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列王紀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第二十九課 - 猶大王約哈斯,約雅敬在位

(南國:約哈斯 Jehoahaz II 609BC、約雅敬 Jehoiakim 609-598BC)

經文:王下二十三:31 - 二十四:7,代下三十六:1 - 8

主旨: 約西亞死后,約哈斯和約雅敬相繼作王,他們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猶大國一再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攻擊和摧毀,都是按耶和華所命的,要將他們從自己面前趕出﹔猶大眾民第一次被尼布甲尼撒擄到巴比倫。

1。王下二十三:31 - 二十四:7  “31約哈斯(Jehoahaz)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三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個月。他母親名叫哈慕她(Hamutal),是立拿人(Libnah)耶利米 (Jeremiah)的女兒。32約哈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33法老尼哥(Pharaoh-nechoh)將約哈斯鎖禁在哈馬地(the land of Hamath)的利比拉(Riblah),不許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又罰猶大國銀子一百他連得(talents)、金子一他連得。34法老尼哥立約西亞 (Josiah)的兒子以利亞敬(Eliakim)接續他父親約西亞作王,給他改名叫約雅敬(Jehoiakim),卻將約哈斯帶到埃及,他就死在那里。35約雅敬將金銀給法老,遵著法老的命向國民征取金銀,按著各人的力量派定,索要金銀,好給法老尼哥。36約雅敬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他母親名叫西布大 (Zebudah),是魯瑪人(Rumah)毗大雅(Pedaiah)的女兒。37約雅敬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1約雅敬(Jehoiakim)年間,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king of Babylon)上到猶大,約雅敬服事他三年,然后背叛他。2耶和華使迦勒底軍(bands of the Chaldees)、亞蘭軍(bands of the Syrians)、摩押軍(bands of the Moabites)和亞捫人的軍(bands of the children of Ammon)來攻擊約雅敬,毀滅猶大,正如耶和華借他仆人眾先知所說的。3這禍臨到猶大人,誠然是耶和華所命的,要將他們從自己面前趕出,是因瑪拿西(Manasseh)所犯的一切罪,4又因他流無辜人的血,充滿了耶路撒冷。耶和華決不肯赦免。5約雅敬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6約雅敬與他列祖同睡,他兒子約雅斤(Jehoiachin)接續他作王。7埃及王不再從他國中出來,因為巴比倫王將埃及王所管之地,從埃及小河直到幼發拉底河(the river Euphrates)都奪去了。”

代下三十六:1 - 8  “1國民立約西亞(Josiah)的兒子約哈斯(Jehoahaz),在耶路撒冷接續他父作王。 2約哈斯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三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個月, 3埃及王在耶路撒冷廢了他﹔又罰猶大國銀子一百他連得,金子一他連得。 4埃及王尼哥(Necho)立約哈斯的哥哥以利雅敬(Eliakim)作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王,改名叫約雅敬(Jehoiakim),又將約哈斯帶到埃及去了。 5約雅敬(Jehoiakim)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行耶和華他上帝眼中看為惡的事。 6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king of Babylon)上來攻擊他,用銅鏈鎖著他,要將他帶到巴比倫去(Babylon)。 7尼布甲尼撒又將耶和華殿里的器皿帶到巴比倫,放在他神的廟里(注:或作"自己的宮里")。 8約雅敬其余的事和他所行可憎的事,并他一切的行為,都寫在以色列和猶大列王記上。他兒子約雅斤( Jehoiachin) 接續他作王。”

猶大王約哈斯(Jehoahaz II 609BC)在位(王國分裂后,猶大國第十六個王):

“約哈斯(Jehoahaz)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三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個月。他母親名叫哈慕她(Hamutal),是立拿人(Libnah)耶利米 (Jeremiah)的女兒。”  --  約哈斯是在父親約西亞(Josiah)戰死在戰場后(看上一課)接續他作王。約西亞在位的年期是 640-609BC,共三十一年,但兒子約哈斯(Jehoahaz II)在位卻只有三個月。

現在我們先溫習一下當時的近東情勢:

亞述:來到主前七世紀末,亞述帝國的氣數已盡。我在上一課提到“約西亞年間,埃及王法老尼哥上到 幼發拉底河攻擊亞述王。。”(王下二十三:29)說:

“(約西亞親眼看到)在 612BC 五月,巴比倫王那波帕拉薩爾(Nabopolassar 630至605BC)和米底亞聯軍圍攻尼尼微,三個月后,由于他們筑壩攔,河水涌入沖破一道圍牆,尼尼微陷落,城被燒毀,人被屠殺或被放逐。巴比倫和米底亞瓜分從亞述所掠奪的一切,其中那波帕拉薩爾(630至605BC)分取了亞述帝國的西半壁河山,即兩河流域南部、敘利亞、巴勒斯坦及腓尼基,創建迦勒底王國,也叫新巴比倫帝國(Neo-Babylonia,612-539BC)。 雖然亞述爾(Ashur)和尼尼微(Nineveh)雙雙淪陷,亞述新王 Ashur-uballit II(612-609BC)在哈蘭(Harran)建立‘流亡政府’,他得到埃及法老(尼哥 Necho,約主前610-595年)的支持。609BC 八月,當亞述王率軍在迦基米設(Carchemish,這是一個扼守幼發拉底河主要的渡口,是往返敘利亞-米所波大米-Anatolia 的商隊必經之地)聚集,等候埃及法老尼哥(Necho)的援兵時,那波帕拉薩爾(630至605BC)已經年老力衰,不能親自率兵應戰。他任命兒子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為出征大將軍,又差遣使者去見猶大王約西亞(Josiah,640-609),叫他出兵助一臂之力。約西亞與法老尼哥兩軍相遇在米吉多(Megiddo),代下三十五:20-24 和王下二十三:29-30 記載了這場戰役。(約西亞死在這場戰役

由于埃及軍在米吉多被拖延,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揮軍直取哈蘭,首先擊敗亞述新王 Ashur-uballit II(612-609BC),接下來在迦基米設(Carchemish)的一場決定性的戰役(605BC)把埃及大軍徹底擊潰(耶四十六章)。從此亞述帝國完全被消滅,埃及勢力退出敘利亞,巴比倫的勢力擴充到敘利亞和巴勒斯坦。”(完)

現在我把布賴特(John Bright)著,蕭維元譯的《以色列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4年)所提供的更詳盡的資料抄錄在這里給大家參考:

亞述的覆亡  --  亞述王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的晚年事跡,我們不大知道。似乎是他在制服了一切敵人之后,便有時間從事于升平時代的工作,其中以建立一大圖書館為最得人稱道。他收集了古巴比倫一切神話與史詩的抄本,包括巴比倫的創世與洪水故事在內,把它們保存在這圖書館中。一百多年前考古學家對這個圖書館的發現,引起了學朮界空前的哄動。但當他死時(在主前627年),亞述的末期也快到了。亞述的龐大結構,基本震動,搖擺,并傾覆了。不過二十年左右,亞述便消滅了。

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死后,他的兩個兒子相繼為王:亞述埃地依蘭尼(Asshur-etil-ilani,627-624BC?)和辛沙依士坤(Sim-shar-ishkum,624?-612BC) ,前者在位不久便暴斃了。這兩個兒子都不適于對付這個局面,也許,任何人也不能勝任,因為亞述已經陷于絕境了。它到主前 626的一切事件都是模糊的。希羅多德(I,102)提及瑪代攻擊尼尼微,卻失敗了,她的王弗羅底(Phraortes)也戰死了。這事是否在這個時期發生,抑或早一點,學者們在爭論中。但希羅多德又說(I,104-106)這個時候的西古提人,在西部亞洲恣意橫行,遠達埃及邊境一帶,這話卻不可輕易接受。雖然有些學者接受它,并根據它去解釋(先知)西番雅和年青的耶利米所傳的神諭,這卻是沒有什么客觀事實支持的。不過,瑪代人在弗羅底之子西阿克薩里(Cyaxares,約625-585BC)的領導下,很快就准備一切去攻打亞述了。同時,巴比倫人在新巴比倫帝國的創立者迦勒底王子那波帕拉薩爾(Nabopolassar,626-605BC)的領導下,再度從事于獨立戰爭。主前 626BC 十月,那波帕拉薩爾在巴比倫附近戰勝了亞述,并奪取當地的王權。亞述人多次的努力,也不能把他打倒。

此后的几年間,亞述反要為自己的生存而對巴比倫人和瑪代人作殊死的斗爭。在這個生死關頭當中,她竟與埃及結盟起來,真是叫人感到驚奇。很明顯地,森美忒庫 (或譯作薩邁提庫斯二世 ,Psammetichus 約主前595-589年,繼承尼哥二世的法老)知道亞述再也不能威脅他,又怕那個瑪代巴比倫的軸心對他可能有更大的危險,就認為勢力已告削弱的亞述大可以用來做緩沖。或者,他看出這是一個機會,可以用自己的援助,去換取亞述准許他擁有埃及自古以來在巴勒斯坦與敘利亞的勢力范圍。埃及的軍隊果然于主前 616年及時抵達米所波大米去援助亞述來截擊 那波帕拉薩爾(Nabopolassar,626-605BC),后者卻早已遠上到幼發拉底河而把亞述嚴重擊敗了。可是,現在瑪代人卻開始擔任決定性的角色。經過了各種的調遣,瑪代人西阿克薩里(Cyaxares,約625-585BC)終于在主前 614年把亞述帝國的古都攻陷。那波帕拉薩爾(Nabopolassar,626-605BC)抵達現場太遲,無法參加,便與他正式訂立條約。兩年后(612BC),盟軍進攻尼尼微本城,圍城三個月,便把它攻陷,并徹底毀滅它﹔辛沙依士坤 (Sim-shar-ishkum,624?-612BC)陣亡。亞述的殘余部隊,在亞述烏巴列二世(Asshur-uballit II 612-609BC)的領導下,向西退到哈蘭去,希望得到埃及的支持,竭力保存抵抗的力量。但在610BC 時,巴比倫和他的盟友攻取了哈蘭,于是亞述烏巴列連同殘余部隊又渡過幼發拉底河投入埃及人的軍中來。克服哈蘭的嘗試(609BC)又慘敗了,而亞述也就完了。(完)

埃及:(請參考《列王記上(二)第二課--埃及》)從大衛王開始至王國分裂后的列王時期,埃及帝國是處在所謂第三中間期(第二十一 -- 二十五王朝,約主前1089-664年),這是國家四分五裂,權力分散的衰落時期。 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為了維護帝國統治,664BC(或662BC) 他遠征埃及,將埃及底比斯(Thebes)夷為平地,結束了努比亞人在埃及的統治,也開始了最后一個由埃及人統治的第二十六王朝(舍易斯王朝,Saite period,約主前664-525年)。第二十六王朝維系了大約一百五十年,這是一段繁榮的時期。舍易斯的國王希望使埃及再次強大起來,他們完成了很多建筑,并一度向東拓展。其中一個就是上文所提及的尼哥二世。尼哥二世(Necho,約主前610-595年)與亞述的最后一個王烏巴列二世(Ashur-uballit II 612-609BC)聯手竭力抵抗巴比倫,但不成功。在迦基米設(或迦基米施 Carchemish,代下三十五:20)的一場決定性的戰役(605BC),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把埃及大軍徹底擊潰(耶四十六章)。繼承尼哥作法老的是森美忒庫二世(或譯作薩邁提庫斯二世 ,Psammetichus 約主前595-589年)和合弗拉(或譯作阿普瑞斯 Apries,約主前589-570年),他們仍然死心不惜,在西方組成了一個抵抗巴比倫霸權的聯盟,成員包括了亞捫、摩押、推羅、西頓,圖謀在巴勒斯坦占一立足之地。 自從亞述滅了北國以色列后,猶大皇室從希西家(Hezekiah 715-687/686BC)開始,興起一個強而有力的親埃及派參謀,相信埃及能夠幫助他們擺脫東方宗主亞述和巴比倫的掌握(參賽三十一:1-3,三十六:6)。 惟有約西亞 (Josiah,640-609)反其道而行,他沒有接納這些參謀的建議,還出兵助亞述一臂之力,抵御法老尼哥的軍隊,兩軍相遇在米吉多(Megiddo),約西亞飲恨沙場,這是我們在上一課已經查考的(代下三十五:20-24 和王下二十三:29-30)。約西亞以后的猶大王,不顧許多先知(特別是耶利米)的勸告,個個都效忠埃及對抗巴比倫。從約哈斯(Jehoahaz II 609BC)開始,不到 23年,南國猶大就被巴比倫所滅。埃及呢?主前 525年,波斯人打敗了舍易斯的末代國王薩邁提庫斯三世(約主前526-525年)。此后他們通過一名總督或是地方官員,統治埃及大約 120年。但埃及人始終沒有停止對波斯統治者的反抗,在主前 404年,他們設法暫時擺脫了波斯的統治,但只持續了約 60年光景,便在主前332年,希臘馬其頓王亞歷山大帝侵入埃及,滅波斯王朝,結束了延續3000年之久的法老時代。

巴比倫:(請參考《列王紀上(二)第五課--巴比倫》)希西家在位的時候(大約在 701BC 或稍后的時間),巴比倫王巴拉但的兒子比羅達﹒巴拉但派使者送書信和禮物來見他(王下二十:12),目的是想與猶大,還有非利士人的亞實基倫,以革倫等地組織抗亞述的大聯盟。這是我們在第二十六課已經查考的。 從猶大王約哈斯(Jehoahaz II 609BC)開始(即王下二十三:31 和代下三十六章),我們再也看不到亞述的名字,因為亞述已經滅亡。代之而起的是巴比倫,最重要的一個人物就是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他是新巴比倫帝國最偉大的君王。在他統治時期,新巴比倫達到了它的全盛時期,猶大人有三次被擄到巴比倫(605BC,597BC,586BC),猶大國最終也亡在他的手中(586BC)。他去世之后不到25年,巴比倫被波斯征服(539BC)。除了《列王紀》,我們在聖經其他書卷也看到尼布甲尼撒的名字,不單是歷史書,還有先知的預言書(特別是《耶利米書》和《但以理書》,共 90次。

波斯帝國:《列王紀》沒有提到波斯的名字,但《歷代志下》第三十六章的結尾則提到“波斯王古列(或塞魯士,Cyrus II 559-529BC)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借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塞魯士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代下三十六:23)我要在查考《以斯拉記》的時候才和大家詳細地解釋有關波斯帝國的歷史。

約西亞(Josiah,640-609BC)有多少個兒子?

代上三:15-16 說:“約西亞的長子是約哈難(Johanan),次子是約雅敬(Jehoiakim),三子是西底家(Zedekiah),四子是沙龍(Shallum)。約雅敬(Jehoiakim)的兒子是耶哥尼雅(Jeconiah)和西底家(Zedekiah)。”聖經學者的看法是:約哈難(Johanan)大概是早死,約西亞剩下三個兒子,二子約雅敬(Jehoiakim),三子是西底家(Zedekiah),四子是沙龍(Shallum,也就是約哈斯 Jehoahaz II ,耶二十二:11說的“沙龍”)

現在我用圖表顯示這些人的關系:
 

 

約西亞(Josiah 640-609BC)
(王下二十二:1,代下三十四:1)

 
------------------------
|
|
-----------------------------
|
-------------------------
|

約哈斯(Jehoahaz II 609BC)(沙龍 Shallum)
(王下二十三:31,代下三十六:1)

約雅敬(Jehoiakim 609-598BC)(以利亞敬 Eliakim)
(王下二十三:34,代下三十六:4)

西底家(Zedekiah 597-586BC)
(王下二十四:17,代下三十六:10)

  |
-----------------------------------------------
|

-------------------------------|

 

約雅斤(Jehoiachin 598-597BC)(耶哥尼雅 Jeconiah 代上三:16)
(王下二十四:6,代下三十六:9)(或哥尼雅 Coniah,耶二十二:24)

代下三十六:10:“過了一年,尼布甲尼撒差遣人將約雅斤和耶和華殿裡各樣寶貴的器皿帶到巴比倫,就立約雅斤的叔叔(注:原文作"兄")西底家作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王。 ”

代上三:16 “約雅敬的兒子是耶哥尼雅和西底家。”(耶哥尼雅即約雅斤)
 

   


注:西底家有兩個:一個是約雅斤的叔叔;一個是約雅斤的“兄”。由於西底家登基的時候年 21歲(王下二十四:18),所以極有可能他是約雅斤的“兄”而不是“叔叔”。

 

“約哈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法老尼哥(Pharaoh-nechoh)將約哈斯鎖禁在哈馬地(the land of Hamath)的利比拉(Riblah),不許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又罰猶大國銀子一百他連得(talents)、金子一他連得。法老尼哥立約西亞 (Josiah)的兒子以利亞敬(Eliakim)接續他父親約西亞作王,給他改名叫約雅敬(Jehoiakim),卻將約哈斯帶到埃及,他就死在那里。”  --  上文已經說過,主前 612年尼尼微淪陷后,亞述新王 Ashur-uballit II(612-609BC)在哈蘭(Harran)建立‘流亡政府’。埃及法老(尼哥 Necho,約主前610-595年)為了在巴勒斯坦占有一席位,當然支持亞述新王對抗巴比倫。主前 609年,亞述王率軍在迦基米施(Carchemish,這是一個扼守幼發拉底河主要的渡口,是往返敘利亞-米所波大米-Anatolia 的商隊必經之地)聚集,等候埃及法老尼哥(Necho)的援兵時,巴比倫那波帕拉薩爾(630至605BC)已經年老力衰,不能親自率兵應戰。他任命兒子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為出征大將軍,又差遣使者去見猶大王約西亞(Josiah,640-609),叫他出兵助一臂之力。約西亞在米吉多(Megiddo)抵御法老尼哥的軍隊時喪命,這是我們在上一課已經查考的(代下三十五:20-24 和王下二十三:29-30)。法老尼哥雖然不能把亞述挽救過來,但至少把巴勒斯坦與敘利亞地區暫時收在自己的勢力范圍內。從 609BC 至605BC,巴比倫在那波帕拉薩爾(630至605BC)和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的領導下,在亞美尼亞(Armenia)一帶用兵,想要在駐守幼發拉底河之西的埃及軍面前,保持自己右翼的安全。所以在這几年,埃及和巴比倫雙方的沖突只限于渡河襲擊對方,打成平手。我們要等到 605BC 在迦基米施(Carchemish,代下三十五:20)的一場決定性的戰役,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把埃及大軍徹底擊潰(耶四十六章)后,埃及的勢力才退出巴勒斯坦和敘利亞地區。所以,我們對約哈斯(Jehoahaz II 609BC)的受法老尼哥(Necho 約主前610-595年)所控制,一點也不用驚奇。約哈斯作王才三個月,就被法老尼哥鎖禁在哈馬地(the land of Hamath)的利比拉(Riblah)。利比拉在哪里?(請看圖)它位于今日亞敘中部,奧倫提斯河的南岸,哈馬之南約 90公里,是古代的一個軍事重鎮(605BC 尼布甲尼撒擊潰法老尼哥后,就把這城作為統治敘利亞和巴勒斯坦的總部)。不但如此,法老尼哥還罰猶大國銀子一百他連得(talents)、金子一他連得(一他連得約三十公斤﹔看來猶大的國庫已經很空虛,要罰更多也沒有可能了)。“法老尼哥立約西亞 (Josiah)的兒子以利亞敬(Eliakim)接續他父親約西亞作王,給他改名叫約雅敬(Jehoiakim),卻將約哈斯帶到埃及,他就死在那里。”聖經給約哈斯的評語是“(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他是 一個一事無成的猶大王。

先知耶利米這樣說約哈斯:(耶二十二:10-12)

10不要為死人哭號,不要為他悲傷,卻要為離家出外的人大大哭號,因為他不得再回來,也不得再見他的本國。
11因為耶和華論到從這地方出去的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沙龍(注:列王下23章30節名"約哈斯"),就是接續他父親約西亞作王的,這樣說:“他必不得再回到這里來,
12卻要死在被擄去的地方,必不得再見這地。”
 


猶大王約雅敬(Jehoiakim 609-598BC)在位(王國分裂后,猶大國第十七個王):

“法老尼哥立約西亞 (Josiah)的兒子以利亞敬(Eliakim)接續他父親約西亞作王,給他改名叫約雅敬(Jehoiakim),卻將約哈斯帶到埃及,他就死在那里。約雅敬將金銀給法老,遵著法老的命向國民征取金銀,按著各人的力量派定,索要金銀,好給法老尼哥。約雅敬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他母親名叫西布大 (Zebudah),是魯瑪人(Rumah)毗大雅(Pedaiah)的女兒。約雅敬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  --  法老尼哥(Necho 約主前610-595年)立約雅敬(Jehoiakim 609-598BC)作王,后者當然完全受法老控制。在 605BC 埃及退出巴勒斯坦之前,約雅敬要給法老納貢。現在國庫空虛,錢從何來?當然要“向國民征取金銀,按著各人的力量派定,索要金銀。。”按布賴特著《以色列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4年)的記載,約雅敬是一個不適宜統治的小暴君。他在登位之初,就不以父親的宮殿為滿足,竟浪費金錢大興土木,而且使用了強迫的勞役去完成一座新的宮殿。可見他對自己的臣民,是多么的不負責任和不尊重。現在,約西亞時代的一切改革已經被棄之一旁,眾民離棄耶和華,從新跪拜異教的偶像和假神, 他們甚至把國家的不幸歸咎于約西亞的改革(耶四十四:17-18 “我們定要成就我們口中所出的一切話,向天后燒香、澆奠祭,按著我們與我們列祖、君王、首領在猶大的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素常所行的一樣﹔因為那時我們吃飽飯、享福樂,并不見災禍。自從我們停止向天后燒香、澆奠祭,我們倒缺乏一切,又因刀劍飢荒滅絕。”)但另一方面,他們卻迷信一套官方神學,認為聖殿、聖城和國家在耶和華與大衛所立的約中,是永遠堅定,直到永遠(撒下七:12-13,16),所以他們把先知耶利米的警戒完全置之不理,甚至還逼迫他,要置他于死地。

先知耶利米這樣說約雅敬:(耶二十二:13-19)

13那行不義蓋房、行不公造樓、白白使用人的手工不給工價的,有禍了!
14他說:“我要為自己蓋廣大的房、寬敞的樓,為自己開窗戶。”這樓房的護牆板是香柏木的,樓房是丹色油漆的。
15“難道你作王是在乎造香柏木樓房爭勝嗎?你的父親豈不是也吃、也喝,也施行公平和公義嗎?那時他得了福樂。
16他為困苦和窮乏人伸冤,那時就得了福樂!認識我不在乎此嗎?”這是耶和華說的。
17“惟有你的眼和你的心專顧貪婪,流無辜人的血,行欺壓和強暴。”
18所以,耶和華論到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如此說:“人必不為他舉哀說:‘哀哉!我的哥哥’﹔或說:‘哀哉!我的姐姐’﹔也不為他舉哀說:‘哀哉!我的主’﹔或說:‘哀哉!我主的榮華。'
19他被埋葬,好象埋驢一樣,要拉出去扔在耶路撒冷的城門之外。
 

“約雅敬(Jehoiakim)年間,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king of Babylon)上到猶大,約雅敬服事他三年,然后背叛他。耶和華使迦勒底軍(bands of the Chaldees)、亞蘭軍(bands of the Syrians)、摩押軍(bands of the Moabites)和亞捫人的軍(bands of the children of Ammon)來攻擊約雅敬,毀滅猶大,正如耶和華借他仆人眾先知所說的。這禍臨到猶大人,誠然是耶和華所命的,要將他們從自己面前趕出,是因瑪拿西(Manasseh)所犯的一切罪,又因他流無辜人的血,充滿了耶路撒冷。耶和華決不肯赦免。”  --  605BC 法老尼哥的軍隊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擊潰后,埃及的勢力退出巴勒斯坦。尼布甲尼撒的軍隊在 605BC 稍后的時間,已經在非利士的平原出現,攻陷并毀滅了亞實基倫(耶四十七:5-7),掃蕩了整個非利士,并且上到猶大全地,猶大再次成為米所波大米一個帝國的藩屬。就在那一年,他擄去猶大第一批人士,包括但以理和其他人士(參但一:1-6) :

1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將城圍困。
2主將猶大王約雅敬,并神殿中器皿的几份交付他手,他就把這器皿帶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廟里,放在他神的庫中。
3王吩咐太監長亞施陵陰q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貴i中帶進几個人來,
4就是年少沒有殘疾、相貌俊美、通達各樣學問、知識聰明俱備、足能侍立在王宮里的,要教他們迦勒底的文字言語。
5王派定將自己所用的膳和所飲的酒,每日賜他們一份,養他們三年。滿了三年,好叫他們在王面前侍立。
6他們中間有猶大族的人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

這是猶大眾民第一次被尼布甲尼撒擄到巴比倫(605BC)。

約雅敬臣服猶大王尼布甲尼撒三年,“然后背叛他。耶和華使迦勒底軍(bands of the Chaldees)、亞蘭軍(bands of the Syrians)、摩押軍(bands of the Moabites)和亞捫人的軍(bands of the children of Ammon)來攻擊約雅敬,毀滅猶大。。”還“用銅鏈鎖著他,要將他帶到巴比倫去(Babylon)。尼布甲尼撒又將耶和華殿里的器皿帶到巴比倫,放在他神的廟里(注:或作"自己的宮里")。”不過稍后將約雅敬釋放回國。

在 601BC 年底,尼布甲尼撒再次出兵攻打埃及,在邊境附近與尼哥軍隊發生陣地戰,雙方傷亡慘重。尼布甲尼撒回國用了整年(600BC) 的時間重組軍隊的時候,約雅敬乘機背叛他。尼布甲尼撒在 598BC 十二月,再度西征,席卷巴勒斯坦﹔但就在這個月,約雅敬被人謀殺致死(耶二十二:18-19,三十六:30)。于是尼布甲尼撒另立約雅敬的兒子約雅斤(Jehoiachin)接續他作王。“埃及王不再從他國中出來,因為巴比倫王將埃及王所管之地,從埃及小河直到幼發拉底河(the river Euphrates)都奪去了。”(王下二十四:7)

約雅敬(Jehoiakim)在位共十一年,從 609BC 至 598BC。聖經給約雅敬的評語是:“約雅敬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至于猶大國一再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攻擊和摧毀,聖經說:“正如耶和華借他仆人眾先知所說的。這禍臨到猶大人,誠然是耶和華所命的,要將他們從自己面前趕出,是因瑪拿西(Manasseh 687/686-642BC)所犯的一切罪,又因他流無辜人的血,充滿了耶路撒冷。耶和華決不肯赦免。”還記得聖經怎樣說瑪拿西嗎?(第二十七課

王下二十一:11-15 “耶和華借他仆人眾先知說:‘因猶大王瑪拿西行這些可憎的惡事,比先前亞摩利人(Amorites)所行的更甚,使猶大人拜他的偶像,陷在罪里。所以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我必降禍與耶路撒冷和猶大,叫一切聽見的人無不耳鳴。我必用量撒瑪利亞(Samaria)的准繩和亞哈家(Ahab,875/874-853BC)的線鉈拉在耶路撒冷上,必擦淨耶路撒冷,如人擦盤,將盤倒扣。我必棄掉所余剩的子民(注:原文作"產業"),把他們交在仇敵手中,使他們成為一切仇敵擄掠之物。是因他們自從列祖出埃及直到如今,常行我眼中看為惡的事,惹動我的怒氣。”

約西亞的改革只是讓猶大苟延殘喘,犯罪作惡的毒瘤已經蔓延至猶大身體的每個角落。時候已到,上帝要棄掉與他立約的子民,把他們交在仇敵的手中。

“約雅敬與他列祖同睡,他兒子約雅斤(Jehoiachin)接續他作王。”  --  十八歲的約雅斤接續約雅敬作王。我們下一課再查考。


默想:

猶大人究竟犯了什么彌天大罪,上帝要將他們從自己面前趕出?請聽耶和華怎么說:(耶十六:10-13)

10你(耶利米)將這一切的話指示這百姓,他們問你說:‘耶和華為什么說,要降這大災禍攻擊我們呢?我們有什么罪孽呢?我們向耶和華我們的上帝犯了什么罪呢?'
11你就對他們說,耶和華說:‘因為你們列祖離棄我,隨從別神,事奉敬拜,不遵守我的律法。
12而且你們行惡比你們列祖更甚﹔因為各人隨從自己頑梗的惡心行事,甚至不聽從我。
13所以我必將你們從這地趕出,直趕到你們和你們列祖素不認識的地,你們在那里必晝夜事奉別神,因為我必不向你們施恩。'

耶一:2-3  “猶大王亞們的兒子約西亞在位十三年,耶和華的話臨到耶利米。從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在位的時候,直到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西底家在位的末年,就是十一年五月間耶路撒冷人被擄的時候,耶和華的話也常臨到耶利米。”

耶利米是 被上帝差遣作那世代的先知(628BC-585BC)。他是一個怎么樣的先知呢?請聽耶和華怎樣吩咐耶利米:(耶十六:1-9)

1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耶利米)說:
2‘你在這地方不可娶妻生兒養女。’
3因為論到在這地方所生的兒女,又論到在這國中生養他們的父母,耶和華如此說:
4‘他們必死得甚苦,無人哀哭,必不得葬埋﹔必在地上象糞土,必被刀劍和飢荒滅絕﹔他們的尸首必給空中的飛鳥和地上的野獸作食物。’
5耶和華如此說:‘不要進入喪家,不要去哀哭,也不要為他們悲傷,因我已將我的平安、慈愛、憐憫從這百姓奪去了。’這是耶和華說的。
6‘連大帶小,都必在這地死亡,不得葬埋。人必不為他們哀哭,不用刀划身,也不使頭光禿。
7他們有喪事,人必不為他們擘餅,因死人安慰他們。他們喪父喪母,人也不給他們一杯酒安慰他們。
8你不可進入宴樂的家,與他們同坐吃喝。
9因為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你們還活著的日子在你們眼前,我必使歡喜和快樂的聲音、新郎和新婦的聲音從這地方止息了。

耶和華要耶利米過孤獨的生活。

還有,耶利米蒙選召的時候,耶和華這樣對他說:(耶一:7-19)

7耶和華對我說:“。。因為我差遣你到誰那里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說什么話,你都要說。
8你不要懼怕他們,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
9于是耶和華伸手按我的口,對我說:“我已將當說的話傳給你。
10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國之上,為要施行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栽植。”
11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耶利米,你看見什么?”我說:“我看見一根杏樹枝。”
12耶和華對我說:“你看得不錯﹔因為我留意保守我的話,使得成就。”
13耶和華的話第二次臨到我說:“你看見什么?”我說:“我看見一個燒開的鍋,從北而傾。”
14耶和華對我說:“必有災禍從北方發出,臨到這地的一切居民。”
15耶和華說:“看哪!我要召北方列國的眾族,他們要來,各安座位在耶路撒冷的城門口,周圍攻擊城牆,又要攻擊猶大的一切城邑。
16至于這民的一切惡,就是離棄我,向別神燒香,跪拜自己手所造的,我要發出我的判語攻擊他們。
17所以你當束腰,起來將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話告訴他們。不要因他們驚惶,免得我使你在他們面前驚惶。
18看哪!我今日使你成為堅城、鐵柱、銅牆,與全地和猶大的君王、首領、祭司,并地上的眾民反對。
19他們要攻擊你,卻不能勝你,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和華要耶利米在一個邪惡淫亂,離經背道的世代里勇敢地傳講上帝的話語。耶利米不是宮廷受雇的先知,他也刻意跟王室及其他權貴保持距離﹔他也看清約西亞所推行的不過是從上而下命令式的改革,一旦約西亞離世,整個國家就會打回原形。他在聖殿的講道(耶七:2-15),觸怒全國上下的人,因為他力斥民間迷信崇邪,罔顧公義,“欺壓寄居的和孤兒寡婦,流無辜之人的血”(耶七:5-6)﹔又斥責祭司與先知,說他們使聖殿和聖城“為地上萬國所咒詛”(耶二十六:6)。他又不畏強權,公然斥責約雅敬和眾首領,指出“巴比倫王必要來毀滅這地。。”(耶三十六:29),約雅敬“他的尸首必被拋棄。。”(耶三十六:30)。。。總之,耶利米惹怒全國上下,令人憎惡,大家都想把他置于死地,連他的弟兄和父家也出賣他(耶二:9-10,十二:6)。他有屬靈的洞見,看清當時的政治形勢,知道巴比倫是上帝手中,用來懲罰猶大的杖,所以當西底家召各國使節共商反叛巴比倫的時候(耶二十七:3),他力勸西底家繼續效忠巴比倫,“要把你的頸項放在巴比倫王的軛下,服事他和他的百姓,便得存活”(耶二十七:12),人便視他為賣國賊。亡國后,當剩下的民害怕巴比倫人會報仇,想下到埃及尋求庇護的時候,耶利米極力指出不應再犯這樣愚蠢的錯誤(耶四十二:9-22),可惜沒人聽,結果自己也被脅持,一同下到埃及。( 有經外文獻說他在埃及給猶太人用石頭打死。)

在今天這個世代,上帝所選召的傳道人又是怎樣的人呢?請大家在課堂上討論。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