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記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第五課 - 乃縵得醫治

(南國:約蘭 J(eh)oram II 849/848-842BC 或 853/848-841BC ﹔北國:約蘭 J(eh)oram I 852-841BC)

經文:王下五:1 - 27

主旨:乃縵的麻風病得以利沙醫治后,他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上帝。”

1。王下五:1 - 7  “1亞蘭王(Syria)的元帥乃縵(Naaman),在他主人面前為尊為大,因耶和華曾借他使亞蘭人得勝﹔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長了大麻風。2先前亞蘭人(Syrians)成群地出去,從以色列國擄了一個小女子,這女子就服事乃縵的妻。3她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瑪利亞(Samaria)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麻風。’4乃縵進去,告訴他主人說,以色列國的女子如此如此說。5亞蘭王說:‘你可以去,我也達信于以色列王。’于是,乃縵帶銀子十他連得(talents),金子六千舍客勒(pieces of gold),衣裳十套(ten changes of raiment),就去了﹔6且帶信給以色列王,信上說:‘我打發臣仆乃縵去見你,你接到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麻風。’7以色列王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說:‘我豈是上帝,能使人死、使人活呢?這人竟打發人來,叫我治好他的大麻風。你們看一看,這人何以尋隙攻擊我呢?’”

“亞蘭王(Syria)的元帥乃縵(Naaman),在他主人面前為尊為大,因耶和華曾借他使亞蘭人得勝﹔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長了大麻風。”  --  這個亞蘭王是誰?應該是便哈達二世(860-843BC?)。大家有注意到嗎?亞蘭人似乎不斷地出現在巴勒斯坦的舞台上。我們先溫習一下以色列和亞蘭之間的爭戰:

大衛王制伏了亞蘭后(撒下八:1-12),以色列有一段太平時期,直到所羅門王離棄耶和華,跪拜外邦人的神,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上帝才興起外敵懲罰他,其中之一就是亞蘭。(王上十一:23-25)

王國分裂后,我們在王上十五:16-22再次看到亞蘭的出現,那是猶大王亞撒(Asa,911-870BC)三十六年,以色列王巴沙(Baasha,909-886BC)上來修筑拉瑪,要阻止以色列人到猶大,亞撒王就以重金商情亞蘭王便哈達一世相助,便哈達就出兵攻破以色列北部,巴沙不得不從拉瑪撤退。

然后在王上二十章,當時的亞蘭王便哈達二世(Benhadad II,約860-843?BC)“。。聚集他的全軍,率領三十二個王,帶著車馬上來圍攻撒瑪利亞。”(王上二十:1)有一個先知來見以色列王亞哈,預言亞蘭軍必敗,預言果然應驗。次年,亞蘭軍再犯境,進攻亞弗,又被擊敗,亞蘭王便哈達二世投降,亞哈還與便哈達立約(王上二十:26-34)。

當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9 - 824BC)將亞述勢力伸展至敘利亞和巴勒斯坦,亞哈和亞蘭的便哈達便在這危機中,聯合起來對付這共同的敵人。(王上二十:1-34)主前 853年,雙方在亞蘭奧朗提斯河(Orontes River)的卡迦(Kharkar 或 Qartar) 爆發全面戰爭,以色列及亞蘭的軍兵被亞述人全面擊潰。撒縵以色三世在他的碑文(Monolith Inscription)上夸張記載這次偉大的勝利。紀年表上記載率領敵軍的是哈大底謝(Hadadezer ,即便哈達)和以色列人亞哈。

亞蘭國和以色列國三年沒有爭戰(王上二十二:1 )。到第三年,猶大王約沙法(Jehoshaphat,870-848BC)和以色列王亞哈聯手要從亞蘭王手中奪回基列的拉末(Ramoth-gilead),但在那場戰役中,亞哈王卻葬身沙場。

現在,亞蘭王便哈達二世的元帥乃縵(Naaman)長了大麻風,在當時是不治之症。怎么辦?他大概有向亞蘭的神求助,但也不得醫治。

“先前亞蘭人(Syrians)成群地出去,從以色列國擄了一個小女子,這女子就服事乃縵的妻。她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瑪利亞(Samaria)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麻風。’乃縵進去,告訴他主人說,以色列國的女子如此如此說。”  --  一個被擄的小女子不但沒有對俘虜她的人存怨恨之心,反而給他推荐能醫治他的“醫生”,這是上帝何等奇妙的安排。只因為她的推荐,外邦人乃縵不但病得醫治,還因此得到救恩,這都是上帝的恩典。所以我們千萬不要以為在一個邪惡淫亂的世代,周圍似乎都是“乃縵”型的高官 權貴或黨政要員,他們就不會歸向上帝。不是的,這些人也會有患上“大麻風”的時候,到時你的一個見証,可能也會引導他們走上救恩的道路。

“亞蘭王說:‘你可以去,我也達信于以色列王。’于是,乃縵帶銀子十他連得(talents),金子六千舍客勒(pieces of gold),衣裳十套(ten changes of raiment),就去了﹔且帶信給以色列王,信上說:‘我打發臣仆乃縵去見你,你接到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麻風。’以色列王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說:‘我豈是上帝,能使人死、使人活呢?這人竟打發人來,叫我治好他的大麻風。你們看一看,這人何以尋隙攻擊我呢?’”  --  銀子十他連得(talents)約重300公斤﹔金子六千舍客勒(pieces of gold)約重60公斤。當時的以色列王應該是約蘭 (J(eh)oram I 852-841BC)。由于過去以色列和亞蘭時常爭戰,怪不得約蘭王看了便哈達的信,認為他是尋隙要攻擊以色列,因為麻風病是不治之症。

2。王下五:8 - 14  “8神人以利沙聽見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發人去見王,說:‘你為什么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這里來,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9于是,乃縵帶著車馬到了以利沙的家,站在門前。10以利沙打發一個使者對乃縵說:‘你去在約旦河(Jordan)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復原,而得潔淨。’11乃縵卻發怒走了,說:‘我想他必定出來見我,站著求告耶和華他上帝的名,在患處以上搖手,治好這大麻風。12大馬士革(Damascus)的河亞罷拿(Abana)和法珥法(Pharpar),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嗎?我在那里沐浴不得潔淨嗎?’于是氣忿忿地轉身去了。13他的仆人進前來對他說:‘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做一件大事,你豈不做嗎?何況說你去沐浴而得潔淨呢?’14于是乃縵下去,照著神人的話,在約旦河里沐浴七回,他的肉復原,好象小孩子的肉,他就潔淨了。”

這是以利沙所行的第十個神跡。

“神人以利沙聽見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發人去見王,說:‘你為什么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這里來,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  --  以利沙要行神跡醫治乃縵的病使他們“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這是經文的意思。但我們也可以這樣理解:作為以色列王的約蘭,他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以利沙,并曾在與摩押的爭戰中看過以利沙所行的神跡(王下三章),為什么他不把乃縵交給以利沙,反而大發雷霆,說亞蘭王是尋隙而來呢?以利沙行神跡是要約蘭知道他是以色列的真先知嗎?(當然也有可能亞蘭王的信只說“要(約蘭)治好他的大麻風。”,并沒有說要先知以利沙醫治他的病。)

“大馬士革(Damascus 或大馬色)的河亞罷拿(Abana)和法珥法(Pharpar),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嗎?我在那里沐浴不得潔淨嗎?于是氣忿忿地轉身去了。”  --  亞罷拿(Abana)和法珥法(Pharpar)都是流經大馬色市區的小河。如果我們是乃縵,也許我們也會有同樣的反應。“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上帝的大能。”(林前一:18)

“他的仆人進前來對他說:‘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做一件大事,你豈不做嗎?何況說你去沐浴而得潔淨呢?’于是乃縵下去,照著神人的話,在約旦河里沐浴七回,他的肉復原,好象小孩子的肉,他就潔淨了。”  --  “尊貴”的人自以為是愚拙的道理,“上帝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上帝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林前一:27-28)乃縵聽從仆人的話下約但河沐浴七回,他的肉復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潔淨了。

3。王下五:15 - 19  “15乃縵帶著一切跟隨他的人,回到神人那里,站在他面前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上帝。現在求你收點仆人的禮物。’16以利沙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不受。’乃縵再三地求他,他卻不受。17乃縵說:‘你若不肯受,請將兩騾子馱的土賜給仆人。從今以后,仆人必不再將燔祭或平安祭獻與別神,只獻給耶和華。18惟有一件事,愿耶和華饒恕你仆人:我主人進臨門廟(the house of Rimmon)叩拜的時候,我用手攙他在臨門廟,我也屈身。我在臨門廟屈身的這事,愿耶和華饒恕我。’19以利沙對他說:‘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乃縵就離開他去了,走了不遠。。”

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上帝。” --  這是一個經歷了令人震撼的神跡的外邦人所說的話,就好像那個生來瞎眼的人被耶穌醫治后,他倒回頭教訓那些法利賽人:“。。他開了我的眼睛,你們竟不知道他從哪里來,這真是奇怪!我們知道上帝不聽罪人,惟有敬奉上帝、遵行他旨意的,上帝才聽他。從創世以來,未曾聽見有人把生來是瞎子的眼睛開了。這人若不是從上帝來的,什么也不能做。”(約九:30-33)

“。。‘現在求你收點仆人的禮物。’以利沙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不受。’乃縵再三地求他,他卻不受。”  --  領人歸主是上帝的仆人應做的本份。“這樣,你們做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當說:‘我們是無用的仆人,所做的本是我們應分做的。’”(路十七:10)

“乃縵說:‘你若不肯受,請將兩騾子馱的土賜給仆人。從今以后,仆人必不再將燔祭或平安祭獻與別神,只獻給耶和華。惟有一件事,愿耶和華饒恕你仆人:我主人進臨門廟(the house of Rimmon)叩拜的時候,我用手攙他在臨門廟,我也屈身。我在臨門廟屈身的這事,愿耶和華饒恕我。’以利沙對他說:‘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  --  領受了救恩的乃縵要怎樣活出信仰的生活呢?乃縵要兩騾子馱的土帶回亞蘭干嗎?有可能是用泥土為耶和華筑祭壇,所以下一句是“仆人必不再將燔祭或平安祭獻與別神,只獻給耶和華。”也就是說,以后他要敬拜上帝,不再跪拜假神和偶像。但有一件事是許多初信者時常要面對的:譬如,

有弟兄問我:

我估你不會回答我這罪人的問題了,不過我有問題要問:

我是網頁設計員,近來公司接了一份設計天主教慈善團體的網頁,我應該如何處理?

我回覆:

我們既然還在地上,就免不了要和外邦人打交道,譬如到擺了偶像的店里買東西等。既然公司付錢給我們,我們就有義務把工作做好,像保羅給以弗所教會的信徒有關工作的教導,他們有的是奴隸,在敬拜偶像或外教的家庭服事(弗六:5-8)。上帝沒有叫我們到修道院,你就安心地工作吧。

后來有另一弟兄問:

關于剛才鐘兄的留言,小弟有些不敢苟同。

鐘兄確實是引了以弗所書六章的兩節聖經來論証我們應當順服我們在地上的主人,但解經的方法卻也有點隨便,聖經的章節有時不可以獨立使用和解釋,必須連通前文后理及整本聖經的原則。

我們再詳細的一點看剛才的聖經(弗五:22-六:9),以弗所書從第五章后半開始就論說人們要如何用愛心相待,互相敬重,后來又論到兒女要聽從父母,仆人要聽從主人。但這些敬重和聽從,都不是死心塌地、單向或機械式的。

首先我們看夫妻,夫妻之間是互相順服、互相敬重、愛對方好像愛自己的身子的。論到父母時,我們也看到「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更重要的是兒女是要「在主里」聽從父母的,父母也是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說到仆人的時候,要「好像聽從基督一般」,但基督是怎樣的呢?基督是「從心里『遵行神的旨意』的」,第七節也論到是各人的「善行」得主賞賜。

這樣,我們應該怎么說呢?孝順父母、順從主人,這都是應該的,但那更重要的原則是「在主里」「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遵行神的旨意」「善行」。當「孝順父母、順從主人」等行為和大原則沒有沖突時,當然要行,但當大原則將會被破壞時,我們必須懂得取舍。

聖經也教訓我們「不可給魔鬼留地步」(羅六:13),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倒要像從死里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并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

肢體請想,今天公司叫你為天主教工作,你勉強答應下來了。明天公司叫你為佛教工作,你怎能拒絕呢?為佛教編寫網頁有問題嗎?后天輪到某個網友要建立反基網站,找上你公司,你能怎么辦呢?因此,我們必須根據聖經的教訓去行。

當然,我們必須明白肢體的難處,畢竟生活迫人。我的意見是,作為一個基督徒,必需對人表明立場。我們都知道回教徒不能吃豬肉,印度教徒不吃牛肉,基督徒不能參與有違真理的活動,有啥希奇。

當然我們也須要謹記:

(提后三:12)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穌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

如果表明立場后人人諒解,那就是神大大的祝福,若然立刻便受逼迫,那也是為神所受的,神斷不虧待人,因此我們必需捉緊聖經的應許:

(太五:10-12)

[10]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11]「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
[12]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

我們的救主耶穌也是這樣的說,更說「應當歡喜快樂」,因為必得天上的賞賜。

許多時境況實在艱難,但聖經也應許:

(林前十:13)

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于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最后,其實最要緊的,是禱告、將萬事交托神,當知道,若非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便是枉然勞力,我們只是栽種的、澆灌的,叫萬物生長的卻是神。神是最終的負責人,我們只要按痘的旨意和吩咐去做便必得痘的喜悅和稱贊。
 

我回覆:

“肢體請想,今天公司叫你為天主教工作,你勉強答應下來了。明天公司叫你為佛教工作,你怎能拒絕呢?為佛教編寫網頁有問題嗎?后天輪到某個網友要建立反基網站,找上你公司,你能怎么辦呢?因此,我們必須根據聖經的教訓去行。

當然,我們必須明白肢體的難處,畢竟生活迫人。我的意見是,作為一個基督徒,必需對人表明立場。我們都知道回教徒不能吃豬肉,印度教徒不吃牛肉,基督徒不能參與有違真理的活動,有啥希奇。”
 

那位弟兄問的是關于設計天主教慈善團體的網頁, 據我的了解,外教若要傳揚自己的教義,很少假手予人,都是自己人建立網站,或者請人設計門面,其它內容還是自理。設計天主教慈善團體的網頁跟其它商業機構的網頁應該是大同小異,我看不出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如果以后在網頁編寫的過程中牽涉到宏揚教義,而他做不下去,那時表明立場也不會遲。我好奇地問一下,是否基督徒在求職的時候,都要事先聲明,凡是牽涉外教名字的工作,自己都不干?

把這件工作拉扯到為佛教或反基編寫網頁,似乎小題大作。現在弟兄并沒有碰到這樣的處境,我們又何必給他加添煩惱?不然的話,我們可以問自己一千零一個假設的問題,如:如果老板叫我到寺里替佛像沐浴,我表明立場不做﹔他叫我清洗寺內的廁所,或叫我修理寺門,我可以做嗎?我在書店做職員,店內擺滿各種宗教書籍,有基督教的,有外教的。。顧客來定購外教的書籍,我能不處理嗎?

像這樣的處境問題,不是講一些大道理就可以解決的。王下五:18-19 記載了乃縵歸向耶和華上帝后,表明自己不再將燔祭或平安祭獻與別神,這是他可以做到的事,但在主人進臨門廟叩拜的時候,他要用手攙主人,主人屈身,所以他也要屈身,他沒有選擇的余地。幸虧以利沙沒有給他說一番大道理,不然他就慘了。別誤會,我不是引用乃縵的例子告訴別人在類似的處境也可以這樣做,我只是說:乃縵是乃縵,在新約時代歸主的奴隸的處境也不會比他好,保羅在《以弗所書》給他們的教導是很實際的。

在網站上替人釋疑解憂,特別是關于夫妻離合、工作去留的問題,我從來都不敢大意。自己是局外人,在不能跟問者面談的情況下,隨便下判語是非常危險。我提供的只是一點意見,作點分析,讓人在迷惑困擾中看到一點光。婚姻和工作的抉擇問題不是由局外人來定奪的。在不完全知道實情底下,我寧可失之于寬,也不要為了急于作真理戰士,拆散別人家庭或叫人丟失飯碗。
 

弟兄再說:

鐘兄倒也說得是,也許小弟是魯莽了一點。小弟初時讀鐘兄文章,覺得內容太也開放了一點,因此大膽多言了几句,但再讀鐘兄其余文章,察覺鐘兄實為有心之士,詳細查考聖經,道路也走得正,也就放心了。

小弟教會信仰比較保守,分別和分辨的功夫傳道人甚為著緊,因此小弟也對這方面很著緊和著急,望鐘兄明白。

但小弟還是不得不多言几句,鐘兄說:「既然公司付錢給我們,我們就有義務把工作做好」小弟也覺得有時要看看情況,也許小弟對真理的領受有些不同,總之換作小弟,那樣「收錢的工」一作,小弟就覺得在天主教的罪上有些份了,因此還是不作的為妙。

關于是否求職時要作陳述,小弟也只發表個人意見。能夠求職時便作那樣的立場表明,必須能作極好的見証才行,否則就真的是替主耶穌丟架了,但若真的能行,那又是極美的事,也給人來個先小人后君子,免卻日后的一些麻煩。當然小弟撫心自問見証也未真的好得到那個地步,但生活中活出基督的樣式,以致讓人認出我們是神的兒女,這個卻是必須的。真理未受沖擊時表明立場不是「必須」的,但想來這些見証主的機會是隨著主的喜悅和賞賜的。當然

(腓三:16)然而,我們到了什么地步,就當照著什么地步行。

(小弟意指靈性好到那個程度,便如何的行)

的確,講一大堆道理沒有解決那個問題,但小弟覺得,真理也有闡明的需要,小弟也早說了,最要緊的是把一切交托神。

(小弟因為對辯道的執著,主頁也是為辯道而設,雖然很久沒有整理,也請鐘兄有空瀏覽指正)

不給鐘兄添麻煩了,也許我和鐘兄所持意見不同的,也不過是像鐘兄和donor兄所爭論的一類「慶不慶祝聖誕」的末節問題,辯不明無礙救恩,辯明了也許并不造就人。

也得多謝鐘兄,很難得網上有個能這么客觀、按真理討論的地方。

祝肢體在靈里繼續進修,更明白主道

 

我再舉一個例子:
 

有弟兄問我:

請教鐘老師

關于基督徒參加喪禮有什么須注意?

我爸爸堅持我回家前應跨火盆才可進家。

我應照辦嗎? 還是不做? 

如果不做應如何跟爸爸說?

我回覆:

華人喪葬禮儀非常復雜,有許多迷信惡習,我們只要不跪拜,不燒香磕頭就是了。至于在遺像前鞠躬,見仁見智,有人認為這是一種尊敬(veneration),不是敬拜(worship),是可以的。別人悲痛哀哭跪拜,我們也不要指責批評,應多給予同情和安慰。

告訴爸爸你是基督徒,并做好心理准備,被罵、被打、被踢出家門。。。。
 

 

4。王下五:20 - 27  “20神人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Gehazi)心里說:‘我主人不愿從這亞蘭人乃縵(Naaman)手里受他帶來的禮物,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21于是基哈西追趕乃縵。乃縵看見有人追趕,就急忙下車迎著他說:‘都平安嗎?’22說:‘都平安。我主人打發我來說:剛才有兩個少年人,是先知門徒,從以法蓮山地來見我。請你賜他們一他連得銀子,兩套衣裳。’23乃縵說:‘請受二他連得。’再三地請受,便將二他連得銀子裝在兩個口袋里,又將兩套衣裳交給兩個仆人,他們就在基哈西前頭抬著走。24到了山岡,基哈西從他們手中接過來,放在屋里,打發他們回去。25基哈西進去,站在他主人面前。以利沙問他說:‘基哈西你從哪里來?’回答說:‘仆人沒有往哪里去。’26以利沙對他說:‘那人下車轉回迎你的時候,我的心豈沒有去呢?這豈是受銀子、衣裳、買橄欖園、葡萄園、牛羊、仆婢的時候呢?27因此,乃縵的大麻風必沾染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遠。’基哈西從以利沙面前退出去,就長了大麻風,像雪那樣白。”

以利沙不肯從乃縵手中接受的禮物,他的仆人基哈西(Gehazi)卻因為貪財,而受到重重的懲罰,“長了大麻風,像雪那樣白。”

我們在王下八:4-5 還要看到基哈西:

“那時,王正與神人的仆人基哈西說:‘請你將以利沙所行的一切大事告訴我。’基哈西告訴王(約蘭)以利沙如何使死人復活,恰巧以利沙所救活她兒子的那婦人,為自己的房屋田地來哀告王。基哈西說:‘我主我王,這就是那婦人,這是她的兒子,就是以利沙所救活的。’

基哈西不是患上大麻風嗎? 為什么又會出現在王面前?也許他已經悔改并得醫治,但聖經既然說:“乃縵的大麻風必沾染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遠。”也許他已經不是以利沙的仆人,只是被召在王面前作見証。(我們到第八章再解釋)

 

默想:

《靈命日糧》的一個作者 Albert Lee 在2008年11月19日寫道:

沒選擇?

乃縵身為敘利亞最神勇的軍隊元帥,擁有整個帝國所能給予的好處:影響力、財富和權勢,只除了一項:健康。乃縵身患麻瘋病。(列王紀下五章1-3節)

相反的,一名將軍府里的侍女沒有任何選擇或權力,她不過是個戰俘,被迫終身為奴(2節)。但是她并沒有允許自己落入絕望和苦毒當中,反而全心為主人的最大利益著想,在她毫無發言權的宅第之中起身說話。

這位侍女并不認為她主人的麻瘋病是來自上帝的懲罰,反而將其視為引導乃縵在撒馬利亞尋找先知的機會(3節)。她的推荐給乃縵帶來了全然的醫治,他宣稱:「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上帝。」(15節)

今天,很多人有許多的選擇。但是仍然有許多人因著貧窮、疾病或其他惡劣的條件而沒有多少選擇。而且當危機來臨時,連那有限的選擇也化為烏有。

然而,有一個選擇仍然存在。就像乃縵的侍女一樣,不管條件如何受限,我們仍然能選擇服事上帝,并引導他人認識他。(完)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