),醫治在拉末與亞蘭王哈薛打仗所受的傷。猶大王約蘭 (Jehoram)的兒子亞撒利雅(Azariah)注:即"亞哈謝"),因為亞哈的兒子約蘭病了,就下到耶斯列看望他。”耶斯列(Jezreel)在哪里?請看圖, 它是北國的政治和宗教重鎮,亞哈王在那里有王宮,他就是在那里搶奪拿伯的葡萄園(王上二十一章),耶洗別也住在那里(王下九:30)。

亞哈謝這一去探望約蘭,就一去不回,死在那里。為什么?我們暫時把這件事擱在一邊,先看上帝怎樣命以利沙膏立耶戶(Jehu 841-814/813BC),取代約蘭(J(eh)oram I 852-841BC)為以色列王。

3。王下九:1 - 13  “1先知以利沙叫了一個先知門徒來,吩咐他說:‘你束上腰,手拿這瓶膏油,往基列的拉末(Ramoth-gilead)去。2到了那里,要尋找寧示(Nimshi)的孫子、約沙法(Jehoshaphat)的兒子耶戶(Jehu)。使他從同僚中起來,帶他進嚴密的屋子,3將瓶里的膏油倒在他頭上說:「耶和華如此說:我膏你作以色列王。」說完了,就開門逃跑,不要遲延。’4于是那少年先知往基列的拉末去了。5到了那里,看見眾軍長都坐著,就說:‘將軍哪,我有話對你說。’耶戶說:‘我們眾人里,你要對哪一個說呢?’回答說:‘將軍哪,我要對你說。’6耶戶就起來,進了屋子,少年人將膏油倒在他頭上,對他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我膏你作耶和華民以色列的王。7你要擊殺你主人亞哈(Ahab)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別(Jezebel)身上伸我仆人眾先知和耶和華一切仆人流血的冤。8亞哈全家必都滅亡﹔凡屬亞哈的男丁,無論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從以色列中剪除,9使亞哈的家像尼八(Nebat)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的家,又像亞希雅(Ahijah)兒子巴沙(Baasha)的家。10耶洗別必在耶斯列(Jezreel)田里被狗所吃,無人葬埋。」’說完了,少年人就開門逃跑了。11耶戶出來,回到他主人的臣仆那里,有一人問他說:‘平安嗎?這狂妄的人來見你有什么事呢?’回答說:‘你們認得那人,也知道他說什么。’12他們說:‘這是假話,你據實地告訴我們。’回答說:‘他如此如此對我說。他說: 「耶和華如此說:我膏你作以色列王。」’13他們就急忙各將自己的衣服鋪在上層台階,使耶戶坐在其上。他們吹角說:‘耶戶作王了!’”

上一課我已經說了,膏立耶戶作以色列王是上帝給先知以利亞的使命,但以利亞被接升天之前沒有做,現在時候到了,由他的徒弟以利沙來完成。

我們對耶戶的背景所知不多。聖經說他是寧示(Nimshi)的孫子、約沙法(Jehoshaphat)的兒子,是以色列王約蘭( J(eh)oram I 852-841BC)的將軍,并曾跟隨亞哈王,知道亞哈搶奪拿伯的葡萄園時,上帝透過先知以利亞給亞哈和耶洗別的嚴厲的審判(王上二十一:21-24)。以利沙差派他的門徒往基列的拉末是因為以色列王約蘭(Joram)和猶大王亞哈謝(Azariah) 在那里與與亞蘭王哈薛(Hazael king of Syria)爭戰。

我們要注意的是,少年先知膏立耶戶后對他說的話:

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我膏你作耶和華民以色列的王。你要擊殺你主人亞哈(Ahab)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別(Jezebel)身上伸我仆人眾先知和耶和華一切仆人流血的冤。亞哈全家必都滅亡﹔凡屬亞哈的男丁,無論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從以色列中剪除,使亞哈的家像尼八(Nebat)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的家,又像亞希雅(Ahijah)兒子巴沙(Baasha)的家。耶洗別必在耶斯列(Jezreel)田里被狗所吃,無人葬埋。」

上帝立王廢王,我們總是以為上帝要立的王,就算不是一個“完全”的王,至少也不會是個“魔王”。但歷史上殺人如麻的“魔王”比比皆是,如希特勒。。我們萬萬料想不到,上帝要先知膏立耶戶作以色列王, 他几乎把亞哈王的家族和猶大王亞哈謝的家族殺個清光 。難道上帝認為以色列和猶大的王已經無藥可治,要把他們殺個清光,重新興起一個如大衛那樣“合神心意”的王,就像當年上帝想滅絕那些拜金牛犢,硬著頸項的以色列民,“使摩西的后裔成為大國”?(出三十二:7-10)

我們繼續查考,耶戶是一個“合神心意”的王嗎?

“他們吹角說:‘耶戶作王了!’”  --  耶戶作王,開始另一個以色列的王朝,就是第四個王朝。

現在先溫習王國分裂后,北國以色列和南國猶大的几個王朝:

北國以色列:

一、耶羅波安王朝:耶羅波安(Jeroboam,931/930-911/910BC)和拿答(Nadab,911/910-910/909BC)

二、巴沙王朝:巴沙(Baasha,910/909-887/886BC)、以拉(Elah,887/886-886/885BC)和心利 (Zimri,886/885BC)

三、暗利王朝:暗利(Omri,886/885-875/874BC)、亞哈(Ahab,875/874-853BC)、亞哈謝(Ahaziah,853-852BC)、約蘭(J(eh)oram I 852-841BC)

四、耶戶王朝:耶戶(Jehu,841-814/813BC)、約哈斯(Jehoahaz I,814/813-806/805BC)、約阿施(Joash,806/805-791/790BC)、耶羅波安(Jeroboam II,791/790-750/749BC)、撒迦利雅(Zachariah,750/749BC)

五、其他:沙龍(Shallum,749BC)、米拿現(Menahem,749/748-739/738BC)、比加轄(Pekahiah,739/738-737/736BC)、比加(Pekah,737/736-732/731BC)、何細亞(Hoshea,732/731-722BC)


南國猶大:

大衛王朝:羅波安(Rehoboam,931/930-915/914BC)、 亞比央(Abijam,915/914-912/911BC)、亞撒(Asa , 912/911-871/870BC)、約沙法(Jehoshaphat,871/870-849/848BC)、約蘭(J(eh)oram II,849/848-842BC)、亞哈謝(Ahaziah II,842-841BC)、約阿施(Joash I,841/835-796/795BC)、亞瑪謝(Amaziah,796/795-776/775BC)、烏西雅/亞撒利雅(Uzziah or Azariah,776/775-736/735BC)、約坦(Jotham,750-735/730BC)、亞哈斯(Ahaz,735/734 or 731/730-715BC)、希西家(Hezekiah,715-687/686BC) 。。。

還有, 在查考耶戶王朝之前,讓我順便解說一下巴勒斯坦和周邊的政治局勢:

大家都知道,大衛/所羅門王時代是以色列歷史上的黃金時代,周邊國家全都臣服于以色列,國威最輝煌,并且富甲一方。但從所羅門王晚年開始,以及王國分裂后,上帝就興起外敵攻擊以色列/猶大,如以東(王上十一:14,代下二十章)、亞蘭(王上十一:25,王下六、七章)、埃及(代下十二:1-12)、古實(代下十四章)、摩押(王下三章)。在以色列王暗利在位時,國勢有所開拓,他把都城遷移至撒瑪利亞,又為了與腓尼基建立經貿聯系,替孩子亞哈娶了西頓王的女兒耶洗別,使以色列揚威外邦。但好景不長,北方的亞述新興勢力在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8-824BC)的領導下,向巴勒斯坦擴張,原本時常有爭戰的南北兩國,在猶大王約沙法(Jehoshaphat,871/870-849/848BC)和以色列王亞哈(Ahab,875/874-853BC)在位時候,兩家就結親,聯手對付外敵,開始一段和平相處時期。

但在耶戶(Jehu 841-814/813BC)篡位后,他就把以色列亞哈王和猶大王亞哈謝家族几乎殺個青光。接下來,在主前九世紀的下半期,以色列/猶大仍然不時受亞蘭王哈薛的欺壓。

從主前八世紀開始,亞蘭勢力日漸衰落,亞述深受國內問題困擾而無暇對外,以色列和猶大剛好都在有才能的王治理,如猶大的亞瑪謝(Amaziah,796/795-776/775BC)和烏西雅(Uzziah or Azariah,776/775-736/735BC),以色列的約阿施(Joash,806/805-791/790BC)和耶羅波安二世(Jeroboam II,791/790-750/749BC),所以兩國在沒有太多外敵的干擾下可以各自發展。

沒有外敵,卻偏偏彼此對敵。猶大王亞瑪謝公然向以色列王約阿施挑戰,約阿施率軍攻破耶路撒冷,并將聖殿和王宮里的金銀器皿都拿了去,把猶大踐踏于腳下(王下十四:8-14)。

在耶戶王朝中,耶羅波安二世(Jeroboam II,791/790-750/749BC)算是最強盛的君王。他在位的時候,連猶大王烏西雅都不能擺脫他的陰影。亞述北部受烏拉圖(Urartu)的威脅,內部有紛爭,加上几個沒有才能的王在位 (有學者推測可能是先知約拿 Jonah 在這期間在亞述尼尼微傳講福音,全國悔改的緣故。),給耶羅波安二世機會積極地向外發展,重新取得約但河東的控制權,又征服部分亞蘭,包括大馬色。這是以色列最享有太平的日子,只不過社會卻有極大的不義和剝削,先知阿摩司就是在這個時候強烈地譴責以色列。

同時期的猶大國在烏西雅的治理下,除了受到耶羅波安二世的威脅之外,對外也是屢建戰功。他先后征服非利士、以東、亞捫,名聲甚至傳到埃及,國力如日中天。繼位的兒子約坦(Jotham,750-735/730BC)也效法他的政策,加強耶路撒冷的防御工事(代下二十六、二十七章)。

猶大和以色列享受的太平,在主前八世紀后期,當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745-727BC)在位后便終止了。他掌握實權后,就開始向外擴張,在主前734年第一次揮軍南下,攻陷非利士﹔接著以色列、亞蘭、亞捫、摩押、以東。。都一個個地被他取下,成為納貢國。

現在大家稍微知道耶戶王朝時的國際情勢,我們就可以開始查考“耶戶作王”了。

4。王下九:14 - 29  “14這樣,寧示(Nimshi)的孫子、約沙法(Jehoshaphat)的兒子耶戶(Jehu),背叛約蘭(Joram)。先是約蘭和以色列眾人因為亞蘭王哈薛 (Hazael king of Syria)的緣故,把守基列的拉末(Ramoth-gilead),15但約蘭王回到耶斯列(Jezreel),醫治與亞蘭王哈薛打仗所受的傷。耶戶說:‘若合你們的意思,就不容人逃出城往耶斯列報信去。’16于是耶戶坐車往耶斯列去,因為約蘭病臥在那里。猶大王亞哈謝 (Ahaziah)已經下去看望他。17有一個守望的人站在耶斯列的樓上,看見耶戶帶著一群人來,就說:‘我看見一群人。’約蘭說:‘打發一個騎馬的去迎接他們,問說:「平安不平安?」’18騎馬的就去迎接耶戶說:‘王問說:「平安不平安?」’耶戶說:‘平安不平安與你何干?你轉在我后頭吧!’守望的人又說:‘使者到了他們那里,卻不回來。’19王又打發一個騎馬的去。這人到了他們那里說:‘王問說:「平安不平安?」’耶戶說:‘平安不平安與你何干?你轉在我后頭吧!’20守望的人又說:‘他到了他們那里,也不回來。車趕得甚猛,像寧示的孫子耶戶的趕法。’21約蘭吩咐說:‘套車!’人就給他套車。以色列王約蘭和猶大王亞哈謝,各坐自己的車出去迎接耶戶,在耶斯列人拿伯 (Naboth)的田那里遇見他。22約蘭見耶戶就說:‘耶戶啊,平安嗎?’ 耶戶說:‘你母親耶洗別(Jezebel)的淫行邪朮這樣多,焉能平安呢?’23約蘭就轉車逃跑,對亞哈謝說:‘亞哈謝啊,反了!’24耶戶開滿了弓,射中約蘭的脊背,箭從心窩穿出,約蘭就仆倒在車上。25耶戶對他的軍長畢甲 (Bidkar)說:‘你把他?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間。你當追想,你我一同坐車跟隨他父亞哈(Ahab)的時候,耶和華對亞哈所說的預言,26說:「我昨日看見拿伯的血和他眾子的血,我必在這塊田上報應你。」這是耶和華說的。現在你要照著耶和華的話,把他?在這田間。’27猶大王亞哈謝見這光景,就從園亭之路逃跑。耶戶追趕他說:‘把這人也殺在車上。’到了靠近以伯蓮 (Ibleam)姑珥(Gur)的坡上擊傷了他,他逃到米吉多(Megiddo),就死在那里。28他的臣仆用車將他的尸首送到耶路撒冷,葬在大衛城他自己的墳墓里,與他列祖同葬。29亞哈謝登基作猶大王的時候,是在亞哈的兒子約蘭第十一年。”

代下二十二:7 - 9  “7亞哈謝去見約蘭,就被害了,這是出乎上帝。因為他到了,就同約蘭出去攻擊寧示 (Nimshi)的孫子耶戶(Jehu)﹔這耶戶是耶和華所膏,使他剪除亞哈家的。8耶戶討亞哈家罪的時候,遇見猶大的眾首領和亞哈謝的眾侄子服事亞哈謝,就把他們都殺了。9亞哈謝藏在撒瑪利亞 (Samaria),耶戶尋找他,眾人將他拿住,送到耶戶那里,就殺了他,將他葬埋。因他們說:‘他是那盡心尋求耶和華之約沙法的兒子。’這樣,亞哈謝的家無力保守國權。”

這段經文記載了以色列王約蘭和猶大王亞哈謝兩人的死。在上文(第二段),我們已經看到亞蘭王哈薛(Hazael king of Syria)在篡了便哈達二世之位后(上一課),立刻就與以色列王約蘭和猶大王亞哈謝在基列的拉末爭戰(請看圖)。結果怎樣?“亞蘭人打傷了約蘭。約蘭回到耶斯列(Jezreel),醫治在拉末與亞蘭王哈薛打仗所受的傷。猶大王約蘭 (Jehoram)的兒子亞撒利雅(Azariah)注:即"亞哈謝"),因為亞哈的兒子約蘭病了,就下到耶斯列看望他。”(代下二十二:5-6)

以色列王約蘭(J(eh)oram I 852-841BC)的死

剛在基列拉抹被膏立為王的耶戶帶著一群人往耶斯列去,約蘭不知究竟,還派人出去迎接他,但一個個有去不回,于是“以色列王約蘭和猶大王亞哈謝,各坐自己的車出去迎接耶戶,在耶斯列人拿伯(Naboth)的田那里遇見他。”見面后才知耶戶造反。“耶戶開滿了弓,射中約蘭的脊背,箭從心窩穿出,約蘭就仆倒在車上。”就像當年耶和華對亞哈所說的預言,說:「我昨日看見拿伯的血和他眾子的血,我必在這塊田上報應你。」”(王上二十一:21-24)人把約蘭的尸體拋在耶斯列拿伯的田野。

 

猶大王亞哈謝(Ahaziah II,842-841BC)的死

同行的猶大王亞哈謝也難逃一劫,“猶大王亞哈謝見這光景,就從園亭之路(《新譯本》作“伯哈干”地名,NIV 作 Ben Haggan)逃跑。耶戶追趕他說:‘把這人也殺在車上。’到了靠近以伯蓮(Ibleam)姑珥 (Gur)的坡上擊傷了他,他逃到米吉多(Megiddo),就死在那里(請看圖)。他的臣仆用車將他的尸首送到耶路撒冷,葬在大衛城他自己的墳墓里,與他列祖同葬。”

《歷代志下》的記載和《列王紀下》的記載有所不同。學者把兩段經文合起來,說耶戶殺了約蘭后,不是立刻在戰場上殺了亞哈謝,而是進入耶斯列殺了與亞哈謝同來的猶大的眾首領和他的眾侄子。亞哈謝帶傷逃到撒瑪利亞,耶戶派人尋找他,眾人將他拿住,送到耶戶那里。在路上,亞哈謝可能逃脫,但在靠近以伯蓮(Ibleam)姑珥 (Gur)的坡上再次被擊傷,他逃到米吉多 (Megiddo),就死在那里。耶戶允許他的臣仆用車將他的尸首送到耶路撒冷葬埋,因他們說:“他是那盡心尋求耶和華之約沙法的兒子。”這樣,亞哈謝的家無力保守國權。

5。王下九:30 - 37  “30耶戶到了耶斯列(Jezreel)。耶洗別(Jezebel)聽見就擦粉、梳頭,從窗戶里往外觀看。31耶戶進門的時候,耶洗別說:‘殺主人的心利(Zimri)啊,平安嗎?’32耶戶抬頭向窗戶觀看說:‘誰順從我?’有兩三個太監從窗戶往外看他。33耶戶說:‘把她扔下來!’他們就把她扔下來。她的血濺在牆上和馬上,于是把她踐踏了。34耶戶進去,吃了喝了,吩咐說:‘你們把這被咒詛的婦人葬埋了,因為她是王的女兒。’35他們就去葬埋她,只尋得她的頭骨和腳并手掌。36他們回去告訴耶戶,耶戶說:‘這正應驗耶和華借他仆人提斯比人(Tishbite)以利亞(Elijah)所說的話,說:在耶斯列田間,狗必吃耶洗別的肉﹔37耶洗別的尸首必在耶斯列田間如同糞土,甚至人不能說:「這是耶洗別。」’”

亞哈王的妻子耶洗別的死。

還記得《列王紀》在哪里第一次提到耶洗別嗎?在王上十六:29-33:

29猶大王亞撒三十八年,暗利的兒子亞哈登基作了以色列王。暗利的兒子亞哈在撒瑪利亞作以色列王二十二年。
30暗利的兒子亞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
31犯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他還以為輕,又娶了西頓王謁巴力的女兒耶洗別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
32在撒瑪利亞建造巴力的廟,在廟里為巴力筑壇。
33亞哈又做亞舍拉,他所行的惹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怒氣,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更甚。

我在《列王紀上〉第二十五課說:

。。耶洗別更是惡名昭彰,在《啟示錄》里,主耶穌竟然用她的名字作為“假先知”,“邪教”和“邪惡”的代名詞。“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仆人,引誘他們行奸淫,吃祭偶象之物。”(啟二:20)

在王上二十一:1 - 29(第三十一課),在耶洗別的暗中謀划下,亞哈王殺了拿伯,霸占了他的葡萄園﹔上帝差遣先知以利亞向亞哈王/耶洗別發出非常嚴厲 的審判信息:

“耶和華說:我必使災禍臨到你,將你除盡,凡屬你的男丁,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從以色列中剪除。我必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的家,又像亞希雅的兒子巴沙的家,因為你惹我發怒,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論到耶洗別,耶和華也說: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別的肉。凡屬亞哈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王上二十一:21-24)

我們可以說,耶洗別是一個非常邪惡的婦人,在她之前的几個以色列王,都因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叫百姓陷在拜偶像的罪里。但從耶洗別開始,由于她的邪惡,以色列王如亞哈、亞哈謝、約蘭,受了她的聳動,就照耶和華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趕出的亞摩利人,行了最可憎惡的事,信從偶像﹔當中雖也有几個王,如約阿施(Joash,806/805-791/790BC)和耶羅波安二世(Jeroboam II,791/790-750/749BC)有治國的才能,但在靈性上已經使以色列陷在萬劫不復的地步,直到被亞述所滅。

“耶戶到了耶斯列(Jezreel)。耶洗別(Jezebel)聽見就擦粉、梳頭,從窗戶里往外觀看。”  --  這是 1896年 英國印裔畫家 John Byam Liston Shaw 的名畫 “Jezebel”。


(Russell-Cotes Art Gallery and Museum, Bournemouth, UK/Bridgeman Art Library)
In the foreground, the peacock with its spread tail in the lower right corner represents Jezebel’s vanity; the black cat perched at her feet hints at Jezebel’s darker side.

考古發掘也讓我們看到類似耶洗別的那種站在窗前搔首弄姿的形像:
 

Looking out the window. Archaeologists have unearthed dozens of small ivories depicting women gazing out small, square windows. Beneath the face is a row of elaborate columns; the windows have several recessed frames. This ivory comes from Arslan Tash, in northern Syria; a less well-preserved example was discovered in Samaria (see photo of ivory from Samaria), the capital city of Ahab and Jezebel. More than 500 ivory fragments were found in Samaria, and although it is tempting to identify them with the pagan cult materials that Jezebel introduced into Ahab’s court, the dating of the ivories is uncertain. Some ascribe them to the ninth century B.C.E., when Ahab ruled, others to the eighth.

The most common motif found on Phoenician ivories, the woman at the window may represent the goddess Astarte (biblical Asherah) looking out a palace window. Perhaps this widespread imagery influenced the biblical author’s description of Jezebel, a follower of Astarte, looking out the palace window as Jehu approached (2 Kings 9:30)
 
Ivory fragment discovered in Samaria (compare with photo of ivory from Arslan Tash).
 


“耶戶說:‘把她扔下來!’他們就把她扔下來。她的血濺在牆上和馬上,于是把她踐踏了。耶戶進去,吃了喝了,吩咐說:‘你們把這被咒詛的婦人葬埋了,因為她是王的女兒。’他們就去葬埋她,只尋得她的頭骨和腳并手掌。他們回去告訴耶戶,耶戶說:‘這正應驗耶和華借他仆人提斯比人(Tishbite)以利亞(Elijah)所說的話,說:在耶斯列田間,狗必吃耶洗別的肉﹔耶洗別的尸首必在耶斯列田間如同糞土,甚至人不能說:「這是耶洗別。」’”  --  正如以利亞所預言的,耶洗別死得很慘,“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別的肉。”上帝的話是一定要應驗的。


下一課,我們要繼續查考這位自認“為耶和華怎樣熱心”(王下十:16)的耶戶,怎樣把亞哈家和亞哈謝家的人几乎殺個清光。


默想:

“耶和華對何西阿(Hosea)說:‘給他起名叫耶斯列(Jezreel)﹔因為再過片時,我必討耶戶家(Jehu)在耶斯列殺人流血的罪,也必使以色列家的國滅絕。。’”(何一:4)

奇怪嗎?上帝叫先知以利亞/以利沙膏耶戶作以色列王,給他的使命是:“你要擊殺你主人亞哈(Ahab)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別(Jezebel)身上伸我仆人眾先知和耶和華一切仆人流血的冤。亞哈全家必都滅亡﹔凡屬亞哈的男丁,無論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從以色列中剪除,使亞哈的家像尼八(Nebat)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的家,又像亞希雅(Ahijah)兒子巴沙(Baasha)的家。耶洗別必在耶斯列(Jezreel)田里被狗所吃,無人葬埋。”(王下九:6-10)耶戶作王后,就在耶斯列殺了主人約蘭和耶洗別,以及亞哈的全家。為什么上帝又對先知何西阿說,他必討耶戶家(Jehu)在耶斯列殺人流血的罪呢?耶戶為耶和華大發熱心,難道有錯嗎?__________________

這里先賣個關子,下一課才和大家討論這個問題。

有別的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